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五二章 已非吴下阿蒙(六千字大章求月票)
    当李轩踏入第三重门内的时候,无数的刃光从四面八方飞射过来,遮天盖地,密集如云。

    一眼望去,如飞针、金钱镖、飞镖、掷箭、飞叉、飞铙、飞刺、飞剑——等等各种各样的暗器种类都有。通过机括,符阵等等,其中绝大多数的速度与杀伤力,都远远超出了之前火枪与弩箭的威势。

    它们云集在一起,气势就像是后世被数十架每分钟数千发的火神炮攒射,铺天盖地的弹雨飞射过来。

    还有一部分,虽然威力稍弱,但无影无踪,隐匿难测,让人难以侦测查知。

    李轩一概不管,只是加大了磁场的功率,继续扭曲着所有金属。偶尔有些非金属成分的暗器,他也毫不在乎,一样能够通过那些被他操纵的金属暗器,将它们撞飞,弹开,或是直接以强大磁场降低它们的威力。

    他还有着魔麒麟作为帮手,这只凶兽已化为赤红色的闪电。

    ——在它的面前,无论何等坚固的事物,都是一击粉碎,化为齑粉。

    它在这院内横冲直撞,所向披靡。神器盟众多武修的阵形,竟在顷刻间都被它撞得支离破碎,其余的人也被迫狼狈闪避,这使得空中那密密麻麻,向李轩攒射过去的暗器瞬时没了一半。

    此时唯独那些术师的法术,能够接近到李轩周身一丈之内。

    可李轩他的身影如竹,飘摆不定,一股刀势凝结于身,将那些法术全数粉碎破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竹之刀意,也在半空中凝聚出一片片薄如蝉翼的‘竹叶’。它们的数量成千上万,覆盖着周围百丈方圆之地,看似软绵无力,只能随风散落,可凡是被这些‘竹叶’接触到的人,无论他们的护体罡气有多厚重,护身法器有多强大,都会被这些叶片轻松割裂,然后整个人在须臾间被冻成冰雕。

    ——这是李轩第一次尝试将寒法刀意与竹之刀意结合在一起,将他的寒意寒元,凝集于那些竹意之上。而其效果,也颇让李轩惊喜,针对群体的杀伤力,远在其它刀法之上。

    大殿当中,远远看着这一幕的魏书盟,脸上不由渗出了点点汗水。

    那个在外横扫一切的身影,让他逐渐感到胆寒。

    他想这不过是一个七重楼境的儒修,怎么就强到这个地步?

    为何那些暗器,对此人就没效果?为何他的刀意,就强到这个境地?

    还有他随身的那只坐骑——魏书盟凝神望着那道在院中纵横交错的赤红色电光,心想那东西是麒麟吧?

    魏书盟已经意识到,他们不但是低估了李轩的背景,可能也低估了李轩本身。

    青甲男子的脸色则是寒洌如冰:“狂徒!”

    “的确是狂徒,魏兄说此子桀骜不驯,目中无人,还真是半点不差。”

    神机楼主白哲理冷眼打量着殿外那一步步走来的少年:“盟主,木隐那老头不来就算了,以我神器盟的底蕴,只要舍得花钱,总能请到几名天位。

    可若今日连这个乳臭未干的竖子都拿不下,神器盟数百年声威都将毁于一旦。”

    “正是此理!今日我等是无论如何都退让不得。”

    这是殿内的另一位身穿员外服饰的年轻人,他同样面如寒铁:“我神器盟每年上贡给各方势力,给那些天位供奉的银钱财货不下千万,不就是因盟内没有真正的强者坐镇?也没法让他们忌惮?

    可只需有三到五枚第四阶的‘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世间还有谁人敢在我们面前张狂?还需要给谁上贡钱财?这孔雀秘法,无论如何都得在近期拿到不可!”

    “闭嘴!”

