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五九章 疏影之怒(五千字大章)
    金匮石室,挂着“南直隶”铭牌的房间内,李轩喝着孙初芸一勺勺送过来的丹汤,莫名的有些失望。

    “就只是喝你做的白虎丹汤啊?我们不做其他的?”

    他心想我都已经反抗不了了,小姑娘你就不准备对我做些什么吗?比如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

    “你以为我会做什么?”

    孙初芸很奇怪的反问着,她哼哼着道:“这汤我花了好多心思呢,可你却一屑不顾。”

    李轩感觉口味很一般,比江母的手艺可差远了。可他又担心她真的对自己做什么,只能一边喝,一边随口应付着:“还不错,不过下次别做了,以后多花点心思在公务上,比什么都要强。”

    “公务?那我用心做事,轩哥哥你会陪我逛街吗?”

    孙初芸闻言却眨动着大眼睛,笑嘻嘻的问:“要不这样吧,我解决一个案子,你就陪我一天。解决十个案子,你就给我做首诗,如何?我是冲着你来的,又不是真的想当这个伏魔都尉,你总得给我一点动力对不对?”

    李轩有些无语,这丫头居然趁机要挟起来了。

    他‘嗤’的一笑,偏开了头:“还动力?本校尉下面的伏魔都尉是多少人求而不得的?我可告诉你,我的神翼都不养闲人。”

    孙初芸恰好把一勺满满的汤送到他面前,随着李轩偏头的动作,那勺里面的汤全都洒了下来。

    换在平时,李轩早就发动自身的罡气把那汤汁弹开,或者运用雷系真元将之蒸发干净了。可他手握着那封信,不但不能松手,此时稍微大一点的动静,都可能引动禁法,此时只能任由这些虎丹汤洒在了衣衫前襟与裤裆上。

    孙初芸忙把手里的虎丹汤放回到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自己的手帕给他擦,她嘟着嘴,闷闷不乐:“你不想陪我就不陪,生那么大的气做什么?”

    李轩看她在自己身上擦拭着,不禁皱眉:“不用擦,过一会就自己干了。”

    这个时候,他小幅度的运用一下真元还是可以的,可以将这些汤汁蒸发掉。

    “别乱动,我帮你也是一样的,我洒的汤我自己负责。”

    由于那汤汁已渗入李轩的内衣,孙初芸干脆将他的衣襟也解开了。

    此时她不禁微微失神,李轩是那种看起来身姿高瘦,颀长,仿佛儒雅书生,可衣服里面却很有肉的类型。当李轩的衣襟打开,里面却是两片结实的胸肌。

    孙初芸感觉到那雄性的气息扑面而来,她愣了愣,才红着脸有些慌张的继续擦拭着,又调用法力给李轩蒸干,然后一路往下——

    这个时候,会昌伯孙继宗与左副都御史林有贞,已经在那位都察院书史的陪同下,走到了标着北直隶铭牌的石室前方。旁边就是储藏南直隶卷宗与赃物的房间,三人也已听到了隐隐的人声,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

    孙继宗蹙了蹙眉,凝神倾听。

    “别——那个地方不行,我说了不用。”

    “说了让你别乱动,都已经快好了,李轩你扭捏什么?”

    那个男的是李轩,可这女孩的声音,却不是他最初以为的紫蝶,孙继宗感觉还挺熟悉的。

    该不会是——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眉头一皱,当即大跨步的往前走了几步,将那石室的门猛力推开。

    眼前的情景,让孙继宗辣眼之余,感觉要昏倒。只见他的女儿孙初芸,正跪在李轩的面前,似乎正做着不可名状的事。

    孙继宗只觉眼前发黑,胸口发闷,差点就吐出一口老血。

    “怎么回事?”

    此时左副都御史林有贞,也阴沉着脸,往南直隶间的室门这边走了过来:“是何人如此胆大,未经许可擅入金匮石室?”

    可接下来他却一阵愣神,只见孙继宗又苍白着脸把石室的门一拉,再次关上了。

    林有贞不由百思不得其解,狐疑的看着孙继宗:“会昌伯?”

