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北川寺传奇 > 第十八章 算清算不清
    武陵说小不小,说大却也不算大,有什么消息都传得快,尤其是八卦。

    林家这些年给林铄相的亲不在少数,他一直没当回事,对那些姑娘也没什么好脸色,这次对柏逐昔的态度让林大娘子觉得他转了性。有林大娘子的默许,他和柏逐昔将成良缘的消息在城中飞速传着,不少人为此伤心难过,尤其是那些想要嫁给林铄又没入得了他眼的姑娘,个个都想着瞧瞧这传闻中的萧栖栖是个什么模样。

    有那日茶会上见过柏逐昔的,四处说着她长得如何,真真假假掺着,消息飞得到处都是。她没说嫁不嫁,林铄也没说娶不娶,林大娘子和大夫人便默认了他们情投意合,张罗着二人的婚事。

    她想着出去散散心,正巧着有人送信到衫罗坊请她出手,路平儿出门办事,楹娘便将信送到了她手里。地方不算远,但这一来一去少说也要半月,正合了她心意。

    她走得悄然,林大娘子送帖子来说要见她,说一下这门亲事的细节,大夫人遍寻不着她,去衫罗坊问了才知道她早溜走了。她向来拿柏逐昔没办法,只得骗林大娘子说老家有事,她要离开一段时间。因着她不在,俩人的热情受阻,暂时也就没有去准备她的婚事。

    她去了一趟芜海,没有杀人。

    这是她第一次接不算黑活的黑活,请她的人是个小姑娘,要她偷一样东西。她杀过不少人,即便不要人命,也会让人缺胳膊少腿,偷东西还是第一次。

    “我不能保证成功,毕竟这偷东西我也是头一遭,如果你坚持不管如何都要拿到那个东西,那我会选择在被发现的时候杀了那个人。”

    “不,不要伤害他,把东西拿出来就行了。”

    她从来不问自己的顾客为什么要杀人,为什么要让人生死不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选择,这些故事与外人说了也没用,何况在面对她这样的人的时候,她只是个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打手,没必要知道太多。工作就是工作,投入感情会影响工作质量。

    至少在听见这句话之前她都是这么认为的。

    但她依旧什么都没问,虽然心中好奇,到底还是想着这是别人的事,与自己无关。好奇心是人的本能,但不去窥探别人的秘密也是做这一行最大的原则。

    是一个红漆雕花盒子,并不像她想象中那样藏得很深,就在房中的妆匣里面搁着。她进去之后先把那人给打晕了,才开始找这个盒子。这屋子一看就是新婚不久的夫妻所居,家具都很新,窗户和门上都有贴喜字留下来的痕迹。唯一让她想不通的是,这屋子里只有这个男人。

    “姑娘,你要的东西,”她将那盒子递给雇主,忍不住多说了一句,“为了这么个盒子,花这么多钱请我,不值当。”

    姑娘接了盒子,哆嗦着手打开,竟落下泪来。

    “值。”

    是一份婚书,红色的之上金色的墨迹,字迹娟秀。

    她眼瞅着姑娘将这婚书撕得稀碎,一簇火,烧成了灰烬。

    “我是想让你杀了他的,但舍不得。既然给不了未来,就不该许诺。”盒子被掷入水中,咕噜了两声便没了影儿。姑娘走得也快,只留下了给她的报酬。

    柏逐昔看着早恢复平静的水面,掂了掂手中的荷包,分量不轻。

    芜海有道糕点很有名,她特地起了个早去寻那家铺子。蒸笼摆了半个店面,腾腾往上冒着热气。那汽儿闻着都是甜的,直往人鼻腔里钻,莫名让人心中舒坦。

    鸡蛋和面粉混着蒸出来的,吃着像蛋糕,口感和外形却又扎实很多。还有捏成各种可爱模样的,店家说用来哄孩子是一等一的好使。各式样的都包了几包,带回去给阿琢和砺儿,也让他们开心一下。还有侦侦和阿查,特意不见她们很久了,再拖下去,这俩丫头就该提着刀上门砍她来。

    她把鞭子挥得极响,小白不要命一样往武陵的方向跑。心里有所期待的时候,去往目的地的路总显得特别遥远,远到恨不能长双翅膀。

    大夫人对她突然跑出去很不满,偏偏她又一脸生死无谓的态度,让人发火都不能尽兴。只气得不想说话,甩了张帖子到她跟前。

    “北川寺送过来给你的。”

    是了安的字,让她去寺中寻他。

    “阿姊,我出去一趟。”

    “祖宗,你这刚回来又要去哪……”大夫人气得顺势将手中的绣棚扔了出去,却砸在了那迅速关上的门背上。

    门内传出阿琢安慰她的声音。

    正是午后,寺中忙得很,她在澜庭外遇上了幸。抱着一捆书走得费劲。便帮他拿了,是未译的经书,她看不懂梵文,只觉得其中自有一种奥妙。

    “你师兄呢?”