    青甲男子心想这些道理,他怎么可能不清楚?他的双拳则紧紧的一握,青筋暴起:“雷老,你去将此子拿下!”

    “此子的实力超绝,我一人之力未必拿得下来。”

    那是立在青甲男子身侧的一个老人,他背负着手,面色清冷的看着殿外:“得有人帮忙,且生死不论!我没法留手。”

    “那就生死不论!”

    青甲男子深深一个呼吸,然后瞳孔怒张:“杀了他!”

    魏书盟的心脏不由微微一紧,心想这些人真是疯了!

    可想到那‘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魏书盟终是咬了咬牙,没有尝试阻止。

    他知道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能拦得住了。

    而此时在殿外,就在青甲男子语落之刻,四面方向整整二十人拿起了黑色的铁筒,遥指着李轩,那都是一千发装的‘暴雨梨花针’,前端无数密集的微小孔洞,仿佛蜂窝。

    嗡!

    无数的针雨在同一时刻喷薄而出,那强大的针劲,流光瞬影般的速度,使得李轩的磁场都无法完全扭曲。

    李轩面不改色,借助‘超导’之遁,他一瞬间就闪逝到五十丈外,远离‘暴雨梨花针’覆盖的范围。

    这种让几乎所有修行人闻之变色的暗器,对他的作用却几等于无,尤其是在他有防备的情况下。

    可紧随其后,又是数十道黑白二色的光刀劈落了下来,覆盖了四面八方。竟然散出了暴乱的磁场,让李轩的‘超导’之遁都受到了影响。

    “阴阳元磁刀?”

    这不是暗器,而是道法。

    李轩一点都不觉意外,他现出了身影,然后浑身上下都透出金芒。那些‘暴雨梨花针’轰击在他身上,发出了一阵密集的‘叮当’声响,竟无法在他身上留下一点白印。

    他如今的金钟罩,铁布衫都已初步入门,肉身还未成就武道金身,却有了武道金身之威,结合臂甲‘饕餮’,天位‘道果’,内外双甲,竟然硬顶着众多银针而分毫不伤。

    同时他刀光一卷,以‘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的刀意,将那些‘阴阳元磁刀’全数绞碎!

    就在这个时候,李轩望见前方十丈外出现了一个老人。对方大约七旬的年纪,面容枯瘦,满脸皱纹,可他眼中却仿佛蕴含着黑洞,要将李轩的目光与精神,都拉入其中。他的双手上,还带着一双青色的手套,手套之外密布着无数细小的风刃。

    ——如果细看,会发现这些风刃赫然都已割裂虚空。

    此时人群中,还冲出了六个身影,无不都是第三门的修为。其中一位裹挟着一身赤红焰光,灸热的火焰,使得周围的温度急剧上升。那赤红的重剑遥空攻下,仿佛坠落的流星。

    可李轩没能为他们分出半点注意力,他的瞳孔收缩,注目着十丈外的老者。

    眼前的这位,毫无疑问是他闯入神器盟以来遇到的最强者。

    对方无论修为,还是武意,都绝不逊色于当初的‘千剑万化’夏侯婴。更掌握一种精神秘法,可以抗衡他的精纯浩气。

    李轩几乎毫不犹豫,就在脑海中调度起了李遮天的记忆,动用起了他现在最强的刀势,同时一股紫色的浩气直贯长空。

    ——在这群敌环伺之刻,他可没有时间,也没有空间施展幻电三千斩;‘竹意刀’寓攻于守,也没法应对眼前的状况。

    唯独李遮天的‘虚无神刀’,可以帮他快速解决问题。

    “你来错地方了,年轻人。”

    老者一个瞬闪,就出现在李轩的身前。然后轻描淡写的伸出手,往李轩的胸前按了过去:“你本该有大好前途,却毁在了你的鲁莽猖狂——”

    就在这刻,老者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望见一道黑色的刀光,自李轩的身前闪现,横空数丈,将一切都化为虚无!

