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二零章 真相(求月票)
    “回校尉大人,当天我与太子殿下,是辰时末来到的含元阁。”

    东宫首领太监奚怀恩并未被当做犯人对待,他身上没有锁链,也依旧穿着首领太监的服饰,可怀恩的面孔还是苍白如纸:“太子细心,发现费博士面前的点心已经没了,于是便让人又给费博士送了一份点心。这份点心是我在含元阁外接手,亲自送入进去的。”

    李轩闻言若有所思的问:“那么费元就只吃了这些点心?没有吃其他的东西?”

    奚怀恩想了想,就又抱拳一揖:“还喝了茶水,不过是在讲课结束之后。”

    “那么太子与费博士的茶水是否换过?也是奚公公你换的?”李轩看了看门外面的积雪,他估摸这个天气,一杯热茶不到三刻时间就会凉透。

    “负责换水的不是奴婢,而是巩安!”奚怀恩见李轩现出疑惑之色,就解释道:“也就是死掉的那位内侍,他负责为含元阁的茶水点心试毒,同时也是含元阁的侍监,我亲眼见到他给太子与费博士换过两回水,”

    侍监为八品,是有品级的。

    李轩随后看奚怀恩身后那两名年轻的内侍:“那么在这之前呢?”

    他刚才其实已经问过了一遍,知道这两人是所谓的‘陈人’,日常都在含元阁值守。

    所谓陈人,是内侍的一种,顾名思义,指的是稍微有一点资历的内侍。一个侍监下面,通常都有几个‘带班’,十几个‘陈人’,及几十个学徒。

    其中一人当即叩头回道:“当时费博士吃了点心之后,就把茶水也喝了,巩侍监可能当时在忙别的,忘了给费博士添水,费博士就自己去拿铜壶续了水。所以在太子殿下来之前,费博士他除了吃点心,还喝了两杯茶。”

    李轩环视四周,望见角落里面的一个大铜壶。他眉梢微扬,走了过去:“就是用这个铜壶吗?巩内侍当时在忙什么,会忘了添水?”

    在太子到来之后,这个巩安明明换水换的很勤快。

    左道行与虞云凰两人见状都不禁皱眉,李轩问的这些问题,似乎都与本案无关。

    伏魔校尉甄纯的脸色,则逐渐变得凝肃起来。李轩至今发现的两处细节,都是他们之前没有注意到的。

    可见他这位来自于朱雀堂的同事是真有本事,并非是浪得虚名。

    可甄纯的眼里面还是有着些许的不服气,在他看来,这主因还是自己未得授权,不能主持此案侦破之故,许多问题他不方便问,许多事也不方便去做。

    那两个小内侍面色则略有些尴尬,奚怀恩则面色沉冷道:“是奴婢调教不周,怠慢了费博士。”

    李轩闻言了然,无非就是太子面前一套做法,在费元这个翰林面前又是另外一张面孔。

    他仔细看了这铜壶片刻,这才转身道:“这边差不多了,劳烦几位带我去停尸的地方。”

    根据左道行的说法,如今那几具太监的尸体,包括侍监巩安,两位将点心送过来的太监,还有仁寿宫那位制作点心的厨子,都停在东宫后院的一间小库房,由内缉事监,绣衣卫,还有三法司的派员共同看管。

    一行人踏雪而行,大概用了半盏茶的时间,来到了停尸的库房。总共四具尸体,摆放在库房内的地面。这里不但被一群禁军围着,还有三位穿着七品袍服的官员值守。

    李轩首先看的就是侍监巩安,当他在双手上用了‘元衣术’,开始翻动巩安的尸体,首先入目的,就是巩安身上那些血樱形状的尸斑。

    接下来他依旧是拿出十二分的仔细,一寸寸毛发,一寸寸肌肤看着,同时询问道:“这四具尸体有人动过没有?”

    “我们的灵仵做过初步的尸检。”左道行蹙眉答道:“靖安伯大人放心,尸检的全程都在众目睽睽之下,无人敢做手脚,我们的灵仵在巩安的体内查得血樱红的毒素,毒素则来自于他胃中的食物。”

    长宁郡主虞云凰的神色则有些不耐:“李校尉,这几人的尸体,我们几家的灵仵都已过目了。此案的关键,是查探这几人的幕后主使。李校尉,你可知午门外叩阙的众官与国子监生,已经在外面跪了三天,如今每一刻都有人晕倒?”

    李轩听而不闻,他继续检查着巩安的尸体,同时继续问:“此人死亡的时间,为何会晚了费元费博士足足半个多时辰?”

    “当是他中毒较轻之故。”左道行此刻也有些不耐烦:“巩安只试吃了六块糕点,远远少于费元,我们的灵仵,在他血液中检测到的血樱红,毒力也的确小于巩安。”

    “可也不该推迟这么久,费元的浩气修为应该已到了六重楼境,他对毒素抵抗力,应是远远强于巩安才对。”

    李轩说这句话的时候,却在巩安的手指尖处,发现了一个大约半寸长的伤口,这应该是被什么锐器给划到了。

    李轩当即转头询问奚怀恩:“奚公公你可知巩安这手指上的伤是怎么来的?我看这伤口的情况,应该是此人死前不久受的伤。”

    奚怀恩稍稍凝思,就回复道:“应该是给太子殿下裁纸的时候划到了,费元讲课时,曾令太子殿下默写了《礼记*大传》的精义,于是巩安给殿下裁了两页宣纸。我当时听他‘啊’的叫了一声,当时奴婢还恼火了一阵。此人也是老资历的人了,怎的在殿下眼前失仪?”

