苗疆小说网 > 遗梦似梦 > 第二百三十六节 归家难(1)
    第一部 交错的时空 第二章 缘分的灵石

    第二百三十六节 归家难(1)

    见岳柯出来,帐外的齐蛟这才让开了路。

    岳柯笑道:“博威王,请进去吧,玉卿小姐已经准备好了。”

    博威王皱眉,到底不好发作。让军医先为郡主检查身体要紧。

    石容看了齐蛟一眼,跟了进去。

    岳柯想了想过去拍了下齐蛟的肩膀:“蛟统领,下次还是不要这么硬来比较好,总要先看一下玉卿小姐的态度才好。”

    齐蛟转头看着他:“你知道小姐什么态度。”

    “肯定不会想把事情闹僵。”见齐蛟一脸的不耐。“你今天做的事情是对的,不过这方式硬了些,小姐心里必定不喜欢。”

    齐蛟皱眉不理他。

    岳柯继续道:“她那个性子估计会找个时间稍微的说一下你,不过你放心,如果这事真的追究下来,小姐肯定站在你这边。如果对面闹事,小姐最有可能做的事情就是让你打压一下对方。”

    齐蛟勾唇。“当真如此?”

    “不信咱们打赌。”

    “什么赌?”

    “如果我猜对了,你到雍静王府以后得帮我办一件事。”

    “哦,有什么事情是你办不到的?”

    “这个,现在可不能说。”

    “你要用到我大概就是因为武力方面的原因了,如果是在这方面的话,为什么不去找常玉啸或者常松他们。”

    “因为你最合适。”

    齐蛟转头看着他。笑道:“刚才柯执事还在说做事之前要先看一下小姐的态度,那么柯执事要做的这件事情不知道有没有问过小姐的态度?”

    岳柯叹气:“也许到那时,做不到这一点。”

    “我很好奇,是什么事情。”

    “赌不赌?”

    “我不做有损山庄利益的事情。”

    “不会损害山庄的利益,也不会对小姐有害。”

    齐蛟想了一下:“好,我跟你赌,如果真的如你所说。我就帮你办这件事。”

    “好,一言为定。”岳柯笑道。

    博威王等人进去后,就见先前进来的几人都在帐中。

    看了看屏风问道“郡主如何了?”

    月晴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有些狠懒,再加上你们一直这里拖,有些生气而已。”

    黎沐殇道:“还是让军医再看看吧,放心些。”

    军医依言上前坐到屏风前:“请郡主伸出玉手。”

    月晴伸出手,从屏风的空档中看了一眼一把年纪的军医。

    军医把了会脉后放开了手,摸了摸胡子。

    “如何?”黎沐殇问道。

    军医站起身行礼道:“回王爷,郡主确实没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气血不足,肝火旺盛,问题不大。另外。。。。”军医没有说下去。

    帐内众人紧张的看着他。

    “另外什么?”黎沐殇问道。

    “这个。。。”军医吱吱唔唔的没说出来。

    “说。”黎沐殇声音有些冷。

    “是是,不知郡主可有来过月事。”

    屋内众人都愣了一下。

    月睛愣了一下,反应了一下才想起来,这月事应该就是月经了。刚想说肯定来过,突然反应过来这身体不是自己的,至于有没有来过自己可不知道。转头看了一眼青儿。

    青儿道:“来过,但并不规律。”

    “郡主年纪尚幼,不规律也属正常,往后会好的。”

    月晴问道:“老先生的意思,我要来号,来月事了?”

