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北川寺传奇 > 第二十七章 堂讼荆竹门
    那间屋子里搬出来很多东西,光是琉璃盏都有两箱子,她就是喜欢那些艳丽华贵的东西。

    柏逐昔想了想,这些日子和云霄的接触虽然不算多,但也大致能看出来那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她说着自己喜欢,无节制的让人置办,但她手上除了一个青玉镯子什么也没有。

    “了安,你说一个人的性子容易转变吗?”她翻了个身,放下手中的账本,看向桌前整理译稿的人。

    了安搁了笔,颇为认真地想着:“本性难移,然,欲成事者山河能改。”

    她还在想云霄的事,觉得大夫人太辛苦了些。

    却听得院外有敲门声,不管是大夫人还是路平儿那边的人,过来都不会在院外敲门。

    “我去堂屋见客。”

    了安点了点头,放下手中的译稿,拿过她的账本来核算。

    她不是足不出户的大小姐,每日里要她操心的事很多,又听闻近来江湖不安,她更是不怎么得闲。

    来的是祝策,还提了两壶酒。

    “梳花楼的酒,尝尝。”祝策将酒往桌上一搁,大有和她喝个不醉不归的架势。

    柏逐昔闻了闻那酒,倒也清香:“收买我?”

    “说笑了,我便是把府衙卖了,真金白银堆在你眼前,只怕你也不会多看一眼。”

    “那你还真是高估我了。”

    她喝了一口,花果的香气瞬间萦绕在身周,原来祝策喜欢这种女儿家的东西。

    祝策也不是那种很会客套的人,几杯酒下肚,也把来意说了七八。总不过还是之前的事,他想让柏逐昔下水,只是柏逐昔也不是个很容易被说动的人。

    “你要的太多,我给不了。”柏逐昔觉得现下喝得也差不多了,便起身送客。

    至于祝策讲的其他话,她没有很认真听。

    “云霄的事,我很抱歉。”他突然便来了这么一句。

    柏逐昔脑子空了几秒,忽而释然:“就算你不插手,大夫人也不会让她在武陵待太久,我们总不能拿一寨人的性命来赎罪。”

    世界好像忽然静了下来,两人各自沉默了许久,直到柏逐昔听见屋里传来的轻咳。

    “走的时候记得关门,我就不送了。”

    她走出堂屋,很快没了身影。祝策起身,收拾了桌上的残局,也走了。

    柏逐昔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已经摸清楚了,这人不常生气,大部分时候心情都还不错。唯一的毛病是过于固执了些,不过没关系,一次不行就多试几次,毕竟像她这样的人不多。

    如果可以通过她来改变武陵,付出什么样的代价都值得。

    之后的日子里,祝策时不时都来柏逐昔面前露个脸,刷刷存在感。虽然一直都在被拒绝,但他一直都没有放弃。

    看他那么热血沸腾又不怕麻烦,在工人们面前叫她路老大,单独见面时又叫她二当家。柏逐昔都替他感到辛苦,生怕哪一日他把自己搞得精神分裂。

    “你这一天天的不嫌累吗?府衙离我这码头好几里地,你不累马都累。”

    “不累,我甘之如饴。”

    “那我祝你早日得偿所愿。”

    “绝不辜负你的期待。”

    祝策笑得灿烂,柏逐昔只得翻了个白眼,一甩门帘进了屋去。

    他精力倒好,只是她不是个爱闹腾的人。

    除了祝策时不时蹦出来之外,了安也常常会来小院找她。外面传的都是柏逐昔信佛,所以花了大价钱请常思法师过来诵经祈福。神佛一类,在民间本就受追捧,尤其是大濮,任他是做官的还是种地的,多少都会在家中摆上佛龛,早晚一炷香供着。

