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三一章 理学护法被捉奸?
    就在李轩收到张岳信符的时候,一辆由四匹纯白色地行龙拖拽的马车,正飞驰电掣般的从北京城北面的安定门行入。

    在道路的两旁,那些值守城门的军将,竟无不都是神色恭敬,抱拳躬身。

    而在城门之后,还有一大群穿着各色服饰的儒生,朝马车的方向行着弟子礼。

    “吾等恭迎衍圣公!”

    “学生等拜见老师!”

    那马车却没有停留,依旧奔行如故,直到驶入到了城门之后,那些地行龙才稍稍降低了速度,而那华盖下的纱帘也被掀开了一线,里面显露出一位身着蟒袍,头戴着八梁进贤观的白须老者。

    “怎么又来这一套?前次不是说过了再不得如此兴师动众?罢了,诸位的心意,老夫愧受了,还不都给我起来?跪在地上不难受?”

    “老夫这次是有要事入京,就不下车了,诸位也可自行散去。你等当中如有事要寻老夫的,可至文庙递上拜帖。”

    老者说话的时候神色慈祥,气度则和蔼可亲,可当他再次放下了纱帘,面色就变得冷凝肃穆,眸中也无任何感情波动。

    “五载不见,衍圣公大人在北地文坛是益发声望高隆了。”

    说这句的却是一个少女的声音,她就坐在车内的另一侧,穿着一身金色的战甲,就连面孔也隐藏在面甲之后。

    “不过是祖先的遗泽,他们敬的是圣人,而非是老夫。”白须老者不为所动的端坐着,有着八风不动的气派:“这些恭维话,仙师就不要再说了。我只问你,我要的东西,你们金阙天宫愿不愿意给?”

    少女闻言,眸子里不由闪过了一抹冷芒,可随后她的眼神就恢复平静,转而将一个朱红色的木盒,放在白须老者的面前。

    “衍圣公所需之物,我已经带来了。这里面是半份,剩下的半份可待事成之后再交付衍圣公。”

    那老者接入手打开,一眼后就面现狂喜之色,然后一阵哈哈大笑:“好,就是这东西!你们金阙天宫独有的天位之钥。既有此物,那么你们请托的事,老夫就答应了。

    你说得对,理学护法一职牵涉名教气运,我儒家兴衰,岂能落在一个乳臭未干,还不通儒学的小儿之手?”

    “衍圣公果然深明大义。”金甲少女眼神肃然:“不过还请大人务必谨慎小心,此子能耐不俗,在南京连破大案,甚至连李遮天都死在他的手中。且其人背景深厚,与当世好几名天位有涉。”

    老者闻言则是冷哂道:“此子能够年纪轻轻就封伯,能耐背景自然是了得的。其人武道天赋也是超群拔俗,两次击败李遮天之战,都堪称以弱胜强的经典。

    可那时此子都有外势可借的,所以李遮天无奈其何。而以其本身能为,终究还只是一个第二门的武修。”

    他笑望着金甲少女:“换在十载之后,此人羽翼丰满,便是本公也要让他三分。可现如今,他在本公面前,却毫无资本可言。本公滔滔大势下,此子定当被碾为泥尘!”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信符忽然从远处飞空而至,冲入到了马车的华盖之下。

    老者接在手中看了一眼,就又一声轻哂:“是孙国舅,那边的戏台已经准备妥当,就只等老夫登台开演。”

    金甲少女闻言,也是眼含期待的看了一眼文庙:“那么小女子就静候衍圣公佳音。”

    ※※ ※※

    恰在日上三杆之际,王静与龙睿二人一并走入到了北京国子监。

    为参加明年二月的春闱会试,他们二人已移籍北京国子监。而今日正是他们来国子监办理学籍,拜见师长之日。

    不过王静才刚从国子监主簿的房门里走出来,就发现国子监内的碑林,赫然是学子如云。

    “那边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么多的人。”

    王静一边瞭望,一边走到了龙睿的一侧。后者先他一步办好了学籍,已经在外面等候许久了。

    “听说是为什么‘竹意碑’,方才有人将一面石碑抬了进来,然后满院轰动。”

    龙睿陷入沉吟道:“竹意碑?我好像之前有听说过。前日在京的时候,就听人说起过有一位不知名的大儒,在京城山味楼前的武意碑上,写下了护法大人的《竹石》一首,成就真迹墨宝。

    据说字迹中的浩气无比精纯,已至‘紫气东来’之境,碑上还有剑意凝聚,拥有卫道之力。当日整个北京文坛都被轰动,无数大儒名儒前往临摹,欲一窥奥妙。难道这所谓的竹意碑,就是山味楼的那块?”

