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二七章 京城也有我的传说
    李轩穿着六道伏魔甲出门的时候,刚好遇到了找过了彭富来与张岳。二人初至京城,还是花了一点时间,才找到这座靖安伯府。

    “滋味如何啊?”李轩似笑非笑的问着:“想必是有所收获了?”

    只看两人的满面红光,他就知道这两个家伙昨晚应是艳福不浅的。

    可接下来,他却见张岳的神色尴尬的笑着,彭富来则面色凝重。

    “昨天从宫里面出来之后,出了一点状况——”

    彭富来将昨夜只是长话短说的解释了一番,然后就冷笑着:“虽然不知道那位太后与国舅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可一定是不怀好意的,”

    李轩凝思了片刻,就看向罗烟:“烟儿你给他们看看。”

    罗烟也不推迟,她的眸中现出了一抹紫意,仔细观照着二人。片刻之后,她就一声轻哼:“是一种魔门魅法,精神幻术的一类,传自于唐时的‘魅仙道’,完成后可以让人对施术之人情根深种。传说武周女帝,就是出自于这家。

    魔门魅法需得术法天资极高的女子才能修成,他们对李轩你倒是挺舍得下本钱,可惜误中副车。”

    张岳与彭富来闻言,不禁都面色微变。李轩也心中一紧,当即询问:“可有破解之法?”

    “我有一种幻术,可以反噬施术之人,让她们自食恶果,不过没必要。”

    罗烟用不甚在意的语气道:“这种魔门魅法必须三次才能稳固,你们只需禁欲个一月两月的,自然就可无恙。”

    张彭两人这才舒了口气,可随后又苦恼起来,他们还没去过八大胡同呢!彭富来有些怀疑罗烟是吓唬他们的,可又不能确定。

    接下来二人也随着李轩一起前往六道司的总堂,那就在南熏坊的东面明思坊内,与六道司的青龙堂在一处,占地达数百顷,比之朱雀堂大了整整一倍。

    李轩先去拜见的是伏魔天尊,之前总堂的意思,是要将他的这一都挂靠在总堂,直属于伏魔天尊管辖。

    李轩原本的想法,是直接隶属青龙堂最好。六道司的总堂虽然总辖六道司五大堂口,七十四个镇魔署,一千余个伏魔分巡司,然而具体管辖的实务却不多。

    关键是里面还有一堆的伏魔中郎将,他这个小小伏魔校尉调过去,那就是给人当小弟的命。

    且青龙堂的堂尊,正是天师府这一代的天师府赞教,天师府三名天位大高手之一。李轩认为自己把编制挂在青龙堂旗下,不说被照拂优待吧,可至少不会被歧视。

    不过上面一番博弈的结果,最终还是将李轩与他这一都挂在了总堂。

    李轩的职权听起来倒是很威风,他负责的是处理全北直隶地区所有与妖魔,官员有关的疑难案件。

    可李轩自己解读一番,估摸自己这一都就是干脏活累活的,与现代的重案组一类。

    平时没有具体的分管,是机动队的形式。由上面指定一些任务,或是等待六道司基层将他们无法处理的麻烦事与案件上交。

    如果只是这样,李轩是绝不愿从朱雀堂北调的。所以李轩额外要了一个条件,北直隶地区所有他感兴趣的案件,他都有介入调查之权。

    当时上面答应的很痛快,可以李轩对公务员这个群体的了解,料定在具体落实的时候,他这个条件一定会被打折扣。

    只是待李轩抵达总堂时,却没能如愿见到伏魔天尊,据说这位天尊去了北海,需要过一段时间才能返回。

    于是李轩就去了‘天官楼’,古时候负责管理官员升迁调度的就是‘天官’,所以六道司里面负责人事管理的叫天官楼。

    李轩这一都虽有着三百名额,可目前包括他自己在内都的只有寥寥五人。

    他的打算是先从六道司的各地抽调一些精英,先把这一都的架子搭起来,然后再慢慢填充血肉。可这就需要‘天官楼’的配合,还有他们人员名录与档案,

    天官楼的楼主是一位四旬左右,风韵犹存的道装女子,在李轩前往拜见时,这位是和颜悦色的,让人如沐春风:“此事天尊大人已经打过招呼了,你可去二楼寻三位天官提举,我会让他们尽力配合的,”

    可当李轩从顶楼下来去寻三位天官提举,可却发现三人当中的两人都不在,剩下一位对李轩极其热情,可却说自己并不分管人事档案,帮不上忙。

    李轩无奈,又转头去了‘地官楼’。在六道司中,地官楼掌的是财赋。

    地官楼主是一位精明干练,面有刀疤的中年男子,当李轩前往拜见时,此人一直都在处理着文档,连头都没有抬:“你要的资金我给不了,朝廷承诺的银钱与物资还未划拨到位,你且等待几天,时间到了之后我会通知你。你们的驻地倒是已经商定了,就在总堂的东院,一共七个院落,可以容纳三百人。”

    李轩出来时就感觉到情况不对劲,心想这上面莫非是要‘过河拆桥’?这未免也太快了?