    她的确是给北川寺捐了不少香油钱,但诵经祈福什么的并没有,如果了安唱的摇篮曲也算,那倒是真听了不少。

    刚打发走祝策回来就看见院子里有堆放好的柴火,便知道是了安来了。

    有时候她觉得了安是个特别有生活气息的人,侦侦和阿查偶尔会过来跟她待上两天,多了不行,到底嫁了人,就算夫郎宠着,也要顾着家中其他人的想法。虽说来的次数不多,但每次过来她们都少不得要对了安评价一番,说得最多的就是了安若是个女人,必定是后宅好手。

    他好像真的什么都会,用侦侦的话来说就是,如果没有了安,柏逐昔一个人住在这只怕已经饿死。

    “在想什么?洗手吃饭吧。”了安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指了指门外架子上的水盆,催促她快些去洗手。

    她其实希望了安少来这里,别的不说,来这要从码头前面过。码头上那群大老粗说话总是不好听,虽说都敬着了安,说话没什么恶意,但遣词用句总是让读过书的人听了挠肝。

    了安从来不在意这个,也总劝她不要听别人说了些什么,他话虽不多,一旦说教起来也是让人听了想睡觉。柏逐昔自认自己说不过他,只得作罢。

    “祝郎令又来找你了。”近来他寻摸出一个规律,凡是柏逐昔回来的时候一脸不耐烦,都不用往别处猜,一定是祝策又缠着她劝说许久。

    “他还真是执着。”柏逐昔无奈,夹了一箸羊肉塞进嘴里恨恨嚼着。

    “这事倒也不是不能答应,总归是对朝廷有好处,对百姓也有好处。他既然找到你,事情到最后他也一定会保全你。”

    他觉得祝策的话不无道理,扫平其他帮派,或是将他们收入囊中,对朝廷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武陵江湖帮派复杂,又和商道纠缠,不管怎么说受苦的终究是普通百姓。

    “你不懂江湖上的事儿,罢了,以后别再说这些话。”

    每个人都有自己不了解的领域,在柏逐昔看来,了安就是不清楚江湖规矩。

    黑山石也好,荆竹门也好,虽然不是什么正经的江湖门派,却也有自己的一套规矩要守。外人只管看着他们如何恣意潇洒,却不知他们并非完全自由。

    就拿黑山石内部来说,柏逐昔平时再怎么混,遇事的时候在大当家面前也须得恭恭敬敬。各帮派不管有什么矛盾,做生意的时候也得守规矩,押货过别人地盘,凡是提前打过招呼的,都不能再出手吞货,否则便是不守信义。

    至于偏帮着府衙对别的帮派出手,更是无人能容。

    她虽不算守规矩,但这些基本的道义还是会守着,看着可笑,却也是真真切切的处世之道。干他们这一行的,总要有点匪徒的自我修养。

    了安看她吃得不认真,也是无奈。

    她总是把自己包裹得很紧,根本不愿接受别人的好意,也不是很能听进别人的话。跟她讲再多道理都没用,总得发生点事情让她看明白才行。

    码头上的货又被烧了一批,气得路平儿直捶墙,平日里那些普通的货烧了也就烧了,他也不是赔不起。这次的货却是外朝来的新货,运到都城去利润都是好几番的翻。

    一分钱没挣着也罢了,如此一而再来使绊子,就像是在他和柏逐昔脸上跳舞一样,把俩人本就剩余不多的温和给踩了个稀碎。

    柏逐昔变装都懒得弄,扛着刀从陈坪码头口上一路打到了老花刀面前,老花刀正气她弄走云霄,又恐惧她知道事情真相来找自己。这下她打到面前来,两人见面正是分外眼红。

    他的刀自然敌不过柏逐昔,听到虎啸声的时候他便知道那些传说并非完全没有根据。额上滴下几滴汗来,老花刀眼神紧张地望向躺在床上的燕返。

    柏逐昔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刀身从他的脖子上挪开,指向了燕返。

    “二当家!有话好好说!”老花刀自然是害怕的,他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已经被柏逐昔废了,能保下他这条命实属不易。

    柏逐昔笑着看向他:“好好说?你可曾同我好好说过?纵容你儿子当街调戏我阿姊的时候可曾想过她是个有孩子的寡妇,燕返那样行径,若我阿姊是个受不住的,旁人三言两语就能害死她!

