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五五章 多了一碗软饭
    看着神器盟主戴隆礼的人头被斩下,李轩还是微微吃了一惊。

    他是想要神器盟给他一个交代,怎么都得拿出几个分量级的人物来,让他平息心中之怒。却没想到这些人会如此狠辣,居然就在他的面前,斩了神器盟主戴隆礼与神机楼主白哲理。

    在魏书盟说出那句话之后,李轩更是眉眼微扬。

    心想卧槽,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

    他原本想要笑,可随后面色就渐渐凝肃了起来。心想对方的这个提议,他还真能接受。

    这法子对双方都是有益的,且一举数得。

    冷雨柔如果成为神器盟主,这神器盟不就是自家的了吗?

    李轩心中转念的同时,与素昭君意味深长的对视了一眼。他望见素昭君对他微微颔首,显然是认为这个条件是可以接受的。

    李轩也大为意动,不过他想了想,却没即时答应下来:“雨柔她人现在哪里?我需得看到她的人。”

    神器盟主这桩事,他也得问过冷雨柔本人之后再做决断。

    魏书盟明白他的意思,当即俯身道:“就在居庸关南面,距离此地大概五百多里路,请大人随我来。”

    他当先带路,往西面奔驰了半日时间,来到了太行群山内,直到一座通体青色的山峰下。

    “冷盟主不但在机关暗器方面的造诣了得,人也冰雪聪明,对北地山川地理了然于胸。”

    魏书盟说起‘冷盟主’三字的时候,已经非常自然了:“她在京郊附近遇袭之后,就出乎我们意料的往西面逃,让戴隆礼在东北两面布置的大批人力,大批高手都等了一个空。我们一路追到这里,然后就无可奈何了。”

    他探手指了指旁边那座光秃秃的山:“此山通体都是玄青石,下面有个采石场,专供给帝王墓室。上面则险要异常,峭壁高达百丈,且光滑如境,即便六重楼的武修,也无法攀登上去,只有东面有一条小径能够通行。

    问题是冷盟主手里有着不少‘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哪怕第四门的修士,也不敢随意暴露在她眼前。我们当天就有一位第四门的术修,‘青冥剑’司寇端死在她手里。”

    李轩看了这里的地势一眼,也不仅啧啧称奇,心想也亏冷雨柔能够找到这地方。

    似这种险要的所在,神器盟手里有再多的强大暗器,也发挥不了什么功用。

    魏书盟继续用吹捧的语气解说情况:“我们当天折损了不少人手,最后只能改攻为困。可冷盟主手里应该不缺食水,在这里坚守两三个月都没问题。于是我们请来了北地的狂沙刀司空南,那是与仇千秋齐名的大高手,准天位级。结果被她用一枚第四阶的灭绝神针,当场打成了重伤。

    于是戴隆礼重金延请的另一名天位也不敢来了,他欲另请高人。可恰逢伯爷闯山,一人一刀掀了我们的总堂,又用排山倒海般的手段将我神器盟逼到绝境,也就再没钱去请人了。”

    此时李轩已经走到了半山腰,来到了山东面那条羊肠小道前。

    李轩没敢往上爬,就用浩气雷音往上面高声大喊:“雨柔,玄尘兄,李轩已至,你们可以下来了!”

    然后他就见上面一个面貌娇俏的道姑,从山体边缘处冒出了一个头。她动作瞬闪如电,往下看了一眼,就又缩了回去。

    李轩就暗暗奇怪,心想这女人到底是谁呀?那不是冷雨柔,以前也没见过。

    他随后想到一个可能,然后就心想我艹!

    果然下一瞬,他就听上面一个娇滴滴的声音道:“真的是谦之兄?不是骗我?可你为何与神器盟的人在一起?还请谦之兄再给个证明。”

    李轩心想自己的浩气雷音,那可是独一无二,别无分号啊。

    他想了想,就继续高声道:“气盛血亦盛,然终需主练其一,气为导引,血为介质,气血通则人流通不老,正如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这是无垢神典第一卷的内容,玄尘子当即就信了,于是再次冒头,盯着李轩仔细打量:“还真是谦之兄。”

    冷雨柔的螓首,此时也从他边上冒出头。

    她仔细看了李轩与素昭君一眼,然后就干脆利落的从上面跃了下来:“二公子,大少夫人。”

    冷雨柔往日里神色一向都是清清冷冷的,可此时她的眼里却有些羞愧与不安:“抱歉,让家里为我费心了。”

    冷雨柔大概知道诚意伯府要逼迫神器盟让步,需要耗费多大的资源与代价。

    甚至在这之前,冷雨柔对于诚意伯府的援兵都不报任何指望。

    神器盟十二个宗派,人员数万。虽然没有天位坐镇,可整体的底蕴势力财力,都凌驾于诚意伯府之上。

    尤其在北方,诚意伯府更是鞭长莫及。

    不过让冷雨柔微觉奇怪的是,在李轩的身后,却有一大批的神器盟成员,神器盟大总管魏书盟赫然在列。

    尤其这些人的神态,竟仿佛是对李轩尊敬异常,甚至近乎于卑躬屈节了。

    素昭君对于冷雨柔说的‘家里’二字,是非常高兴,感觉暖心,她微微笑道:“你得谢小弟,这次家里倒没费什么事。都是小弟他出的手,一手抵定乾坤,镇伏妖邪。”

    冷雨柔闻言一愣,仔细看了李轩一眼,眼里面有些狐疑。

    竟然是二公子的手笔吗?