    老军医点头道:“正是,从脉象上看应该是近了。”

    博威王咳嗽了一声。

    老军医道:“郡主身子有些弱,需需微微补一些气血。另外不要随意动气,郡主肝火旺盛在月事期间易怒易烦躁,放宽心些。等这月事过了,身子自然就好了。”

    “哦,谢谢老先生。”

    老军医道:“郡主折煞老夫了,这些都是老夫份内之事。”

    黎沐殇清了清嗓子:“既然没有大碍,那郡主多休息,墨先生、岳家主请随我前去接风宴。”

    墨雪道:“不用了,岳家主去便是,我们就不必去了。”

    岳池想了一下也道:“难为博威王辛苦准备了一场,我岳家也不去了,博威王见谅。”

    黎沐殇勾起嘴角,两人的意思是月晴不去,他们也不会去了。正准备说话。

    月晴说道:“去吧,难得人家准备了半天。反正都已经晚上了,这饭还没吃呢。我这头发青儿都已经辛苦折腾好了,和你们一起出去转转吧。”

    常歌道:“小姐身体不适,最好还是不要劳累的好。”

    “有什么好不适的,这月事不是还没来吗?走两步有什么好劳累的,一直待在帐里才会憋出问题,多动动才对身体好。老先生您说是吧。”

    老军医愣了一下才反应该过来是和自己说话,连忙回道:“郡主此言有理,多动动是会对身体的恢复有帮助。”

    “看到没,医生都这么说。走吧。”说着月晴转出了屏风。

    黎沐殇看着这个年纪不大的小女孩,一年晚宴的风波已经让刷新了自己的认知。这个女孩身上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成熟,果断冷静,胆大心细,对于山庄的影响力远超出自己的认知。

    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郡主请,帐外已经准备了软骄。”

    宴会这边。

    石虎皱着眉,不时看向两边。心中焦急,将士们都已经等了半天了,这重要的几位主角一个都没来。再等下去,这面前的菜都要凉了。王爷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石容呢?怎么也不来。

    一旁的一位将军看着他:“石虎将军,王爷他们怎么还不来。”语气中有些不满。

    石虎道:“我怎么知道。”喊来一旁站着的小将,“你,再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那小将领立刻领命前去。

    没一会儿跑了回来。“回将军,王爷他们已经往这边来了,说是郡主身体不适。让军医检查了一番才过来。”

    石虎疑问:“郡主身体不适?下午的时候不是还好好的?”

    “这个末将也不知道。”

    一旁有将领冷笑,“一介弱质女流,岂能适应军中的辛苦,想来在这里待了半天是水土不服了。”

    旁边的众将哈哈大笑。

    石虎流汗,但愿这人不要在郡主面前说。否则必定步自己的后尘,石容现在都不敢惹这祖宗。

    另一边又一个将领道:“虽说是有皇上亲封的封号,但到底只是一个郡主,她爹雍静王也是草包。还拖王爷前去迎接,放下我等众将一直在这里等候。哼,一介女流之辈,待在帐中就是了,理她作甚,矫情。”

    石虎正要辩解,一旁的将领立刻驳道:“张将军慎言,郡主万金之躯,岂是你一介武官可以议论的。”

    “本将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中郞将反驳,滚一边去。”张将军猛拍了一下面前的小案,那粗铁制成的小案立马有了些裂痕。

    说话的中郞将脸有些红,石虎道:“张将军言语过了些,王爷座下从来不论身份高低。任何人都可以指出别人做错的事情,不要以为有了些军功就目中无人。”

    “你们石家当然不必在意什么军功,有王爷在,什么草包都可当将军。”

    石虎站起身:“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旁边的将领立刻上前拦住他:“石虎将军息怒,张将军也少说两句。”

    张将军哼道:“有什么不敢说的,只是平日里不屑提起罢了,你们石家与雍静王府一样草包。这雍静王倒是比你们有本事些,娶了个女人,便捡了个王爷来当。生了个女儿,不仅不知廉耻,让男人随意进帐。还如此愚弄我等,可气。”

    石虎咬牙,“放开我,我去教训这厮。”

    旁边拉着他的几位将领正着急,一声“王爷到。”解了燃眉之急。

    石虎平静下来,那几位将领放开他。

    石虎瞪了那张将军几眼,气哼哼转过头。

    只听又有通传:“顺安郡主到。墨城山庄众位到。岳家家主及岳家众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