    ——包括他那些可以割裂虚空的风刃,也包括了他的半只手臂。

    这黑色刀光余势未止,竟然一直斩入他的身体,他的元神!

    “遮天虚无?魂级刀意?”

    老者的眼中,不由现出了无法置信的神色。而下一瞬,他的灵魂,他的身体,就全数崩散了开来。

    这是因李轩的虚无刀,已经粉碎了他的精神核心。

    此时在李轩的身侧,包括手持火色重剑的身影在内,足足四位第三门的武修,都被一道赤红色的电光撞成血肉残渣——那是魔麒麟,它半点都不停滞的继续奔行,使得赤雷闪烁的速度越来越快。

    “锵!”

    这是幸存的两位第三门武修,以兵器斩击在李轩身上的声响。锐器与肉体交轰,却发出金器交鸣的声响。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李轩借助‘虚无神刀’的刀势余韵,一刀就将这两人腰斩。同时借助‘猛志固常在’的意蕴,激发出了体内的潜能。

    幸亏不久前他的武道修为进入第六重境,真元大涨。这源自于李遮天的一刀,才没有把他完全榨干。

    不过李轩还是在第一时间,吞下了口里早就准备好的一颗五转速元丹。

    李轩的脚步也慢了下来,竟是步履从容,闲庭信步的往前行走。

    其实是因他的‘蓝条’已经空了一大半,必须得缓一缓。可李轩面上却半点都不露怯,反倒是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刀意凌压全场。

    同时他的目光,也往那大殿方向投望了过去,然后冷然一哂。

    “哟,你们的盟主不是在这里吗?我还以为他真不在神器山。”

    此时的李轩,每进一步,刀势刀意就更厚重一分!隐隐压迫着前方大殿内的所有人等。

    虽然没法再使用李遮天的‘虚无刀意’,可李轩近日参研刀魔在蓄势蓄意上的法门与技巧,在这方面有了长足的进展。隐隐有了将天地万物,都化为自身之‘势’的能力。

    而自穿越以来磨砺出的勇猛刚烈,无畏信念,不但赋予了李轩纯正无瑕的浩气,也赋予了他远胜于李遮天的根底。

    此时他虽没有再出手,可仅仅是神意,就让在场的众人都感到了莫大的压力。

    李轩一刀斩杀那老者的可怕神威,还有成千上万的暗器都拿他无可奈何的情景,都在震慑着他们的心灵。

    这使得李轩的刀势刀威,无限的攀援拔升,几乎没有止境,没有顶点。

    以至于他所过之处三十丈内,所有五重楼以下无论术修武修,都在他刀势凌迫下当场晕迷。

    而神器殿内的几人,则无不面孔苍白,血色褪尽。

    那青甲男子也一阵失神,‘破虚手’雷化极,也就是那位老人,可是整个神器盟,最强的一位第四门。

    这般的人物,竟然挡不住李轩一刀,这是在开什么玩笑!

    “盟主?”魏书盟不由咽了一口唾沫,语声干涩:“我们是生意人,没必要跟他硬顶。这神器山,也不是我们的根基之地。”

    他估计现在即便是他们手里的第三阶‘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作用也不大。

    此人身拥金钟罩与铁布衣的天位‘道果’,如今一身的防御之能,比许多术师类的天位还强。关键是那遁法超绝诡异,让他难以捕捉。

    青甲男子反应过来之后,则手握着扶手,双眼微眯,眼神凝冷:“稍安勿躁!”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李轩已经走到了台阶前,他遥空逼视着殿内的众人,冷冷的问着:“雨柔她人在哪里?非要我将你们杀绝为止吗?”

    可就在他语声落时,只见前方的殿堂内一声轰然巨响,随着那地板翻转卷动,里面的几人,全都坠落到了下方地窟。

    李轩不禁一脸的发懵,眼神错愕。

    这座神器殿里面,明明还有至少三位第四门,对方手里也还有着众多足以狙伤天位的‘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他以为接下来还有一场恶战呢,可怎么人就开始跑了?

