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四七章 我的坐骑?(求月票求订阅)
    当魔麒麟的躯体被钉上了镇魂钉,又被一条条锁链捆住,木蔷薇就一声轻叹,神色复杂的朝着李轩抱了抱拳:“李校尉今日不费吹灰之力智取魔麒麟,小女子佩服!”

    此时不止是她,在场几乎所有人看李轩的目光,都是不同寻常的。

    “不愧是金陵之虎!”

    说这句话的是朱赤灵,他身上缠了更多的绷带,眼里则明显含着不甘,瓮声瓮气道:“李校尉收集这么多的玉寒烛虾在这里,想必是有意为之,要将这魔麒麟诱至此地捕拿?可李校尉事前一个招呼都不打,未免太不把我们这些同僚当回事了。”

    李轩张了张嘴,想要说自己根本就没这打算,完全是彭富来张岳他们两个让人家山味居的掌柜会错了意,导致那位把所有玉寒烛虾都送到他这里。

    关键是他事前也不知道魔麒麟会对玉寒烛虾这么执着,这么喜爱,甚至不惜为此强闯六道司。

    早知如此,那他还去查什么案啊?把全城的玉寒烛虾都集中在这里,这魔麒麟岂非手到擒来?

    可当话到嘴边,李轩又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似乎怎么解释都不对,有一种凡尔赛的感觉。

    “靖安伯的确名不虚传。”灵佑真人笑吟吟的手抚长须:“可这捕拿魔麒麟的功勋该怎么定夺,左副天尊你觉得呢?”

    “按照之前计功楼议定的结果,发现魔麒麟踪迹者,给予大功二十,捕杀魔麒麟的,给予大功八十,上品法器两件。”

    左副天尊一声冷哂:“本座还不至于赏罚不明。这头孽畜是被李校尉引至此间,又因李校尉的药物而失去战力,这些大功自然是算在他的头上。”

    李轩却踏前数步,朝着二人一礼:“两位大人,今日我神翼都之所以能拿下这头凶兽,是神翼都上下群策群力之故,并非李轩一人之功。

    发现魔麒麟喜好的,是我的妖魔博士乐芊芊;提供泻药三日不见散的,是都尉罗烟;这些玉寒烛虾,则是我部下的彭富来张岳二人调度至此。”

    左副天尊的面色冷峻,毫无表情:“这就是你们神翼都自己的事,你是神翼都指挥使,可以自己与计功楼协商。”

    “可下官说的并非是功勋。”李轩抬起头,眼中精芒隐透:“我神翼都人才济济,百余位精英云聚于此,都是抱着为六道司效力,为斩妖除魔,护佑这太平之世而来。

    可从十一月中,到十二月初,神翼都初建到现在,已有将近二十天,神翼都上下至今都无所事事,以至于被人说我等空领饷银,对不起天尊大人的期许,对不起朝廷给我们拨付的那笔钱。

    左副天尊说您自己赏罚分明,可为何却对我神翼都众多斗志昂扬,踔厉奋发之士视而不见?让我等满身气力,满腔热血都无处施展。”

    后面的张岳彭富来,还有那众多神翼都成员听到此处,都不禁面色涨红,眼现异泽的看向李轩。

    他们自来到北方之后,虽然待遇比以前优厚,可哪一个没被歧视过?哪一个没受过嫌弃?

    左副天尊的神色,则分外尴尬,他是说过‘不指望你们能对得起天尊大人的期许,至少需对得起朝廷给你们拨付的那笔钱,否则你那神翼都不要也罢’云云。

    可如今李轩当面以言辞反驳,让他的脸面有点挂不住。

    “你所言之事,本座自会处置。”左副天尊脸上的青气更浓了,他扫了在场的众多中郎将一眼:“你们都很好,看来天尊大人要从南边调人,的确是有他的道理。一群酒囊饭袋,天尊大人能指望你等?”

    在场的众多中郎将闻言则神色各异,有些人面现羞惭之色,看向李轩的目光益发的冷冽不善;有些人则全不在意,面色平静。

    “还有你们两个,朱赤灵,木蔷薇!”

