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三八章 李遮天的虚无刀
    李轩从国子监离开的时候,景泰帝正在太和殿内听取绣衣卫魏白龙的汇报。

    “所以当时国子监上空的异像,果然是出自于李轩李卿家?”

    这位天子目光如炬的呢喃着:“紫气东来,丹心照日。撼动天地之灵,遮蔽日月之光——”

    一个时辰前发生于北京城西北角的异兆,景泰帝当时也有察觉。只是由于正入定疗伤的缘故,不便亲自观照。

    “昔日陆子静,虞子成道也不过是这般的动静。可李大人仅仅是凝聚文心,就已是遮蔽日月之光。”

    魏白龙一五一十的说着:“臣预计此事,也将在北京文坛引发轰动。许多人都在好奇,李大人的根本经文,到底是什么内容。”

    “理所应当,古往今来,能在凝刻文心时引发这般动静的,只要不夭折,那无一不是儒家的宗师巨擘。便是朕,也深为期许,或许于少保之后,李卿家便是我大晋的擎天巨柱。”

    景泰帝微微颔首:“那么孔修德呢?最后是怎么收场的?”

    “几乎被李大人震碎文心,最终被金阙天宫的人救走。”

    魏白龙想了想,就凝声道:“期间孔修德持‘大成至圣文宣王印’,指斥李大人为伪儒。李大人则反口相讥,说孔修德不忠不孝,怀念前朝。又说他是文忠烈公的再传弟子,乃儒家正传。”

    “大成至圣文宣王印?”景泰帝眯着眼,发出了一声冷哼:“李卿能得文忠烈公认可,他若是邪魔外道,那这世间哪有什么真儒?”

    魏白龙一点都不觉意外,相较于毫无气节的曲阜孔氏,自然是为后赵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最后以一身碧血丹心,恪尽臣节的文忠烈公,更使帝王爱重。

    且曲阜孔氏哪怕是在大晋北伐,驱除蒙元之后,也依旧与蒙兀皇帝眉来眼去,自然更不得晋室喜欢。

    之所以追认前朝衍圣公的册封,不过是看在圣人的面子上,捏着鼻子认了。

    “那么金阙天宫呢?”景泰帝再次询问,他的瞳孔含着疑色:“他们也是正道中人,好端端的又为何盯上了李卿?”

    “恕臣无能,此事臣还摸不着头脑。”魏白龙微一欠身:“请陛下宽限些时间,我绣衣卫一定将一应缘故,查到水落石出。”

    ※※ ※※

    同一时间,在北京城外属于孔家的一座庄园之内。金甲少女神色凝重的,从一间暖房中走了出来。

    而此时那御剑少年,就背负着手站在台阶上。

    当门帘掀开,他就转过头看向了自己的师妹。

    “他的情况如何了?”

    “很糟糕,文心也接近全毁。”金甲少女一声苦笑:“他本来就是借助秘法,才能将浩气纯化到碧血丹心的境地,如今秘法反噬,形势雪上加霜,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便最后能恢复,他的一身浩气也是十不存一。”

    御剑少年不由皱起了眉头:“没有文心,可坐不稳衍圣公的位置,也无法执掌大成至圣文宣王印。”

    “这就是麻烦的地方。”金甲少女有些头疼的用手指揉着额角:“经历此事之后,李轩在儒门中的声望只会更加高企。我们不能让他在儒门当中没了牵制。”

    “那就换人来当这个衍圣公。”御剑少年双手抱胸:“孔修德一身浩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李轩击溃,又被指斥为邪魔外道,不忠不孝,其声望势必大衰,已经难以与李轩抗衡。”

    “问题是现在曲阜孔氏没有合适的人选,或者说是合适的人选太多,孔修德中年诞子,如今最大的儿子才十四岁,还不足以承担衍圣公一职。”

    金甲少女摇着头:“一旦孔修德去位,曲阜孔氏一定会陷入内斗,哪里还有余力去针对李轩?这都怨我,对此子估计不足,反倒是成全了他。”

    御剑少年想了想,然后叹息了一声:“我尽快回天宫一趟,给他求一件奇珍吧,可他文心既已碎裂,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转修魔道,习那些伪儒之法。”

    他又安慰自己的师妹:“师妹勿需自责,此前谁又能想到那家伙竟胸怀锦绣至此,能以‘文心’撼动天地。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得想个良策,尽早将这个祸患解决。一旦他成就武道金身,更加麻烦,我预计此人的金身,怕是不会逊色于他文心多少——”

    金甲少女此时却将一枚号角形状的法器,送到了御剑少年的面前。

    “这是什么?”御剑少年接过法器之后,就面色微变,里面是源自于他们两人师尊传来的信息。

    金甲少女苦笑道:“于少保联手文忠烈公,六道司一同向天宫致函,问我二人究竟意欲何为?要金阙天宫为今日之事给李轩与六道司一个交代。

    天宫那边已为此议论纷纷,少司命认为我们擅自行事,肆意妄为,已经提议要将我们强行召回。师尊他在全力拖延,他的意思是让我们在这之前,尽快将此事办妥。”

    御剑少年的脸色,顿时青沉一片。法器里面的信息,他也用神念感知到了,师尊的语气,远比金甲少女所说的要急迫。

    “事已至此,已经没有别的选择,我准备使用那门秘法。”

