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四九章 更不想活了
    深夜时分,梦清梵的意识迷迷糊糊苏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堆稻草上面。看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马厩,前方还有一个水槽与饲料槽,饲料槽里面则全是用寒玉烛虾做成的虾干。

    她看了之后就炸了毛,六道司的人是把她给当成一匹马了吗?他们就没眼看?她这具躯体可是麒麟,麒麟!是神兽!

    可随后梦清梵就感觉奇怪,自己不是被抓住了吗?这个时候,她应该被关押在镇妖塔才对。还有,这是哪里?看周围的情景,不像是守备森严的六道司。

    梦清梵细细的存神感应了片刻,然后就凝着眼一声冷笑:“控心神契?”

    她就知道,六道司不可能轻易将她放走。有这控心神契在,她无论在哪里,六道司都能够掌握她的行踪,操控她的神识。

    冷笑之后,梦清梵又皱了皱眉,感觉情况有些棘手。控心神契这种东西,除非是掌握神契之人主动解除,否则是无法解开的。只有等到数月之后,控心神契的灵效衰微,才有挣脱的可能。

    此时她又看着饲料槽里面的虾干,一阵挣扎犹豫。

    挣扎是因她自身的人格,梦清梵心想自己是人!怎么能像被饲养的牲畜一样呢?犹豫是担心这些虾干,又被人下了药。

    可最终兽性还是战胜了人性,梦清梵一边开始吃虾,一边想着事情。

    她施展秘法最大的坏处就在这里,正常的野兽都不会像她这样,那些大妖的思维与人类就更没什么两样。

    可反倒是她这样,兽性冲动特别强烈——其实这倒也不算什么祸患,梦清梵的元神修为,能够强压住几乎所有的兽性。

    可唯独在遭遇自己最喜爱的食物,尤其是遇到玉寒烛虾的时候,她的兽性冲动会额外强烈,强烈到无法自控。

    这让梦清梵万分后悔,心想这简直就是作茧自缚。

    也就在这个时候,梦清梵正在咀嚼的嘴,突然就僵住了,感觉嘴里的虾干,突然就不那么香了。

    只因此刻,她已经回忆起一副画面。那是在她的师兄面前,被李轩重重的一拍臀,然后又被骑在了身下。

    梦清梵的躯体再次跪了下来,两眼中掉下了两行清泪。

    她想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这让她以后怎么活?

    被当成坐骑也就罢了,那家伙怎么能在她师兄面前,对她做那种事?

    那些被下了泻药的玉寒烛虾,害她害得还不够吗?

    果然!还是死了的好,死了就一了百了——

    有控心神契在,梦清梵自忖自己是无法自裁了断的,那就只能等自己的元神自衰消亡。

    梦清梵心绪正黯晦消沉,如槁木死灰,她却听见一声‘咔嚓’声响,远处一间楼阁的大门忽然被推开。一个她熟悉之至,也刻骨铭心的身影,正打着呵欠从楼里面走出来。

    李轩?

    梦清梵的瞳孔骤然一张,眼中怒火滋生,斗志汹涌。

    杂种!梦清梵啊梦清梵,你一定要宰了这家伙!在死之前,你一定要拖着这个万恶之源一起下地狱!

    “怎么又想着要死?你究竟有完没完?”

    李轩一边说着,一边神色无奈的走到了这头麒麟的面前。

    那控心神契中有着特殊的禁制,一旦这头魔麒麟的生机开始衰败,就会通过那枚玉符示警,告知他这个临时主人。

    “灵佑真人说你应该还不到二百岁,距离天位也只有一步之遥,很快就会跨过去。

    而似你们这样天位级的纯血神兽,寿元至少都是一千起步,还有大把的麟生好活,怎么就想着死呢?你看这大好山河,花花世界,何处不值得留恋?你又究竟经历过多少?”

    就在这个时候,李轩发现空了的饲料槽,他哑然失笑,然后从自己的小须弥戒里面,又取了一大堆的虾干放入进去:“今天就只能给你这么多了,再多就没有了。”

    也直到这个时候,梦清梵才发现自己意志‘消沉’期间,居然不知不觉的,把饲料槽里的玉寒烛虾给吃完了。

    梦清梵不禁脸颊一红,恨不得以头捶地,忖道自己还能不能有点节操?有点尊严?

