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二三章 真迹墨宝
    店小二见状已经皱起了眉头:“客官,您该不会没钱结账吧?”

    李轩闻言则是讪讪的笑:“本人一时钱不凑手,能赊账吗?或者抵押也可以?”

    “抱歉了客官,本店概不接受赊账,抵押。”店小二的心里就有几分鄙薄,他想眼前这家伙穿得人模狗样,结果却是个穷鬼。

    这身上明黄色的飞鱼服,怕不是假的吧?

    在大晋的洪武与永乐年间,平常人敢乱穿飞鱼服,那是要杀头的。可在永乐之后,朝廷法禁松弛,民间有许多人喜欢飞鱼服的华美,便将之稍稍改造,比如在飞鱼上多绣个翅膀,或者不绣龙鳞——这就不算是飞鱼,不算是逾制啦。

    不过明黄色的飞鱼服,还是很少见。

    说来这个家伙年纪应该还没到二十,却是一身飞鱼服,金鱼袋,绣春刀,又是南边的口音——朝中没听说过有这样的人物?

    该不会是哪家的纨绔子不懂事,自己整备了这套行头吧?

    店小二心里的不屑之意更浓,可语气还是客客气气的:“如果客官拿不出钱,可以写个条子找相熟的人借,我们酒楼可以代为跑腿,只需收一点费用。实在借不到,也可以当东西,我们与附近的典当行相熟,可以让他们的掌柜过来看看。”

    ——如果还不行,就只能送这几位客人去见官了。

    李轩不由叹了口气,心想这可真麻烦,他已经在寻思自己该找哪个叔伯去借银子。罗烟则已经准备掏钱了,她只是想要为难一下李轩,没打算真让他丢脸。

    可此时旁边那桌客人,就有人一声失笑:“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免单的,看到外面的那块石碑了吗?他们山味楼的规矩,是客人们只需能在这石碑上写下几行字,就能任免一单,且无论金额大小。”

    李轩闻言侧目往下面看了一眼,发现那确实是有着一块石碑,大约两人高,宽约一丈,整体呈青白色,他不禁扬眉:“店家,你们酒楼有这样的规矩?那家伙是信口开河吧?”

    他心想这个世界,怕是没有白吃白喝的好事。

    “是有这一说!”店小二却点了点头:“我们这酒楼距离不足二十丈就是翰林院,鸿胪寺与詹事府,一百丈就可至六部衙门,此地文人墨客汇聚,大儒文宗比比皆是。所以我们东家凑趣,从武意山挖来了一块石头,又请天位高人将之削成石碑竖在这里。”

    “武意山?”李轩微一扬眉:“六道司的那座?那石壁不是说无法损毁的吗?”

    也就是六道司占据的一座山,就在北京附近。里面有一面无法被凡世力量损毁的石壁。只有武意修为进入‘魂’境之人,才能有限度的破坏石壁。

    而在六道司成立的这一千二百年间,共有四十七名天位高手在壁上留痕,将他们的武道意境蕴于其中。

    说来李轩现在还有九天时间的武意山参研,都还没有用呢。

    “那块最大的石壁是无法损毁,可周围还有一些散落的石块。”

    店小二解释道:“这石块小了,在上面留痕的要求也就降低了许多,一般武修到了第四门,武意到了‘魄’境;或者浩气修为到了浩气长存,赤血丹心的境界就可以。不过至今为止,京城中能在石碑上留名的,也就十七人而已,都是接近天位的大高手。”

    言下之意,就是客官你别费事折腾了。

    李轩知道儒生在天位之前,大约是气存于胸、水火不侵、丹心照日、浩气长存四个大境界。这浩气长存也就相当于武修的第四门,十重楼到十二重楼。

    浩意又以颜色来区分纯度,杂色最次,然后是银色,金色,红色,紫色,直到最尊贵,最精纯的琉璃色。

    其中红色叫‘碧血丹心’,相当于武道修为的‘魄境’;紫色叫‘紫气东来’,相当于武道修为的‘魂境’。

    李轩现在的浩气,就已跨入‘碧血丹心’的门槛;在他这个境界,那是绝无仅有的。

    他知道自己其实还是受限于浩然正气的量不足,否则以他浩气的纯度,浩气化紫是很轻松的。

    所以李轩闻言之后,当即神色微动,蓦地从栏杆上一翻,跃到那石碑之前。他看了这石碑,还有旁边的留字一眼,发现那多是一些没见过的诗词之类,要么是在四书五经中寻章摘句,全都以朱砂写就。

    李轩却心生迟疑,他还是有一些把握的,可却担心自己那副见不得人的丑字。可李轩旋即就想,自己不签名,不落款不就可以了吗?事后谁知道写这些字的是人是狗?

