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永生世界 > 第四一五章 绝不妥协!
    赤都局生物院的休息室内,张云溪瞧着老景,立马补充了一句:“是这样的,叔。之前在地下洞穴搜索的时候,我和团子都层近距离接触过灵的共频攻击方式。而且秦云明在外逃之前,我也感受过那股气息。所以,我想去看看卡卡,通过变异体感知的方式,在排除一下他是否感染了灵的基因。”

    老景怔了一下问道:“能感知到吗?”

    “我可能会差一点,但团子……它好像对灵气味和变异细胞非常敏感。”张云溪坚持着说道:“可以让它试一下。”

    “好吧,我跟医疗部那边申请一下,你们稍等。”老景站起了身。

    谷雨颜听到这话,心里感觉很奇怪:“叔,你是卡卡的父母,见他一面还要跟上面申请嘛?他又不是罪犯!!”

    老景回过头,苦笑着说道:“衙门的门槛越高,规矩就越多。我在这儿呆了这么久,每次见卡卡都得申请。”

    “……!”

    众人无语。

    “你们坐一会。”老景礼貌的说了一句,拿着通信器就离开了房间。

    ……

    深夜,赤区外南部的公海之上,一艘中小型的渔船正在均速行驶着。

    天空中,阴云密布。

    “咔嚓,轰隆隆!”

    炸雷响彻漆黑的天空,闪电宛若割裂了黑压压的云层,一场暴雨毫无征兆的来临,雨点肆意的拍打着大海浪潮。

    船体随着波涛而摇晃,秦云明坐在第二层的船舱内,双眼凝望着一点,正在发呆。

    上次王庙村一战,足足有十几名沉睡者,对秦云明展开了围攻,他最后虽然成功逃脱,但自己也受了重伤。

    超管局在外围已经进行布控,他没办法,只能通过特殊的手段,藏在了大山之中,并且在药剂稀少,且没有任何辅助设备的情况下,足足熬了三个月,才让身体痊愈,又用五个多月的时间,慢慢囤积物资,调理自己的身体。

    等一切都弄妥之后,超管局对他的追捕也出现一定松懈时,他才开始考虑自己未来的路。

    首先,逃出赤区是必须的,因为他留在这里,不是会不会被抓的事儿,而是极大可能会死。

    外人都不清楚,他其实和自己的师傅,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秘密的。这些年他不停的喝药,养自己的变异体,谨小慎微的活着,都是源于管仲平的安排。

    他这位师傅,不管是在外面,还是对他们这些是兄弟,永远是一副慈悲的模样,永远都挂着一副心怀大爱的表情。

    管仲平给他药喝,帮他养变异体时,给出的理由也充满了关怀。他说,秦云明是多基因变异体,必须要疗养,才有一定几率渡过天缺境。

    面对这种善意,秦云明根本没办法拒绝,因为他从几岁的时候,就跟着管仲平。

    顺从,卑微,不动声色,都已经变成了习惯,等长大后察觉到了异常,也不敢明着反抗。

    在秦云明决定离开赤区后,他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卡戴珊,这个女人在全球搞报复行动,她需要重新组建团队,手下缺各领域顶尖的人才,所以投靠她,对方会帮助自己离开赤区,短时间内也会罩着他。

    不过这也是有风险的,谁知道这女人在得知自己有灵的细胞后,会不会直接把他抓住,解刨,抽血……

    这种概率是存在的,可秦云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他这一生,似乎从出生开始,就在与命运抗争,这一路走过来,其实都在艰难的求生。

    ……

    船舱内。

    秦云明托着下巴,思绪良久后,伸手从腰间拿出了微型电脑,并按了开机键。

    全息投影的光亮,将秦云明的脸颊影射的很有立体感,他表情凝重,双眼盯着屏幕,沉思许久后,才果断调出一个通信码,并用一个从来没使用过的虚拟通信卡,编辑了一条留言。

    一切弄托,秦云明删除了微型电脑上的所有网络痕迹,这才起身,准备去卫生间洗个澡。

    “咔嚓!”

    天空中又是一个惊雷炸响,海面上风浪很大,整个船只的晃动幅度更加剧烈。

    “啪!”

    秦云明调整身体姿态,刚要迈步进入浴室,却突然感知到一股极其危险的变异气息。

    他当场怔在了原地,这股变异气息他太熟悉了!!

    一瞬间,秦云明脸色变得苍白起来,心里升起一股极为愤怒且绝望的情绪。

    ……

    乌云密布的夜空之下,四架飞行器盘旋着出现在了渔船的不远处。

    驾驶舱内,几名普通人在看见飞行器后,第一时间脱离了驾驶岗位,并穿上可在水下快速游动的逃生机甲,毫不犹豫的跳入大海之中。

    左侧,一架飞行器上,一名穿着无袖标,无肩章和臂章军服的青年,戴着全息头盔,冲着通信麦克说道:“跳水六人,生物检测为普通人,男性,强壮!”

    “射杀!”

