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一七章 我不是软饭男
    斩杀了这位十重楼境武修,李轩积蓄的刀势愈发的强横浩大,威慑人心。

    他修的是‘浩然正气’,与李遮天的功法有些相似,讲究的是蓄势伤敌。首先心里面有牢不可破的意念。再以这意念威慑,压制,甚至是杀死对手。

    当李轩建立起不可战胜的神话,不但能够让李轩本身的自信心增长,进一步强化自身的信念,也能够使敌人胆寒畏惧,从而被他的刀势影响,压迫。

    而此时在一瞬间斩杀双刀武士的李轩,就使周围所有黑甲人都为之胆寒。他勃发于体外的浩气,甚至能令许多人在面对他的时候,连自身的念头都无法转动。

    这使得李轩在接下来的二十丈距离内势如破竹,刀光所指,就如入朽木腐竹一般,轻而易举。

    “吼!”

    此时那法坛上的五位法师都骇然失色,指挥着那四十丈高的黄巾力士发出震天巨吼。挥动着它那巨掌,朝着李轩一掌拍下。

    ——这是惊慌失措,急不择途之举。躯体庞大的黄巾力士,相较于身如雷光电闪,天位之下遁法无双的李轩,显得无比的笨拙。

    可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想不到其它办法,能够阻止李轩上山。

    “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

    李轩以诗意运刀,宛如一只精卫鸟般穿飞数十丈,并裹挟着浩意雷霆,穿至法坛之上。

    随着‘轰’的一声震响,那法坛周围的无形灵障,被他一刀斩碎。紧随其后的,则是神血青鸾牛郎的磅礴紫雷。五条手臂粗细的紫色雷电,仿佛电浆般的轰击在五位术师身上。

    “休想!”

    其中一人一声厉喝,抬手就是一口飞剑往李轩斩击过来,那剑光吞吐,化作了三丈剑芒。不但抗击了神血青鸾的紫色雷霆,更是刃光席卷,往李轩的头顶斩去。

    然而这剑斩中的却只是李轩的幻影,李轩御刀而行,与‘碧血雷雀刀’近乎于人刀合一,顷刻间就是五颗硕大的人头断落抛飞。

    在解决了这五位术师与法坛之后,岸旁的张岳与乐芊芊等人就已转危为安。余下的那些术师,已不足为患。

    而就在李轩挥洒长刀,一边将刀上沾染的血液洒落,一边得意的想什么叫做‘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咱现在就是的时候,他的心念间接到了神血青鸾的神意示警。

    李轩心头微凛,身影瞬间往后飘飞了十几步。然后下一瞬,李轩就见一把巨大的黑剑凌空坠落,插在了他的前方——那正是李轩之前立足之处。

    此时又有一位一身黑色袍服的中年人,飘落在巨剑顶端。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李轩,眼里则含着些许的讶异之情。

    “没想到,连许山重都死在你的手中。之前我还一直以为传言夸大失实,如今却知阁下名不虚传。”

    李轩看了此人一眼,然后他的瞳孔就微微一凝:“你是‘千剑万化’夏侯婴?”

    ——他知道这个人,一位活跃于山东一带的第四门高手。其声望声威,都足以与死于仇千秋之手的镇江总兵‘风君’林紫阳并驾齐驱,甚至是凌驾其上!

    ※※ ※※

    于此同时,在战起之地的万丈高空之上,那位素白衣裳的少年正御剑凌空而立,俯视着下方的战场。

    他的目光,紧随着下方陷入了重围内的五人。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剑眉却微微蹙起。

    而在他的身侧,有一位同样御剑凌空,穿着一身金色战甲的女子,同样在俯视着下方。

    她的一身上下都被战甲包裹,就连脸上也被面甲覆盖,声音则似如金玉敲击,清脆无比:“九天玄女临凡?那个少女是谁?这种等级的降神术都能施展出来。”

    “此女名叫乐芊芊,乐怀远的女儿!”

    负剑少年背负着手,用凝冷的声音解答着:“此女应该是身具一种特殊的灵体,修行很慢,却特别适合降神术。

    除此之外,她身上应该还有一套非常强大的法器,接近于仙宝层次,可以为她提供无限的法力,排除掉降神术对她心志的影响。预计此器的防御能力,也不会逊色于师妹你身上的这套。”

    今日事前,他的功课还是做得很足的,李轩随行的四人,全都做过详细的调查。

    可这件器物,并不在他的料度当中。

    那战甲女子随后又看向了罗烟:“那么那个伏魔都尉呢?他使用的刀法,应该是‘浮光掠影红袖刀’?这都已经接近一瞬千斩了。如果不是他的修为还只有九重楼,那三人在他面前活不了三个呼吸。这样的人物,从哪冒出来的?”

