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三九章 巧妙的升级方法
    凌晨时分,位于青龙堂后侧的一座石台上。数十具无头的尸首堆积在此,一条血泉汩汩的流入到旁边的下水道中。

    石台的中央处则是一座巨大的‘睚眦’石像,它浑身赤光萦绕,目显凶芒的俯视着下面。

    ——此处名叫斩魔台,乃是青龙堂的行刑地,青龙堂每过一段时间,就会将他们捕捉到的邪修与凶徒‘处理’一次。

    而为了防止有怨魂生成,有孽力遗毒后世,六道司还在这里花费重金打造了一座法阵,又找来了一头纯血‘睚眦’的尸骨磨成粉末,以秘法制造石像镇压此间,用于碾碎这些邪修的神魄。

    “这是最后一批了,镇妖塔里面所有该死的都清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怎么也得到三个月后。”

    这是一位穿着伏魔都尉服饰的中年人,他带着一群六道伏魔人,将七名被厚重铁链锁着的邪修带到这石坑内。

    这位中年都尉说话的同时,眼含异色的看着立于中央处的李轩,然后又指着那七名囚犯中一位身材额外壮硕,宛如铁塔般的壮汉道:“这次唯一的一位第四门大高手就是此人,铁浮屠万国豪,两个月前此人屠戮了一个村庄,欲修持血修罗秘法。结果被我六道司四名伏魔中郎将联手擒拿。此人法力了得,以一敌十,还将我们的两位中郎将重伤。”

    李轩手持着一把满布符文的鬼头大刀,略含期待的往那边扫望了过去。

    可接下来他还是按部就班,将那些送到他身前的邪修一一斩首。轮到最后一人的时候,这个披头散发的铁塔壮汉就开始猛烈挣扎,不但锁链在开裂,那些打入到他体内的镇魂钉,也在一颗颗弹出。几个抓着锁链,试图将他控制的伏魔游徼,都被此人强行甩开。

    李轩站在此人面前,却面不改色的看着他。

    “下辈子记得做个好人,多做些善事,不对——”

    李轩手中的刀,此时已如弯月一般的挥斩了出去。

    那铁塔壮汉不由瞳孔怒张,剧烈的挣扎,他从这斩魔台上一跃而起,蹦起到十丈高。可那弯月般的刀光,还是将这人的头颅一刀断落。

    那中年都尉见状不由眼神一亮,李轩这一刀又快又狠又准,宛如雷霆电闪,甚至是快逾光电,可谓是深得刀法之要诣。

    李轩随后就站立在原地,心神感应着。

    此时他的脑海里面,果然多出了一段记忆,是属于这个‘铁浮屠’万国豪的。

    不过那既非刀意,也非剑道,而是一门已经大成的横练之法‘魔炼不灭身’。

    此人的武意,则是得自一种名为‘赤角魔犀’的妖兽——传说这种血脉极度接近神兽的魔犀,到了天位之后就有着不死不灭之身,而万国豪已经得其三昧,武道已至‘魄境’中期。

    所以此人的横练霸体额外的强悍,当日四位第四门的中郎将联手,才在重伤二人的情况下将之擒拿。

    如果非是此人遁法一般,可能他们不会得手;若非是这人已经被打入了七十二颗镇魂钉,穿了琵琶骨,李轩也没可能将之一刀断头。

    李轩心想这可真是巧了,他最近正在借助仇千秋给他的那颗‘天位道果’,修行铁布衫与金钟罩这两种横练法门。

    这万国豪与他虽然不是同一路数,却能够彼此参照印证。

    除此之外,连续斩杀四十二个邪修凶徒,也令他手臂上的金色丝线继续滋生。伴之而起的,则是强烈的饥饿感。

    那凶兽‘饕餮’的形影正在显化,它眼中凶芒闪现,朝着李轩龇牙咧嘴。

    李轩冷冷一笑,睁开眼睛朝着这凶兽‘饕餮’一瞪。在他浩气勃发之下,这头凶顽异兽当即就一声哀嚎,化作了一团金色的烟气,融入到他的臂甲当中。

    不过李轩却并无得意之情,他转而有些担心的,看向了另一侧,那一直都没有任何噬主现象发生的臂甲‘武曲破军’。

    武曲的主魂是伏友德,破军的主魂则是兰御——这两人都是中天位,也无不都是有大功于国,却是全家老幼都遭遇横死。其怨厉程度,只会远超‘饕餮’之上。

    李轩心想咬人的狗不叫,这‘武曲破军’才是最危险的。它们不动则已,一旦开始噬主,那必定是无比凶险的状况。不像是这‘饕餮’,一点智慧都没有,虽然现在闹得欢腾,可对他的威胁却近乎于零。