    “在经阁译书,最近寺中懂梵文的都在忙这个事,皇寺也正急着。咱们大濮的僧人中懂梵文的不少,但能将经书译得传神又易懂的不多,大师兄是一个。”

    “他这么厉害?”

    “当然,大师兄天资聪颖又肯努力,远非常人可比。我的梵文是跟他学的,但没有他学得好,师父说当年大师兄只用一年时间就已精通。”夸起他的大师兄来,了幸永远都是往厉害了说,在他心中,这世上再没人能比了安优秀。

    她不便出现在更多人面前,只将了幸送到了经阁外面,自己去了了安的院子。

    他屋中多了一张摇椅,和她在黑山石的院中放着的那张很像,不过她那张从来就没有一个做摇椅的本分,多是用来晾晒衣物。

    今天天好,开了窗阳光照进来正好笼住摇椅,省得她再搬动。午后的太阳晒着舒服,温温的,困意慢慢席卷而上,忍不住闭上了眼。

    是被香醒的,鱼片粥的鲜味弥散在空气中。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盖了条毯子,天已然黑了。

    粥就放在旁边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窗户已经阖上,了安却不在屋里,旁边屋子里传来细细的水声。也饿了一天,捧起粥来猛喝了几口。

    侧门被推开,了安穿着一身常服出来,脸上还带着点水痕。

    “听说你在译书,很辛苦吧。”另拿了一碗,舀了些粥进去,推向他那边。

    “还好,谢谢,”了安接过碗来喝了一口又放下,“我是想问问你,当真想好了要嫁给辉朗吗?”

    喝粥的动作顿住,她放下勺子,抬头看着了安,心中有些不安。

    不该是这样的,虽然她打心底里希望这个人能够爱自己,可他的人生本就不该有自己的出现。她想了这些时日,只觉得对于她的心意,他不该有所回应。

    “只要林铄愿意,我都行。”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这句话来的。

    大当家走了,黑山石已经不复存在,她的亲人只剩下那几个,她要做的不是让自己开心,是让他们放心。至于她自己有什么想法,那都不重要。

    何况他是了安,他这么好的人,何必和自己纠缠在一起。

    “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他的。”她尽量笑着,不让自己看起来太尴尬。

    可了安很严肃,直勾勾看着她:“你知道我说的不是他,是我们。”

    她的眼神无处落脚,四处飘忽着,不敢在他脸上停留一瞬:“我们……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啊,我是绑过你,也承蒙你照顾多日,但你放心,我会给寺里捐一大笔钱,就算是偿还你的恩情。要多少只要你开口我绝不还价,你对我的恩情总能算清。至于调戏你,是我不对,但你也知道我在山上待久了匪气重,遇上好看的男男女女总是克制不住……”她胡乱说着,也不知道自己的话能不能有那么一点作用。

    “我给你的念珠呢?”

    出征前他把自己戴了多年的念珠扯断,做了两条手链,一条自己戴着,一条给了她。在战场上数不清有多少次,杀人杀到麻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工具,没有思想,只有一双手不停的砍,分不清现实与幻境。

    那样的情况总让她快要崩溃,有时候甚至想放下刀,任由敌军的刀剑朝自己袭来。可是只要看到手腕上的念珠就会清醒过来,浑身充满力气,因为有人还需要她保护。

    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手腕就空了,她找过,没有用,在战场上找一具尸体都很难,何况一串手链。

    了安起身往床边走:“既然没办法把东西还我,就还欠着我,既然欠着我,咱们就永远算不清。”他躺在床上,背对着她。

    “了安,我很喜欢北川寺,也觉得你就该待在这里。”

    她是个固执的人,了安也是。只恨自己只顾着自己的心思,他有什么变化一点也没在意过,现在后悔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

    他不想多说什么,她也只能叹口气回家去。继续和她纠缠下去只会让了安心不定,他留在北川寺能做很多事,跟她在一起却只会让他失了一开始的方向。她喜欢这个人,便不愿他因为自己变成一个无用的人。

    林铄不愿娶她,林大娘子亲自上门向她道了歉,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铄儿太任性了,我本以为他是中意你的,昨天却跑来同我说不愿成亲。你这么好,他还不愿,我骂他他不听,自个儿跑去都城了,他爹气得现在还躺着……”

    “大娘子莫气,我与令郎只是缘分不到,做不成夫妻。”

    “你这么好,他哪有资格挑剔,我是真希望你进我林家门。”

    “大娘子喜欢我,是我的福分,虽不能嫁进林家,但我日后会常去看望大娘子,只要大娘子不嫌我就好了。”

    林大娘子的确很满意她,也是真生气林铄不愿娶她。但这种事情本就得双方愿意才行,林铄执意不娶,别人也做不了主。

    只是她大概也知道,林铄沉默了这么久,突然说不娶,这其中必定有了安的原因。他倒是真心疼了安,到手的媳妇说不要就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