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四四章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好一个金陵之虎!”

    等到李轩二人离去,朱赤灵就一声冷哼,走入到那妖市之内。然后他就不解的扫望着四周:“怎么这里面一个妖都没有?”

    恰在此时,一个掌柜打扮,拿着包袱的中年男子,从一座酒楼里面走出来。

    朱赤灵已懒得掩饰身份了,他直接掀开面罩:“你是‘天王阁’的掌柜?老子六道司朱赤灵,现在问你一件事——”

    他语音未落,那中年男子就第一时间闭上眼,然后苍白着脸,浑身筛糠般颤抖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别想对我用幻术。你们坏我一次名声也就够了,还想来第二次?妖王殿下她不会放过你们。”

    朱赤灵一阵发懵,心想这家伙在说什么呢?他神色不耐,直接拿出他的方天画戟信手一挥,就在这条街道上斩出了一条巨大的沟痕。

    “混账!这话你敢再对我说第二次?妖王她算个鸟——”

    那掌柜却青白着脸,一副视死如归的神色。

    而就在朱赤灵蹙着眉,想要再次施压的时候。一对金色的眼瞳在空中显现,无匹的压力落在了他二人的身上。

    “朱赤灵!木蔷薇!你们干得好事——”

    这语音明明是声如银铃,却仿佛是从九幽地底发出。

    木蔷薇悚然一惊,当即抬起头看向了空中,然后她就望见无数的赤红火焰,从空中冲卷而下。

    包括朱赤灵在内的四人都变了颜色,然后都无一例外,逃一般的窜出了这妖市出口。

    这个时候,在北京城西的另一座阁楼上,魔麒麟正在用舌头舔舐着自己的伤口。此时它身上赫然伤痕累累,其中最深的就是青龙堂尊斩在它身上的那条剑痕。

    旁边的御剑少年也是面色苍白,为了掩护同伴离开,他也受了不轻的内伤。关键是不能露出行藏身份,没法全力出手,所以处处受制。

    “没想到,灵佑真人竟然在这个时候返回北京。”御剑少年一边说,一边将唇角旁的血液抹去:“师妹你这次可要看好了,务必要注意周围。”

    “我知道。”

    魔麒麟站起了身,然后用愤恨不已的视线,往数里之外的李轩看了过去:“这次绝不会再有意外了!这个杂碎,他绝没有第二次这样的好运气。今日不撞死他,我难泄心头之恨!”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李轩已经再次走到十字路口,并回首瞭望着。

    角度正好是直线,没有障碍物,附近一里内也没有任何可疑之人——

    魔麒麟的眸中,顿时精芒闪动,然后它的独角,再次汇聚起赤红色电浆,整个身躯如雷霆光电般穿梭了出去。

    站在十字路口的李轩却正回头看着焰光冲天的松树胡同——也就是那妖市入口的方向。

    “我艹,北京城里面竟是这般的凶险?这样的动静,怕是又一位天位吧?”

    “是涅槃神焰!似乎是北京传说中的那位妖王‘凰君’。”罗烟看了之后,也神色凝然:“想必是李轩你把她给惹恼了,幸亏我们走得快。”

    这时李轩心内,忽然就生出一股隐隐的危机感,感觉自己元神似被针刺。

    而就在他转过头,准备去寻这危机感的来源时,就听见一声含着惊喜的声音:“李轩?”

    这个声音李轩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他当即抬头,果见一个巨大的黑色龙影从云层中穿梭而下,落在了他的眼前,那正是‘水德元君,长江之主’敖疏影。

    不过这条龙坠落下来的时候,身影却在半空中滞了一滞,然后她就不解的用爪子挠了挠脑袋:“奇怪,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还蛮疼的。”

    她的头顶上面,此时赫然鼓起了老大一个包,可敖疏影随后就将之置之不理,把她那巨大的龙头凑到李轩眼前:“李轩你怎的也在京城?”

    李轩拱了拱手,贼兮兮笑道:“自然是来找龙君报仇来的——”

    他话音未落,就听见远处一声巨响。李轩当即就与神血青鸾牛郎共享视野,然后就听远处宫城方向,赫然又是一声轰响,然后第二团蘑菇云状的烟尘掀起空际。

    这次却是在宫城的西面,接近琼华岛一带。

    敖疏影本来就被李轩调侃的话,说的面泛羞红。此时见状,忙将龙躯一卷:“我得过去了,天子让我暂住太液池的琼华岛,不好视而不见。”

    她驾风而去,一瞬间就不见踪影。

    李轩就看着那宫城方向,不可思议的说道:“这头魔麒麟与大晋皇家,怕是有着不死不休的血仇?看这架势竟仿佛是不把这宫墙撞塌,就不肯罢休似的。”

    “我却更好奇,这条龙与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罗烟面色青冷的背负着手:“我最近听说一个传言,说你做了东海龙宫的女婿,水德元君的夫君?”

