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北川寺传奇 > 第二十三章 郎令祝思元
    佛光之事了后,大夫人也催着柏逐昔搬回家住,说是她在北川寺住得太久了会给了安添麻烦。大夫人在打什么主意她没精力去管,只是想着如今江湖不太平,有些事情路平儿不好出面办,码头上还得她亲自守着。

    她不在的日子,码头上的事都是老刘头带着刘烔在处理,刘烔这个人虽然脾气不算好,但心眼很实,认定了谁便会用心去付出。有他们在,码头上的事她倒也不十分担心。

    从回到码头上开始她就发现有些不对劲,有人在监视她,这人十分小心,加上码头上事务繁杂,她确定这人不是来寻仇的后,便也放着没管了。

    了安还在忙译书的事,只抽着空来看过她一次,在码头边上的小院里。

    他带了好些药材来,在院子里架了炉子,慢慢熬着。熬药的时候他就在一边的小凳上坐着看书,柏逐昔坐在窗沿下画画,一抬头便能看见他在做什么。院外不远处的林子里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虫鸣,今日天气也好,了安坐在树下,阳光透过叶缝照在他脸上,让她心神荡漾,一时间忘了落笔。

    “了安,”磨磨蹭蹭画完一幅画,她端了一碟子水果出去,想跟他闲话几句,“最近总有人跟着我,但他什么都没做,还真是个怪人。”她说着,送了个果子到了安嘴边。

    他轻轻咬了一口,然后接过来:“甜,应该是司法参军事手下的郎令祝思元,刺史去寺里的时候他也在,听闻这次的事情就是他负责调查,那块铜镜碎片也是他给我的。”

    祝思元……

    柏逐昔在心中将这名字念了一遍,不再谈这个话题。

    “好吃吗?路平儿让人从南边运过来的。”

    “嗯,不过你少吃些。”

    他是个很克制的人,连吃东西都很克制。柏逐昔从前就爱调侃他应该生在帝王家,他这样的性子都不需要人来逼着他守规矩,他本身的生活就是一种规矩。

    他们都不是闲人,了安盯着她喝了药,把屋子收拾好之后便赶着回了北川寺。她在檐下坐了一会儿,拿起一旁的果子咬了一口,起身去厩里解马上街。

    她特意换了女子装扮,在街上胡乱逛着,一会买点胭脂水粉,一会买点话本,直逛到太阳快要下山,她才悠悠地骑着马去自家酒楼里吃饭。大夫人带着孩子们住到城里来之后,路平儿就不怎么来酒楼里吃饭了,她绕了一圈也没瞧见他的身影,这也正好,省得他来捣乱。

    “二……”掌柜的见她进来,正欲开口,就被她瞪了一眼。

    憋了一会,掌柜的接着开口:“姑娘,吃点什么?”

    “随便上吧。”她在柜台上拍下一锭银子,提着今日买的东西往楼上走去。

    二楼有很大的露台席面,天气好的时候来店里的人都喜欢在露台上坐着,今日楼上人挺多。她寻了个空座,等伙计上菜。店里的桌面上常摆着一壶米酒,头壶免费,也是个招客的手段。

    她坐下来之后,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朝着斜对内厅的方向举了举杯,然后一饮而尽。

    菜上得很快,刚出锅,腾腾热气往上冒,香气争先恐后扑过来。

    “厨子不错,”她瞧了一眼来端菜的伙计,又往内厅看了一眼,“那桌的钱,往上涨涨。”

    “是。”伙计摆完菜,顺着她的示意看过去,微微点头。

    她吃得很慢,磨磨蹭蹭喝完了一壶酒,往搁酒壶的盘子里扔了一把铜钱。东西也没拿,直接走了。

    牵着小白慢悠悠往西水巷方向去,站在问荷桥旁,可以看见西水巷的灯笼一盏接一盏,很快亮起来。丝竹声渐起,靡音跨过河岸吸引着路人。

    她在问荷桥边站着,桥头卖灯的人看着她,觉得稀奇,女人去西水巷不稀奇,只是光站在这不动就让人费解。

    卖灯的还没开口问她要不要过河,她身后便传来一声音。

    “姑娘,你的东西。”

    回身往去,一身着直袖圆领袍服的男子正提着她丢在酒楼的东西,虽穿着平民服饰,但他腰间的刀是官制陌刀。

    柏逐昔笑着接过东西来放到马上,做了个请的姿势:“祝郎令,聊聊。”

    祝思元跟了她这么多天,她本来是不甚在意,却听了安说他知道佛光的真相,觉得还是得跟这个人聊一下。佛光的真相是否为人所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是否为世人所知。