    三番两次纵火烧我的货,打我的人,他们哪个不是有家有子的?只想着如何报复我,却不知这世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我是伤了你儿子,若你是个有胆识的,只管来面对面找我,何必在背后做这些小人行径。

    云霄的事我本不想同你计较,她自己也忒蠢了些,竟信了你的鬼话。你养她在后宅这么多年,从身到心折磨她,让她恨所有人,恨自己的哥哥。

    你做这些事的时候可曾想过,终有一日会报应到自己儿子身上?”

    她鲜少有这样长篇大论质问别人的时候,多是直接下手,但老花刀布的局里,桩桩件件都踩在她的忌讳上,让她不得不多言几句。

    眼瞧她的刀就要落到燕返脖颈上,老花刀自知敌不过她,屋外一众人被她打得爬不起来。或许这就是命,时也,运也……

    屋外忽而冲进来一群人,是祝策带着府衙的人进来,他身后还跟着了安,虽然换了常服,戴着幂篱,但那身形体态还是让柏逐昔认出了他。

    了安快步上前,夺下了她手中的刀。

    祝策带着人把屋里屋外的人都给带走了,老花刀被押走之后,了安撩开幂篱瞪了她一眼。

    “一点也沉不住气。”

    祝策走进来:“二当家,走吧。”

    了安冲她点头,揉了揉她的脑袋:“没事,我会解决的,去吧。”

    本来心中还一肚子火,了安三言两语,她竟也静下心来,乖乖同祝策走了。

    武陵的府衙不是随便进的,进去之后不会当即开庭,先要在狱里住上一夜。虽不会被打,但狱里阴冷潮湿,蚊虫蛇鼠不知在哪个犄角旮旯里窝着,随时都可能窜出来。这样的地方别说住上一夜,便是进也不太敢进。

    柏逐昔也不太敢进,她从小到大就没吃过环境的苦。

    “都说男人的嘴骗人的鬼,我真是栽了。”她站在门口,看里边脏污的样子,只想把了安拉过来揍一顿。

    衙役正要催促她快点进去,祝策就走了过来:“她是被告,要抓紧审,直接带到刑室。”

    刑室虽然挂了一堆阴森的刑具,好歹是个干燥齐整的地方。

    衙役出去后,柏逐昔动了动手腕,一施力便将手镣给挣开了。祝策看着掉落在地上断开的镣铐,咽了咽口水。

    “二当家,你知不知道镣铐坏了我是要赔的。”

    她从腰侧解下荷包扔到他怀中:“聒噪。”

    祝策掏出纸笔来:“今日衙中幕宾不在,所以我一个人审你,多少配合点。说吧,为何到陈坪码头闹事?”

    他算是搞清楚了,就不能给柏逐昔插话的机会,直接把问题问了才最省事。

    “寻仇。”仔细说来也不算,但总得有个理由搪塞一下。

    “什么仇?”

    “积怨而已。”

    ……

    她也不是不配合,只是说出来的话多少让人有些接不上。祝策觉着就她这个态度,明日升了堂,多少得挨顿打。

    柏逐昔却不担心这个,她仔细想了想了安能说出那样的话来,应当是有十足把握。虽不知了安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但显然他和路平儿、祝策都有联系,否则不会出现得那么及时。

    “问完了吗?问完就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祝策眉头跳了跳,看来她一点都没想着去牢房。

    “你这样对老花刀和牢里其他犯人来说都不公平。”祝策还是希望她多少能够注意一点目前的处境,好歹是个犯人,这么随性不好。

    柏逐昔在桌面上摸了一把,抬手看,并没有沾上灰,还算满意。

    “这世界哪有公平可言呢,要是有,你就不会死缠着我不放了,”她说着躺到了桌板上去,“走吧,别让人进来,明日午后再宣我升堂。”