    “我不清楚。”负剑少年微微摇头:“根据我探查到的情报,此人名叫罗烟,与仇千秋有着很深的联系,六道司对外的宣称是仇千秋的养子。可他在六道司所有的履历资料,都被抹去了。

    此人的实力很强,之前一个月,在金陵城的郊区,独力镇压了一头七重楼境的妖魔。不过——”

    可他没想到罗烟的双刀,能接近一瞬千斩的境地;也没想到此人的身法,也能这般的迅捷。

    关键是此人的刀道,赫然已达到了‘魄境’巅峰,凌驾于那三位第四门之上。

    “这两位,确实都不是凡人。”战甲女子想了想,也不好说什么。

    布局伏杀李轩的那人,已经对这位靖安伯非常重视了。总数四百人,其中四位十重楼境,还携带着大量的火枪与弩箭;预先设立好法坛的十二位术师,也都无一弱者。

    这种阵仗,足以干脆利落的将六道司一整个‘都’屠杀殆尽。

    她只能摇了摇头:“那么下面那家伙是谁?师兄你有把握没有?这人倒是挺骄傲的,不屑于与其他人联手。

    可这个李轩不但遁法诡异,浩气也精纯无比。普通的第四门,可是连伤他的资格都没有。”

    到此时她也只能指望师兄安排的人物,能够顺利的将李轩杀死。

    “他叫‘千剑万化’夏侯婴,一位十重楼境界的大高手。”负剑少年用手指点了点:“虽然其声名未能入师妹之耳,可三年前他曾在边疆与林紫阳一战,双方平分秋色。

    如今此人的修为更胜当年,三十三岁,剑道已至‘魄’境。只要我们给予天位之钥,未来的他,不会逊色于李遮天。”

    “林紫阳?之前造反被杀的那个?”金甲女子一阵沉吟道:“那确实很不错了。”

    林紫阳修为只有十重楼的境界,武意也只到韵,势,意,魄,魂,神六境中的‘意’境。可此人乃是朝廷总兵,手中掌握大军,又善于用势,战力不可用本身的修为境界来估量。

    “而且,此人的剑道正好克制李轩的遁法。”

    负剑少年的声音冰冷而又自负:“这个李轩,他在夏侯婴面前,连逃都逃不掉。”

    ※※ ※※

    “靖安伯居然听说过我的名字?在下真是深感荣幸。”

    在那座碎裂的法坛之上,夏侯婴也同样神情冷漠的看着李轩:“你的武道很有趣,换一个场合,我一定会向靖安伯讨教一番。可遗憾的是,今日夏侯婴身负使命,必须取你李轩的性命。”

    李轩懒得与他废话,直接就一刀劈斩了过去,‘碧血雷雀刀’裹带的雷光,赫然横绝十丈。

    夏侯婴却轻而易举的避让开来,他的身影飘舞,与擦身而过的雷霆竟然只差毫厘。

    于此同时,他的黑色重剑忽然碎散开来,化作数千枚手掌长短,薄如树叶的剑只飘散于空。

    李轩初时没有在意,他毫不气馁的追袭,将‘碧血雷雀刀’运用的如幻似电,一整片密集刀影,将眼前的二十丈之地覆盖。

    可渐渐的,他却发现自己的刀速,竟然追及不到夏侯婴的一片衣角。

    后者的身法,竟仿佛有着‘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的意境,又如狂涛大浪中沉浮自若的一片孤舟,始终是游刃有余。

    “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剑道,取自于‘竹’!”

    此时夏侯婴的剑指一引,就使得那众多竹叶般悬浮于空的黑剑,自李轩的周身‘飘’过。

    ——那看似轻飘飘的毫无力量,却几乎在一瞬间突破了李轩‘夔牛夜光甲’与‘六道伏魔甲’的防御。

    如果不是‘饕餮’自发启动,吸收了那些竹叶剑的力量,这一瞬就可使李轩重伤。

    可那些竹叶剑,却是越来越密集,四面八方的飘荡过来。

    李轩无奈,只能使用‘超导’遁法,可下一刻,他的瞳孔剧烈收缩。

    就在他念起的这刻,李轩‘神翼’散出的千万银丝,竟然都被全数割断!

    “你的遁法很奇特,可在我面前没用。”

    此时夏侯婴又探手一抓,一把由众多竹叶剑汇聚而成的纤细长剑在他手中生成:“这便是我潜修十年炼成的一式剑法,万叶寂杀!”

    在说话的同时,夏侯婴用无比惋惜的目光,看着李轩:“放弃吧,你在我面前,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可惜他眼前这个武道天才,才刚刚绽放光华,就得死于他的剑下。

    此时李轩化雷而遁,虽然没法使用神翼超导,可他的遁法依旧强大。

    “不畏浮云遮望眼!”

    借助刀意,李轩的身影从千万竹叶剑的围攻中暂时脱出,闪身到了二十丈外。

    此处依旧在竹叶剑的覆盖范围,可李轩却毫不在意,他左手握住了自己小须弥戒中拿出的‘蔽日虚无刀’,右手则依旧是‘碧血雷雀刀’。

    与此同时,李轩心念之内也开始观想着‘核聚变’。并以自身的杀意,尝试调度那件残破仙器‘武曲破军’,使得自己的双刀之上,蒙上了一层猩红血意。

    眼前的对手,不愧是与林紫阳齐名的存在,已经强到了他全力出手,都要饮恨的地步。

    此人虽然也是十重楼境,可与刚才他斩的那位双刀武士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甚至是判若云泥。

    那双刀武士的武道,仅是初入‘意’境,而这位的剑道,却也得了‘竹’之神魄,到了‘魄’境的中段。

    如今李轩唯一扭转局面的方法,就是自身的仙宝,仇千秋给予的‘铁布衫道果’,还有那还未成熟的一招——核聚变驱动的‘幻电三千斩’!

    尤其此刻,他的神念已从高空之上感应到了两道刺骨寒意,这让他明白自己没有保留的余地。

    “是很厉害的,不过——”

    李轩的瞳孔中闪动精芒:“不知夏侯婴你可体会过一瞬千斩的滋味?你的竹,又能否在我的烈日之下存活?”

    “什么意思?”夏侯婴茫然不解,却感觉到一股极致的危机,这刻李轩的刀势让他的心脏都为之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