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大唐第一郎 > 第5章:脸上伤,自己挠
    林秀收起了道家金丹,没在乎房遗爱那噬人的目光。

    “吃饭吧!”房玄龄打破了僵局,吩咐道。

    众人这才拿起筷子,享用“温馨的”家庭聚餐。

    卢氏紧紧握住筷子,似乎她脚下的力气更重,瞧房玄龄绷紧的身体,想来正承受常人无法想象的痛苦。

    房遗爱一口一口吃着胡饼,仿佛吃的是林秀。

    倒是房遗直很友善,一副兄长的慈爱,让林秀多吃菜。看来刚刚林秀夸他一表人才让他很开心。

    林秀的确饿了,丝毫不客气。

    房玄龄胡乱吃了几口饭,便以公务为由,逃离了这里。

    卢氏也将筷子拍在桌子上,离开了这里,不过她并没有为难林秀。

    父母一走,房遗爱轰然起身,指着林秀怒道:“姓林的,你刚刚发了毒誓,若是打诳语不得好死,信不信老天劈死你?”

    林秀乜了他一眼,笑道:“我说的是出家人不打诳语,但我不是出家人啊,难道穿个道袍就是出家人?”

    “你敢骗我!”房遗爱气得怒发冲冠,想发怒却又打不过,只能在心中践踏林秀。

    林秀取出瓷瓶,倒出三枚金丹,赠送给了房遗直、房遗则和房若晴。

    这道家金丹的确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但效果并没有刚刚林秀吹嘘的那么厉害。

    “我可没有食言。”林秀再次挤兑房遗爱。

    房遗直和房遗则、房若晴连声道谢。

    并且,房遗直一本正经道:“二弟,做人不能只想着自己!心胸狭隘了啊。”

    说完,直接服用了道家金丹,还砸了咂嘴,来了一句味道不错。

    房遗爱理亏,只能气得浑身发抖。

    房遗则却捧起金丹,问道:“二哥,要不给你?”

    “我不吃!”房遗爱气得甩袖离开,没脸呆在这里了。

    接下来,房遗直亲自送林秀来到一座院子,并说道:“林秀,你暂且住在这里吧,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吩咐下人。”

    “多谢!”林秀致谢。

    送走了房遗直,林秀才看到院子里站着四名丫鬟,还有一名青年仆从。

    五人恭敬拜道:“少爷!”

    林秀点了点头,认识了五人后,便住了下来。

    ......

    房玄龄刚到尚书省,就被一名内官堵在了门前。

    “房相,陛下有旨,让你直接进宫面圣。呀,房相的脸...”内官面露错愕。

    房玄龄一本正经道:“午睡时自己挠的,不当紧,走吧。”

    内官不敢多问,亲自引路。

    入了宫,进了紫宸殿,就看到大唐皇帝李世民正在批阅奏章。

    “臣房玄龄,叩见圣人!”房玄龄作揖行礼。

    李世民忙道:“爱卿请起!”

    而后,就看到了房玄龄被抓花的脸。

    “爱卿的脸...”李世民诧异道。

    房玄龄面不改色:“回禀圣人,午睡时臣自己挠的。”

    “哦哦!”李世民询问时,就已经猜到原因了,他感慨道:“房相辛苦了,赐座。来人,赏赐房相黄金千两,珍珠十斛,御用文房四宝六套!”

    房玄龄连忙谢恩。

    内官有些懵,抓了脸就赏?房相还真是备受圣宠啊!

    而后,李世民挥挥手,遣散了众人,才说道:“爱卿,赶快说说!”

    ......

    临近傍晚,林秀准备出去逛逛,看看长安城的夜景。

    服侍他的仆从名叫陈景,是个机灵的青年,听说林秀要出去,连忙陪同。

    林秀没有拒绝,正好让他介绍一下长安城的环境。

    这里是大唐,但和前世的大唐极其类似,却也有不同之处,就像稍微走了岔路的大唐。

    林秀在长安城内闲逛,穿越到这个世界四年了,他一直生活在深山老林中,守着道观,对大唐朝的皇都向往已久。

    此时亲眼所见,颇为震撼。

    宽度足足有一百多米的朱雀大街,震慑人心,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不再是书中的形容词,而是真真切切呈现在眼前。

    一百零八坊鳞次栉比,一百多万人口的巨大都城,不仅是大唐,也是这个世界最繁华的地方。

    “陈景,哪里能买到长安城的位置图?”林秀问道。

    陈景回道:“回禀少爷,长安以朱雀大街为界限,分为东西两县,分别是万年县和长安县,共有一百零八坊,一些大型书铺内有一百零八坊的位置图。”

    “带我去瞧瞧!”林秀回道。

    陈景立即带路,找了一间雅致书铺,询问掌柜子,果然有长安城坊区的平面图,并且价格不便宜,需要一两银子。

    林秀有些傻眼了,因为他发现自己没钱。

    回头瞥向陈景,陈景双手一摊,他一个月工钱才半贯,根本拿不出一两银子。

    这让林秀哭笑不得,自己竟然也会被钱难住。

    掌柜子看到了林秀的为难,又觉得他气度不凡,便笑着说道:“道长忘了带钱没关系,我们景山书铺正好有个答对联的活动,你若答出来,这平面图便可送给道长。”

    林秀来了兴趣,而后在他指引下,来到一面墙上,发现上面写了不少对联,只有一条还未对出。

    “寸土为寺,寺旁言诗,诗曰:明月送僧归古寺。”

    掌柜子笑道:“这是上一位客官对出一联后所留,道长可有眉目?”

    林秀笑道:“我学问一般,并不精通对联。今日也巧,此联恰好听别人说过。这是拼字联,运用“拆字格”中的添字手法,下联是:双木为林,林下示禁,禁云:斧斤以时入山林。”

    “对的好!对仗工整,下联出自《孟子》,意境够了!”掌柜子大喜,连忙拿来毛笔,请林秀在墙上留字。

    林秀接过毛笔,想起了宋江。

    自己墙上提字,不会牵扯反诗吧?

    随后,大笔一挥,用狂草写下下联。

    “好字,好飘逸的狂草。敢问道长大名?”掌柜子连忙问道。

    一旁的陈景骄傲道:“我家少爷可是梁国公之子!”

    掌柜子闻之,态度更是恭敬,连忙说道:“原来是房公子,久仰才名,今日相见果然不凡!”

    陈景还要解释,却被林秀拦住了,就把这出名的机会留给房遗直弟兄们吧。

    而后拿着平面图,离开来这里。

    而在两人刚走没多久,又有几名青年进入店铺,他们发现掌柜子伫立于墙壁上,便过去好奇打量。

    其中一人也惊叹这狂草的飘逸,而后便把注意力放在了对联上:“斧斤以时入山林...嗯?掌柜子,这是何人对出的下联?”

    “梁国公的公子!对的妙吧!”掌柜子回道。

    青年一听是房玄龄之子,一拍手掌,喝道:“好啊!房玄龄纵容其子羞辱圣上,这诗就是证据!”

    掌柜子一哆嗦,目瞪口呆。他怎么没看出来哪里羞辱了?

    青年则转身跑出书铺,不知去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