    祝策还是没动,要不让人进来打扰她休息他倒做得到,但升堂的时间他说了也不算。

    “他知道我早上起不来。”她丢出这么一句话,便闭上了眼,不再搭理祝策。

    祝策往外走,想她说的话。半晌才反应过来,她说的应该是了安。了安的身份特殊,这城里的人没谁不知道这件事。卫都侯府的嫡长孙,蜗居在远离都城的武陵当和尚,这样的事出了武陵仍是一件大新闻。

    是啊,这世上本就没什么公平可言。若是有,他不会揪着柏逐昔不放,若是有,柏逐昔也不会在进了牢狱还这般无所谓。她之所以这样轻松,是因为她知道有了安在她身后,不管她做什么都会有人替她善后。

    祝策还想说些什么,但柏逐昔已经往桌板上一趟,双手枕在脑后翘着脚闭上了眼。她脚丫子在空中晃啊晃的,嘴里哼哼着不知什么奇奇怪怪的曲子,祝策就站在她跟前,但她一点睁开眼跟他说句话的意思都没有。

    他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强求,什么时候不能。

    武陵府衙的手铐制作技艺并不是很精细,只求了个不易挣脱,至于别的并没有过多追求。她戴着这手铐,觉得又笨重又勒手,武陵还是离都城太远了些,武陵的官员也不够在皇帝面前露脸,否则都城里那些精湛的技艺早传了来。

    在牢里待了一夜,老花刀并没有什么憔悴的感觉,瞧着反而比昨天凌人。老花刀也戴着手铐,眼神一直随着她游动,她勾了勾唇角,假笑了一下,没说话,随着衙役往公堂的方向去。

    “堂下何人?”

    她抬头看向公堂之上那人,体态略胖,双鬓略斑白。这人她有点印象,虽然她不直接在这些官员面前露脸,但大当家他们每每和官员们打了交道都会告诉她。

    楹娘作得一手好丹青,城中官员和来往巡抚,凡是她见过的听过的都能画出神韵来给她过目。堂上之人正是这府衙中掌刑断狱的司法参军事林为固,柏逐昔对他了解不多,只记得从前听大当家说过这是个守死理的人。

    因着路平儿这个人在商场上素来剑走偏锋,又有黑山石撑腰,所以从不曾过多和官场纠缠,所以黑山石和城中官员来往并不多。她又是个不理这些事的人,所以对这些人了解少之又少。但也因着这堂上是个认理的人,她才觉得今日这一讼,老花刀必输无疑。

    武陵府衙没有让人下跪的习惯,是以这会儿老花刀正端正着身子回话,将柏逐昔提刀闯陈坪码头的事一五一十说了。没有添油加醋,柏逐昔本身做的就已经很过分了,陈坪码头上近百号人被打得站都站不起来,随便拎几个过来都是实打实的人证。

    等老花刀讲完,林为固轻拍醒堂木,看向柏逐昔:“原告所述,被告可有辩驳?”

    柏逐昔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辩驳的,她站在这的最终目的也不是为了昨天的事。

    “本案情节具明,被告既无辩驳,便依《刑律》判处杖二十。但陈坪码头上的人无大伤,又念你是女儿身,减判为笞三十,另判你赔付陈坪码头汤药及误工损失费,由陈坪码头出具明细,择日于堂上交付。可有异议?”

    “没有。”

    她应着,不管笞三十还是赔钱,好像都没有什么。林为固在官场上混迹了这么多年,像柏逐昔这样的人他还是首次见,这些江湖人自有一套生活方式,是他们这些当官的看不准的。

    他不想在这件事情上过多纠缠:“既如此,便就此结案,来人,带被告去刑室。”

    “慢,草民还有一事。”

    “何事?”