    李轩不禁哑然失笑:“瞎说!你觉得这有可能吗?”

    可此时却有另一颗小一号的龙头,探到了他们的身侧:“我竟不知姐夫大人原来也在京城,失礼失礼!等到敖某与我姐见过陛下之后,一定前来拜会,咱兄弟一起喝一壶。”

    李轩当即感觉到罗烟的目光,锋锐到似要将他剁成千百余块。

    李轩就用饱含无奈的目光,看着另一条远去的龙影。心想喝你MB,不知道乱说话会害死人吗?

    而就在距离他们十余里外,太液池内,魔麒麟口中吐着泡泡,头脑发晕的浮出了水面。

    等到它好不容易恢复意识,就眼睑怒张,爪牙狰狞,瞳孔里面几乎喷出实质化的火焰。它的胸膛里面,则流淌着无尽的愤恨——李轩!

    不过就在下一瞬,她就听一个含着焦急的清冷声线,传入她的意海之内:“师妹还不快逃?这次至少有三名天位合围,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魔麒麟无奈,就只能将身躯化为黑雾,往北面急速遁行。

    ※※ ※※

    按照‘天王阁’掌柜提供的情报,发生异常的两处地点一在城北,什刹海附近的一处空宅,一在城南的泡子河附近,也是一处空宅——这两处地方由于风景优美,常被朝廷权贵拿来做别墅。也常有房屋空置,成为妖类汇聚之所。

    李轩他们首先看的是什刹海附近的那座空宅,果然在宅内发现大量的‘梦蚕’云集。不过可惜的是,那只魔麒麟早就不在这里,那些聚集于此的‘梦蚕’也在陆续散去。

    不过二人并非毫无所获,罗烟施展了一个大规模的幻术,在所有云聚此间的‘梦蚕’体内都留下伏笔。

    之后任何生灵再借助这些‘梦蚕’的力量潜伏于梦境,都会被罗烟感知。如若轻心大意,甚至会在不知不觉间被她的幻术所趁。

    完成这幻术之后,罗烟就青着脸往外走,李轩则是讪笑着随在后面:“南烟,烟儿,都说了是误会。我被人抓去舔了一夜,到哪里说理去?你不知道那个被舔的滋味,真没法说——”

    罗烟想象了一下,然后差点就‘噗嗤’笑出声,可她还是忍住没有破功,继续板着脸,语声幽冷道:“反正你是很厉害的,花心也就罢了,如今更是生冷不忌,喜欢上一条龙了。”

    她对这混蛋的性情已是了如指掌,只听李轩对敖疏影的话,就知他在打人家主意。

    李轩正打算接话,却忽然皱眉,再次感应到了一股与一个时辰前相似的危机感。

    他当即转头,凝神向南面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而此时在李轩对面的某座阁楼,一身伤痕累累的魔麒麟,正在独角上汇聚赤红雷电,身影则再次如虚似幻。

    “师妹,这次一定要看准了!看准了再发动。”

    御剑少年抹了抹鼻尖下溢出的血:“不但要注意看他周围,还要看天上,最好地下也不要疏忽。”

    “我知道!”魔麒麟的语声强硬,它的五官七窍也是血流不止:“所谓事不过三!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第三次。”

    御剑少年想了想,还是没法完全放心:“师妹,你要不含一张‘小挪移神符’在嘴里?这样一来,一旦出了什么事逃起来也方便。”

    小挪移神符是道家神符,可以让人穿梭虚空,变换乾坤。

    “滚!”

    魔麒麟睁着眼,咬着牙,瞳孔中怒火狂燃:“我说了事不过三!这一次一定可以。”

    它的身影已经化为赤红雷光,从这座阁楼疾驰而出。

    远处的李轩,则将眼微微一凝,他看到一股赤红光影,朝着他这边冲击而至。其势似如流星,又比流星快上十倍,且在他视线中越放越大。

    可就在这时,他又望见一驾飞辇从半空中横掠而过——李轩凝神细望,发现那正是皇家的那辆赤雷神辇,载着两人从半空掠过。

    此时那神辇似被什么东西撞击,在空中摇晃了片刻,速度也大大减缓。

    李轩也得以看清楚辇车上的那两个身影,上面坐着的那位竟是兵部尚书,少保于杰;而另一位则是绣衣卫都督同知左道行。

    而正当李轩心生迷惑,搞不清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时候。他就听宫城方向,发出了第三声剧烈轰鸣。

    “又来?”罗烟转头,看向了宫城方位:“真是造孽,我猜那头魔麒麟一定恨极了皇帝,真不知他们到底是怎么结的怨。”

    李轩也深以为然,他苦恼的揉着眉心:“我都没心思继续查下去了,它这样根本不用我们去捕杀,稍后直接在宫墙那边等它撞过来就可以。”

    此时那阁楼之上,御剑少年蓦地一口淤血吐出。他们关注了周边三里,也注意到了天上,注意到了地下,却唯独没有关注半道中的变化。谁能想到那辆赤雷神辇,会像是鬼探头一样忽然从边上窜出来?

