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一魂魄变淡,根据符文走向一点一点分开,裂开的大地被他魂魄修补,潮水退去,海平线回归正常。

    然这方世界死尸遍地,万物枯败,寸草不生,生灵十不存一。

    “楚寒星!”

    楚白冲出结界,狂奔至楚寒星身边。

    “对不起……”

    它太没用了。

    楚寒星揉着它的大脑袋,轻声道:“阿白帮忙驱除死气,很厉害,已经做得很好了,谢谢阿白。还有,如果阿白受伤的话,我会很伤心的。”

    楚白愣愣抬头,他怎么觉得,楚寒星似乎变了。

    然而下一秒,它又被结界困住。

    “你要干什么?”楚白有些慌张。

    不待它挣扎,楚寒星便道:“阿白,待会儿帮我一个忙。”

    楚白愣了愣,只见楚寒星从眉间引出蓝光,用功德金光包裹,房间内那块屏幕的数据正急剧减少。

    数百万功德,瞬息归零。

    楚寒星升至高空,双手结印,嗓音一如既往的冷冽,却又有些不同。

    “南斗注生,北斗注死,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一阴一阳,周而复始,万象更新。”

    楚白心道,是慈悲。

    楚寒星眼帘低垂,送出那团蕴含着她大半生命的蓝光。

    大雾骤起,天地归于混沌,像一个鸡蛋,蓝色光芒在中间流转,片刻,又如炸弹一般放大四射。

    天地清朗,枯枝生出绿芽,开出花苞,以最优美的姿态盛放。

    蓝天白云,春回大地,万物生机勃勃。

    太白倒吸一口凉气:“她在用自己神魂重写这个世界的程序,难度不亚于孵化一个能量不足的小世界,她会死的。”

    “你以为她在乎么。”赵明叹息,“他们不用经历这些,也好。”

    他转身从殿内拿出一盏宫灯点亮,朝无间地狱方向走去。

    太白心里一惊:“你要干什么?”

    “太黑了,她看不见。”赵明头也不回。

    高空中的楚寒星急速坠落,灵力刮起剧烈的风,她的魂魄由白变为透明,穿过重重阻隔,安然地在通往无间地狱的道路落下。

    楚白冲着地狱一跳,在她后面狂奔,稍慢几步。

    甬道很黑,伸手不见五指,刮着的阴风冷到骨子里,楚寒星探出手,碰到了冰凉的衣料。

    赵明望着那双没有神采的眼眸,抬着胳膊:“小主人,您抓稳咯。”

    阴风阵阵,宫灯却没有半点摇晃。

    地狱阴冷湿寒,火焰触之即灭,怎么可能点亮灯呢?那阴风是数十万犯错魂魄所造成的,遮住光芒,地狱只有无尽的黑暗。

    赵明不过是用他积攒的阴德维持着宫灯罢了。

    楚白异常沉默地跟在两人身后。

    楚寒星瞎了,神识连路都探不了。

    赵明散出阴德,光芒星星点点,像黑夜里的萤火虫,照亮了地狱长长的通道。

    还未走进,便感到业火的炙烤。

    楚寒星站在无间地狱的门口,摊开手心,几颗星光飘了出来。

    “很漂亮。”她抬起那双无神的眼眸,轻轻笑了一下,“就送到这里吧。”

    楚白啪嗒啪嗒掉眼泪,它知道楚寒星还有事情要做。

    “我会好好读书,认真修炼,看好那些犯人。”楚白声音哽咽,“所以,来接我的时候,要多给我买几盒兔子糕点。”

    楚寒星怔了怔,良久,道了一声“好”。

    她抬脚跨过结界,赵明张了张口,轻声说:“您……慢些,注意点脚下。”

    楚寒星点点头,踏进无间地狱。

    往里走了一会儿,差点被一双脚绊倒。

    楚寒星轻叹:“七师兄,下次记得不要躺在路中间。”

    “十一。”唯一还剩一口气的轮转王开口了,“你犯什么傻。”

    楚寒星取出玉佩,用灵力挨个把他们放进去,到了轮转王,她微微扬唇:“大师兄,有一亡魂名叫温恬,她魂魄被吞了一半,无法复生,投胎的时候记得帮忙找个好点的去处。”

    不待轮转王开口,他便进入了玉佩。

    楚寒星起身摸索着朝神火心脏走去,她捏着玉佩,继续道:“大师兄,你不答应,可别怪我去你梦里闹。”

    快到神火心脏的位置,楚寒星笑道:“你不说话,我就当作你同意了。”

    楚煜快被业火烧化了,昏昏沉沉间乍然和一双没有神采却无比熟悉的眼眸对上。

    他拧眉:“小月儿,别过来!”

    楚寒星笑了一下,往前迈了一步,手掌贴在他胸口,启唇念咒。

    想要从神火心脏救人,唯有把受业火炙烤魂魄变成自己。

    置换。

    这是曾经的她留下的两个字。

    “你就这么不想欠我?”楚煜盯着她的眼睛,忍不住叹息一声。

    他无力阻止,不仅是因为他现在很弱,更是因为楚寒星要做的事,谁也阻拦不了。

    “不是。”楚寒星把他的魂魄慢慢引进玉佩,“我想救你。”

    楚煜猛然抬头,感到自己似乎有了心跳一般,魂魄都快成透明了,眼睛却亮得出奇,他嗓子干哑,用力动了动喉咙。

    “若有来世……”

    楚寒星睫毛轻轻颤了一下,她垂下眼眸,道:“桂花糕很好吃。”

    楚煜忽地笑了起来,眼尾上挑,眼眸里璨若星河,那一瞬间,少年意气在他身上尽显。

    很快,他从业火中消失,只剩下微弱的魂魄被楚寒星收进玉佩。

    楚寒星最后一丝灵力把玉佩包裹,朝着入口扬声道:“阿白,接着。”

    玉佩穿透业火,在距离结界一步之遥急速下坠。

    楚白猛地起跳,衔着玉佩,迅速退回通道,圆眼中泪光闪闪,留恋地看了一眼楚寒星的方向,迅速往外狂奔。

    它全都记起来了,它知道谁能救下他们。

    这是楚寒星拿转世换的,有十一条魂魄,它必须争分夺秒地把玉佩送到那位仙长的手上。

    确保楚白接住了玉佩,楚寒星浑身放松地靠在业火中。

    火苗蔟的一下变得很高,泛着点蓝,不一会儿,又恢复成正常形态,楚寒星彻底被红莲业火焚灭,再无生息,无影无踪。

    人间一片绿意,生气勃勃,欣欣向荣,阴间恢复秩序,尘归尘,土归土,玉佩中的十一个魂魄也恢复生机。

    天上的星星是从地里种出来的,每一颗星星陨落后都会归于大地,就像落红化作春泥反哺。

    一鲸落,万物生。

    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

    楚寒星没有背弃她的道。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