    李轩第一时间就化雷闪逝,借助超导遁法移入殿中。可此时那地窟之下,却同时射出了十数发五色磁光。

    李轩眉头一蹙,只能暂时退回到了殿外。而等到那些元磁灭绝神针轰碎了屋顶,飞入天际,那地板已经完全闭合。

    李轩闪身入内,一刀劈在地面,却只劈出了一道深达五尺的刀痕。

    他的脸色不由一黑,这是整块的‘玄青石’,与孝陵地宫的墓门,是同一种材料。

    李轩又招出了号称能穿梭九幽的‘玄冥至阳梭’,果然也是穿之不透。这种玄青石,是可以防御遁法的,所以常用于帝王墓室,甚至各地城墙也会加入它的碎片。这意味着他追上那些人的可能性,已微乎其微。

    ※※ ※※

    由于出城门的时候耽误了一阵,素昭君在神器山战斗结束之后半刻时间,才匆匆赶到了山下。

    当她来到神器盟的大门前,发现这里竟是一片狼藉。从第一重门到第三重门都被轰跨了,里里外外除了一些尸体,都已没有人在。

    李轩则独自一人站在那神器殿前,手里拿着一堆的虾干在喂着他那匹坐骑。这头魔麒麟已经回归到‘普通龙驹’的形状,正无比香甜的就着李轩的手,吃着它心爱的玉寒烛虾。

    它对这个主人总体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对它很好很照顾,愿意给它虾干吃。

    关键是它不知何故,对这个主人有着一股打自心里的亲近感。尤其对方的气息,那股紫色的气,非常的好闻,让它额外的喜欢,愿意依恋着对方。

    素昭君则是懵懂的看了周围,然后走到了李轩的身侧:“这都是你一个人干的?”

    她不可置信的凝神看着李轩,心想这真是一年前,她那个浪荡纨绔的小弟?

    很早之前她就觉得李轩的天赋很好,一直以来都埋没了,可素昭君却万万没能够想到,这家伙的天赋能够好到这份上。

    “什么时候,神器盟变得这么垃圾了?”

    “别这么说,”李轩很淡定的说道:“这神器山确实有些高手的,尤其当中一个戴青色手套的老人,特别的厉害,我差点翻船。我耗尽了一身力气,才将他杀死。”

    “那是‘破虚手’雷化极,修为十一重楼,神器盟最强的大高手。能够以风法破碎虚空,战力更胜于林紫阳。”

    素昭君更无法淡定了,她想李轩都能在那么多暗器的合击下将此人杀死,那么他现在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她随后语声复杂道:“我知道二弟你的实力已今非昔比,可这次真有些莽撞了,居然敢一个人闯山?神器盟与当世好几位天位高人有着供奉关系,万一你撞到他们手中,岂非自寻死路?”

    素昭君惊喜固然惊喜,却更担心李轩未来会因这莽撞的行事风格送命,

    “这我倒不怕。”

    李轩摇着头,又掏出了一堆虾干喂身前的魔麒麟:“打不过不还可以逃嘛。”

    在浩气七重楼境之后,他现在的雷法电压已经可以达到了十七万伏特,足以保证他使用‘雷扬千里’的时候,以极快的速度一次闪遁一百余里,逃入京城绰绰有余了。

    这又不是在运河被人截杀,必须照顾张岳与彭富来两人的时候,不得不硬顶着那夏侯婴干。

    他完全可以采用游击战法,打一枪就跑。

    素昭君却误会了他的意思,她看了李轩身前的坐骑,想了想它惊人的速度,也就释然了。

    “那么神器盟主戴隆礼他们人呢?还有雨柔。”

    “跑掉了。”李轩踩了踩地面,神色无奈:“我挖了很久没有挖通,就干脆放弃了。不过我的牛郎还在天上,等他们冒头。至于雨柔,我找遍整个神器山都没找到。”

    素昭君不由蹙眉:“神器山只是他们做生意的地方,并非他们的根本之地,会放弃也不奇怪。可接下来就有些难办了,神器盟共有十二个宗派,谁知道他们将人藏在那里?难不成,还要一个个上门去找?”