    “店家,给我拿朱墨与笔来。”

    时值三更,这酒楼里面已经没几桌客人了。可当李轩此言一出,整个酒楼内都是一阵哗然声响。赫然数十个人影,走到了窗栏旁,往下面看着。

    李轩邻座的那几位,就很不可思议。

    “这个家伙,还真打算写啊?”

    “他怕是从没听过武意山吧?这不自量力也该有个限度——”

    “那石碑之上,不是大儒提字,就是准天位高人的武意提存,他倒真有脸去试。”

    “你管他呢,要出丑那也是别人家的事。”

    那店小二已经现出无奈之色,他与走出来的一位掌柜商量了一阵,不久之后,就捧着一只狼毫笔,一盏朱砂墨来到了李轩面前。

    “客官,如果您提字没能成功,这些东西也是要收钱的,承惠纹银二十两。”

    李轩没理他,径自拿着笔去沾墨。

    “李轩你真打算留字?”罗烟与乐芊芊也一并飞身落下,她看着这石碑,就柳眉一蹙:“你浩然正气的纯度倒是够了,可在量方面还差很多。”

    “试试看吧!还有,现在别叫我名字。”

    李轩调整了一下呼吸,就开始调度他一身浩气,在石碑的一角,写下了‘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一句。

    而就在‘正气’二字书成的那一刻,这石碑之上的数百个朱砂字迹,竟赫然同时显现出了赤金之色。整个酒楼,竟都在这刻簌簌作响。

    楼上的众人,这刻都生出了感应,纷纷面现惊疑之色。

    “怎么回事?”

    “这座楼好像在摇?是地龙翻身?”

    “怎么可能?地龙翻身哪只能这么点动静?”

    这颤动很快就消失,恢复了平静。

    此时李轩则皱了皱眉,他这一句还没完成,之前留于石碑上的朱砂墨就化作了烟气消散。

    店小二是不觉意外的,他面色平淡道:“客官,想要在这座石碑上留字可不容易,仅是这个月,翰林院的林学士试了七次都没成功。那可是京城有名的名儒,未来的宰相备选。还有会昌伯,那位国舅爷也是第四门的大高手,这位也试了六次。”

    可此时店小二的眼中,还是现出了几分惑然之意。他刚才隐隐瞧见碑上的那些字迹泛着赤金之色,可时间极短,他不知是否自己的错觉。

    “差一点点。”罗烟颇为李轩惋惜:“我说了,你的浩然正气还差了不少,哪怕只到第三门,都能够留字了。”

    “我再试试!”

    李轩没有气馁,他接下来又在这石碑上,写下了‘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一行字,可依旧是写到了一半,那些字迹就化为烟气消散。

    而此时那楼上,传出了一阵哄场大笑。

    “小子,我看你还是别试了,就不知自己几斤几两?”

    “这面皮也真够厚的。”

    “这是耍无赖吧?没钱结账,所以这么拖着?”

    店小二则揉了揉眼,刚才他又望见那些字迹上生出赤金光泽。他心想自己莫非是太过疲惫的缘故,导致心生幻觉?

    他摇了摇头,然后就皮笑肉不笑说道:“客官,要不我们还是换个方法结账?”

    李轩没理会,他又深吸了口气,开始回思着脑海内多出的那段记忆画面,还有源自于夏侯婴的‘竹’之剑意。

    此时他左右手臂上的金色丝线,也开始闪现异光。

    此处几乎所有人都未注意,在李轩的身后,一只凶兽饕餮的形影逐渐显化。

    而在存神观想了片刻之后,李轩就再次挥笔,在石碑上再次写下‘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一行字。

    罗烟与乐芊芊不由都发出了一声惊咦,既是因这一行字,竟然没有迅速烟化,也是因李轩的字,原本就像是狗爬一样,可此时从他笔下写出的字迹,却竟有了几分颜筋柳骨的味道,坚劲异常,行云流水一般的书就。

    罗烟二女眼中,就好像是看到一只扎根于石缝当中的青竹。

    接下来,李轩又笔舞龙蛇的写下了‘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几字。这一刻,他的一身浩气与‘竹’之剑意,完全融在了一起,跃然于石碑之上。

    石碑上原本存在的三百多大字,竟有一小半在这瞬间烟化消散。而在京城北面的文庙当中,忽然响起了巨大的钟鸣声。

    而此时距离山味楼只有二十丈的翰林院内,二十多位正连夜值班,抄录《永乐大典》的儒生,都纷纷抬头,惊疑不定的看向了窗外。

    “这是谁?好精纯的浩气,竟有点紫气东来的味道。”

    “就在这附近,应该是京中哪位大儒。可这股意,又很陌生。”

    “文庙钟响,因是我儒门又有‘真迹墨宝’现世了,就不知是哪位鸿儒写下的名篇?”

    “好厉害,这股浩气不是很强,但精纯无比,刚才几乎将我的神魄都压制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