    金甲少女摘下了她的面具,显露出一张眉目如画,倾国倾城般美貌的小脸:“目前的情况,你我暂时没有外力可借,只有自己动手不可了。我思来想去,也唯独此术,可以保存我三四成法力的同时,暂时逃脱金阙天书的誓束。”

    “那也该是由我来。”御剑少年的眉心已皱成了一个‘川’字:“我听说此法极为凶险,稍有不慎,就会影响元神。”

    “一样的凶险,你来我来有什么区别?且师兄你是剑修,使用秘法后的实力远不如我。”

    金甲少女却神色坚定的摇了摇头:“这次的事端,也是因我而起。不是我太过自负,你我原本可继续隐于暗中,我势必得担起责任。”

    此时她语含宽慰的一笑:“师兄放心,此子还未成气候,我亲自出手,必是轻而易举。唯一的隐患就是秘法期间元神反噬,如果我的神智沉沦,还得劳烦师兄你将我点醒。”

    ※※ ※※

    无独有偶,回到六道司总堂的李轩,也正在想着救护孔修德离去的金甲少女。

    “金阙天宫?”

    李轩眼神凝重的看着乐芊芊:“这世间还有这样的势力存在?为何之前我从未听说过?”

    “那是因他们将所有关于他们的传闻与文字都抹去了。”

    乐芊芊陷入凝思道:“他们虽然从未见于正史,可在久远之前就已经存在了。我其实也只听过关于他们的一鳞半爪,知道他们有许多天位,且自认是代表着‘天道’,维护天地与人世间的秩序。

    在远古之时,有人以为他们就是天界,天庭。校尉大人你可知这世间的天位,为何一直都只在二十到四十位之间?”

    李轩想了想,就不寒而栗:“金阙天宫?”

    “就是他们。”乐芊芊点了点头,语音凝然:“据说天位修士到了一定的境界,一定的年限,就必须离开这个世界,否则就将面临金阙天宫的围杀。目的是为避免天位间的交手,引发天地间的灾害。

    他们不但有着众多的小天位,还有一件真正的神器,叫做‘金阙天书’,一旦动用此器,哪怕传说中的中天位都无抗手之力。也只有晋太祖开国的时候,朝中名将云集,才能与之抗衡。还有,乱世当中豪杰辈出,那些枭雄也能聚集军势,与金阙天宫对抗。”

    此时罗烟也手摩挲着下巴,陷入回忆道:“我以前似乎有听说过他们,好像是与六道司差不多的机构,不过人家可厉害多了,最低都是天位。”

    “他们与六道司是不同的。”

    乐芊芊摇着头:“金阙天宫自认是代表‘天道’,所以在维护天地秩序,他们不允许天位强者在人世间大规模的屠杀,大规模的改变山川地形。他们也有斩妖除魔,斩杀那些杀孽极重的妖魔,所以被视做正道的一员。

    可金阙天宫的立场更偏向于自然,而非是人族,更注重维持整个天地的平衡,有种‘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味道。只要不威胁到‘自然’与‘天道’,那么哪怕有妖魔在人世屠杀百万,他们都不会管的。”

    她见李轩眉头紧皱,眼现凝然之意,就又安慰道:“那个金甲女子不一定就是金阙天宫的人,我的猜测未必是真。且即便是金阙天宫,那也不用太担心。

    他们虽然寿元悠久,近乎不死不灭,却受到‘金阙天书’的誓束,不能直接对天位之下出手,只能借助他人之力。且金阙天宫当中,似乎也有不同的派系,他们对‘天道’的理解并不相同,相互之间也会有争斗。”

    李轩闻言稍稍安心,不过此事依旧如一颗石头压在心底。

    有这么一位天位高手窥视,任谁都没法安枕。

    他想有可能的话,还是得尽快搞清楚这位金甲少女是什么身份,又为何会针对他?

    随后李轩就又放下此事,转而将自身意念,沉浸于自身的元神深处,感受着属于李遮天的那些记忆。

    凝聚‘文心’之后不久,李轩就发觉这些源自于李遮天的记忆画面,再非是不可碰触了。

    他准备趁着这段无所事事的时间,尽快将这一招掌握,增添自身的底牌。

    这是李遮天的武道中最精华的一部分,凝聚他最强的刀意与刀招。

    这位刀魔修习的刀法非常奇特,讲究的是蓄无敌之势,以无匹信念,将一切化为虚无。

    让李轩额外惊喜的是,李遮天本身是信心受挫的,所以这一招在李遮天的手中已神威大减。

    可李轩没有,相反是在经历众多风波之后,他的信念,他的气势,已经成长到最佳状态。

    他想如果《正气歌》卷轴的神威能够被他进一步激发,再借助‘饕餮’与‘武曲破军’这两件残缺仙器之能,他说不定能将源自于李遮天的这一刀,斩出比肩于‘天位’的神威,甚至是接近全盛时期的刀魔‘李遮天’。

    而在国子监战前的刀魔,可是世间少有的几名能与于少保抗衡的天位。

    虽然这一刀的损耗也很大,大得不得了,可这将是他未来立足此世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