    “稍等一等,给他们一点时间收拾。”

    孙继宗神色悲苦的闭着眼,试图将刚才看到的画面从脑海里面赶出去,同时呢喃着道:“家门不幸!家门不幸!这个杂种,不意他的魅术如此高强。”

    他心想这真是造孽,他这般苦心孤诣的布局,可却是这样的结果。

    林有贞更加的一头雾水,心想这会昌伯的葫芦里面到底卖的什么药?

    都已经到了临门一脚的时候,结果这个家伙,却反倒是畏缩起来。

    此时的李轩,也是一脸的懵懂。他想这会昌伯到底做什么呢?怎么看他一眼之后就又退出去了?

    看了看孙初芸半跪着的姿势,又看了看外面的门,随后就若有所悟。

    心想这场景,与他在电影里看到的那些喜闻乐见的画面,简直是一模一样。

    这位国舅爷,该不会以为他家女儿,正在给自己做那种事情?

    想到这里,他就不禁唇角微勾,差点就笑出了声,心想这场面可就尴尬了。

    “怎么了?”孙初芸也转过头,狐疑的看着外面:“刚才进来的像是我爹?”

    “就是会昌伯。”

    李轩眼神古怪,意味深长:“还不起来?孙姑娘你再这样,我估计你爹今天就要气到寿终正寝。”

    “说了让你叫我芸儿,再等一等,就快好了。”

    孙初芸不解李轩为何会这么说,她还是等到将李轩下裳的汤汁处理得差不多了,这才站了起来。

    此时李轩的衣襟还是解开的,孙初芸没怎么细想,又伸手去给李轩整理衣裳,扣上了襟扣。

    也就在这刻,那石室的门‘咔嚓’一声打开。却是外面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林有贞等得不耐,将石门强行推开。

    他看着里面的两人,先是浓眉一扬,然后又一声冷哼:“你们二人是哪来的贼人?为何擅闯我都察院的金匮石室?”

    后面跟进来的,是那位穿着青色官袍的老头,在往里面扫了一眼之后,就又往外面疯跑:“来人!来人!东经卷房的守卫何在?金匮石室里面进了贼,你们是死的吗?”

    他虽然是六十岁年纪,却修有浩气在身,声如洪钟,使得金匮石室上方的地表都骚动了起来。顷刻间就有大量的脚步声,轰然传至。

    李轩则似笑非笑,镇定自若的回应:“本官乃当朝靖安伯,六道司伏魔校尉李轩,我身边这位是会昌伯的女儿,伏魔都尉孙初芸,可不是什么贼人。”

    会昌伯之女孙初芸?

    林有贞不由奇异的看了身边那面如缟素,悲苦欲绝的会昌伯孙继宗一眼,他已经有点理解这位,刚才为何会是那样的表情了。

    “这里是都察院!”林有贞怒目一张,声如雷震:“金匮石室乃我都察院的禁地,没有都御史大人与本人许可,谁都不能擅入!你们六道司的藏书楼,经卷楼,是能让人随便乱闯的吗?”

    这个时候,已经有几位在都察院值班的御史,先那些守卫一步匆匆赶至。

    这些都是修行有成的名儒,修为都在七重楼境之上,步履如风,远远快过那些守卫。

    当他们赶至,无不都神色错愕的往李轩与孙初芸看了过去,有人不解疑惑,也有人流露出恼怒之色。

    林有贞则神色幽幽,语声寒洌道:“还请靖安伯大人,务必给我都察院一个解释。否则请恕林某无礼,只能让靖安伯你去刑部监牢小住一阵了。”

    李轩则先吩咐孙初芸:“孙都尉你来拿着这封信,记得别松开。”

    孙初芸有些不满他的称呼,可还是‘哦’了一身,依言将书架里面的那封信抓在手里。

    这个时候,赶来的众多御史才发现这封信情形有异。有几位通晓符阵之道的,当即面色微变,都已看出了厉害。

    “本官近日欲重查巡盐御史夏广维案,来此翻看证物,查阅资料。因事涉重大,所以不愿他人得知。”

    李轩微一拂袖,自信从容的将两张信符显化在了身前:“本官虽未得都御史大人与林大人的许可,却事先知会过青龙堂尊灵佑真人,还有绣衣卫都督同知。

    请问林大人这有什么问题?绣衣卫查案,是否有抽调三法司一应证物之权?六道司又是否能节制三法司?”

