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是剑仙 > 第一千五十章 祁白龙
    霓裳天下。

    清晨,细雨纷纷,自从当年十四境燕北辰在霓裳天下出剑之后,这座天下的天幕仿佛被一剑捅漏了一般,原本常年风和日丽的北方大地变得时常细雨不断,淅淅沥沥。

    山野之间,一片酒幌在风中猎猎作响,远近的山野只有这一间酒肆,也还算是有些生意,过往行人络绎不绝。

    酒肆靠溪涧的一侧,一位身穿青藤色长衫的剑客正独自饮酒,面前的盘子里一堆鸡骨头,一只烧鸡早就已经下肚了,身后背着一把剑,神情懒散,看起来不像是有多厉害的剑客,倒像是那种沽名钓誉实际屁个本事没有的江湖游侠。

    一旁的酒桌内,坐着三名身形壮硕的大汉,均是白色皮肤,淡紫色眼眸的霓裳天下修士,他们只是朝着年轻剑客的方向瞥了一眼,也没在意,人族修士时常有来霓裳天下游历的,但一个个夹着尾巴做人,这种人不必介怀。

    其中,一名魔族壮汉咬了一口手中的烤羊腿,皱眉道:“他奶奶的,南方战局不利,恐怕人族的这把火就要烧到我们霓裳天下来了,说不定能连神都也会遭殃。”

    “啊?”

    另一人讶然:“前几年不是说随时可以杀入济州,攻破白帝城,活捉那人族的小皇帝吗?怎么如今风向一下子变了?”

    “哼!”

    紫衫壮汉冷笑一声,道:“上头说点好听话,安抚民心罢了,我有一个表弟就在军中担任百骑长,送回来的家书里说了,如今咱们神族在南方的战事极为不利,十个神骑都尉死了四个,苏澶元帅已经率领数十万铁骑从云州、燕州退出了,据说大部分主力都已经重返霓裳天下了,只留下了二十万铁骑在扶苏长城一带,如今已经被人族的军队分割了。”

    “娘的!”

    青衣男子狠狠一拳落在桌案上,道:“林白衣真是厉害啊,十年前的布局,居然硬生生的把妖族和霓裳天下都算计到了,我还听到一个小道消息,说是前些日子一道剑光从无妄山山底升起,有一个人走出来了,有人说模样与当年的林白衣极为相似!”

    “若是林白衣没死,那就真的是一场浩劫了。”

    “唉!”

    紫衫男子皱了皱眉,道:“不说远的了,就说今天,咱们三人要去的那片死气弥漫的林谷听说已经被白龙剑宗给盯上了,不久后白龙剑宗就会派出大量内门弟子前往寻宝,咱们这一行……恐怕会有大凶之兆啊,不太妙。”

    “嘁!”

    青衣男子嗤声笑道:“白龙剑宗的手是否伸得太长了,占着那么大一座灵气充裕的白龙山脉不说,如今连数百里外的机缘也要抢,是真不给我们这些散修一点活路了?”

    “哼,白龙剑宗宗主祁白龙在上个月刚刚破境,成了咱们霓裳天下的第一位十三境大剑仙,他会将谁放在眼中?就连银龙剑仙曹炎都只能退避三舍的人,我们这些人还是不要招惹的话。”

    “白龙剑宗的狂妄早就已经盛传江湖了。”青衣男子笑道:“一门上下,有一个十三境剑修不说,此外还有四名十一境剑修,在霓裳天下又根深蒂固,据说他们曾经扬言,说弹指间就能灭掉林白衣的那座山巅别苑,连山巅别苑都不放在眼中,何况是我们这些区区散修?”

    “唉……”

    许久不说话的黄杉男子摇摇头:“二位兄弟,都小声点,提防隔墙有耳,这白龙剑宗家大业大,我们惹不起的。”

    “对对对。”

    几人连连点头,举起酒杯,心照不宣的笑道:“喝酒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天下是与非。”

    一旁,林竹节缓缓将酒碗向前一推,起身道:“小二,结账!”

    丢下一锭霓裳天下的银子就走了,既然碰上了,那就去白龙剑宗看看,兴许能在白龙剑宗找到老黄、桐予等人的下落。

    ……

    霓裳天下,中部列州。

    一片灵气浓郁的群山矗立在丛林之中,连绵不绝,因为不久前下了雪的关键,群山的峰峦染上了一层白色,便宛若一条蜿蜒游行的白龙,故而这片山峦被取名为白龙山脉,而在一千多年前,一名游手好闲的野修来到了此间。

    他叫祁小东,本来是神都城内天天与人打架斗殴的混混,后来倾尽家财拜了一个江湖野修为师,学了两年的剑道,好景不长师父在街头与人问剑被人一剑砍掉了脑袋,之后祁小东就开始独自练剑,竟然天赋异禀,轻松跻身于元婴境。

