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一五章 差点没了的翅膀
    山东济宁,京杭大运河一侧的山丘顶部。此时正有两个男子,在俯视着下方拥堵不堪的运河。

    其中之一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他一身素白长衫,气质俊逸出尘,面貌则冷峻清雅,脚下踏着飞剑,竟悬浮于一尺之上的空中。

    另一人则是三十岁许的年纪,身材高大,仿佛铁塔,一张脸则仿佛是刀刻斧凿,饱经风霜。身后还背负着一把黑铁重剑,让他的气质沧桑冷肃。这位正面现不耐之色:“可以说了吧,究竟要我做什么?”

    “杀一个人,”那位御剑而立的少年伸出手指往下面点了点:“靖安伯李轩,最多半天后,李轩他们的船就会经过此地,我要你配合下面的那些人杀了他!”

    那负剑中年闻言,却是一阵愣神:“你确定?你们不是号称万世仲裁,天道执法吗?据我所知,这位靖安伯,可是当今之世的正道栋梁,似乎还是理学的护法,与你们应当是一路人。”

    少年斜目看了他一眼:“是一路人,然则此人,他扰乱了天机,混淆了时序。所谓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可有人告诉我,未来的时光长河,却将因他而失序。”

    负剑中年蹙着眉头,然后一摇头:“不懂!可以你们的能耐,想要杀他还不简单?即便是你,一根手指头就可将他碾死,就非得我出手?”

    “此人修为还未至天位,按照古老以前的天规,我等无法对凡世之人出手。”

    少年说话的同时,将双手背负于身后:“夏侯婴,你可是怕了?如果心有顾虑,我可以换人。”

    “我怕个鸟!”名叫夏侯婴的负剑中年眼中现出了一抹恚怒与无奈:“那家伙虽然背景深厚,可那天师府,江云旗,我却没放在眼里。唯独一人,大晋的于少保,他若要对我出手,这天上地下,我无处可逃。”

    “于杰?”那少年唇角微挑,含着几分哂意:“于杰又如何?这位大晋少保,一样得由我们摆布。你不如想想李遮天,为何这么多年都能逍遥快活?”

    夏侯婴的瞳孔顿时扩张,心脏则微微收紧。

    修行界中其实早有传闻,李遮天之所以能在六道司黑榜第一位一呆就是二十余载,就是得了某个已经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力量庇护。

    少年又转过了身,冷眼看着夏侯婴:“去杀了李轩,然后将他的文山印给我取来,我会给你想要的天位之钥。”

    夏侯婴的目光,则是微微闪动:“我听说,当初虞子留下的文山印,乃是这世间唯一可能粉碎天道枷锁,唯一可能对抗你们——”

    嘤!

    夏侯婴的语音戛然而止,这是因一道犀利无匹的剑气,蓦然从他的面颊掠过,在他的脸上割出了一条血痕。

    “你越界了!”此时少年的气息冰冷,他黑色的瞳内杀机盈然:“你问得实在太多了,让我有点后悔选择了你。”

    他见夏侯婴再无任何言辞,就直接飞空而起:“我已经给你机会了夏侯婴!究竟作何选择,由你自己决定。”

    当那白衫少年远去,夏侯婴的面庞顿时微微狰狞。可半晌之后,他却长吐了一口浊气,从背后拿下了他的重剑。

    ※※※※

    当李轩他们的快船到了台儿庄附近,李轩与江含韵之间的‘汞桥’就已经化作粉末散去。

    由于李轩出力过猛,他们提前半个时辰,完成了‘神天双元法’的第一步。

    在这之后,江含韵第一时间就从小乾坤袋里面拿出了一块抹布,很仔细的将地面抹了抹,又用电流扫过一遍,蒸发出了许多可疑的气雾。

    “李轩辛苦你了。”

    江含韵匆匆说完这句,就满脸羞涩,逃也似的离船而去——她还得赶回金陵,明早得去朱雀堂应卯当班。

    李轩则不甘的喊:“你先别走啊,我们聊一聊,喂喂!”

    可惜那个窈窕的身影,已经越去越远。

    李轩的气色不由一阵萎靡,显露出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态。

    完成‘神天双元法’之后,他其实是神气完足的。

    可问题就在于他目前的状态,过于神气完足。

    想想看十二个时辰都处于人伦之事的最后阶段,却始终无法达到终点——换成别人,估计得逼疯。

    等到李轩面色颓废的来到船上,就见甲板上只有罗烟还在。

    她就站在船头,然后有些意外的斜眼看过来:“你不该春风得意,快活似仙吗?怎么这副样子?别跟我装!”

    “快活个卵蛋。”李轩想了想,然后就有气无力的回答道:“烟儿你可以想想看,你已经呆在六道司的宝库里面了,却连续十二个时辰,始终碰不到宝库里那些财物的心情。”

    罗烟想了想,就噗嗤一笑,幸灾乐祸道:“你这是活该!”