    李轩随后就又取出了自己的‘碧血雷雀刀’,将一丝真元贯注其中,并运展起雷霆刀意。

    然后他就发现,刀上萦绕的赤红凶光,比之前更浓郁了——这意味着臂甲‘武曲破军’的威力,又增加了不少。

    李轩此时又从小须弥戒拿出了几块手臂粗细,极其坚硬的黑铁锭,然后抛至空中。

    随着那裹挟着雷霆的刀影闪烁,李轩几乎没用什么气力,就将之斩割开来。这让他大感意外,借助‘武曲破军’的凶威加持,他的刀锋竟是锋锐到了无以复加。

    同理可证,臂甲‘凶兽饕餮’的防御能力,也会大幅强化。

    李轩喜不自胜,然后就连续打开了六十多瓶‘九幽元油’,像喝酒水一样喝了下去。

    ——这些东西花了他将近五万两白银,买了总共一百二十瓶。钱都是从罗烟那里借来的,斩杀李遮天的悬赏还没拿回来,就已经花出去一小半。

    可看来他还得花钱再买些,一百二十瓶‘九幽元油’远远不够用。

    等到李轩肚腹内的饥饿感终于平息,就发现这斩魔台上燃起了滔天大火。

    这是在烧尸,这些邪修凶人的尸体也非常的危险,容易滋生邪魔,酿成魔灾,所以得烧掉,化成灰烬送入佛寺或者道观封印炼化。

    李轩将长刀收入鞘中,然后朝着那位中年都尉拱手一拜:“林都尉,李某在此谢过了,这次您可真是帮了我大忙。”

    “靖安伯无需多礼。”林姓的中年都尉失笑摇头:“举手之劳而已,何况就林某来说,您能代我们斩杀这些囚犯,我们其实是求之不得。

    这些邪修无不孽力深重,凶性至顽,斩他们容易,却难免要惹一身骚。且往日像您这样,借助凶犯磨砺刀意的,或者修行秘法的,也不是没有。”

    他以为李轩斩杀这些凶犯,是为修行一种需要血气的秘术,或是要蕴养某种凶横刀意。

    可让他惊奇的是,李轩在连斩数十人之后,身上并无孽气与怨力滋生。

    他家是六道司世袭的刽子手,家中有着特殊的‘灵眼’法术,可以观照人身上的孽气与怨力多寡——这是困扰他们最大的麻烦。

    所以世间的刽子手,无不都是由血气阳刚,命格极硬之人来担任。

    李轩则是失笑,没有解释的意思:“我就不与林都尉客气了,总之他日林都尉如有什么用到本人的地方,尽管开口。还有,如果最近六道司还有凶犯要斩杀,务必要通知在下。”

    中年都尉则是摇头:“短时间内真没有了,我建议你去寻杜都尉。他们那一旗人负责斩的是妖类,每年斩的数量还挺多的,在八百上下。”

    李轩其实已经找过了,不过时间得在三天之后。他也不确定妖类的血气与灵魂,是否有助于饕餮及武曲破军的恢复。

    接下来他就离开了这斩妖台,匆匆往菜市口的方向行去。

    ——他得去赶场,就在午时左右,那边也有一大批凶犯要斩杀。总数三百七十人,整体的质量竟比六道司这边还要高些。

    就在入秋之前,北方边境爆发空饷大案,这些要行刑的死囚里面,光是被于少保纠察出来的贪官与武将,就有三十七名。

    还有一部分囚犯是源于南直隶,一部分是与军械盗卖案有涉,一部分则是源自于林紫阳的镇江叛乱,还有那场与建灵后裔及弥勒教有关的谋反案。其中的军将,就高达七十九人,还有两位副将,都被押至北方处决。

    所谓‘秋后问斩’,《春秋繁露》记载‘庆为春,赏为夏,罚为秋,刑为冬’。如今是十一月,正合行戮之时。

    李轩对他们都很感兴趣,毕竟他手中的两件仙宝,就是借助贪官与军将的元魂与血气祭炼而成。

    所以这次托了家中的关系,又请了绣衣卫左道行帮忙,得以替代那位刽子手行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