    冷雨柔心里其实隐隐有些相信的,她知道李轩潜在的人脉,是何等巨大。

    少公子身边的虞红裳,薛云柔,江含韵,乐芊芊,甚至罗烟——那没一个是简单的。

    可她还无法将眼前一方大佬般气势的李轩,与以往那个吊儿郎当的纨绔公子重合在一起。

    “为了你,小弟他可是大动干戈。”素昭君笑着道:“你可能想不到他为你做了什么,整个江湖都差点为你翻覆。”

    李轩此时则向后面跟下来的玄尘子拱手道:“多谢玄尘师...师姐仗义相助。”

    他心里滋味很复杂,一方面是很感激的,没有玄尘子的帮助,冷雨柔未必就能够撑到现在,可正因感激,就愈发愧疚起来。

    看着玄尘子那一副女冠的打扮,已经没有一点男性特征,他心里暗暗叹息,心想这位终究还是走到这个地步了。

    玄尘子却因李轩的称呼心花怒放:“这是应该的,谦之的恩德,我可一直都记在心里呢。不是谦之,哪里有现在的我?”

    李轩听到这句,却浑身打了一个寒颤,他木着脸微一颔首,然后询问冷雨柔:“神器盟愿意奉你为神器盟主,雨柔你意下如何?”

    冷雨柔再次一愣,看了李轩后方的众人一眼。

    魏书盟等人,也当即朝她躬身一礼:“我等愿遵盟主号令。”

    冷雨柔檀口微张,几乎合不拢嘴,心里面无比惊奇,她想李轩到底对神器盟做了什么?竟然能让这些人愿意奉她为主。

    幸在她平时习惯了冷面冷言,虽然心里惊讶之极,波澜起伏,可面上却没显露出太多异色。

    冷雨柔想了想,就转头询问李轩与素昭君:“家里面的意思呢?”

    昔日的孔雀山庄就是‘神器盟’的核心,可冷雨柔出生时,孔雀山庄已经覆灭二百余年。七岁之前的记忆,一直都处于逃避追杀,颠沛流离的状态,直到被刘氏收养为止。

    她对神器盟与孔雀山庄没有任何感觉,唯独在诚意伯府内的安全感,能让她留恋,让她感到温暖。

    冷雨柔也不喜与人勾心斗角,她宁愿把时间花在自己的锻造室里面,钻研机关器械。

    可如果对诚意伯府有好处,她却不可能拒绝。

    “雨柔你就勉为其难,答应他们好了。如果你拒绝了,今日之事怕是难以收场。”

    素昭君看出了冷雨柔的心意,她眼含深意的笑了笑:“如果不耐俗务,诚意伯府这边可以调配些得力人手帮你。”

    她已看出自己小叔子是个什么样的货色,说不定已经对这小侍女起了觊觎之心。

    可以冷雨柔的出身,在那几位面前未必就抬得起头,所以还是得有一份家业傍身才好。

    冷雨柔就点了点头,拿出了当仁不让的气势:“那好!你们起来吧,我答应了。”

    李轩则依旧神色凝肃道:“别急,我这里还有几个条件。首先神器盟再不得与蒙兀贸易,也不能再向张观澜提供炮弹与暴雨梨花针。还有你们得出资至少三百万两银钱,为雨柔重建孔雀山庄,然后公主那边,也需得提供一成干股。”

    魏书盟对这些,却是早有了心理准备。李轩提出的条件,甚至是出乎他意料的宽厚。

    他与身后众人都大喜过望,甚至再没有了讨价还价之意,都异口同声:“我等愿意遵从!”

    冷雨柔见这些人都一副如蒙大赦般的神色,不禁又再次看向了李轩,然后俏脸微微一红。

    她意识到李轩,一定是为她对这些人做了极可怕的事情,才能让这些江湖大豪慑服至此。

    李轩则敏锐的察觉到她的异色,他心里顿时一乐,本能的就想要口花花的撩上几句。

    可就在此时,魏书盟突然想起了一事:“靖安伯大人,我有一事,也不知该不该说。几日前,我曾见前任盟主戴隆礼与会昌伯孙继宗的使者私会,他们具体谈了什么内容我不清楚。只听到寥寥几句,我猜二人有勾结,似乎要对大人您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