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五零章 那就刀兵相向(双倍求月票!)
    “雨柔?”李轩心神一紧,同时不解地问:“雨柔她出什么事了?”

    他想那个技术狂人平时在他们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能出什么事?

    且在南京地面,谁敢在诚意李家这个坐地虎的头上动土?

    “大约十二天前,母亲大人听说了你在运河遇袭一事。她忧心之下,就令雨柔赶往京城,来护卫你的安全。”

    素昭君沉着脸道:“可在雨柔离家之后不久,她就与伯府断了联系。我知道她的性格,外冷内热,是极重情义的。

    以母亲大人对她的恩德,雨柔绝不会不告而别,所以在五天前循着她的行踪找过去,在京城附近发现了两处战斗痕迹还有血迹。”

    李轩的面色顿变,眼透锐泽:“战场在何处?嫂嫂可有查到什么线索?”

    “就在京郊不远,接近通州一代,现场发现有大量的暗器。诚意伯府的几个老关系,也跟我说前几日,神器盟在京郊附近,调度了大批的好手。”

    素昭君蹙着眉头:“我现在有八,九成把握,可以确定雨柔的失踪是与他们有关。雨柔乃是昔日孔雀山庄的嫡脉,她手中掌握‘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的所有制作秘法,一直都被神器盟觊觎。”

    “神器盟?”此时罗烟也从门外走入进来,她不解的问道:“可据我所知,市面上流通的‘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大多都产自于神器盟。”

    素昭君摇着头解释道:“这绝灭神针一共有五个品级,每一个品级的威力,都胜于前一个品级的十倍。神器盟只掌握前三个品级的铸造之法,冷雨柔却掌握了完整的‘大五行元磁绝灭神针’,甚至还有孔雀秘法的修行法门。

    说来她之所以在幼时就隐姓埋名,藏在我家,就是为逃避神器盟的追杀。可近日应该是泄露了身份,被神器盟追查到了。”

    “他们是在找死!”李轩的眼里,不由流露出了怒意与杀机,可他最担心的,还是冷雨柔的安全:“嫂嫂可能确定雨柔她的生死?”

    “应该还活着,雨柔她与我们一样,都在家中的祖祠当中留下了一点魂火。魂火不灭,就说明她尚在人世。”

    素昭君说到这句,有些怪异的看了李轩一眼。

    如果换在平常,她肯定会出言调侃一下他这个二弟。刘氏的做法,可完全是将冷雨柔当成童养媳给养的。

    可此时事态紧急,素昭君没有了开玩笑的心思,她脸色凝重道:“神器盟一共包括十二家以暗器机关为主的宗派,高手如云,财雄势大。我一个人找上门,怕是没法把人要回来,所以来找你商量——”

    可她语音未落,就见李轩已经骑上了那匹‘普通龙驹’的背:“烟儿,神翼都的事情,麻烦你帮我照看几天。”

    当他这句道出,一人一骑已经化成了流光瞬影,穿梭出府门之外。这只魔麒麟的脚力,胜过龙驹至少十倍。

    素昭君则是柳眉大皱,她是知道如今的李轩,无论是修为还是权位,都已经大不同于以往了。

    可这家伙一点准备都不做,就这样贸贸然的冲出去,也未免太莽撞了!简直比她还莽。

    “让他去吧。”罗烟双手抱胸,看着门外:“你该担心的是神器盟,你这个小叔,是他们现在无论如何都得罪不起的。”

    她说完就拍着小嘴,打着呵欠,一副很无奈的神色:“这个混蛋,他又把一堆的公务丢给了我。”

    素昭君半信半疑,她脚步匆匆的跟了上去,可李轩的马速太快,等她走出府外,李轩已经没了人影。

    ※※ ※※

    神器盟的总坛就在北京郊北一百二十里的一座矮山上,山本无名,却因神器盟的入驻,有了‘神器山’的名号。

    时值深夜,可李轩六道司的身份,还有那身飞鱼服,绣春刀起了作用,让他顺顺畅畅的出了朝阳门,飞驰来到了神器山下。

    李轩策骑直趋山顶,一路上撞见数十名神器盟的守卫。这些人都是一脸的错愕,不知所以,有心拦截,可那麒麟之速,又远远快过了他们的反应速度。

    直到那位于神器盟的大门前方,李轩在这里的十数名神器盟武修的警惕视线中下了马。

    “你们盟主何在?金陵李轩,今日前来拜山!”

    李轩手按着腰刀,冷冷瞪着眼前的大门。而他的浩气雷音就如雷震,滚滚轰鸣,震荡着周围十里,整个山上山下。门前那些神器盟弟子,则无不是脸现痛苦之色,双耳中甚至溢出了血痕。

    可接下来,李轩在门前等了大约半盏茶时间,那朱红色的大门却是连一点打开的迹象都没有。

    于是李轩的眸光,更加的暗沉。

    “金陵李轩,今日前来拜山!”

    这次的雷震之音,更胜于前,以至于山上石阶两侧的石灯,都在这刻炸成了碎尘!