    他随后一笑,直接一个振袖,往那人群方向行去:“去看看就知究竟了。”

    王静原本想说他们还没拜见国子监丞与祭酒司业呢,可他心里也很好奇,便也随着龙睿过去了。

    可这个时候,那附近已拥挤不堪。二人虽然都有七重楼境的浩气修为,却也不好以力压人,强挤进去。

    龙睿就扯住一位学子询问,后者则神色兴奋道:“就是山味楼的那块,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山味楼的东家,已经将这碑捐给国子监了。据说这也是著作之人的意思,山味楼的东家原本打算给钱的,可结果人家分文不取。”

    旁边另一位学子,也是满面红晕:“似你们二位这样的一方名儒可能看不上,可对于我等而言,这却是个宝贝。一来这竹意碑上的字苍劲坚韧,别具一格,有益于我等的书法修行,蕴养浩气。

    二则其中蕴含的剑意,有着卫道之能。据说只要能开悟一二精要,日后在荒山野岭赶路,也不怕什么妖魔鬼怪之流了。”

    王静则手点着眉心,目中显露一抹紫意,往人群深处眺望。

    他曾进入到问心铃小世界的最深层,得到众多大儒的馈赠,也开启了‘护道天眼’。

    虽然远不如李轩那么强力,可也能一定程度的透视。

    随后王静就浑身一振,眼现出了一抹惊艳之意。

    “怎么了?”龙睿察觉到同伴的神色有异:“这副字如何?看你的模样,似乎真有点道行。”

    “好精纯的浩意,不在护法大人之下。”王静一声赞叹;“里面也的确蕴藏有一种高深武意,怪不得能够轰动北京文坛。可惜落款是无名氏,不知道是哪位大儒的手笔。”

    龙睿更加好奇,他终究还是没能够忍住,开始以力压人,强行挤开周边的诸多儒生,来到石碑之前。随后这位也眼神一凝,现出凛然之意。

    他忍不住伸出了手,跟随着碑上的字迹笔画虚空临摹。随后他的一身浩气,渐渐的开始凝聚成竹叶的形状,飘散于空,并有一丝丝的剑气蕴藏其中。

    就在这个时候,王静蓦地一掌拍在他的背上。

    “停了!”

    龙睿的顿悟被打断,不由饱含埋怨的回首看了王静一眼。后者则指了指周围:“你领悟就领悟,上手做什么?这是想要杀人么?”

    龙睿这才想起,周围人群密集。自己以浩意模拟竹意剑,确实能造成大规模的杀伤。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发现周围的学子们,又开始骚动。有许多人交头接耳,然后震惊失色。

    龙睿与王静两人初来乍到,自然无人寻他们说话,只能以超人一等的听力,听得片鳞半爪。

    “理学护法与人通奸——据说女方是国舅府的侍妾——”

    “——国舅已经带着大批护卫过去了,就在国子监的西院。”

    “衍圣公大人恰好在旁边文庙,听闻之后也是震怒不已,也已亲自赶了过去。”

    “怎么可能?那可是通过问心六关,人品无瑕的如玉君子!”

    就在这短短片刻当中,已经有不少人离开碑林,往国子监的西院行去。不过还是有一半人留在原地,在碑前盘膝坐着,参研碑文。

    龙睿与王静则面面相觑了一眼,然后齐齐动身,跟随着众人往西院方向走去。

    如果是别人通奸被抓,他们一点兴趣都不会有。可事涉理学护法李轩,二人却不能不在意。

    这不但是二人,都深敬李轩的人品能为,也是因某种程度来说,李轩已经是南京文坛的招牌。

    以李轩的人品,会与人通奸,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