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一四章 江狐狸秀色可餐
    李轩是在接近傍晚的时候,登上了前往北京的船。

    主要是在家里耽搁了,刘氏听说他去了龙虎山一个多月后,又要调到北京任职,自然是心塞得不行。她拉着李轩的手,一个劲的掉眼泪,李轩怎么哄都哄不住。

    然后李轩又与赶回家的李承基密议了一阵,东宫之案事涉国本之争,父子二人不能不谨慎。

    好不容易等父子俩商量妥当,仇千秋又上门拜访。

    等到他在南京,把该见的人都见了,该安排的事都安排好,就已经快到傍晚时分了。

    在船上李轩又等了小半个时辰,才等到了彭富来与张岳两人。

    他们倒是挺讲义气的,李轩才刚开口,就毫不迟疑的答应同李轩一齐北上,去闯一闯北京城那个龙潭虎穴。

    主要是秦淮河他们已经腻了,想要见识一下八大胡同。

    不过在南京,两人也有众多的手尾需要处理,就比如他们的那些相好——

    罗烟则是与李轩差不多时间上船的,她在将明幽都事务交割之后就去了镇东侯府,然后神思不属的来到了码头。

    乐芊芊反倒是最简单的,她的父母云游天下,姐姐则在外地任职,所以只需整备些行李就可。

    不过在他们乘坐这艘快船即将出发之际,却有一位身穿赤金色六道伏魔甲的貌美女子,风尘仆仆的策马疾奔而至,将乐芊芊喊到了岸上。

    “那是乐芊芊的亲姐,伏魔校尉乐诗诗。”

    彭富来站在船栏旁看着下面:“在武夷山的镇魔署任职,也是个牛掰得不行的女人。修为强横也就罢了,还有一身壕得不行的法器。你看她身上,包括那六道伏魔甲在内,全是乐氏夫妇给她打造的高阶法器,许多第四门都不是她对手。”

    “不如猜猜她们在说什么?”

    张岳双手抱胸:“我赌二十两纹银,一定是要芊芊她与谦之保持距离。”

    李轩没敢押注,他现在已经认识到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

    不过在码头上,乐芊芊却睁大了眼睛,很惊讶的看着乐诗诗,一副无法置信的模样。

    乐诗诗则愁眉苦脸的叹着气:“傻丫头,你一颗心都全在他身上了,我还能怎么办呢?不过我倒是挺欣慰的,至少那家伙是个能护得住你的男人。我之前在武夷山担心的不得了,赶回来后才知道你没事了。”

    她拍着乐芊芊的肩膀道:“既然喜欢上了,那就别畏首畏尾了,不妨离他更近一点。如果实在拿不出勇气,那就继续保持现在这模样,跟在他身边办案也可以。那个家伙,他对你垂涎万分,只要你还在他身边晃,他迟早会忍不住对你下手。

    李轩那样的男人我知道,他自以为很有担当,所以你越是柔弱,越是楚楚可怜,他就越会紧着你,不会让你吃亏。”

    乐芊芊的脸,不由烧红一片:“姐姐你在说些什么呢?”

    “传授你秘诀!”乐诗诗嘿然一笑,然后又将一只小乾坤袋递到了乐芊芊手中:“拿着吧,上月爹娘从南洋返回,让我把这乾坤袋与里面的东西给你,你稍后就穿在身上。”

    “这是?”乐芊芊捧着小乾坤袋,眼神惊奇不已。

    “这是‘玄女征仙甲’,虽然只有内甲,肩甲,臂甲与裙甲四件,却都是极品法器,神威可以直追仙宝。它们不但可以极大的增强你的‘降神术’,且对于法力没有任何要求。

    可还记得爹他每年从你身上抽的血?这就是用你的血来祭炼的。爹娘他们为这东西筹备了许久,也走了许多地方,直到上个月他们才将这套法器完成。”

    乐诗诗叹了口气,然后用力捏了捏乐芊芊的脸蛋:“你呀,是不知道爹娘他们有多疼你。小时候他们将你我寄养在别人家,是真的迫不得已。自那之后,也一直都在补偿我们。你别再生他们的气了知道吗?”

    乐芊芊则摇了摇头,她想自己又不是小孩了,怎么可能还会记恨父母?

    她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小乾坤袋,又望着船上等着的李轩,她对接下来去北京的生活,忽然充满了期待。

    ※※ ※※

    当天边最后一丝阳光落下的时候,李轩他们乘坐的快船已经驶入到扬州附近的江面。

    李轩已将鄱阳湖的虺豚放了回去,又从扬州府龙君那里借调了一批虺豚,由这些生力军拉拽船只,风驰电掣一样驶入运河。

    此时这运河还是拥挤堵塞着的,不过他们的快船较小,可以从靠岸的河面挤过去。速度虽不及之前李轩在大江上顺水而下的时候,可一天也可疾驰数千里。

    那些水关口的人员,也早就得到了朝廷飞符谕令,一路都在给于方便。

    此时在这艘快船的船尾舱室内,李轩正袒裼裸裎的端坐于一侧,在他对面,则是江含韵。这位还是蒙着面纱,手抓着自己的衣襟一阵犹犹豫豫。

    “你干嘛呢?”李轩不耐的催促道:“快点脱啊,以前你帮我雷法炼体的时候,又不是没看过?”

