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寻宝全世界 > 第508节 真玩命
    早餐后张景以楼层太矮,风景不佳为由换到酒店20层。

    接下去两天,张景频频主动约会安努舒卡。

    好女架不住男缠,第四天,就在安努舒卡犹犹豫豫拿起180打算进食时,2009号酒店房门被人敲响。

    d-瞬间脸红,丢下180藏到被单下面。

    张景套上衣服,从里面打开酒店房门,米丽卡正在门外。

    「boss,我查到有人计划明天早上五点冲击镍矿开采提炼加工厂。」

    「呼!」张景长吐一口浊气,生气质问:「明天早上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晚点来通知?」

    米丽卡:「...」

    打量一脸懵圈的女孩,张景拿出一千米元,「自己去玩,你的工作结束,后面会有其他人处理。」

    米丽卡心有所感,视线往房间里瞄一眼,正好看见一只脚从空气中藏到被单下面。

    「打扰,」米丽米反应过来,「我一定不告诉老板娘。」

    丢下这句话米丽卡小跑离开。

    张景表情黑成锅底。

    一天一夜无话,次日凌晨五点。z.br>

    位于勿加县的偏远矿场,工厂门口已经聚集大量地痞流氓,正在打算冲击工厂轨道式收缩大门。

    大门后面是约三十多名保持警戒的工厂工人。

    更远处是大片厂房,因为24小时生产,灯火通明。

    「你是什么人?」一个皮肤深棕,上身赤果,目光极度不友好的本地人手持钢管,质问骑着摩托车在旁边看热闹的龙多多。

    龙多多下车,隔着全盔镜片,看着陌生男人,一字一句回答,「i「ourfather!」

    当地人微微一愣,没想到龙多多是他爹,反应一秒明白被骂,扬起钢管,表情狰狞就要行凶。

    面对攻击,龙多多快速上前一步,同时从后腰掏出一把匕首。

    接触瞬间,匕首刺进敌人肚子。

    「啊!!!」伤者发出尖锐高亢叫声。

    瞬间,原本所有正在冲击工厂的人齐齐变的安静,一致回头看向龙多多。

    被超过三百人齐齐注视,龙多多平静与他们对视。

    空间安静三四秒,三百多人转身,手里举着各种凶器朝他袭击过来。

    就在所有人以为龙多多必死时,三辆轿车忽然从外围开进来,径直扎进人群。

    真冲,油门踩到底,发动机咆哮着冲进人群,一边冲撞,一边高喊着听不懂的口号。

    大片大片的人被抛飞、碾压,现场一片惨烈!

    事情完成,龙多多驾驶摩托车离开。

    张景不知道龙多多手段狠辣,同一时间他正在卫生间清洁身上血迹。

    不小心沾上血,晦气的很!

    还好血是新鲜的,三两下冲干净,这时身材丰满的安努舒卡赤果着,迷迷糊糊走进卫生间,「亲爱你,你在为什么不来睡觉?」

    「来了,」张景借口道,「刚才肚子不舒服。」

    回到床上,安努舒卡开始变的不安份,张景正好也需要,一直纠缠到太阳高升。

    「我要上班去了,」安努舒卡恋恋不舍亲吻张景嘴唇,「乖乖在这里等本宫回来,晚上给你带好吃的。」

    安努舒卡喜欢看龙国电视剧,喜欢「本宫」这两个字。

    「我今天会离开达加雅。」张景本想一走了之,终究是干不出那种拔枪无情的事。

    安努舒卡正在给自己扎头发,忽地停下动作。

    看着张景的眼睛,她猜到自己就要被抛弃,语气苦楚道:「我以为你会悄

    悄离开。」

    「因为有你,」张景赞美,「雅加达在我心里更美丽。」

    安努舒卡微笑略显苦涩,「我送你去机场。」

    乘电梯来到酒店大厅,这才发现不仅有很多治安警,还将酒店封锁,所有人暂时都不能离开。

    原因是酒店25层一间客房发生凶杀案,一男一女被枪杀。

    上一秒还表情悲伤的安努舒卡瞬间变的开心,轻轻挽着某人手臂,一副小鸟依人模样。

    「你好,」混乱不堪的一楼大厅,一名治安警上来打招呼,「请回房间等待,我们会上门问案。」

    「你们打算封锁到什么时候?」安努舒卡用爪哇语言问。

    「暂定48小时。」

    和别人要死要活不同,安努舒卡很开心,挽着张景手臂进入电梯,返回房间。

    次日早餐后有人敲门,意料之内,门外是治安警。

    先是查身份,安努舒卡是当地电视台记者,张景用的是淡马锡护照入境。

    「你们是什么关系?」治安警问。

    张景听不懂,安努舒卡回答,「男女朋友关系。」

    「你男朋友为什么入境?」

    「旅行。」

    「你们认识多久?」

    「五天。」

    最后一个问题,治安警看着安努舒卡的眼睛问,「凶杀发生当天凌晨你们有没有分开过?」

    「没有,」安努舒卡摇头,「我们一直在一起。」

    确定安努舒卡不似说谎,治安警道,「你们可以离开酒店了。」

    送走治安警,安努舒卡从里面关上房门。

    「你们说了什么?」张景关心问。

    「说是案情复杂,」安努舒卡一本正经道,「我们可能还要在这里留三天。」

    张景没得选,只能阿q精神多一点,再说他并不是一个人。

    就在张景开垦新田同时,有人正在经历心惊肉跳。

    首尔,市中区南大门路4街109号。

    发展银行总部a栋大楼60层,李星额头冷汗大冒,发型凌乱,不能保持冷静。

    原本,事情没有设想的那么顺利,发展银行公开宣布获得大额注资后,股票市场只反弹一天,接着继续跌跌不休。

    股票跌意味着看涨期权也跌,短短几天时间,亏的惨不忍睹。

    原因是有「大块头」提前囤积不少棒子银行股,一直在抛售,并不断释放负面消息。

    导致发展银行即使有一定现金流,也非常不被散户看好。

    加上动静很大,大眼睛,小眼睛全部看过来,跟着一起加入作空大军。

    这个时候李星需要做出选择,继续往里填坑?还是割肉离场?

    割肉离场还能剩碗汤。

    如果继续往里填坑,最后要么大富,要么回家种红薯。

    「嘭!」

    发展银行新的当家人黄钟圭,带着一群人推开交易中心玻璃双门大步走进来,径直走到李星跟前,「李生先,现在是什么情况?」

    焦头烂额的李星内心已乱,说话不利索道,「空头太多,其中有不少大鳄鱼,感觉凶多吉少。」

    黄钟圭一颗心沉到谷底,眼前这个男人可不是阿猫阿狗,连他父亲也不敢赖他的钱。

    能力,手段,心智一样不缺,没想到变成现在这样。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黄钟圭鼓励道,「请坚持住,你一定可以!」

    留下这句话黄钟圭带人离开,来的快,走的也快。

    尤妮克也在交易中心,冷眼静静看着黄钟圭离开,

    再看看乱掉方寸的李星,思考两三秒拿出手机编辑一条信息发出去。

    杨洁在距离淡马锡仅6000公里外的索罗门群岛都城。

    这里设有豹牌酒的交易中心,超过20人正在同时工作,收到尤妮克信息,杨洁把目光看向窗外,这次真的要玩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