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能提取副作用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三清新外号,手术粉碎机
    粤省,东市艾尔眼科医院。

    陆老头在儿子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进了诊室。

    医生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陆老先生,你又来了,这次考虑得怎么样了?”

    陆老头坐了下来,叹了口气,开始诉苦道:“哎,现在视力越来越差了,看什么都看不清,街上熟人面对面走过来,我都认不出来了。”

    “听起来比上次更严重了,我给你检查一下吧。”

    医生仔细检查了一遍,给出了结论:“你现在裸眼视力只有0.1,双眼晶状体浑浊,这是典型的老年性白内障,而且还有角膜散光,恐怕只有做手术才能彻底解决。”

    陆老头脸色变得很难看:“我才五十多岁,这个年纪应该还没到做手术的时候吧,就不能吃药治疗吗?”

    医生摇摇头:“你现在已经很严重了,要植入人工晶体才能彻底治愈,药物无法治疗,这个之前已经跟你和家属沟通过了,这个病要尽早处理,不能拖延的,否则越到后面手术效果越不好。”

    陆老头还是有点不甘心:“可是我还没到60啊,难道以后就要顶着一双人工假眼睛过日子了?”

    医生耐心地劝告道:“白内障手术是常规手术,非常简单成熟,只要十分钟就能完成。术后效果也非常好,患者预后完全没问题,马上就能看清楚了,而且维持时间也很长。”

    他从抽屉里掏出厚厚一沓病例来,里面都是病人手术后的照片。

    “你看,这些都是做过手术的病人,他们现在状况都很好。人工晶体植入以后,从外表是很难看出来的,跟正常人无异,而且以后也不会有老花眼,青光眼这些问题。可谓是一劳永逸。”

    陆老头似乎有些动心了:“那人工晶体都有什么样的?价格如何?”

    医生两眼放光,满脸笑容地解释起来:“人工晶体根据材质不同,功能不同,可以分很多种,不同的人工晶体,价格也是不一样的。”

    “目前一般分为硬性和软性人工晶体,硬性晶体的价格大约在1000元左右,一般是国产品牌。至于软性人工晶体都是进口货,分为单焦点,双焦点和三焦点三种,价格通常在万元左右,如果叠加其他抗散光或者景深延长技术,价格会更高一点,大概要两三万吧。”

    “由于你有角膜散光,如果想术后完全脱镜的话,必须使用散光矫正型三焦晶体,可以获得持久稳定的术后清晰全程视力。于此同时,我们还可以结合你对术后的视力要求,量身定制个性化的手术方案,你看怎么样?”

    “价格的话,两只眼睛的人工晶体加上手术费用,大概是六万块左右。”

    “好啊,好啊,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陆老头听得眉飞色舞,转头对儿子说道:“要不咱们做这个手术试试?”

    然而儿子却没答应,而是反问道:“爸,做手术要慎重考虑啊,你这晶体取了可不能反悔的啊,到时候出点问题怎么办?这可是没办法塞回去的,眼睛会瞎的。”

    这一番话说得陆老头脸直接垮了下来。

    儿子转头又询问起医生来:“这个病吃药不能治疗吗?”

    医生脸上笑容顿时消失,板着脸道:“你可能不知道,白内障目前是没有特效药的,市面上很多号称能够治疗的药物,都只能减缓早期病情的发展而已,如果已经发展到严重影响视力的程度,也就是像你父亲这样,药物是没有办法逆转的,只能是通过手术治疗更换人工晶体,才能根治。”

    “我跟你解释一下,白内障的病因主要是晶状体中蛋白质变质导致的浑浊,从透明到不透明,从而影响光的通过,使人丧失视力。”

    “晶状体中的这种蛋白质变性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过程,就像蛋清在加热后变成蛋白质一样,无论如何,蛋白质都不能再变回蛋清。同样,一旦晶状体发展为白内障,无论使用什么药物,变性蛋白质都不能恢复到原来的清晰透明。”

    儿子仔细想了想,笑道:“了解了,原来是这样啊。”

    随即又询问道:“我听说三清新出了一款白内障特效药,叫什么白障清,据说效果很好,能不能先给我爸开一个疗程试试呢?”

    医生脸色一变,有些恨铁不成钢道:“哎,你这小子,不要去网上搜索什么乱七八糟的新闻,看病在这个事啊,还是要听取医生的意见,你爸这个病,吃药是治不好的,只有手术才能根治,你们不要心疼这个钱,能把病治好才是最重要的。”

    儿子笑了笑,说道:“这样啊,我觉得三清好歹算是国内最厉害的药企了,它出的药还是值得信赖的,既然你觉得必须要手术才行,那我还是再考虑考虑吧。”

    陆老头听到三清的名字,也惊喜地叫了出来:“三清啊,癌症都能治,小小白内障肯定不在话下,医生,你赶紧给我开点三清新出的特效药吧。”

    医生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没有,我这里没有这个药,你们去别处开吧。”

    陆老头顿时不高兴了:“哎,你们这不是眼科医院吗?怎么能没有药开呢?难道就只做手术?那不是坑人吗?”

