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北川寺传奇 > 第三十六章 各有各所求
    喝完一盏茶,又吃了点点心,她还是没走。

    了安催她快些离开:“再晚些会有人来巡查,看见祝郎令在外面一定会留下来盘问的,等他们查起来就不好走了。”

    她却是耍赖,窝在了安怀里不愿动弹:“跟我一块走吧。”

    深受皇恩的郡王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她不确定会不会有人拿这件事来做文章暗害了安,世家大族里争权夺位的手段她知道一点儿,腌臜得很。若说把这件事强行跟了安扯上关系,他们也不是做不出来,她实在担心自己不能时时护着了安。

    了安轻抚着她的背,柔声道:“别怕,我能护好自己,也能护好别人。你只管等着我去找你就是了,若是在客栈待得乏了,就去找缈清,让她带你出去走走。”

    他自然有那样的手段。

    俩人谁也拗不过谁,最后还是柏逐昔先败下阵来,了安严肃的样子她不常见,一见就觉得他脸上写着“不容反驳”四个大字。到底是自己选的男人,除了宠着哪还有别的办法。

    她贪恋了安的怀抱,却又不得不离开。

    祝策在廊下蹲坐着,和平日里朗月清辉的官员形象稍有出入,更像是市井口的混混。

    她蹲在祝策身旁:“他们就拜托你了。”

    也算是给他一个要挟自己的机会,她不能时时护着,这三个和尚又都是没有功夫在身的,现下也只能让祝策多关照一下。

    怕祝策不答应,她又添了一句:“护好他们,你要的我自会给。”

    她能有什么软肋呢?不过是心中装了一个人罢了。

    祝策皱着眉:“你这个人还真是一点都没有原则。”

    先前说得那么强硬,死活不肯与他站在一条线上,就算路平儿说得她动了容,也还是想着先敲打一番自己,如今却主动提出以这样的事情做交换。他都有些怀疑眼前这人到底还是不是那杀人不眨眼的二当家,怎么瞧着更像个被美色误了国的昏君?

    “他就是我的原则。”

    她想要的从始至终都不过是一个恣意的人生。

    从前她为黑山石而活,把自己过得像大当家手中的一把枪,指哪打哪。她不去问自己,也不问旁人,所做的事是对是错。黑山石没了,她就护着剩下的人,护着大夫人和两个孩子,护着路平儿。只要他们没事,她也就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处在危险之中。

    现在她想为自己活一下,想给自己一个未来,一个由她和了安一同奔赴的未来。所以她要护好了安,她要一个能让自己安心与快乐的了安。

    祝策轻嗤:“我不是趁火打劫的人,你放心,我把他们从武陵带过来,自然要原原本本送回去。这是我职责所在,无关我想做的事。”

    “我第一次觉得,你这个人也没有那么讨厌。”她重重拍了拍祝策的肩膀,脸上露出认可的笑容。

    如果他不是一开始就在算计自己,或许他们能成为朋友也不一定。

    她想起自己对祝策说的那番话,或许真相对祝策而言有些过于残忍,因着她,祝策对自己多年以来的信念产生了怀疑。觉正虽然开解了祝策,但了安说得对,她是该跟祝策道个歉。

    那日在马上,了安跟她说了许多,她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只记得了安告诉她,应当在祝策想通之后正式跟他道个歉。

    “对不起。”

    祝策并没有被这突如其来的道歉惊到,他很快反应过来柏逐昔为什么会道歉,也知道这并非是她自己的习惯。

    他调侃道:“都说常思法师是得道之人,果真如此,能让你乖乖听话的必定不是凡人,他再修炼几年或许能成佛。”

    柏逐昔伸手推了他一下,难得的没骂人。

    她往屋里瞅了一眼,灯还没灭,于是拉着祝策起身走到角落里去。

    “我会在外面想办法查这件事,如果这里有事你解决不了,就把寮房点了,我自会来救你们。”

    祝策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来淌这摊浑水,只觉得她行事作风太过粗暴。想法和手段都过于朴实,果然当初黑山石顶上的佛光是了安的手笔,柏逐昔才懒得动这个脑子,整那么复杂的一出。

    他觉得柏逐昔是个很矛盾的人,她自然算得上一个聪明人,很多事情一眼就能看透。但她又从不认真的解决问题,能动手的绝不动嘴,遇到事情的第一反应永远是武力解决。

    祝策想了很久,最后只能把柏逐昔这样的行事作风归为一个“懒”字,除了这个原因,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会让一个明明可以动脑子的人只想要动手。