    左副天尊往二人的方向看过去,眼神森冷到快要将世界冻结:“你们两个就更了不得了,这只魔麒麟的毛都没摸到一根,反倒是去把人家的妖市给毁了。还口出狂言,说妖王凰君算什么鸟?”

    木蔷薇只觉委屈极了,她想那妖市又不是他们毁的,明明是李轩上门挑衅,然后妖王凰君暴怒之下自己出的手,用涅槃神焰把妖市里面的东西都烧没了,这反倒怨起了他们?

    可在左副天尊的目光逼视下,木蔷薇只能将所有试图解释的话语都吞入肚内。

    朱赤灵却是涨红了脸,语含不甘的咕哝道:“副座大人,这怎么能怪我与蔷薇?那妖市明明是她自己烧的,何况那妖王凰君本来就是只鸟。”

    “朱赤灵!”

    左副天尊的声音骤然拔高,一股宏大的念压覆盖全场,他的脸色赫然已由青转紫:“你再敢口出狂言试试?”

    ※※ ※※

    在众人纷纷散去之后,李轩等人就在忙着收拾手尾,修复院墙,清理那些烛虾等等。

    那位左副天尊倒还说话算话,让人给他们送来了不少案件卷宗。

    可就在李轩忙到凌晨时分的时候,又被灵佑真人唤到青龙堂的镇妖塔,在这座塔的第二十五层再次见到了那头魔麒麟。

    让李轩吃惊的是,这头凶兽已经褪去了萦绕在身上的黑雾。那身纯黑色的鳞片,此时也转成了赤红色泽。

    它神态消沉的匍匐在地,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李轩隔着栅栏,眼神狐疑的看向灵佑真人:“这是之前的那头?没搞错吧?”

    “不是那头还能是哪头?这麒麟哪里是我们想抓就能抓的?”

    灵佑真人失笑,然后神色凝重道:“你应该知道,麒麟之属有着众多变种吧?”

    李轩闻言点了点头,他知道光是《妖魔大典》中记载的麒麟,就有火麒麟,木麒麟,雷麒麟等不下九个种类。

    “瑞兽本身的灵性是纯净无瑕的,出生时沾染了外界气息,才会有金木水火土风雷等等性质变化。这头魔麒麟也是如此,它出生时被大量的恶孽侵染,才会成为凶兽。”

    灵佑真人手捋着长须:“幸在麒麟的肉身,天生就是琉璃净体,不染尘垢,不沾孽力。一应的污浊恶孽,都只存在于它的妖丹之内。而就在刚才,我们将它的妖丹取出,送去了朝天宫。”

    “朝天宫?”李轩就不禁眉梢微扬:“送去朝天宫做什么?”

    朝天宫乃专供皇家焚香祈福的道场,那边有着众多朝廷供奉的僧官道官。不过其中的绝大多数,都在北方随军征战。

    灵佑真人解释道:“当然送去炼化,那边有一座‘九转造化神炉’,可以炼化世间一切物质,也包括业火恶孽。”

    李轩想了想,就眼现异色:“你们该不会是打算净化这头魔麒麟吧?”

    他是知道‘九转造化神炉’的,据说是源自于天外的神物。那东西的确有着熔炼一切的神威,可每一次的开炉,都会损耗巨量的灵力,巨量的燃料。

    所以此物与大晋的天地坛一样,都是不能轻易动用的镇国之器,

    “不然呢?麒麟是瑞兽,无论是哪一种类型,都象征天命。杀之不祥,会引发大祸的。尤其今日,魔麒麟三撞宫墙,不知会在朝中引起怎样的风波!”

    灵佑真人叹了一声:“我们思来想去,就只有一个方法,转化这麒麟的性质,把坏事变成好事。可这妖丹我们是取出来了,这孽畜它却不想活了。”

    李轩的眼神更加狐疑:“不想活了?什么意思?”