    梦清梵心想这一切都是李轩这个罪魁祸首造成的,她一边怒瞪着李轩,一边极力的抵抗虾干的诱惑。

    李轩看它那怒目瞪视的模样,却会错了意:“真不能给了,我倒是从罗烟那里借了三万两纹银,给你预订了许多虾干,许多好吃的肉,还有各种道法制成的蔬菜干,足够你吃几个月。

    可芊芊说你的肠胃才刚元气大损过,这两天在饮食上最好节制一二,少食荤腥。只可怜我,已经欠罗烟将近二十万两,杀李遮天的赏金眼看就要花光,还得倒欠,这软饭生涯,何时才能结束?耻辱啊耻辱。”

    关键是六道司那边,认为他给麒麟提供的伙食太好,只肯给他报销六成的伙食费。

    还有,他想着不能让这只神兽与其它地行龙啊,龙驹啊什么的混在一起。所以还另外花费三千两纹银的重金,在他居住的院子里另建了一个豪华马厩。

    此时李轩,又用手按住了魔麒麟的额头,开始存神感应。

    梦清梵的通体上下很快就散出了清圣之辉,紫色的浩气也随后充盈体外。

    随着双方的浩气应和,相互呼应。一个金色印文,开始在这只麒麟的额心显现,内中赫然正是‘文山’二字。

    李轩也感应到了藏于麒麟眉心‘印堂’内的文山印,此印正扎根于其中,伸展出无数的金色纹路,勾连着这头魔麒麟的四肢百脉,甚至是它的元神。

    看起来,这印玺竟仿佛是代替了妖丹的作用。

    此时李轩已经能够将这文山印,从魔麒麟的体内取出来。可他隐隐感觉,这似乎不是什么好事,文山印的器灵本身也有抗拒之意。

    他依稀感觉到,这文山印的器灵,似乎对这头麒麟做了些什么,那是对文山印本身还有这头麒麟,都很有益处的事情。

    关键是,这并不影响他对文山印的使用。

    李轩已经做过试验,只要这头麒麟在自己周围十里内,那么他还是想怎么用,就怎么用。一样能够强化他的浩然正意,也一样能聚集诸生浩气。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

    随着李轩心念一引,一股不属于他的紫色浩气,就被他强抽到身上。这浩气份量十足,相当于一位第三门的名儒,且极端的纯净。几乎接近于儒家传说中,那个凌驾于紫气东来之上的境界。

    关键是,这份浩气他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并不需要他人的认同许可。

    此时的梦清梵,却是目光呆滞,已经为自己体内的情况,震撼失神。

    她清晰的感觉到,那金阙天书施加于她身上的符印,禁制,竟被文山印散出的金色纹路一点点的侵蚀,取代!

    这个过程,已经接近于最后的阶段。

    可更使梦清梵吃惊的,是她体内性质的变化。

    那纯净到极致的浩气,还有那真正如羊脂玉般毫无瑕疵的‘琉璃净体’。

    这不可能!

    梦清梵的眼瞳之内,现出了匪夷所思之色。

    这是,玉麒麟?

    传说古老年代时诞生的麒麟,都是玉麒麟,它们的肉身元神都纯净无瑕,灵机勾通天地,所以额外的强大。

    它们代表的是天道,是真正的瑞兽,是王朝盛世的象征,是圣人们的追随者。

    可如今这个逐渐污浊的世界,怎么可能会诞生玉麒麟?

    在很久之前,麒麟诞生时就会因世间的浊气而混淆了本身的颜色,也就有了火麒麟,雷麒麟等等变种的诞生。

    李轩已经收回了手,然后他发现这畜牲还在瞪着他。李轩不禁无奈,又掏出了许多虾干,将饲料槽堆满了。

    “行!行!就再给你一点。吃饱了之后,就好好睡一觉。”

    说这句的时候,李轩还在魔麒麟的臀部上重重一拍。不知为何,他蛮喜欢这个弹性。

    梦清梵却眸色一变,看李轩的眼神就像是要择人而噬,本能的就想一口咬过去。

    可她随后发现自己竟已控制不住躯体,她的意识也逐渐被饲料槽里面的虾干吸引。

    李轩他这次给的太多了,多到让梦清梵体内的兽性意识再次苏醒。

    梦清梵暗道不妙,意识到这是之前她绝望时,任由自身兽性意识膨胀的恶果,让兽性意识得以膨胀,壮大,甚至有成为主体意识的趋势。

    梦清梵极力的抵抗着,可她的意识还是渐渐昏沉,蒙昧,最终一无所知。

    “自己想开一点吧,你好歹也是接近天位,怎么意志就这么薄弱?不就是拉肚子被人围观了吗?你一个堂堂大妖,还在乎什么世人的眼光?

    说实话,我也很忙的,左副天尊那个坏老头,他没法让我闲着,就想把我给累死。这几天我有多忙碌,你又不是没看到,真没什么时间来宽解你——”

    李轩正说到这里,就忽然凝眉,看向了门口方向。

    外面先是一阵急骤的马蹄声,随后那院门就被人粗暴的推开。素昭君的身影,含风带火的走入了进来。

    “李轩呢?他人在哪?”

    她问的是随后跟入进来的管家李四海,可素昭君的目光,随后就捕捉到了马厩内站着的李轩。

    素昭君当即柳眉一扬:“轩弟,雨柔她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