    外面的几位御史不由面色稍缓,李轩的话虽然有点刺耳,却是无可否认的事实。

    “这不合规矩!”林有贞一声冷笑:“即便阁下要查案,那也需事先知会我都察院,由我都察院专人陪同,而不是擅自闯入,恣意妄为!”

    “的确是不合规矩,可事有权变,理有穷通。”

    李轩面色平淡的与林有贞对视:“当年负责主办巡盐御史夏广维案的,就是左副都御史林有贞林大人,试问本官又如何敢事先通告都察院?”

    旁边的孙初芸不由恍然,她就奇怪,李轩为何会好端端跑到这里来。

    外面的几位御史,也都现出了释然之意。

    他们就奇怪,李轩身为理学护法,为何会做出这等样的事情?

    “那么你手中的那封信是怎么回事?”

    这是众多御使当中的一位,他穿着佥都御史的服饰,面色肃穆冷凝:“这封信符,似与这座金匮石室的法阵牵涉?”

    “这就是你们都察院的问题了,本官查案至此,却发现有奸人在此设局,试图借本官之手,摧毁此地一应证物。本官无可奈何,只能被困此地,直到林副都御史与会昌伯两位深夜来至此间。”

    李轩一边说话,一边眼含深意的看着林有贞与会昌伯孙继宗两人:“能够在这座金匮石室里面改造符阵,做出这等样的大手笔,我想像我这样的外人是很难办到的。”

    李轩在想这两人,还有着什么样的后手呢?如果只是这点手段,那可奈何不得他。

    这次他顶多就是被罚俸,然后被上面训斥几句。

    “原来如此!”林有贞竟是神色释然的微微颔首:“若照靖安伯你这样的说法,倒也说得过去。看这封书信,也的确是——”

    可他正说到这里,在地表之上忽然传出了一阵惊呼声:“走火啦!西经卷房那边烧起来啦。”

    “快点,先用浩气压住!!西经卷房怎么突然间这么大的火?”

    “没用,有人在里面泼了火油。”

    “快去刑部与大理寺叫人,这点人手不够。”

    李轩听了之后就不禁剑眉微扬,心想原来是这一手。他就知道这些人果然是有着后招,不会让他这么爽利的脱身。

    此时的林有贞,则是面色再沉,眼神又一次冷冽如冰:“西经卷室无端失火,请问靖安伯又准备如何解释?”

    “此事本官怎知?”李轩一声失笑:“这总不会是本官所为。”

    “那可说不定!”林有贞摇着头:“这西经卷房早不烧,晚不烧。却恰在靖安伯大人闯入我都察院之后走火,这绝非巧合。看来林某还是得请靖安伯去大理寺的牢狱中走一遭!”

    而此时在都察院外,罗烟站立在一座三层楼宇的屋檐上,脸色苍白的看着都察院里面燃起的火光。

    这一刻,她竟感觉前所未有的无力。

    在李轩因她遭遇危难之刻,她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能为李轩做。

    罗烟随后又低下头,看着手里的几枚金色剑符,眼里面现出苦涩与自嘲之意,

    她想夏南烟啊夏南烟,你究竟有什么用?你不愿见到轩郎他与别的女人在一起,可在这个时候,却又要厚着脸皮,向他的几个女人求援吗?