    那大门依旧禁闭着,无人应答,反倒是两边的高墙与阁楼上,出现了大量的人影。一百多杆火枪,一百多把劲弩,密密麻麻的指着李轩。

    李轩见状冷冷一笑,非但不惧,反倒是将他的‘碧血雷雀刀’拔出一线,凶横的刀意,横压全场。

    “神器盟主何在?”

    这次他的声音,略显暗哑,却将自身的刀意融入其中。使得那大门,那石墙,都凭空出现众多细碎的刀痕,无不深达数尺。

    此时整个神器山头都沉寂着,四周都是落针可闻。

    李轩很耐心的再等了半盏茶时间,然后就往前迈步。

    所谓事不过三!他已尽了‘礼’,接下来自当用‘兵’。

    就在这刻,那大门终于缓缓打开。一位身材发福,穿着员外服饰的中年人,笑容可掬的出现在门口:“靖安伯大人见谅,时值三更,我等都已入睡,不意靖安伯大人半夜来访,有失远迎了。”

    他走出大门之后四下扫了一眼,就略含哂意道:“靖安伯好大的火气,就不知您来此所为何事?又为何这般盛气凌人,气势汹汹?”

    李轩冷冷的看着他:“你们盟主何在,不敢见人?”

    “我家盟主有事不在山内。”中年人笑盈盈的回着,似乎一点都不计较李轩的出言不逊:“本人魏书盟,忝为神器盟大总管,靖安伯大人有事与我说也是一样的。”

    “也好。”李轩将‘碧血雷雀刀’暂时按入鞘内:“我家的侍女冷雨柔,把她还给我。”

    魏书盟闻言一愣,随后就摇头不已:“我可不认得什么冷雨柔,你家的侍女丢了,可以自己去找,为何来我神器盟?”

    “我不想废话。”李轩眸光冷如刀锋的看着魏书盟:“把人交出来。”

    魏书盟不由蹙眉:“靖安伯,凡事都讲究证据。你有何凭据,证明冷雨柔在我神器盟?”

    李轩握刀的手,悄然收紧:“同样的话,我再不想说第二次,把雨柔交出来。”

    “你——”

    魏书盟面上终于流露出怒意,可就在他开口时,却感觉到李轩那冷冽到极点的凶念。

    那刀未出鞘,可那杀意却已让他的神念感到了刺痛。

    魏书盟当即语音一转:“请大人稍候,且容魏某去问问情况,再来答复如何?”

    李轩神色冷然:“我只给你们一刻时间。”

    魏书盟眸色微凝,然后就脚步匆匆的走入到门内,那朱红色的大门也随后咔嚓嚓的闭合起来。

    此时魏书盟的步速再增,走到了神器盟大堂内。此处有十五把交椅,是神器盟十二个宗派,盟主与两位总管的坐席。

    当魏书盟走入的时候,这些交椅上有七把坐着人。

    “如何?”那是位于最上首的一位伟岸男子,外穿着一身青色铠甲,面有三处刀疤,气势摄人:“那个小子怎么说?”

    “此子咄咄逼人,想要强逼我们交出冷雨柔。”

    魏书盟在堂中坐了下来:“属下观其性情,当是桀骜不驯,目中无人的,很不好说话。”

    青甲男子冷然哂笑:“既然不好说话,那就晾他一段时间。”

    “可他怕是不肯善罢甘休。”魏书盟叹了口气:“以我之意,盟主最好是见一见他。此人毕竟是诚意伯的次子,也被朝廷册封了伯爵,还是什么理学护法。典型的少年成名,目无余子。真要一点脸面都不给,怕是要刀兵相向。”

    “见了面,难道就能让他放弃要人?或者我们能将冷雨柔交给他?”

    青甲男子不以为然,面含嘲意:“他若有胆,今日就掀了我们这神器山。”

    “正是!即便要谈,那也该是诚意伯李承基亲自过来谈。”

    说这句话的,是左侧坐席上一位面白消瘦的男子:“且当初我们决定对冷雨柔动手,就做好了开罪他们家的准备。诚意伯府又如何?别人忌惮他们家,我神器盟又有何惧?”

    魏书盟凝目往这位洛阳城的神机楼主白哲理看了过去,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可此时不止是白哲理,堂中的其余几人,都流露出哂意。

    “我的意思也是不见,我还真不信,那竖子真敢动手。”

    “即便刀兵相向又怎样?将人打残了,丢到诚意伯府的大门口去,问那位诚意伯,他怎么教的小孩。”

    “被区区竖子虚张声势的吓唬一番就受不了了?今日盟主真要见了他,我们神器盟怕是要贻笑大方。”

    魏书盟闻言想了想,就也自哂一笑,心想自己大概是被李轩的气势给吓到了。

    他魏书盟竟然因一个年轻人的几句言辞就心惊至此,真是丢人现眼。

    此时在神器盟的大门之外,李轩将半阖的眼睑抬起,看着天色。

    一刻的时限已至,可他眼前的朱红色大门,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锵!

    随着这声金属震荡产生锐鸣,‘碧血雷雀刀’蓦然出鞘,一道宏大无匹的刀气,将前方的大门,连同那照壁都斩成了齑粉尘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