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我真不是大人物 > 第二十六章 重燃 虐杀开始
    一瞬之间,仿佛时空凝固,几道血色爪痕像烧红的线状金属,缓缓飘然着零星的火花,微微冒着淡淡的白烟,迅速在空气消失不见,微醺的火光照在夜关曜的脸颊上。

    猎人王抬头一看,轻松躲过攻击的夜关曜,依旧一身安然无恙,踌躇满志的盯着猎人。

    “啊!什么……”

    不禁瞬时大惊失色,惊颤着眼神失声惊呼。

    “哼哼……”

    夜关曜临危不乱,哼哼一笑,瞬时凌厉着眼神,不禁从容反击,手臂骤然爆燃成熔岩状,一时携带着电闪雷鸣。

    他顺势来了一招顺手牵羊,狠狠一把掐住猎人王的脖子,毫不费力的一把扔了出去,一下飞摔出几百米远。重重一下飞摔到浮雕圆柱上,使得圆柱四分五裂,碎石碎玉散落一地,一下便将他淹没。

    剑指淡然一笑,剑指潇洒一摆,千鸟雷剑弹指间幻化而来,剑指间顿时电闪雷鸣,骤然间白昼了浴池。

    猎人王从乱石碎玉挣扎着爬起身,顿时感到事有蹊跷,不禁战略性的退了退,双眼满是谨小慎微,紧皱着眉头,咬牙切齿的盯着夜关曜。

    “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会奥术雷修?”

    猎人王微微颤动着紧皱的眉头,瞋目切齿的说道。

    “真是难为你了,追风兽行都用上了。我说过,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夜关曜轻叹一口气,稍稍摇了摇头,凌厉着眼神,哼哼一笑的说道。

    “你居然能看出我的招式?”

    猎人王紧锁着眉头,睁大着双眼,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有何难?”夜关曜不以为然,轻轻一吹发梢,粲然一笑的说道:“我甚至能完美复制,只不过,我并没有兴趣把自己弄成像野兽一样!”

    “你天生无脉如何能办到?”

    猎人王满是疑惑,不禁匪夷所思的说道。

    “谁说天生无脉,就无法修炼了!”

    夜关曜轻哼一声,淡淡一笑的说道。

    猎人王仔细一听,如闻一个破天荒,心中虽是百思不得其解,但也让他大跌眼镜,震惊万分,彻底改观了对夜关曜的认识,深陷更加严重的自我怀疑中。

    “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我就偏不信这个邪,接下来,我绝不会让你有任何喘息的机会。”

    猎人王不禁自我催眠,不断自我安慰,目不转睛的盯着夜关曜,眼神里满是警惕,不禁怒目切齿的说道。

    “拜托,是我不给你机会!”

    夜关曜哼哼一笑,成竹在胸的说道。

    “吼——”

    猎人王顿时暴跳如雷,满腔怒火中烧,一阵仰天震吼,响彻了云庭浴池,再次发起了猛攻。

    只见他脚用力一蹬,顿时轰然似疾风咆哮,将一片机械金属震得四分五裂,瞬时飞身而起,再次像风驰电掣一般,犹如一阵血色疾影,携着血色疾风,一个气势汹汹的瞬影飞斩。

    那一瞬间,血色煞影疾如雷电,凶神恶煞地杀向夜关曜。强者的对决,生死胜负间,往往立马就见分晓。

    万万没想到,夜关曜自信一笑,再次侧身一步,双眼微微一闭,稍稍一抬剑指上的千鸟雷剑。

    一时之间,一道血影狂风,迅猛的席卷而过,只听铿锵一声,一声剑鸣惊九霄一般,千鸟戾鸣瞬间十万火急一般。

    爪痕掠杀一过,几道杀气冷厉的寸芒,转瞬即逝,瞬时将圆柱斩成了几段,散落在一地,切面居然无比光滑。

    出乎意料的是,夜关曜剑指一摆,千鸟雷剑依旧电光闪闪,夜关曜依然毫发无伤,果不其然,他毫不意外的将猎人王的猛攻轻而易举的挡下。

    “吼——”

    猎人王一回头,心中万分不甘,不由怒火冲天,紧紧咬了咬牙,一声仰天咆哮嘶吼,激发着心中狂怒,再次像一阵血色疾影,白马过隙一般,突袭到夜关曜眼前。

    他袭杀而至,像是狂怒的野兽一样,立刻亮出寒光凌厉的利爪,就是一阵疯狂乱斩与乱抓,迅猛之间,如同雷厉风行,只怕是钢筋铁骨也是无法承受。

    出人意料的是,夜关曜临危不乱,居然丝毫不躲闪,只是自信一笑,将一手放置在身后,富有宗师风范的直面迎敌。

    狂怒之下,猎人王拼尽全力,势要将夜关曜活活撕碎。

    一阵狂乱撕裂之下,道道利爪,血色似火,交错编织成一张狂暴异常的屠戮罗网,就像撕裂着空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气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一时之间,血影利爪间,一团血气不散,风声戾鸣间,就像空间被撕裂了一般,凶险万分,惊心动魄。

    “喂,对空气也这么来劲,你不累吗?”

    就在这时,猎人王的耳边,传来了夜关曜的声音,好像在调侃着说道。

    “什么!”猎人王愕然惊觉,骤然停下狂乱利爪,本能的转头一看,眼神顿时充满惊恐之色,睁着放大瞳孔的双眼,震惊失色的惊呼道,“糟糕!”

    原来猎人王猛攻之色,夜关曜已经侧身一步,瞬影一闪,完全避开了要命的猛攻。

    “哼哼……”

    夜关曜哼哼一笑,杀意一起,断然剑指一挥斩,千鸟雷剑瞬间斩断猎人王的手臂。

    “啊——”

    猎人王顿时一声惨烈的惨叫,痛得他心如刀绞,不禁双膝重重一坠在地,紧紧捂着断臂伤口,痛不欲生的大叫着。

    鲜血瞬间溅落四方,纷纷而落,断臂也坠落在血泊之中。一时之间,现场真是一片惨烈。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天生无脉根本就是假的?”

    猎人王恼怒不已,紧皱着双眉,一改先前的轻视,不得不开始正视夜关曜,不禁脸色发白,冒着冷汗,像重伤的猛兽痛苦低吼着,怒气冲冲的说道。

    “真是迟钝,居然到现在才有所怀疑。”

    夜关曜哼哼一笑,有意刺激着说道。

    “你说什么?”

    猎人王勃然变色,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是说,你就这些伎俩?”

    夜关曜轻轻一吹发梢,淡淡一笑,锐利着眼神说道。

    “夜关曜,想不到是我小瞧你了,你也别太狂妄,接下去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猎人王怒火中烧,凶恶着目光,紧紧一攥拳头,利爪破了皮肉,任由着鲜血缓缓滴落,颤抖着紧皱的眉头,强忍着痛入骨髓的剧痛,不禁歇斯底里的说道。

    “接下去?”夜关曜愣了一楞,不禁哼哼一笑,胜券在握的说道,“接下去,就是我虐你了!”

    “你大胆!”

    猎人王怒目切齿的大吼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