    她眼神挣扎了片刻,然后就猛的一咬牙,将手中的几张金色剑符全都释放出去。那赫然都是普通信符十倍以上的速度,穿梭入云空,飞向了四面八方。

    此时的罗烟却未注意到,就在那督察院的门前。李轩那只被牵系在杨柳树上的坐骑忽然起身,也是眼神凛然的看向都察院内。

    它的眉心中,开始显露出‘文山’二字印痕,浑身上下都逐渐显露出了清圣光辉。

    ※※ ※※

    第一个收到罗烟符书求援的,是冰雷神戟江云旗。

    当金色的剑符飞至的时候,江云旗正在一艘航行于临清运河之上的快船中。他独自盘膝坐于船头,不能自禁的长吁短叹。

    这是因江云旗对这次北上入京并不情愿,他对于财富声望已无渴求,可他家那个婆娘非得把医馆开到北面去。

    恰好这几天,那座位于北京的江南医馆已经建成。江云旗被家中的形势所迫,不得不在大过年的时节,率领几个弟子前往那边操持分馆开设事务。

    ——名义上是为了分馆,可江云旗心里清楚的很,自家的夫人其实还是担心他家相中的那女婿给跑了。

    据说那家伙北上京师之后,依旧是混得风生水起,不但连破两桩大案,还借自家侍女的身份将神器盟夺到了手。

    更让人糟心的事,李轩不知怎的又与龙族扯上了关系,成了水德元君的‘王夫’,让人瞠目结舌之余,又匪夷所思。

    江云旗正苦笑着,就见那金色剑符落到了他的身前。他疑惑的看了一眼,心想这到底是谁?动用这价值万金的玩意给他通信?

    当他将这剑符接在手中,立时就眸色一变,吩咐坐在后面的几个弟子:“老夫现在就得先赶去京师,你们自己随船过来吧。沿途不用着急,除夕之前赶到京城就行。”

    那几名年轻人当中一位面相较为老成的弟子,当即不解的询问:“师尊何事如此情急?我等师兄弟还想聆听师尊教诲。”

    江云旗却没有回话,他已直接化作一道电光飞向了空中,

    此时的江云旗,不但眸光凝冷如冰,更是隐隐含蕴着怒意,

    这不但是因李轩对他的成道之恩,更是因他的女儿含韵。

    他知道李轩已经与江含韵开始合练秘法,那小混蛋如果有了什么差池,自家的女儿也一定会因此受累。

    第二个收到剑符的,则是薛云柔。

    此时已是四更天,她却毫不犹豫的起身,手捧着那枚金剑,来到了当代天师张神业的居住前跪下。

    “师尊,弟子有急事需要入京。接下来的几个月,弟子恐怕无法于侍奉座前。”

    “是李轩出事了?”屋里面传出了张神业的声音,他遥遥感应着薛云柔手里的金剑,然后一声轻叹:“老夫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这边安全已经无虑,云柔你只管放心去就是。

    到了京城,可以代我转告陛下,就说李轩那孩子,我张神业是把他当成女婿看的。”

    几乎与此同时,那金色的剑符,也落在了位于化龙池的虞红裳身前。

    当她看过符中的内容,虽然面色是冷冰冰的毫无变化,可两旁的池水,却掀起五十高的水浪。周围地面更产生了大量的裂痕,延展向四面八方。

    这位随后就探手一招,将一枚金紫二色的小船招在了身前。那船原本不过手掌大小,却见风就长,一瞬间就化作十丈长短,载着虞红裳的身影如流光一样穿向了远方空际。

    此时在化龙池的一畔,那位女官皱着眉头,望向身边的张副天师张应元:“副天师怎不阻止?”

    “阻止不了。”张应元苦笑着摇头:“她毕竟是天位,想走的话谁能留她?且以公主现在的状态,留之无意。别担心,如今化龙池对她的益处其实有限,回京之后借助法阵,效果也不会差太多。”

    张应元语落之后,却有些忧心的看向北面。

    心想李轩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看虞红裳杀气腾腾的模样,搞不好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在那紫禁城的西华门前,正有一头黑色的巨龙从云中穿梭而下,她往那宫城猛地一撞,顿时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震荡着整个北京城的轰鸣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