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人鬼不了情 > 第228章 差火
    我和青银哥两个人正说着话,青银哥的院子里就走进来一个年轻人。

    我看了一眼这家伙。

    有三十岁上下样子,长得五大三粗。

    也看就不是一个善类,倒是很像一个愣头青。

    我正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梁狗剩的儿子。

    青银哥就小声说:“阳阳弟,这家伙就是梁狗剩的儿子,也是一个大差火。”

    ‘差火’一词是我们那地方的方言。

    是一种骂人的话,而且骂人很厉害。

    如果说这人差火。

    就是说这个人,心眼不够数,就好比生下的孩子火候不到,不足月。

    所以差火这词,也有一种‘二百五’的意思。

    但是比二百五骂人要严重得多。

    总而言之,一提到某某人差火,别人就都离这人远远的,因为差火的人,一人不合,就会和你拼命。

    我听了青银哥的话,就等着梁狗剩儿子渐渐靠近。

    到了跟前,这差火种,居然掏出一盒玉溪烟。

    一人给我们递上一支。

    还掏出打火机给我点上。

    青银哥虽然知道,这差火种的来意。

    还是故意问道:“志岭,你好稀罕啊,是哪一阵风把你给吹来了呀。”

    我才知道这家伙叫梁志岭。

    这梁志岭就小心翼翼地对青银哥说:“青银叔,侄子今天找你有一件事儿,想和你商量商量。”

    “志岭,是什么事儿,你尽管说吧。”

    青银哥显得很爽快。

    这梁志岭想开口,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青银哥有点而不耐烦,说:“志岭,有什么事你就直说吧,只要能办的,叔叔我一定给你办。”

    这家伙就看了看我。

    然后客气地说:“你是不是阳阳叔叔啊。”

    我心里说,这差火家伙,居然学会了说人话。

    他以前和他死鬼爹爹一样,狗嘴里可是长不出象牙啊。

    他不咸不淡地说:“是的,我是你阳阳叔,你什么事儿?”

    梁志岭有点低三下四:“阳阳叔叔,是这样的,我爹昨天晚上给我托了一个梦,他说他死后转成了一头猪,就是青银叔叔家里的小猪猪。”

    我俩听了都笑起来。

    这梁志岭也很尴尬,但是却一本正经地说:“两位叔叔不要笑,我说的是真的,我爹在梦里亲口给我说的。”

    我故意问道:“那你过来是什么意思?”

    梁志岭说:“我的意思是阳阳叔叔给用一下阴阳眼,看看是不是真是这么回事儿,如果不是这么回事儿,就当是一个笑话,如果真的是这么回事儿呢,我想把这头猪猪买回家,我好好孝敬他,别管怎么说,他也是俺爹,我不能眼看着他转身咱村,却不管他事儿啊。”

    我爽快地说:“这个好办,我给这头猪猪,相看相看,就知道他是不是你爹了。”

    “那就谢谢阳阳叔叔了。”

    虽然我已经知道这猪就是梁志岭的爹爹。

    我还是故意装神弄鬼了一阵子。

    最后。我对梁志岭说:“志岭,你爹给你托梦说的不假,这猪真是你爹。”

    梁志岭很是感激:“阳阳叔,快告诉我,哪一个猪猪是我爹。”

    他就趴在猪圈边,往里看。

    我指着那只最瘦小的猪猪说:“志岭,看到那只最瘦小的猪猪了吗,它就是你爹。”

    这梁志岭立刻就流下了眼泪:“我爹原来这么瘦小啊。”

    我说:“可不是吗,因为他想到你家里,接受你的供养,在这里赌气不吃不喝,所以就瘦成了这个样子。

    志岭,你来得正好,你若再晚来两天,你爹绝食不吃东西,就会被饿死的。”

    这梁志岭立刻就泪流满面。

    然后就当着我们的面,就给那猪猪磕了一个响头。

    口里一面念叨:“爹,你受罪了,儿子不知道你转生为猪,要是知道了,早就把你接回家了。”

    我俩看了不由得一阵好笑。

    梁志岭站起来之后,就看着青银说:“青银叔,既然这猪是我爹,就让我把俺爹接回家吧。”

    王青银说:“你接回去就是了,在我这里他不吃不喝,过两天肯定会饿死的。”

    梁志岭说:“青银叔,虽然他是我爹,但是又是你家的猪,毕竟是你家老母猪下的仔,而且你也饲养了他好多天,我也不能白白带走,青银叔,你说多少钱吧。”

    王青银漫不经心地说:“按说,这猪是你爹,你可以随便带走的,但是,这毕竟也是我家老母猪下的仔,再说了这事儿出在我家,也不吉利,你多多少少给我一个钱,也算是一个破灾儿。”

    “青银叔,你随便说了数。我马上给你。”

    王青银显然对这个梁志岭也不是多有好感。

    要是换上别的人,王青银早就让别人把猪猪弄走了。

    但是对于这个小差火。

    王青银并不想白送人情。

    王青银说:“梁志岭,这样吧,既然这猪猪就是你爹,你觉得你爹值多少钱,就给我多少钱算了。”

    这下可难坏了梁志岭。

    不过他还会厚着脸皮说:“青银叔,这样吧,我身上也没有多少现钱,就一千块钱,我给了你,我把我爹带走。青银叔,你说行不行。”

    说完,梁志岭就给了王青银一千块钱。

    王青银把钱接过来。

    说:“有什么行不行呢,你不给钱,我也得让你带走。”

    王青银就把堵猪圈的一块石板拿掉。

    别的猪都还在圈里安安生生的。

    但是那个骨瘦如材的猪猪,却跑了出来。

    那猪猪谁也不找,直接来到了梁志岭跟前。

    梁志岭就把那猪猪抱了起来。

    梁志岭说:“青银叔,阳阳叔,我和俺爹回家了。”

    我说:“回家了,做点好吃的,让你爹好好补补身子。”

    “俺知道。”

    这梁志岭就再次对我和王青银,说了几句感激的话,就抱着他爹急急忙忙回家去了。

    梁志岭走后,青银哥看着我说:“阳阳弟,我以前以为托生是玩笑,这一次我不得不相信,是真的啊。看来人还是不能做坏事儿啊。”

    我说:“好人好报,坏人恶报,这一条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我又和青银哥说了一会儿话。

    就打算回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