    彭富来也皱起了眉头。

    “怎么感觉像是在推诿,这是被针对了吧?”

    罗烟也神色冷冽道:“确实不太对劲,这些人怕是不怎么待见你。”

    李轩则是面色凝重,想起了从金陵出发前,与仇千秋的那番交谈。

    幸在他接下来去‘藏器楼’与‘内务楼’的时候是一切顺遂。‘藏器楼’很痛快的将他要的法器批了下来,还敞开库房,任由他挑选。。

    内务楼主则是一位儒门高人,甚至还亲自将他送出门,语重心长交代:“你且稍安勿躁,耐心跟他们熬着,或者等到天尊归来。天尊锐意革新,一直有扫除六道司内部沉疴之意,他将你调至京城,是准备将你当成一把绝世无匹的宝剑使用。

    可此举也触动了方方面面,加上最近堂内有许多关于你的不实传闻,难免会被人针对。”

    “不实传闻?”李轩看着这位内务楼主:“敢问其详?”

    “一部分是从南边传来的的,大约是你这人修了一种专用于魅惑女人的法门,女人看你一眼就会被迷上,看你第二眼就会被勾魂之类。

    这让堂内上下人等都如临大敌,不过也有很多女子因此之故,对你都很好奇。”

    内务楼主注意到李轩那郁闷的神色,不禁失笑:“还有就是关于你的职务,有人说总堂这样的作为,是因近年北京城缕生变乱,对青龙堂不满所致;有人说天尊把你调过来,是准备对青龙堂与总堂动刀。

    还有人说你的职务管得太宽,岂非是将青龙堂二十四都压在了下面?更有人认为你李轩年纪轻轻,名不副实,朱雀堂山无老虎,竟使竖子成名。总之各种传言都有,李轩你得心里有数,否则在这边是站不稳当的。”

    李轩存神想了想就明白情况了,他神色凝然抱了抱拳:“多谢楼主提点。”

    当日李轩在总堂跑了一整天,才满脸疲惫的从这边离开。他感觉浑身腰酸背痛,只觉前次与李遮天在龙虎山那一战,都没今天这么累。

    不过这一天下来还是有收获的,李轩这一都的架子,还是被他成功的搭了起来。

    没有资金,李轩就先从罗烟那边借钱先填着。无非是准备点符箓,然后在一个月后发点薪俸,用不到多少钱。

    地官楼那边不愿配合,他就直接从朱雀堂要人,龙须虎之前曾许诺过,要给他调拨二十个四重楼境界的伏魔游徼,五十个三重楼境伏魔巡检,加上三位六重楼境伏魔都尉。

    再多就没有了,虽然最近南京地面很太平,可朱雀堂面临的压力依然很重。

    十年前土木堡之败,大晋七名天位战死,三十位第四门境界的大将亡故,导致整个皇朝力量大衰,处处漏风,六道司也由此压力大增。

    然后离开南京之前,仇千秋也给了他一份名单,都是他在白虎堂的旧部,大约二十人左右。

    这个都也有了正式的名称,被他命名‘神翼都’,李轩个人认为是威风凛凛,也是这天唯一让他满意的事。

    而就在李轩返回靖安伯府,准备倒头大睡一阵的时候,他的管家李四海却将一份请柬送到他手中。

    “会昌伯府?今夜过府赴宴?”李轩眯起了眼,然后笑了起来:“有意思,我记得烟儿说魔门魅法,必须连续三次才能奏效吧?你们说这会昌伯府的夜宴,我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宴无好宴,还去个鸟?”彭富来一声轻哼:“不过没必要直接拒绝,就推托这十几天新来乍到,公务繁忙,抽不出空暇。等到我们在北京这边站稳跟脚,那时不论是与这位国舅爷翻脸,还是与他们虚与委蛇的周旋,都会从容得多。”

    李轩不由微一颔首,他也是这么觉得的,可随后他却见张岳面泛红晕,一副欲言又止的神色。

    他不禁一阵疑惑:“张岳你这样子好奇怪,到底想说什么?”

    张岳则嗫嗫嚅嚅,好半晌之后才用羞愧的语气道:“我觉得我们可以去看一看,我觉得除了魅法,那位国舅爷也没法拿我们怎么样,我也想再见一次那个小舞。”

    李轩顿时错愕,与彭富来面面相觑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