    “草民要状告荆竹门大当家蓄意纵火、毁我货物,勾结官员、私据河道。”

    此话一出,老花刀脸色瞬间黑下去,林为固本还想着这案子结了他也就可以下值了,但听她说到勾结官员,身子都不自觉坐正。

    她打到荆竹门去的事情,没有物证也无所谓,毕竟那么多人都受了伤,她自己也认罪,案子就不需要再去侦查。但勾结官员的事情必须得有实据,朝廷这些年对江湖上这些帮派本就不满,要是再出江湖与朝堂相互勾结的事,上面定是要大怒。

    除非能将这种事情捶死,否则只要老花刀有一丝机会翻案,别说是他一个小小的司法参军事,便是武陵刺史,也得将仕途和命运交代在此处。

    林为固有些为难,他并不想把这种麻烦事揽到自己身上来。就在他苦苦思索要怎样解决眼前这麻烦的时候,就听得一道清冷的声音自堂外响起。

    “林司法为何不接案?”了安一边走进来一边摘下了幂篱,双手合十朝林为固行了一礼。

    林为固哪里敢受,了安在城中不仅仅因着特别的身份和佛法超然为人所知,还因着他对大濮的各种律法也很熟悉,可以说他也是这武陵城中最厉害的辩讼。他都出来说话了,林为固也算是骑虎难下,只能接了这案子。

    林为固下了堂,走到了安面前回礼:“常思法师缘何来此?”话音落下,他便觉得自己问了个蠢问题。

    了安还是那温温润润的样子,将一木匣子交到林为固手中:“小僧谨代萧娘子参与此案,这些都是荆竹门大当家这些年勾结府衙官员的证据,还有参与纵火之人的供述。”

    林为固收了匣子,当堂开了,一份份看下去,脸色越来越差。

    “此案还需衙门详查对应,今日暂先如此。来人,将原告带回牢中收押,萧二娘于陈坪码头闹事事实明确,笞三十,即刻执行。祝思元,你速带人往刺史府一趟,请搜查令搜查书证中各人。”

    祝策接了令,带人出去,柏逐昔也被人带着往堂后去受刑。

    “常思法师,可否借一步说话?”林为固宣布下堂之后就来请了安另叙,了安没有拒绝。

    府衙后院,柏逐昔正在受刑,林为固带着了安穿过后院往书房去。

    女子身娇,衙役们在施笞刑的时候一般会选择放弃鞭笞腿和背部,只击打臀部。虽然瞧着有些辱人,但实则已经是衙役们对犯人的善意了。

    许是柏逐昔那无所谓的态度让衙役们拿捏不准这个人,不敢下重手,于是打得比较快。了安穿过回廊时他们正好施完刑,了安也松了一口气。

    “常思法师,本官有一事不明,还请法师赐教,”林为固请他坐下,给他倒了杯茶,“法师应该知道,圣上一向不喜欢这些江湖门派和官场有勾结,萧二娘将荆竹门勾结官员的事抖露出来本是好事。但那些官员中亦有在我之上的,即便我有心处理好此事,也只怕是有心无力。”

    武陵官场混乱复杂其实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林为固知道了安的品行,所以可以放心大胆的将这些话讲给他听。

    了安微笑着:“小僧既然同意替萧娘子辩讼,便会尽我所能将事情的真相呈现在大家面前。林司法身为武陵司法参军事,自然也只需做好自己分内事。素来听闻祝郎令和林司法一样,对案件认真负责,既然祝郎令已经去查办该案,林司法又何必忧心这么多呢。”

    林为固愣了愣,站起身来向了安躬身行礼:“谢法师解惑。”

    了安都这么说了,便是要对这件事情一管到底,只要他确定要管,林为固便也没什么后顾之忧。

    虽然她从小到大受的伤也不在少数,那些衙役也没有太过使劲,但这三十板子下来,屁股还是开了花。

    路平儿一直在堂外等着,她一出来路平儿便送她回了小院,不敢往大夫人那边去,怕大夫人瞧见了掉泪。

    “我觉得你越来越像个女人了。”路平儿瞧着她跪趴在座旁,又好气又好笑。

    “要是从前遇上这种事情,那老花刀哪里还有命上公堂。再说那些衙役,你不用刀都能放倒他们,现在还任由他们一板子一板子打到你身上来。真是越活越像个娘们儿,全然没了以前那嚣张样子。”