    她买了两盏灯,一盏递给他,但没有等乌篷船过来,提身起势跃过河面,祝思元跟在她后面。

    她走到一家飘着彩旗的店门口,将灯交给门口的侍卫,走了进去。这样的店和传统的青楼不一样,不拘男女,只是也没有出格的业务,除了听听曲做不了别的。

    要了一个雅间,门窗一合,外面的声音便被阻绝。

    “祝郎令跟踪我这么久,不会就是为了蹭我一盏灯吧?”她喝了一杯茶,放松下来,一只脚踩上凳子,身子半倚在椅背上,眯着眼看向他。

    祝思元笑了笑,抱拳向她行了一礼:“武陵司法参军事下属探案,祝策。”

    “我知道。”她并不打算介绍自己,也不用介绍,如果他不知道她是谁也不会跟踪她这么久。她也不好奇他是怎么发现自己身份的,聪明人总是有过人之处。

    “二当家可知一个人?”

    “谁。”

    “云霄公子,黑山石覆灭后,云霄公子也消失在江湖上,人们都说云霄公子出身黑山石,也随黑山石众人葬身沙场。我倒是觉得像云霄公子那样的人,轻易不会死。”

    “所以你想见见他?这我倒是帮不了你。”

    “二当家说笑了,我只是好奇那云霄公子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死了呗,你跟踪我就为了问他的下落吗?那我这顿酒请得可就不太值。”

    “黑山石二当家的身份,可比什么云霄公子来得有意思。”

    “原来你是来捉我归案的?”

    “祝策不敢,路军士只身赴圣宴,天子亲赦其罪,我一介小官,怎敢违抗圣意。何况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官府有官府的规矩,咱们还是互相尊重的好。

    佛光一事,许是常思法师办得匆忙了些,才留了证据让我查出真相。可笑的是即便真相就摆在眼前,刺史还是选择同意北川寺的意见,将这场骗局做真。

    为官的到底还是更看重自己的政绩,我也应该学学,所以没必要抓着从前的事不放,我只是想拉您来这泥沼里看看。”

    他说得坦诚,仿佛在讲一件和自己全然无关的事。

    柏逐昔还是笑着:“祝郎令如此坦诚,我也不好与你绕弯子。你也说了,江湖有江湖的规矩,我不会和官府的人合作,祝郎令若是因此记恨上我,大可以来找我麻烦。”

    她倒了两杯酒,先饮了一杯,将另一杯推给祝策。还未等祝策伸手,她便将酒拿回来一饮而尽,杯口往下倒了倒,一滴也没有。她搁下杯子,起身出去了。

    嚣张得很,很符合茶楼酒肆、街头巷尾所流传的黑山石二当家的形象。

    祝策坐在桌前,看着对面的两个空杯子,无奈笑了笑。

    其实早就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但他并不着急,就像他说的,他在的地方是一片泥沼,他迟早会拉柏逐昔下来看看。

    从了安被柏逐昔抓去当人质,毫发无伤的回到北川寺开始,他就开始注意黑山石二当家。他看着她戴着那个鬼面具在人前和展谨对战,点人进入黑山石,将人头发剪掉再扔出来。这是个很不一样的人,那时候他便有了计划。

    后来三国交战,黑山石四百人全数牺牲,他得知这消息的时候有些难过。边军入城的时候,他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坐在轮椅上一言不发,差点开心得叫出来。

    佛光出现后,他开始调查事情真相,当他发现这件事和了安有关的时候,他便知道机会来了。柏逐昔送了安回北川寺的时候他也在,像柏逐昔这样离经叛道的人其实是充满魅力的,尤其是了安这样不曾踏入尘世的人,很容易被她吸引到。

    了安离不开这个山匪,而这个山匪,终究也离不开他。

    虽然柏逐昔从不曾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祝策的存在,但他一直都在想尽办法去了解这个人。

    他又倒了两杯酒,喝掉一杯,另一杯放在她方才坐的位置。

    “你会来的,二当家。”

    他敢这么笃定,并不是他拿捏住了柏逐昔的把柄,而是他清楚武陵如今的状况。柏逐昔跟荆竹门较真,终究是把江湖表面的和平给挑开,那些见不得光的会接二连三往外窜,且看柏逐昔能忍到什么时候去。

    她可以接受自己过得不好,被人暗害也好,被人围攻也好,凡是只针对她的,她便没那么在乎。但若是针对萧济之,针对她所珍视的大夫人呢?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

    还有一件事情他也很清楚,那就是所谓的江湖。

    人性本来是个难以把握的东西,但贪婪总是在人性恶的那一面排第一位。黑山石从前在江湖中有多耀眼,如今就有多惹眼。是个人都想从萧济之手中得到点什么,到底萧济之是仗着黑山石的势发的财。

    旁的不论,只说远垂渡一处,一个月的进项就比那些小码头一年的进项好,谁会放着这么大块肥肉不眼馋。

    他赌的,是他见惯了的人类劣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