    儿子赶紧伸手扶起他,往门外拉:“爸,别生气,咱们换家医生开药好了。”

    陆老头骂骂咧咧地走了:“哼,黑心医院,只知道骗钱,要不是离家近,我才不来这看病呢。”

    医生坐在那里,气得鼻子都歪了。

    半响才缓过来,气呼呼地拨通了电话:“喂,这样不行啊,现在患者来了一听要做手术都不答应,说是要吃药治疗,不给开药都走了。今天这都第三波了,这样下去医院迟早得关门。”

    “我知道只是白内障而已,其他眼科疾病还是要做手术的,但是白内障手术数量是最多的好吧,人工晶体那么贵,利润很大的,其他手术利润哪有这么高,这块收入没了,每个月还能拿多少钱?”

    “赶紧想办法吧,这该死的三清,这是要干翻人工晶体整个行业吗?我们又没惹它,好端端地做个手术,怎么就成了这样?”

    “他妈的,还卖那么便宜,搞得我们卖药根本没啥利润。他这是不给我们活路啊。”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既然院长说会想办法的,那我就等着了。”

    挂掉电话,医生恨恨地拉开抽屉,将所有病例一股脑扔进去,坐在椅子上怔怔发呆。

    白内障是眼科常见疾病,是第1位的常见致盲眼病,也是他们医院最大的手术来源之一。

    艾尔眼科医院乃是千亿眼科帝国,每年操刀数十万台白内障手术,这块收入要是全砍了,那将是灭顶之灾,到时候医院会怎么样,他简直想都不敢想。

    他现在非常迷茫,有一种命运无常的无力感,就仿佛一只渺小的蚂蚁走在路上,突然一盆滚烫的开水从天而降,把所有蚂蚁直接一锅端了,连一丁点反应的时间都来不及。

    不过他只是被白障停所波及的最底层,像他这样的眼科医生,只是少了一部分收入,暂时还不需要为生存担忧。

    此时此刻,艾尔眼科医院的老板,以及人工晶体厂家,才是最头痛的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白内障病人使用上三清的新药,病情得到了好转,这款药物的口碑开始发酵,并通过病友群席卷全国。

    每个病友群都在交流这款新药的治疗效果,一个个兴奋不已。

    三清在他们口中,已经有了一个响当当的新外号——手术粉碎机。

    大家交流下来,发现这款药对早中期白内障有着神奇的治疗效果,能迅速让眼部晶体转为清澈,达到媲美手术的效果。

    如果是比较严重的白内障,晶体已经开始发硬,治疗就会比较缓慢,没有这么立竿见影,而且也不一定能彻底恢复到发病前的状态。

    但吃上几个疗程,还是可以让病人恢复一些视力,能看得清四周的人和物,对日常生活的影响没那么大,不会彻底变成盲人。

    总体疗效可能不如人工晶体植入那么明显,治愈率没有那么高,但是胜在自然,无后遗症,而且可逆,实在疗效不理想,也可以采用手术植入作为最后方案。

    对于老年患者来说,白内障属于眼部退行性疾病,这是一种无法阻止的衰老现象,即便恢复了,时间一久,还是会复发,他们只能持续不断地服用这款药物,把白内障当成慢性病治疗。

    这样一来,对一些经济比较拮据的老人,长期吃药的性价比就没有低端人工晶体植入来得高。

    只不过,一旦进行人工晶体植入,就等于拉弓没有回头路,万一后续出现任何问题,比如视网膜脱落等症状,就只有失明一条路了。

    所以但凡经济条件稍微好一点的病人,还是宁愿吃药,起码吃药还能保留眼部晶状体这个部位。

    患者做出的决定如此一致,眼科医院和人工晶体厂家很快就尝到了苦果。

    最先做出反应的是资本市场,艾尔眼科的股价暴跌,一夜之间从20几块跌到了十几块,而且股东还在不断抛售,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款曾经的眼科茅台股,迟早要跌到几块钱。

    虽然艾尔眼科还有其他的眼科业务,但白内障手术收入占了公司所有营收的四分之一,足足有近四十亿,这部分营收将彻底消失,足以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湘省,沙市艾尔眼科总部。

    总裁李邦一脸绝望地看着股市那道垂直下滑线,脸色惨白无比。

    “该死的三清,我明明没有惹你啊。”

    “怎么会这样?我们集团还有别的业务,不应该跌成这样啊?”