    “你懂个屁,”柏逐昔斜睨了他一眼,“昨晚上我仔细想了一下,咱以前在山上的活法在这城中根本行不通,打打杀杀虽然痛快,却也容易惹麻烦。

    就拿老花刀这事来说,我是可以一刀杀了他,但杀了他之后呢?荆竹门就算没了老花刀和燕返,也还有别人。我可以为弟兄们报仇,他们也可以,这样纠缠下去,除非我把人都杀光,否则终究是麻烦。

    倒不如把事情挑明,我和老花刀打来打去都是江湖恩怨,算不得什么大事。老花刀勾结官场才是大事,把这事捶死,荆竹门才是真的再无翻身可能。”

    路平儿沉思了一会:“你脑子比以前好使了,想来在常思法师身边待着还是有点用处的。”

    又被柏逐昔啐了一口:“少放这些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背着我和他往来。”

    “我说的可都是你的好话。”

    “呸。”

    他们在一处总是说不了多少正经话,一路听他瞎扯了许久,柏逐昔觉着放松了不少。

    路平儿手上事情多,今日来堂外等她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没办法继续在这照顾她,只把伤药一瓶瓶摆好放在她床边。

    “自己想办法抹抹吧,我看你这伤也不重,就不叫人过来照顾你了。”

    “赶紧滚吧。”

    她趴在床上,翻看他给的誊抄本,都是老花刀勾结官员的证据。路平儿也不是那矫情的人,知道这点事她自己能做好,便走了。

    过了还没半炷香,门突然被打开又关上。

    她正解了衣服要脱裤子给自己上药,听见响动赶紧扯过被子来围住身子,回头骂道:“路平儿你皮痒……”

    未完的话消散在见到来人的一瞬,了安一边摘幂篱一边走进来,听到她骂人也愣住,不过稍顷,又继续往前走,幂篱被搁在桌上,纱布垂在桌边微微飘动。

    “我就说路平儿哪来的胆子不敲门就进来。”虽然两人关系亲厚,但路平儿还是一个很有礼貌的人,进她房间总是会敲敲门,只是往往不等她回应就推门而入。

    了安走至她身旁,扯掉她身上的被子,扶她躺下:“疼不疼?”语音带颤。

    那一片红肿,又有裂开的伤口,带着血珠。

    净手之后,将帕子在温水中浸过拧掉水分,轻轻的敷在伤口上。不敢有一丝刮擦,生怕这些伤口变得更严重。

    “都怪我思虑不周……”他小心翼翼地给她清理伤口上的血迹,说话的时候声音总是颤抖的。

    柏逐昔扭过头去,只瞧见他眼眶泛红。

    “没事儿,我常年习武,这点小伤不算什么。”她有些想笑,又有些想哭。赶紧回了头埋首在枕头上,宽慰他。

    了安仔细看过那些药,挑了瓶他觉得最好的药,仔细上了。又帮她穿了裤子,盖好被子,拿着换下来的衣物出去洗。他出去的时候虽然垂着头,但柏逐昔还是瞧见了他眼周的水光。

    上完药之后的伤口传来丝丝清凉,她的脸上却是跟火烧一样,她伸手去揉自己的脸,却是越揉越烫。

    “没出息,这算什么啊,不过就是被人看到光屁股的样子……”

    了安晾晒好衣物进来就听见她嘴里念念有词,只是声音太轻,不知她到底在念叨些什么。

    “怎么了?可是不舒服?”他蹲在床边,直勾勾瞧着她。

    话本中总说目光灼灼,她素来不明白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被他这样看着,好像突然就悟了这个词。

    了安生了一双好看的眼睛,眼睛大而明亮,眼尾微微上扬,内眼角却是比较向下。比画上的狐狸眼少了几分魅惑,多了几分澄澈,但还是勾人的。

    她仔细打量着了安的眼睛,神使鬼差地,探过身子吻他。

    经书上说什么来着?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密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唇上那一片柔软,鼻腔中满是女子身上香甜的气息,眼前是那张熟悉的可爱的脸。他脑中反复着几段经文,到最后什么都没剩下,只剩下四个字。

    意乱情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