    罗烟的心情,居然稍微好了点。

    她道武双修,稍稍推想,就知李轩说的是实话。

    “你不知道这有多折磨,可除了这方法,没法阻止含韵她的狐化。”

    李轩叹了一声,然后就神色微肃:“烟儿,我之前看你上船的时候,神色有些不太对劲。有什么心事,可以跟我说一说吗?”

    罗烟则神色复杂的看着他,然后语声幽然道:“我其实不太想去北京,想着在那边再帮你两三个月就离开的。”

    李轩心里不由汗了一把,却无言以对。

    这一个多月他都陷在龙虎山的温柔乡里面,却把罗烟丢在金陵,确实有点对不住人。

    这让他之前对罗烟说的那些话,简直就是笑话一般。

    罗烟如果要在这时候离开,他是一点挽留的理由都没有。

    “不过我昨天去见了我的养父。”罗烟的眸光闪烁,有些晦涩:“父亲他对我说,他已经知道我跟着你的事情,他说他很欣慰。在九泉之下的奶奶,想必也会很高兴。”

    李轩顿时心神一振,暗暗给镇东侯段东点了一个赞,心想这位侯爷真是深明大义。

    不过他脸上却是一点声色都不漏,反倒出言劝道:“其实烟儿你没必要太在意镇东侯的想法,关键还是你自己是否开心。如果实在感觉没法适应,厌倦这种生活,勉强过下去会很辛苦。”

    “我自己是否开心?”

    罗烟回神想了想,感觉在六道司的这两个月,倒也还算不错。日子过得挺充实的,可以帮助许多人。

    如果没法继续她的大盗生涯,在六道司确实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我其实真舍不得烟儿你离开我身边。”李轩一声轻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舍不得,一想到你离开就难受。可我也不愿意勉强你,这太自私了,烟儿你本该是天上翱翔的鹰。”

    罗烟冷眼看着他,然后一声轻哼。

    她明知道李轩心里不舍的女孩多了去,可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还是生出了一股暖洋洋,甜丝丝的情绪。

    那种被人需要,被人喜欢着的感觉,让她无力割舍。哪怕明知道眼前这家伙的心已经分割成了好几份,变成花朵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罗烟的神色微动,起身看向了前方,她的眸光冷凝如冰:“不太对劲!”

    李轩心神一紧,手按住了‘碧血雷雀刀’,也往前方看过去:“怎么了?”

    他同时脚下一跺,震荡船身,以这种方法通知下面船舱内的乐芊芊与彭富来,张岳三人。

    这不单是因他对罗烟的信任,也是因他自己的神魄,感觉到了些许的危机。

    罗烟的袖中,则滑出了一对短刀:“准备战斗吧,有人在前面埋伏,我们后面也被人堵住了。”

    这个时候,他们后方有一艘八千料的大型漕船,忽然在河面上一横,阻拦住了快船的退路。于此同时,前面也有一艘同样大小的船只正在转向。那些舷窗一一打开,露出里面的一杆杆火枪,一把把连环劲弩。

    “上岸!”

    李轩脚下一踏,喝了声‘龙君借法’。当即就有一股外来法力自他体内滋生,同时他的周身,也被一股水系灵力包裹。

    这让他跃下快船之后,在江面如履平地。

    体重巨大的伏魔金刚也是一样,它把彭富来与张岳两人都扛在肩上,竟是踏波无痕的在江面上疾走。

    其实这个时候,水下的环境对李轩更有利。水的阻力,足以阻挡枪弹与弩箭。

    可李轩却自水面之下,感觉到了几股森冷的杀机。他不知道敌人在水下给他安排了什么,所以干脆上岸。

    有些出乎李轩意料的是,乐芊芊竟挣开了伏魔金刚抓过去的手。她手结灵诀,一头长发无风自舞,然后就已不逊色于李轩与罗烟的速度,往岸边飞去。

    于此同时,两只体型巨大的冰巨人,从水面上拔地而出。

    他们乘坐的那艘快船,在一瞬间就被漫天弹雨轰成粉碎。可这两尊躯体足有十丈高的冰巨人,却牢牢阻挡着那些弩箭与铅弹,守护着李轩他们的后方。

    “九天玄女?”

    罗烟吃惊的看着乐芊芊,她知道这少女正在用‘降神术’。可这位三重楼术修的‘降神’,威力实在过于夸张。

    轰!

    这是他们后方的一艘漕船,被水中突然拔起的一只小山般高大的‘玄武’巨兽,撞碎了半边船体。

    而这只全由寒冰构成,仿佛乌龟形状的巨兽,光是高就有五十丈,它的身体则阻塞着大半个河道。

    ——那赫然也是由乐芊芊的法力招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