    “不就是损失几十亿的收入吗?我们会从其他方面挣回来的。”

    他颓然跌坐在椅子上,沉默半响,才咬牙切齿地说道。

    “老子当年也破过产,不还是重新爬起来了,这回也绝不会认命趴下。”

    他脑子飞速运转,打算马上拓展新的业务。

    虽然白内障手术不行了,但眼科手术又不是只有白内障一种,治疗近视的屈光手术才是集团的收入大头,其他青光眼,视网膜手术也都没有受到影响。

    实在不行,考虑多做些外眼手术,什么泪道手术,眼睑手术,角膜移植手术,甚至进军医美整形领域,做做双眼皮,开眼角手术,也不是不能考虑。

    唯一值得担忧的是,白内障特效药的上市,意味着三清开始进军眼科领域。

    那么,未来他们是否能研发出治疗近视等视网膜病变的药物,从而让眼科医疗市场彻底洗牌?

    李邦不无忧虑地想了想,感觉还是不太保险,还得多开辟几块新业务。

    “要不然,再把眼科周边的业务也做了?进军眼镜市场?这可是块利润巨大的肥肉,一定要抓住一切机会,才能挺过这次危机。”

    以前他一门心思只想着在眼科医疗行业扩张,不断开出新的门诊医院,想着做大做强,但是现在,他不这么想了。

    只做一个行业,摊子铺的越大,被背刺的时候,死得也就越快。

    “还是得稳打稳扎,在眼科周边市场多处开花,才能躲开三清这个‘手术终结者’的刺杀啊。”

    他摇了摇头,一脸沮丧地想着,终究是忍不住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是要把长久以来的积郁一口气给吐出来。

    就在艾尔眼科遭受降维打击,饱受重创,变成一只惊弓之鸟之际。

    国际四大眼科医疗器械厂商,也都召开了高层会议,商量对策。

    人工晶体主要用于治疗白内障,是全世界用量最大的人工器官和植入类医疗器械产品,全球市场规模高达50亿美元。

    强生眼科,爱尔康,博士伦和蔡司四家公司,垄断了全球中高端人工晶体市场,在华夏国内占比则高达80%。

    所以,这一次,他们在国内市场损失非常惨重。

    欧罗巴,蔡司眼科总部。

    空旷的会议室里,高管们正在参加一场紧急会议。

    每个人都板着脸,眉宇间透出一股忧色。

    蔡司总裁环顾一圈,开门见山道:“诸位,我收到了一个坏消息,在过去的一个月内,我们用于白内障手术的人工晶体业务,收入为零!”

    他眼中瞬间爆出精光,盯着所有人,缓缓说道:“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随即自问自答道:“意味着我们很快,将彻底失去华夏的人工晶体市场。”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有人举手道:“原因是什么?”

    “原因是因为华夏医药巨头三清推出了一款治疗白内障的特效药,对于早中期白内障患者能够药到病除,并且能大大缓解晚期患者的症状,从而对我们造成了巨大的打击。”

    蔡司总裁面无表情地说道:“所以,你们有什么看法吗?”

    有人突然出声:“如果是三清的药物,那么很可能会在海外上市,那我们的人工晶体业务在全球……”

    他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因为没有意义,每个人都知道后续的结果。

    如果三清将这款特效药推向全球,那么蔡司的人工晶体业务将彻底消失。

    所有人脸色都浮现出一股恐惧的神情来,同时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

    蔡司总裁沉默了片刻,继续说道:“为今之计,只有谋求转型了。”

    “幸运的是,我们的技术储备很深厚,拥有独一无二的抗散光人工晶体技术,对于一些很严重的白内障患者,还是具有一定的吸引力。”

    “而且除了白内障,高度近视患者也会选择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我们可以往这个方向发展。”

    “相信以我们的实力,转型应该是没问题。”

    “除此以外,我们还将在人工眼球方面加大研发力度,希望能够延续在眼部成像领域的优势地位。”

    热烈的掌声瞬间响起,所有人都点头赞同,纷纷露出了一丝笑容。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强生眼科总部。

    强生眼科同样拥有卓越的技术实力,其景深延长人工晶体技术在全球也是独一无二,在重度白内障患者中还是拥有一定的应用前景。

    因为重度白内障患者即便吃三清的特效药,治愈率也不是百分之百,也不一定彻底恢复到正常人状态,而一般老年人都会有散光,老花眼等并发症状,如果植入多功能的人工晶体,则可以彻底恢复到健康状态。

    这对一些经济条件好的老年患者来说,还是有优势的。

    强生眼科也迅速做出了巩固现有优势,同时开拓新市场的选择。

    不过那些中端人工晶体厂家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他们不像强生和蔡司那样拥有独门绝技,在三清的白障清的打击下,只能采取降价措施,看看能不能挽回一些颓势。

    至于低端厂商,则更不用说,直接破产的都有很多。

    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人工晶体行业的大洗牌已经彻底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