    “懒得去找了。”李轩闻言冷冷的一哂:“接下来,我就在这里等着他们将雨柔她送上门。”

    “等他们将雨柔送回?你打算怎么做?”

    素昭君正语含惊奇的询问,就听见一阵马蹄迹象。一位穿着绯红色飞鱼服的身影,策着地行龙匆匆赶至。

    她仔细辨认,发现那正是绣衣卫千户魏白龙。以前他们虽没打过交道,可素昭君曾经远远看过此人几眼。

    魏白龙到来之后就放慢了马速,他四面看了眼,就皱起着眉:“靖安伯可速离此间,此间后续,自有我来处置。”

    神器盟属于修行界,属于江湖,而侠以武犯禁。大晋朝廷通常很少管他们的事,可终究是出了这么多命案,报官后难以善了。

    可魏白龙还是决定担下此事,只因李轩这个人的价值,值得他这么做。

    李轩却凝目看着他:“之前我在运河遇袭,左都督还没有给我一个交代吧?”

    魏白龙闻言一楞,然后苦笑:“目前只查到那些人当中一部分是关中刀客,一部分则出自于山东响马,都是做拿钱卖命的买卖。”

    “可兵器却是出自于神器盟的。”李轩指了指远处地面上的火枪与弓弩:“不管是通过什么途径流通出去的,总之与他们有关。”

    魏白龙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思忖着道:“干系甚大,我恐怕得与左都督商量一二。”

    对方显然是准备将这桩刺杀案,直接栽在神器盟的头上。

    “除此之外,我在旁边的库房发现大量的兵器。其中草原人常用的弯刀,就达都两千把。”

    李轩背负着手:“走私兵器的罪名,应该没有冤枉他们?”

    素昭君心想这罪名,还真没冤枉神器盟。她知道神器盟之所以将总山修建在接近古北口的位置,就是方便做生意。

    这里可以接朝廷的订单,也可以快速将货物送入草原。

    魏白龙眼瞳中精芒一闪,然后抱拳道:“这个案子我可以办,神器盟主等人的通缉令现在就可以发。可神器盟的背后有鲁王与周王,压力会很大。”

    “不会让魏千户一人承担,有什么事,我会周全。”

    李轩朝魏白龙抱了抱拳:“我已经飞符于少保,他会关注此事。”

    素昭君心神一阵恍惚,她意识到自己的小弟,不但一身修为战力,已经直追其父。他的人脉,权势与手腕,也早非吴下阿蒙。

    当她醒过神,就发现魏白龙已神色兴奋的策着地行龙往仓库方向行去。,

    素昭君此时又略含感概的询问李轩:“只是一个走私兵器的罪名,最多只能让神器盟伤筋动骨,未必能让他们放弃雨柔。”

    冷雨柔关系到全本的‘孔雀秘法’,是神器盟未来对抗天位的关键。换成她是神器盟的人,也不会轻易放弃。

    “自然不会只有这点手段。”

    李轩又拿出了一些蔬菜干放到魔麒麟的面前,他的眼眸中透着森冷寒意:“嫂嫂你等着看便是,神器盟要么就主动把雨柔给我送回来,要么就等着我灭他们满门。”

    可这次魔麒麟却不喜欢吃这些蔬菜干,它嫌弃的撇开头。李轩不由无奈的去哄:“乖,得营养均衡知道不?”

    完整的麒麟,其实几年不吃都可以。可它没有了妖丹,无法吸收炼化天地之灵,就只好多吃点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