    “字面的意思,就是不想活了。它现在陷入到了自衰的状态,神魄之力会逐步减弱,直到消亡。之前有妖丹在的时候还好,这麒麟肉身妖丹元神三位一体,自具自足,不假外求,它想要自衰都没有办法,肉身与妖丹会补足它的损耗,可现今——”

    灵佑真人摇了摇头:“不过自从它被抓捕,我们就听它反反复复,不停的念着你的名字,我猜它是不是认识你?与李轩你有什么因果勾连。闲话少说,我们进去吧。”

    他推门而入,带着李轩进入到了牢房。

    那牢房有着特殊的法阵屏障,外面可以看见里面,里面却看不见栅栏之外。

    当李轩随着灵佑真人的脚步踏入囚牢,那头魔麒麟果然振身而起,眼中精光灼灼的看着李轩。

    可它随后就眼现惑然之意,它认得李轩,感觉这家伙对自己很重要,一看到这人,就让它浑身上下都燃起斗志与战意。却一时想不起他对自己为何会很重要?为何会让它斗志狂燃。

    “果然!”

    灵佑真人释然一笑:“看来你确是它的生机所在,拿着吧。”

    李轩还迷糊着,就见灵佑真人递过来一个玉牌:“这段时间,就让它暂时以护法灵宠的身份跟在你身边。我们在它的体内埋下了‘控心神契’,这玉牌就是操纵‘控心神契’的法器。半载之内,你都可凭此器强行驾驭这魔麒麟的元神,”

    李轩蹙了蹙眉:“可我已经有一个灵宠了。”

    他还担心,万一这麒麟在他手里出了啥事,担不起这责任呐。

    “灵宠就不能有两个?实在不行的话坐骑也可以。”

    灵佑真人也知道护法灵宠之间会互相争斗,他不在意的挥了挥手:“别愁眉苦脸,这可是好事,这麒麟虽然没有了妖丹,可它的霸体罡气却依旧是半步天位级,一般人都伤不到它,比你的伏魔金刚可强多了。总之你得把它照顾好了,让它活下来,等到妖丹炼化。”

    李轩还是没法接受,他猛摇着头:“这不合适,麒麟圣兽,谁敢带在身边?朝廷问罪怎办。”

    “自然会遮掩一二。”

    灵佑真人在魔麒麟身上一拍,就使它的形体发生变化。不但鳞片上的那些赤红色的光华逐渐淡去,它眼中的金瞳也逐渐暗淡,粗看起来就像是一头普通的龙驹。

    “放心,这也是圣上的意思,他不会计较你的逾制之举。一旦有事,六道司也会为你兜底。我这可不是跟你商量,这是六道司交代给你的任务。”

    灵佑真人交代完后就离去了,李轩则是一脸头疼的与眼前的魔麒麟的对视。

    “真是麻烦!”

    李轩叹了口气,就准备往外走。可就在李轩准备踏出牢门的时候,他腰间的‘文山印’却忽然飞起,在那魔麒麟的额前盖下了一个金色的印章。

    这印章很快就隐匿淡去,而此时那文山印又滴溜溜的一转,竟然遁入到魔麒麟的眉心当中,使得这魔麒麟通体大变,散出了无量的清圣之辉,一股精纯到近乎纯紫之色,仿佛紫水晶般晶莹剔透的浩气透体而出。

    李轩错愕不已,正想着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那魔麒麟浑身的清圣之辉,就又消散无踪,逐渐恢复到普通龙驹的形象。

    一直到当天清晨,李轩与罗烟一起,牵着这头‘普通龙驹’走出六道司的时候,他都是一脸懵懂的。他还没搞清楚,为啥自己的文山印会跑到魔麒麟的体内?

    直到他走到崇文门大街,李轩被冷风一吹,才把杂乱的思绪收了回来。

    也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忽然在他身前坠落,那是一个白衣少年,御剑浮空,眼神冷厉的瞪着他,还有他身后牵着的‘龙驹’

    少年的瞳孔中蕴含灵光,在凝神观望了片刻之后,就猛地一收,凝缩成了针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