    又或者这跟她自小生活的环境有关,山匪行事素来求一个快准狠,和他不一样。普通人做事要遵守规则,山匪若是也遵守规则只怕是早死在了官兵的刀下。

    他一边听柏逐昔讲话,一边在心里将她这个人的形象重新整理了一遍。

    柏逐昔说完便走了,祝策仍蹲在角落里,她说过的话仍萦绕在他耳边。

    他身为武陵官衙的人,从入仕起就想做一个真正的官员,为民请命,扫一切不平事。只是在官场漂浮了这么久,一直未能成为想要成为的人。他一直都想翻刘呈东的案子,但一直没有机会,不单是柏逐昔从一开始就断了翻案的可能性,还有武陵官场自身的问题。

    后来他想顺应朝廷大势,将武陵江湖清扫干净,所以才会找上柏逐昔,那时候他已经清楚光靠他自己是做不到的。从前他看不上柏逐昔这样的山匪,佛光一事府衙的态度和北川寺的反应让他明白了什么叫现实。

    混而杂之方为大势。

    所以他想要借柏逐昔的手来排除障碍,他了解过武陵每一个帮派,一开始选中的就是黑山石。他知道大当家一直在暗中买户籍,他想让黑山石的每一个人都活在阳光之下,这便是祝策一开始挑中的软肋。

    只是没想到后面宣南会联合墨洛达出兵大濮,黑山石全数牺牲。他稍感庆幸的是柏逐昔还活着,黑山石还有一群没上战场的人。

    祝策在角落里思索了半天,听到巡逻的脚步声才赶紧进了屋。了安还在桌前看书,见他进来,点头示意。

    “水还热着,去洗漱吧。”

    祝策应了,走向屏风后面。

    俩人沉默了半响,了安先开了口:“她做事急躁,说话也不好听,但没什么坏心。”

    祝策正往脸上泼水,听了这话,差点将洗脸水跟吞了进去。

    他心中从来没装过一个女子,看着身边的同僚一个个成家,也会发自内心送上祝福。每每看着那些成了家的同僚谈起家庭时脸上的笑容,心底多少也有些羡慕。但他其实不太明白和一个人约定一世是什么感觉,他从未遇到过一个看了就心动的人。

    他也不太理解为什么一个人会爱上另一个人,只是看了安这样,似乎又有些明白了。

    “我知道,其实也不是她一个人的问题,她手段虽不正,但若是当时的刺史不贪那些银钱,她的算盘自然也就落空了。”

    他要做的是正视所有的问题,而不是一味的揪着柏逐昔不放。他和柏逐昔能逐渐的走到一条线上,是因着他们各有所求,既然是各有所求,放下成见合作远比互相算计来得简单。

    只是回过头想想,他也不后悔算计柏逐昔,以柏逐昔的性子,他若是不算计她,也不会有今日的交集。单单觉得世事无常,谁又能想到他算计来算计去,却忘了算上官场无常,否则也不会被柏逐昔三番两次气到。

    “常思法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他多少也有点八卦心性。

    了安搁下书,端正身子对着他:“请讲。”

    “我查过二当家,她来历成谜,身世不明……当然,我不是要说她坏话啊,只是我查了她那么久,她去到黑山石之前的事一点也没查出来。她就像凭空出现一样,您对她的身世应该了解比我多吧,她是不是大濮国民啊?”

    他倒不是真的对柏逐昔的身世好奇,只是觉得以了安本家的能耐,查柏逐昔的身世应当很简单。他们会容许一个来历不明的人留在了安身边吗?再者,万一哪天她要回到自己家乡,了安难道会跟着她离开吗?

    了安从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也从来没问过柏逐昔的来历,她不说自然有她不说的道理,他不会去问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他笑了笑:“你大抵是被她骗了,什么来历不明,那些不过是她故意让人放出来的消息罢了。快些洗漱吧,一会儿水该凉了。”

    祝策也没再纠缠,应了回身去洗漱。

    了安坐在案前,捧起书来看,却一个字也没看到眼中去。他想起那年春节来,她喝得醉醺醺的从校场回院里来,一边哭着一边吼叫,满心满眼都是悲怆。

    她的确不属于这里,就像是一个没有来处,没有归途的旅人。世上一切热闹苍凉都与她毫无干系,她在这世间,却又不属于这世间。

    自然,他并不在乎她从何处来,只是害怕她终有一日要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