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一品天师 > 第193章 重逢
    徐世绩就是其中一个,他显然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但秦木光明磊落,只好道:

    “我跟他并不认识,只存在普通的雇佣关系。”

    “这五百万的代价,就是我要帮他办一件事。”

    “办成后我们再无瓜葛,而且不是什么违法犯罪之事。”

    徐世绩冷哼一声,气愤道:

    “哼,那姓方的干什么事不触碰法律?”

    秦木耐心安抚:

    “徐叔叔相信我,你知道我为人,我有分寸的。”

    “不管怎么样,我也不能让你和萌萌睡大街上。”

    “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负责,我保证绝无后患。”

    徐世绩并不卖账,只是指着秦木痛心道:

    “你跟你爸是真像,真像啊……”

    秦木缓缓垂下头去,徐世绩总说他跟父亲很像,但到底有多像?

    他对这人的印象极其模糊,或许永远不会知道。

    两天后……

    赔偿的事宜十分顺利,最后受害者只要求秦木当众道歉便同意不起诉。

    秦木没有拒绝的理由,今天就是新闻发布会的日子。

    他将当着全江城人的面道歉。

    这个消息瞬间引起全城瞩目,试问江城人谁不认识秦木?

    以一己之力把弄陆苏两家,只身一人就能让江城一夜之间重新洗牌。

    这个神秘青年虽说沉寂已久,但一现身就是大新闻呢。

    与此同时,江城某个角落的旧城区里。

    一位正处花样年华的女生正拧着盆中的毛巾,颇为吃力。

    按照医生的叮嘱,她为父亲擦身的毛巾不能过湿。

    为此她每次拧毛巾都格外较真,不知轻重,甚至把手掌心都磨破了。

    “爸,洗把脸吧,该吃饭了。”

    床上瘫睡的老人这时久久不肯睁眼,直到女生打开收音机才肯醒来。

    他被扶坐起来,颤巍巍地接过毛巾正要擦拭,却闻到一股血腥味。

    摊开毛巾一看,上面尽是淡淡的血痕。

    老人心痛道:“小月,你又把手磨破了。”

    陆月把手藏到身后,强笑道:

    “爸没事的,我下次注意点。”

    看到女儿越是坚强,陆承安内心越是自责。

    “那医生就是吓你的,我就不信我碰到湿气就丢命了!”

    “就算是真的,我这老命不死也没用了。”

    “都怪爸贪心!若不是我,你也不会从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沦落到现在这般。”

    他不断锤着胸口,想着这样能将自己锤死。

    但因为手脚软弱无力,显然有些勉强。

    不久前的陆家风头正盛,旗下产业都快速发展。

    奈何陆承安贪得无厌,步子越跨越大,投资力度几欲失控。

    哪怕是不了解的行业也孤注一掷,这才让方家有了可乘之机。

    几乎是一夜之间,陆承安就满头白天,人瞬间老了二十岁。

    大儿子陆山的绝症更是让他一蹶不振。

    被方家赶尽杀绝之时,本来陆家还拿着一笔足够过完下半辈子的钱。

    但因为陆山每日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天价费用,钱被快速压榨。

    很快便让陆家一贫如洗,现在陆家父女还要挤在这廉价拥挤的出租屋里。

    辛亏陆月从小独立自主,并不是富人家中常见那种小公主。

    若不是她一人撑着全家,说不定父亲和大哥早已不在了。

    这时陆月连忙一把抱住了陆承安,按住了他的手。

    “爸你别这样,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我们就算贫穷,也还是可以好好生活。”

    陆承安老泪纵横,嘴里只是不断吟念着一个“好”字。

    这时收音机传来一则紧急新闻,当秦木二字传出的时候,父女俩都愣住了。

    “小月,刚刚收音机是不是喊了秦木这名字?”

    陆承安一阵错愕,陆月起身连忙把收音机音量调大。

    “各位新闻媒体朋友,对于先前的机场破坏事件,我秦木深感愧疚。”

    “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因为一些我的个人原因,对机场造成严重不便。”

    “更是对周围的乘客造成伤害,我在此向机场方和伤者诚恳道歉,对不起!”

    听到秦木的名字,陆月整个人呆站在原地。

    她身子止不住颤抖,隐忍着激动道:

    “他回来了,我等到他回来了……”

    另一边,秦木在郑重道歉后便从台上下来。

    这个风波也因为他的诚恳态度总算平息下来。

    不想刚到台下,所有记者都一拥而上,把话筒纷纷凑他嘴边。

    “秦先生,请问你这段时间人间蒸发,到底去哪了?”

    “方家如今在江城横行霸道,导致民不聊生,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听说你跟陆家关系匪浅,如今陆家没落,你内心什么感受?”

    没想到记者问的,都是些跟新闻发布会毫无关系的问题。

    而且每个问题都让秦木感到冒犯。

    方家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是救世主吗?

    我内心什么感受?跟你们有鸡毛关系?

    想罢秦木一个字都不想回应,只是抬头怒视群媒,目光深邃锋锐。

    众人只觉得自己在被猛兽盯上,已经身处其獠牙之中。

    一时间竟不自主后退,失神丢魂。

    待他们反应过来时,秦木已经消失在了现场。

    不过媒体口中提到陆家二字,倒是提醒了他现在该做什么。

    陆月现在到底过的好不好,是他最魂牵梦萦的事情。

    搜寻的难度,从来都是相师大于鬼大于普通人。

    也就是说相师的行踪最难找,普通人最容易。

    不出半天,秦木就打探到陆家的下落。

    没想到自己几天前就跟他们擦肩而过。

    在江城穷人还能住到哪里去,无疑是天龙老城。

    似乎事情还对上了,方家说是放陆家一条生路,殊不知反手就收购老城。

    不用想都知道,这是知道陆家苟活于此,要赶尽杀绝!

    想到这里,秦木似乎有些懊悔替方家办事了。

    要是把那股新势力放进江城,这样不就有人与方家抗衡了?

    秦木顿时拍腿自嘲,寻思自己失策。

    似乎自己从京城回来后,头脑就变得简单了,人也冲动了。

    “看来以后每天的太极得多练半个小时……”

    搞定了机场的事情,秦木总算能轻松一些。

    陆家的事,看在陆月份上,他不得不管。

    陆月要见,但在这之前,秦木去了一趟江城中心医院。

    去见一位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