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将门枭虎 > 第四百零二章 刚强
    看到吴年从外走了进来,刘知行、李勇立刻站了起来。吴景意识到了,也立刻站了起来。

    曹军当然也不蠢,只是行动很缓慢,而且看着吴年的眸光,一样充满了不屑一顾。

    与这里的什么长史、司马一样。眼前这个家伙,也不过是白丁,无官无职的家伙而已。

    而且还是逆贼种子。

    就算是朝廷封他为北山堡指挥使,一样不过是正三品武将而已。正三品的武将,自己见的多了。

    还不是乖乖给我低头?

    在场的没有一个是蠢人。吴年的感觉尤其灵敏,看了看曹军皱起了眉头。

    刘知行、李勇二人也蹙起眉头,觉得非常棘手。楚国国内的情况,他们就算没见过,也听说过。

    但是朝廷怎么派遣了,这么个人过来?

    我们家将军在辽东坐镇,抗住蒙元四个万户的兵力。不说功劳通天,但一个劳苦功高没错吧?

    这家伙也太不尊重我们家将军了。

    吴景也很头疼,但他也没办法。朝廷就是这个德行,争权夺利。朝廷派遣了他这个正使,当然会有一个副使。

    而且吴景与曹军不熟,说不到一块去。

    吴年倒也没有因为对方的不尊重而发作,但也觉得麻烦。遇到这样不识趣的人,恐怕要生幺蛾子。

    “将军。”

    刘知行、李勇也迅速的收起了自己的不满,先恭恭敬敬的对吴年行礼,叫了一声。刘知行转过头,对吴景、曹军二人说道:“二位大人。这位就是我们的将军。辅汉将军吴公。”

    “见过二位天使。”吴年先来到了主位前站定,然后很给面子的先抱拳行礼。

    “吴将军。”吴景很是客气,连忙抱拳还礼。

    曹正一拱手而已,不顾吴景的眼色,态度仍然倨傲。

    吴年深深看了一眼曹正,还是没与他计较。然后邀请众人一起坐了下来。吴景先自我介绍,然后又介绍了一下曹正。

    “现在辽东所有县城、府城都被蒙元人控制。二位大人千里迢迢从楚都到达辽东,并来到我这里。真是辛苦了。”

    吴年朝着吴景一拱手,很是客气道。

    “吴将军言重了。替天子办差,怎么能说辛苦呢?我们如饮甘露。”吴景笑着说道。

    “二位大人真是忠臣。”吴年比较喜欢吴景,由衷拱手说道。

    “吴将军又言重了。替天子办差,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这不过是走了一段路而已,算什么忠臣?”

    吴景摇了摇头,随即一拱手由衷说道:“倒是将军。自从蒙元人南下之后,辽东将门死的死,逃的逃。将军登高一呼,与蒙元人浴血拼杀。给辽东留下了火种,使朝廷有机会出兵收复辽东。将军才是忠臣才对。我们不敢当忠臣二字。”

    这一趟。

    吴景是有别的任务,奉命想办法,接收北山堡基业。

    不仅是宣读圣旨而已。

    但这是朝廷强加给他的。他从心底上不赞同这件事情,认为楚国再这样搞,就真的没有光亮了。

    而这一番话,他也是由衷之言。

    在他心中。

    辽东十几万的将士全投降了。指挥使、千户、副千户、百户、总旗全败了,吴年一个小旗官挺身而出。

    与四个蒙元万户大战,不仅维持了一定的军势力,而且还有所成长,真是英雄。

    辽东猛虎,实至名归。

    吴年才是忠臣。他们这些人,算个屁的忠臣。

    别人由衷的称赞,特别的有爽感。

    吴年虽然不是爱听好话的人,但是听了吴景由衷之言,却也觉得有点高兴。

    “吴大人言重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我这个匹夫,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罢了。”

    吴年很是客气,也很谦虚的说道。

    刘知行、李勇微微笑着,坐在一旁很安静。曹军听了却不耐烦,抬头对吴景说道:“吴大人。我们该办正事了。”

    吴景闻言伸手一拍自己的脑门,笑道:“说的开心,就忘记了正经事了。曹大人说的是。”随即他抬起头,对吴年说道:“吴将军。天子有旨意。”

    说着。吴景站了起来,弯下腰打开了茶几上的一个精致的木头匣子,小心翼翼的取出了一卷圣旨。

    吴年闻言露出严肃之色,连忙抱拳行礼。

    “还不跪下?!”曹军眉头大皱,呵斥道。

    吴年彻底怒了。抬头对曹军说道:“好叫曹大人知道。我山野匹夫,并不知道仪式。”

    “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下跪接旨。”曹军也是大怒,额头上青筋暴起,呵斥道。

    “若我不跪呢?你待如何?”吴年眸中精芒闪烁,露出凶恶之色,声音冷的仿佛豺狼一般。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竟敢不跪下来接圣旨?你这乱臣贼子。”

    或许是平日里见了武将,吆五喝六惯了。曹军仍然没有意识到事情不对,面红耳赤的看着吴年,伸出手来指着吴年,气的胡子都飞起来了。

    “哈哈哈哈。”吴年哈哈哈大笑了起来。早就觉得楚国不是善茬了,但真是百闻不如一见。

    人都说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现在蒙元人还没赶走呢。朝廷就派遣了这么个玩意过来,对我这么个态度,更别提以后了。

    楚国啊。楚国。

    枉费我还想着。如果打赢了,急流勇退,做个富家翁呢。

    简直是做梦。

    狗屁不通。

    可能只有唐太宗、汉文帝这样的明君,才能容得下我吧。

    “哒哒哒!!!!”

    随着吴年发出了哈哈哈大笑声,一队披坚执锐的亲兵从外走了进来,对着吴景、曹军虎视眈眈。

    “吴年。你想干什么?你想造反吗?”曹军仍是不知死活,厉声大喝道。

    吴景已经面无人色,老兄,求求你少说两句吧,不要火上浇油了。

    李勇的表情微冷,双手抱在胸前,居高临下的目视着曹军。

    刘知行苦笑了一声,轻轻摇了摇头。亲兵们表情更冷,眸光仿佛是要把曹军,生吞活剥了似的。

    都是北山堡的兵。

    谁知道皇帝是谁?

    谁知道楚国是谁?

    楚国能帮我们光复辽东,驱逐鞑虏吗?

    这件事情只有我们的辅汉将军吴公能做到。

    谁与吴公作对,就是我们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