    李轩的眼神微凝,然后就继续往下,一直检查到了巩安的足部。

    他没发现任何异常,这才翻开了巩安的胸部。

    与之前尸身完好的费元不同,巩安的胸腔是已经被打开了的,里面的胃部也被剖开。

    李轩先是检测毒素,他用‘长角鲸针’在巩安胃里面的食物当中搅拌了一圈,再放入特殊的药水当中。那长角鲸针的尾端,果然转成了紫黑色。

    “看完了吧?”虞云凰一声冷哼:“宫中的老灵仵,总不至于还不如你李轩。”

    她最早的称呼是靖安伯,之后是李校尉,现在却是直呼其名。

    左道行也以为李轩会就此罢休,可接下来他却见李轩,又在食物里面翻寻了起来。他竟不厌其烦,在里面一点点的翻寻查找。

    这个步骤,李轩之前在检查费元尸身的时候也做过。可这一刻,左道行却倍感不耐:“李校尉,刚才天子已经遣人过来问了。”

    李轩置若罔闻,接下来他又从工具箱里面拿出了一把刀,将巩安食道与咽喉,都一一剖开,仔细翻看。

    他发现巩安胃部与食道里面有细小的血块。

    他眉头不由一皱,就回过头看着奚怀恩:“奚公公,巩安手指受伤之后,他有没有吸过手指?”

    这个时候,一直在旁观的伏魔校尉甄纯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他的瞳孔骤然收缩,闪现出了一抹惊意。

    “吸过!而且还不止一次。”奚怀恩陷入了回思:“我亲眼看到的就有三回,当时我不知他手指被划伤,所以很奇怪。”

    李轩不禁陷入了沉思,他还是很奇怪,巩安吃点心的时间是在费元之前,理论来说,他的死亡时间,应该也在费元之前才对。可巩安的死亡时间,却是晚了费元半个多时辰,那么是什么缘由导致这种情况呢?会不会是此人中毒的时间,其实也晚于费元?

    此时他想到了费元指甲当中的黄色粉尘,想到了两人一起触碰过的铜壶,也想到了巩安手上的那道血痕。

    李轩当即脸色一沉:“奚公公,后面给费元送的点心,是后面单独做的,还是同一批?”

    “应该是同一批,”奚怀恩答道:“宫中的点心,一般都是膳房那边在清早做好,然后供应一整天。我让人去传唤之后,没过半刻点心就送到了。”

    此时李轩已经脚步匆匆,直接往含元阁的方向走。

    而后方除伏魔校尉甄纯之外的几人都神色狐疑的对视了一眼,随后才匆匆跟了上来。

    罗烟则直接走到了李轩的身侧,好奇的询问:“李轩你有发现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有些发现,死者的胃部与食道里面有一些细小的血块血丝,可他的消化道里面没有伤口。”

    李轩的瞳孔当中现着精芒:“我现在需要去做一个试验,如果我的猜测被证实,那么这桩案也就距离水落石出不远了。”

    他这次甚至动用上了遁法,脚步如风的踏入到了含元阁内。接下来他又拿出了一个毛刷,在费元的手指尖继续刮拂着。

    由于之前他就已在把费元的指甲清理的很干净了,这次他努力了半晌,也只收集到那么一丁点的黄色粉尘。

    接下来,他又从那些翻到在地面上的点心中,拿起了两块绿豆酥。这两块绿豆酥原本是无毒的,可李轩却很小心的用上一块手帕去抓取:“来人,去帮我打一碗水快来。”

    此时后方跟过来的绣衣卫都督同知左道行,与长宁公主虞云凰,都若有所思的看着李轩手中之物,前者蓦然一挥袖:“没听见吗?还不快去!速速为靖安伯取一碗水过来。”

    而这位都督同知看李轩的眸光中,已经含着几分佩服之意。左道行绝不愚蠢,相反绝顶聪明。到了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出了些许端倪。

    这碗水很快就被送到了李轩的面前,他接下来先是将手中绿豆酥捏碎了,丢在了茶碗中。接下来,李轩又将他收集到的黄色粉尘撒入里面。

    他等到大概二十个呼吸,就将长角鲸针插入里面搅拌了片刻。

    再之后,当李轩将这枚针取出,放入特殊的药水中,这针的尾端,立时就转为紫黑色。

    这一刻,含元阁内顿时一片死寂。包括早有猜测的伏魔校尉甄纯在内,所有人眼现惊悸之意。

    李轩则抬起头,看着在场的诸人:“看来确如我的猜想,这是混毒。费元指甲里面的这些粉末,配合这看似无毒的茶点,才会转化为剧毒。他们就是用这种方法,将毒物送到了太子的面前。而这位五经博士费元,如果不是别人将这些不知名的粉尘塞到他指甲里面,他就只可能是自杀。”

    问题是,即便费元是自杀,甚至是有意或无意的杀死巩安。那么那厨师与两个送东西的太监,又是怎么死的?

    这是食物是出自于仁寿宫,难道是东宫一党,或者孙太后自导自演?

    可具体如何,还是得进一步探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