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五一章 他牛逼到超出你们的想象
    几乎就在那大门被轰碎的同时,那一百多杆火枪都同时开火,与此同时还有一阵阵的机括声响,大量的劲箭就如蜂群一样,朝着李轩泼洒过来。

    可就在那些劲箭,那些枪弹轰至半途的时候,半空中就响起了‘篷’的一声响。于是所有的弹丸,所有的劲箭,都在同一时间偏离了方向,没能触及到李轩分毫。

    此时李轩的身后,正有无数的丝线张开着,蔓延百丈虚空,就仿佛是神之羽翼,张开了一股肉眼难见,却强大无比的磁场,扭曲着所有的金属。

    李轩本人的身影,则如入海的狂龙,闯入到了神器盟内。

    “杀!”

    随着这一声含蕴精纯浩气的炸吼,整个二十丈方圆之地的所有人等,竟无一例外的失去了意识,旁边的几座阁楼,也在李轩的刀气的轰击下轰然粉碎。

    此时那第二重门内,还有无数的暗器,无数的劲箭,似如蝗群一样的爆发。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朝李轩攒射。

    院中的法阵也被激发,使得神器盟的众多护卫武师都身罩银光,就仿佛是披着一层银色的战甲。

    那二重门前,更有一层无比厚实的庚金之灵聚集,使得大门与墙面都形成了一层厚实的金属。墙壁之后,则有四尊金属巨人拔地而起。

    可所有的暗器,都无法靠近李轩的身体。在半空中它们就被扭曲,往李轩的两侧散射开来。

    然后那第二重大门,也在轰然声响中碎为齑粉。

    那是魔麒麟,在李轩操控下一头就将这座厚达数尺的铁门撞成了粉碎。

    他的‘伏魔金刚’因速度稍慢,还在赶来的路上。可魔麒麟那半步天位级的强大肉身,却足以替代伏魔金刚的功用。

    就如灵佑真人所说的,哪怕没有了妖丹,这头魔麒麟依旧无比强大。何况‘文山印’在它的体内,也代替了部分妖丹的功用。

    突破了这第二重门之后,李轩的刀意更加的厚重磅礴,无量的紫雷弥漫上空。

    “猖狂!”

    那是一位八重楼境的武修,身着重甲,手提着鬼头大刀,出现在李轩的面前。

    李轩却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一道浩气雷刀劈落。

    “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

    那名武修则是全身重甲都被雷电高温融化,一道犀利无匹的刀气,从他的眉心穿透了过去,刀痕一直往下延伸到了胸部。

    那刀气又透体而出,在地面斩出二十丈沟壑,强大的雷霆,将周围地面电成白地。

    李轩的雷法刀意与‘先天雷晶’这种顶级的雷煞结合,就可以让他无坚不催。那精纯的浩气,则更增其势。

    此刻他更关注的,却是远处那几位七重楼境的强大术修。李轩睁开了护道天眼,往他们看了过去。

    ——这几人都隐藏在远处的角落当中,可翱翔于云空之上的神血青鸾,已经锁住了他们的方位。

    嗡!

    这是经匣内的《正气歌》,《石灰吟》与《告身帖》爆发出的紫辉,李轩周身的精纯浩气化为光虹,往远处横扫了过去。

    儒修的浩然正气,没有太多花巧,玩的就是以力压人。

    这一刻,那几位术修的意识在他浩气碾压下同时僵滞,也齐齐往李轩看了过来。随后几人都双眼泛白,口鼻溢血,直接就被那浩气震到晕迷。

    随着这几位术修倒下,那几尊钢铁巨人,也都停顿在了原地,再不能动弹。

    而此时在神器盟的大堂,几乎所有人都是懵懂的,魏书盟眼神也为之呆滞,仿佛日了狗一般的心情。

    那个家伙,他还真的动手了?

    ——那个竖子,他怎么有这么大的胆子?他仅仅一个人,他怎么敢?

    堂中的其余几位,在片刻的懵懂过后,无不惊怒不已。

    “猖狂!这个竖子,他好大的狗胆,他以为我们真不敢杀他么?”

    “他竟然,竟然真敢动手?”

    “他怎么就这么大胆?这可如何是好?我看我们还是息事宁人为上。我们神器盟,说到底还是生意人——”

    “闭嘴!什么息事宁人?这个狂徒,这次一定得给他一个教训。”

    “今次让这混账活着走出这神器山,都是我等的奇耻大辱,神器盟的脸都被他踩到脚底下了。”

    那上首处的青甲男子,更是脸色青沉如水:“吩咐下去!那些弩箭火枪什么的都收起来,给他上一点好东西。”

    魏书盟有些忧心,他知道盟主所说的‘好东西’,都是一些威力极大的杀器。

    如‘含沙射影’,‘雷震子’,‘无影神针’,‘寸阴刀’,‘暴雨梨花针’等等,甚至是‘大五行阴阳元磁灭绝神针’。

    可今日他们如果真的取了李轩的性命,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思及此处,魏书盟不禁坐立难安,站起身道:“盟主,李轩深得冰雷神戟江云旗爱重,视之为婿;之前此人斩杀李遮天,也对天师府有恩;还有许多人亲眼见长乐公主虞红裳,是在李轩的扶助下成就的天位。

    他家更掌控长江水师,底蕴深厚。此人背景深厚,一旦冲突起来,后患不小,怕是要有滔天恶浪。”

    “滔天恶浪又如何?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

    说这句的正是神机楼主白哲理,他冷然哂笑:“天师府目前自顾尚且不暇;虞红裳的天位之身不稳,而朝中景泰正统二帝为易储一事争斗不休,这位也无暇他顾。

    至于江氏,他们毕竟还未与李轩结亲,不可能为他火中取栗。还有李承基,他离开长江水系,就只是一个区区第四门。再说了,那大五行元磁灭绝神针的铸造秘法,难道就这么放弃?这可是我们神器盟的立身之本!”