    而在那禁宫西侧,撞得晕晕乎乎的魔麒麟已经气的快要发疯,用爪子疯狂的拍打抓挠着眼前已经破损的宫墙。

    灵佑真人,敖疏影,于少保——这一个个天位,为何都与它过不去?

    灵佑真人恰从远处飞过来,他望见这一幕,不由面色微肃。心想这头魔麒麟果然是与皇室中人有着恩怨,竟然恨怒欲狂到了这个地步。

    ※※ ※※

    李轩最终还是没去宫城那边等,他知道此时宫城内外一定高手云集,怎么都轮不到他的。

    倒是在‘梦蚕’方面继续下功夫,说不定能检一个漏。李轩心想那头魔麒麟总是要休息,要养一下伤吧?只要它再次借助梦蚕之力,他的机会就来了。

    可接下来李轩与罗烟二人在泡子河畔的废宅那边也没能有什么收获,李轩的确在此处发现有大妖驻留的痕迹,却与魔麒麟无关。

    此时天色已晚,他们手里又没了其它线索,二人便返回了六道司总坛。可一进门,李轩就撞见了四个浑身上下都缠满了绷带的身影。

    其中那个躯体额外壮硕的,看到他就一阵龇牙咧嘴:“李轩,你这个杂碎!”

    李轩皱了皱眉,他看这四人的模样有些熟悉,又闻到了一股烧焦味与烤肉香,不禁一阵狐疑:“阁下好端端的为什么骂人?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却不肯说他是谁,重重的‘哼’了一声,就把目光偏向别处,其余三人则用冷冽如刀般的目光,继续在李轩身上刮动着。

    李轩见状就一声冷笑,手按着碧血雷雀刀:“李某也不知何处得罪了诸位,不过无所谓。你们只管划下道道,李某一定奉陪!”

    不过这四人对他虽是恨急,却没有对他出手的意思。李轩就顶着他们森冷的视线,继续往神翼都的院子走。

    可他一靠近就闻到一股强烈的鱼虾腥味。当李轩推门而入,就望见院子里面,赫然堆着一百多筐玉白色的虾。李轩再仔细看,发现正是魔麒麟喜欢吃的玉寒烛虾。

    他不禁错愕的向张岳与彭富来看了过去:“你们把全城的玉寒烛虾都搬过来了?”

    彭富来听了之后就挠着头:“是山味居掌柜送来的,北京城所有玉寒烛虾的生意,都是他们家在经营。山味居掌柜听说我们在玉寒烛虾后估计是误会什么,就把他们家的烛虾全送来了。”

    也在此刻,外面的‘赤雷都’指挥使朱赤灵终于从神翼都的院门方向收回目光,他磨着牙齿:“此仇不报,我朱赤灵誓不为人。”

    “你自找的!”木蔷薇手摸着用绷带缠着的脸,用同样饱含怨气的目光看着朱赤灵:“要不是你乱说什么妖王算个鸟,那凰君怎么会拿我们出气?我们又怎么会替那家伙背锅?”

    朱赤灵气息一窒,偏过头避开了木蔷薇的视线:“我怎知道他在妖市里面做的那些好事?”

    然后他就望见旁边的韩处机与司空圆,正看着大门口处,都浑身紧绷,如临大敌。

    朱赤灵也连忙心神感应,错愕的往大门方向看去。然后就望见一团血雾盘卷在大门口外,血雾的前方正是那只魔麒麟,它已遍体鳞伤,身上至少有七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它的浑身燃烧血焰,目中则喷射赤雷,独角之上更是散着刺目的血光。

    朱赤灵见状不由变了颜色,这要换成往常,他是一点都不惧的,可今日他才刚被凰君重创,气血两亏。

    那魔麒麟的口中,此时则是发出了饱含着刻骨恨意的呢喃。

    “杂种,杂碎!你这个混账,杀了你,宰了你!今天谁都别想拦我,谁都别想!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那强横的神念瞬间覆盖全场,使得朱赤灵四人的意识如受雷击,那门前的守卫之人则直接晕迷了过去。

    然后那魔麒麟就化作一道赤光穿梭而入,六道司总堂的防护法阵对它竟是一点作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