    江含韵顿时一声怒哼,她想这家伙果然不老实,回头偷看过她的身子。

    可李轩这么说来,她倒也放开了羞涩,将身上的衣物与面纱解了下来。

    李轩初看一眼,就不禁错愕:“原来你没有狐化啊。”

    他有种上当受骗了的感觉,原以为江含韵遮住脸与手,是身上开始长狐狸毛的缘故,可结果发现不是。

    可随后李轩就看着江含韵的脸,看着她的身子,一阵发呆。

    江含韵虽然没有狐化,可的确有很大的变化。此时她的肌肤不但每一寸变得无比的细腻雪滑,更似在发着光。

    什么‘肤如凝脂肌如雪’,‘凝脂肤理腻,削玉腰围瘦’,‘肌肤冰雪莹,衣服云霞鲜’,都不能形容江含韵美丽之万一。

    那张小脸也发生了些许变化,五官显得更加精致了——那种感觉很难形容,反正比以前漂亮了至少一倍!让人完全挪不开眼睛,一双秋瞳般的眸子,则让人恨不得陷进去。

    此外少女的周身,也散发出一股幽香,只需闻一闻,就能让人心猿意马,色授魂与。

    “在发什么呆?”

    江含韵的声音也是好听到了极点,她以前的声音就娇翠欲滴,似水如歌,如今就更是勾魂摄魄了。

    不过这位的语中,却万分羞恼:“你再盯着看,我就不与你练了!”

    李轩以极大的定力,让自己恢复了神智,他很认真的看着江含韵:“要不含韵你还是变成半妖得了。”

    江含韵的唇角抽了抽,然后默默的从旁边拿出了腰刀。

    “开玩笑!开玩笑!”

    李轩感觉到江含韵的暴力欲望,忙讪讪一笑:“我们继续吧——”

    可接下来他却忍得很辛苦,可以想象一下面前有个没穿衣服,比后世那些大明星都美上好几倍的大美人,却什么都不敢做的痛苦。

    李轩在心里念着道门《清心咒》‘清心若水,清水即心。微风无起,波澜不惊’的口诀,可却发现这根本没用。

    没奈何,他只能运转寒息烈掌的一百四十七式,把自己给冻住了。

    以前在南京地府,李轩就曾用这一招应对薛云柔。而如今,他一身寒元更加的强大,还修成了九幽寒煞,这镇压心魔之能更加的强大了。

    江含韵则对他的冰棍熟视无睹,在自己的眉心处,割开了一道血口:“开始吧!”

    李轩也在自己的眉心处割开了一道血痕,同时雷诀一引,使他们身前的一团朱砂全数化为汞液。然后在二人的眉心之间,形成了一条银白色的桥梁。

    朱砂是至阳之物,可以斥退任何妖邪。天子的圣旨,往往都以朱砂写就,或者以朱砂盖墨。

    而朱砂融化之后的汞液,则是至阴之物,可以导引阴神,使他们之间的神魄互通。

    这个时候,朱砂中所含的硫磺,则弥漫于他们的周围。可以确保没有任何妖祟之物,能够干扰伤害到他们的阴神。

    而之所以两人要脱光光,是表示两人身心都无间隔,算是一种仪式上的需要。

    李轩很快就依照法诀,与江含韵交换着神魄源质。

    可接下来的情况就更加不好了,两人都感觉自己的神念里面,进入了东西。二人都同时有了飘飘欲仙,仿佛快要升天的颤栗感。

    江含韵更是面红似血,不能自禁的发出了声音:“你慢一点,别进来了!别——嗯哼~”

    总算她还记得,这艘快船只有五个舱室,隔音效果不怎么样。而彭富来他们,就在上面的甲板上,所以勉力压制。

    可那苦闷的声音,却更是搔到了人的骨髓深处。

    李轩则想这与他跟薛云柔做那事的时候感觉差不多,而且是略过前奏,直接进入最后阶段的那种。

    他想了想,就没听江含韵的,他猛力的,狠狠地将自己的灵魂源质灌入了进去。

    而这个时候,正趴在甲板上倾听的彭富来与张岳两人,都满含异色的对视了一眼,猜测这两人究竟在做啥?

    在船尾处状似不甚在意的罗烟,则面罩寒霜,‘咔嚓’的一声,捏碎了栏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