    “行了!大五行元磁灭绝神针的图纸,无论如何都要得手不可。”

    上首的青甲男子出身喝止,他凝神想了想,又开口道:“再发一道飞符,问木隐仙师何时可以赶到神器山?”

    他们神器盟虽无‘天位’坐镇,却有天位供奉。

    木隐老人是大晋成名已久的天位术修,在北方声名显赫。

    神器盟早在百年前,木隐还未能成就天位时,就与这位情分不浅,之后历代都供奉不断,一年间上供的财物,可以相当于神器盟十分之一的岁入。

    两刻之前,李轩赶至神器山的时候,青甲男子就已用飞符请动这位前来。

    他不是轻敌大意之人,知道那李轩究竟是斩杀过李遮天的人物。虽然传闻中张天师与薛云柔才是重创李遮天的主力,那竖子不过是捡漏,可也不能不防。

    此举原本是为防万一,可如今看来还真有必要。

    以那竖子展现出的战力来看,此间包括他在内的众人,没有一个能够将李轩生擒。

    “不用再问了。”

    随着这声音,一位手提着花篮的女子,走入到了堂内:“师尊他让我转告,他这次就不来了。这次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置,与他无关。”

    青甲男子闻言一愣,而所有在座几人的面色也都为之一僵。

    “李仙姑。”

    魏书盟认得眼前的女子,乃是木隐老人座前首徒,也是一位第四门的大高手。所以神色肃穆,毕恭毕敬:“这次的事情稍微有点麻烦,我等虽能处置,却恐有后患,所以盟主之意,还是请木隐仙师出手——”

    “正因为麻烦太大,师尊才不愿来。”

    花篮女子打断了魏书盟的话,她用冷厉的目光看着几人:“我看你们怕是没有搞清楚情况,即便是我师尊,也不愿意同时与李承基,江云旗,虞红裳,薛云柔,敖疏影等人为敌。你们做的蠢事,自己去平了,别扯到我师尊身上。”

    “敖疏影?”

    魏书盟闻言一愣,他想那敖疏影,又是怎么回事?这名字他有点耳熟,可是那位长江之主,水德元君?

    神机楼主白哲理的脸色就已发白了:“李仙姑,我等之前已经查探的很清楚,唯独那虞红裳与薛云柔两人,需得稍稍忌惮——”

    “什么叫只有虞红裳与薛云柔才需稍稍忌惮?”

    花篮女子一声失笑,眼含哂意:“虞红裳身具极阴极阳之力,只需阴阳调和,未来定可达天位顶峰。薛云柔身承天师三宝,一身法体与初代天师张道陵一脉相乘。

    这样的人物,在你们嘴里,居然只是稍稍值得忌惮?蝼蚁之辈,竟敢小视雄鹰?师尊能够压得了她们一时,能够压得住一世?只一个江云旗,就已经很难对付。

    我再说三件事,其一,如今大江之上的妖族有传闻,李轩乃是长江之主敖疏影钦定的夫君。大约一个月前,朝廷在各地修建的水德元君庙内,都有靖安伯的神像竖立,位在水德元君的神像之侧。这都是各地龙君所为,想必传言不假。”

    花篮女子只说完第一件事,堂内的众人就已为之哑然,各自面面相觑。

    “其二,这位靖安伯北上之前,江云旗亲笔符书给我家师尊,请他代为照拂靖安伯。在他的书信当中,说靖安伯对他家有大恩德,那可不仅仅只是他的女婿。”

    花篮女子说到此处,已怒意填膺,瞪视着在座的诸人:“其三!你们把这位理学护法当成了什么?他们以为这位靖安伯,与前代的那些理学护法,是一回事吗?他乃忠烈公的再传弟子,身承文忠烈公的浩烈之气,又宰了李遮天。这可是连衍圣公,都要退避三舍之人!”

    这堂内一片死寂,良久之后。才有一位年轻男子苍白着脸道:“这些事情,我等不知。可仙师受我神器盟百年供奉,怎好在这个时候袖手旁观?”

    “可你们惹出的这桩祸,事前也没有与我师尊商量过。”

    花篮女子哂然一笑:“师尊是受了你们的供奉不错,可他当初也说了,只会出面为你们解决他能够解决的麻烦。今日他让我过来给你们警示一二,就已经是尽到情分了。”

    她说完这句之后,就直接转身走出了这间神机堂。步履则似慢实快,飘然如仙,一瞬间不见了踪影。

    上首处那青甲男子的脸,则已黑如锅底。

    也就在这刻,前方再次响起了一阵雷震般的轰鸣。那是第三重大门被轰碎的声响,一只赤红色的麒麟,从那漫天的碎石粉尘中穿梭入内。

    李轩的身影,则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