    指挥飞行器上传来回应之声。

    “滋啦啦啦!”

    话音刚落,三架飞行器下方的炮弹舱敞开,六台转管动能炮凝聚光束!!

    “嘭嘭嘭……!”

    一道道光束无情的打进海水内,正在水下十几米游动的六名蛇头,当场被打爆了身体,血肉碎块将一小片海水染得通红!

    “嗖!”

    船头部位,前来接应秦云明的变异体出现,他猛然看向天空,攥着拳头喊道:“我……我只是通信旅客!我投降了!”

    是的,这名变异体看到天空中的阵势,就已经没了抵抗的心思,他的工作是秘密运送秦云明离境,而非对抗,一旦被发现,几乎没有什么逃跑空间!

    半空中,指挥飞行器的下舱门敞开,一名穿着灰袍的男子缓缓降落。

    “嘭!”

    一声闷响,灰袍男子在暴雨中来到船头,并且瞬间释放出一股极其诡异的生物共频!

    “咚!”

    锤鼓声响,那名变异体刚要反抗,大脑就失去了意识。

    “噗嗤!”

    灰袍男子与右手掌之下凝聚变异能量,挥臂之时,能量宛若细线一般横扫,毫无阻碍的砍掉了那名变异体的头颅!

    无头尸体喷着鲜血,一头扎进了大海之中。灰袍男子抬头看向无人驾驶的渔船,轻声喊道:“师傅想你了,出来吧!!”

    船舱的廊道之中,秦云明面色煞白的走了出来,站在了船头的暴雨之中,抬头看向那道悬空的人影。

    密集的雨滴落在肩膀上,摔碎飞溅,灰袍男子摘掉了宽松的连体帽,漏出了自己的面容:“这八个月,你过的不容易吧!”

    秦云明看着管仲平的脸颊,双拳紧握,声音颤抖:“……我去王庙村处理地窖内的东西时,一进屋,就看到四台营养舱里装着,失踪的那四名队员。我还没等……回过神就被偷袭了,那股气息我很熟悉,是老三吧,他拿了你特质的神经毒素……对吗?”

    管仲平瞧着他,没有回应。

    “他偷袭了我,可却没有杀人,也没有抽取我的基因原液。”秦云明苦笑着说道:“反而嫁祸我,让我成了在逃犯。为什么呢?”

    “从小我就教过你们,做一件事儿,就像是熬汤一样,火候不到,就不能起锅。”管仲平低声说道:“王庙村有巡逻队,距离基地又很近,你死在哪里会有麻烦的。”

    秦云明看着他:“这只是一方面的原因吧?你没着急动我,是因为不确定灵到底死没死,还会不会出现。所以你只想着逼我叛逃超管局……让我先成为逃犯,然后等一切都弄妥了,再把我杀掉。一叛逃者消失一百年,定性也无非就是个在逃人员……唉,我用视频举报了徐海岩,没想到你竟然把他救了。这会……他坟头的草,应该都有两米多高了吧!!哈哈,养子,徒弟……不过都是你利用的工具罢了。”

    管仲平的身躯漂浮在雨夜中,声音沙哑:“你可以选择和超管局解释!”

    “哈哈!解释?!”秦云明绝望的笑着,仰面看着天空:“你处心积虑的算计我,把铁证压在我身上?我该怎么解释呢?您说……这超管局是会信一个穷乡僻壤走出来的泥腿子,还是会信您这位被供起来的真神呢?凡事儿都讲人脉,讲关系……我又有什么呢?躺在坟乡村坟包里的父母吗?或许,当我的身体活生生的出现在实验室里,上层那些领导,也会按着我的胳膊,把我的血和基因抽给你吧??!”

    “你真的长大了。”管仲平瞧着他:“师傅……借你的,下辈子还你吧!”

    秦云明攥着拳头:“我不是你的对手!!可我的命运告诉我,面对任何事情都不能坐以待毙!!!与天一争,虽死而已!!’

    “翁!!”

    “嘭!!轰隆!!”

    秦云明面对强大师傅,战意盎然的释放出变异能量,瞬间推碎了渔船的上层建筑。

    无数碎屑横飞在雨夜之中,秦云明昂首看着他,一字一顿的吼道:“我不借!!杀了我,你拿走便是!!”

    管仲平惊讶的看着秦云明身体迸发出的变异能量,声音颤抖的说道:“再给你十年……或许还真能让你走了!!”

    “嗖!!”

    “嘭!!”

    秦云明浑身被光亮包裹,一往无前的冲向了管仲平!

    ……

    赤都。

    张云溪等人来到了医疗部,准备见卡卡一面。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彻,一名中年迈步走过来说道:“不好意思,今天你们不能见卡卡!”

    “为什么?”张云溪问。

    “……他……他今天的情况有些不一样,需要严密的医学观察!”对方扶了扶眼镜回道。

    张云溪听到这话,眉头紧锁,狐疑的看了一眼特护病房的铁门。

    …………

    两章结束,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