    后来,祁小东与人好勇斗狠,在青楼酒会上一剑挑死了一个年轻人,后来才知道年轻人是神都城内势力庞大的梁王府的世子,没多久后大量梁王府的幕僚修士杀到,将祁小东打成了重伤,差点就不治而亡了。

    失魂落魄的祁小东不得不离开从小长大的神都城,去了白龙山脉成了一位山野野修,改名叫祁白龙,专研剑道,终于在一百多年前踏入了十二境,之后直接问剑梁王府后人,将整座梁王府斩尽杀绝,砍了梁王的头颅,玷污了梁王的十几个王妃,杀了梁王的诸多子嗣,随后在白龙山上开宗立派,成就了今天的白龙剑宗。

    一位街头混混,成了一代宗师,颇为励志。

    只是,当初的屠龙少年转眼就成了恶龙,祁白龙经营白龙剑宗日久,不断聚敛附近一带的灵气、钱财,使得白龙剑宗一日日坐大,但周遭的百姓却苦不堪言,地方官府乃至神都的皇族都不愿意管,特别是在祁白龙成了十三境之后,魔皇都要礼让几分,就更不必说寻常皇族了。

    一缕青翠竹叶在风中时隐时现,缓缓接近白龙剑宗。

    就在林竹节快要抵近剑宗山门的时候,就看到三三两两的白龙剑宗弟子正在山上,其中,有一名弟子手中提着一颗人头,来到山门禁制前,冲着一群镇守山门的弟子笑道:“我回来了,诸位师弟请放行吧。”

    “陈师兄回来啦!”

    一名弟子歪头看着那颗头颅,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陈师兄这次接取的师门任务是去青州那边刺杀那碎嘴的菜刀门掌门李大嘴吧?据说那李大嘴是个胖子,这脑袋……看起来也不算太胖啊?”

    “哈哈哈~~~”

    陈师兄笑道:“虚胖,虚胖哈,不过此人确实碎嘴,死前还在嚷嚷着心上人的名字,叫什么蕙兰的,被我一剑拿下闭了嘴,哼,胆敢对我们白龙剑宗说三道四,真是嫌命太长了。”

    一群山门弟子哈哈大笑,打开禁制,让陈师兄上山。

    又不久后,三名弟子上山,修为都不算太高,最高的也就三境剑修罢了,手握一根绳索,绳索连着五名女子,几个女子有的身穿大家闺秀的云袖长裙,有的则穿着山野人家的青色布衣,但每个女子都颇有姿色,想必在当地都算是年轻后生惦记在心头的女子。

    “卢师兄!”

    看门弟子笑道:“今日斩获不错啊!”

    “还行。”

    三境剑修哈哈一笑,说:“不过这次从山下甄选的女子确实姿色不俗,特别那陈家沟的闺女,啧啧,脸蛋周正,身段也颇为不俗,相信哪怕是宗主也会对其刮目相看,若是宗主真的看上了她,嘿嘿……我的远大前程可不就有了?”

    众人哈哈大笑,其中一人目露淫邪,歪头看着那女子,笑道:“果真是一个绝世美人儿,验货了没有啊?卢师兄拉不下这个脸的话,师弟我可以代劳啊!”

    “去你的!”

    三境剑修一脚踹在那人的屁股上,气笑道:“宗主的侍女你也敢染指,活腻味了?她不行,别的四个你倒是可以看看,真憋不住的话,赶紧拉一个到后山解决一下,给你一炷香的功夫,记得回头请我喝顿酒就可以了。”

    “哈哈哈哈~~~”

    看门弟子大笑:“算了算了,下回再说吧,等卢师兄什么时候杀上雪域天池了,将那女子剑仙杦栀,还有那女武神余晚柠抓来给兄弟爽爽,你一年的酒都包在兄弟身上了。”

    众人哄堂大笑。

    “……”

    藏在一株古松枝头的林竹节皱了皱眉,手掌已经伸向了身后的长剑,竟敢如此羞辱山巅别苑,剁了这几个王八蛋肯定没有问题,哪怕是十三境祁白龙下山了,林竹节自信自己就算是杀不过,打平他还是没有问题的。

    却就在林竹节即将动手的时候,忽地“嗡”的一声,整座白龙术上空的云层骤然涌动起来,就像是被什么推开了一般,紧接着漫天的浓郁剑气磅礴爆发,一道无比巨大的金色脚印破开云层从天而降,轰然踏向了白龙山的山门。

    “啊!?”

    林昭抬头,瞳孔急速收缩,虽然是一脚踏杀,但蕴藏的剑意与妖气却无比浓郁,而一群镇守山门的白龙剑宗弟子则后知后觉,抬头看天的时候,只觉得苍天降祸,而且是一场无比避开的灾祸!

    一道声音,从那苍天之上传来——

    “昭山,问剑白龙剑宗!请祁白龙老狗速来领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