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零七章 谁让你撩我
    李轩的浩气雷音早非是吴下阿蒙,如今他一声震吼,第四门的修士也要晕上一晕。

    可无论拥有‘正一神箓’的薛云柔,还是天位境界的虞红裳,都可无视李轩的震吼。

    二女仅仅耳鸣了一下,就恢复了正常,不受半点影响。

    不过当李轩呵斥声出,两人却都不约而同的收起了法力,没有再动手了。

    不受影响归不受影响,心上人的面子还是得给。

    薛云柔退开了二十丈,她咬着下唇,将‘正一伏魔剑’收回到身边,然后眼眶微有些发红的看向别处:“明明是她先动的手,你不帮我也就算了,居然还吼我?”

    虞红裳则背负着手,散去了那面阴阳鱼图。她面色冷傲的抬着下巴,眸子里也藏着浓浓的醋意:“你们两个人做的还不够吗?偏要到我面前来碍眼?你就是故意的!”

    虞红裳心想这两个混蛋,就在她面前你侬我侬,做那种羞羞的事,难道还有理了?

    一想到刚才的情景,虞红裳就不由一阵气苦,一瞬间想要弃他们而去,懒得再理这个家伙。

    李轩他爱喜欢谁就喜欢谁——

    可这念头一起,虞红裳就想起了这几个月来的日日夜夜,想起了南京地府与孝陵墓内,为她拼死搏杀的那个身影,也想起了李轩耗尽身上的银钱,为她买的那个手镯。

    一想到从此与李轩陌路,虞红裳顿觉心里撕心裂肺的痛。

    “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李轩万分头疼的对虞红裳道:“裳儿你如今正是调理阴阳的关键时候,怎么能随意动手?万一阴阳逆冲了怎办?快点去入定调息,把你的阴阳之气稳住。我先送云柔走,稍后再来与裳儿你说话。”

    之后他就扯着薛云柔往外走,虞红裳有心阻止,可一时间也想不到合适的理由,只能眼看着二人离去。

    等到李轩的身影消失在视野,虞红裳就转身泄恨似的一甩袖,大量的池水倒卷十丈。

    她心里一阵失落不已,这个时候,也唯独李轩的那声‘裳儿’,能让她聊以**。

    薛云柔则半推半就着,被李轩拉扯到二十里外。

    等到他们来到另一座背靠龙门峰的峰头,薛云柔就猛一甩袖,将李轩的手挣开,然后俏面清冷的看着远方:“轩郎你既然爱护着她,那以后就跟她过去,以后别来寻我。”

    李轩不禁失笑:“云柔你自己心思不纯,怎么还来怪我?怎么就非与红裳过不去,要这么挑衅刺激她?”

    薛云柔的脸顿时微微一红,心想这还不是虞红裳要强行把李轩从她身边带开?

    而就在她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李轩却已将她拉到了怀中:“云柔你这些天,是不是很辛苦?天师府内暗潮汹涌,杀机隐伏,我虽然不太了解,却能够想象得到。”

    尤其薛云柔以外姓的身份入继天师府,其中的艰险阻塞就更增十倍。

    他只能让牛郎呆在那边看着,可那只傻鸟,一天到晚跟织女腻在一起,成天只知道问他要养元丹。

    明明答应过他要以公务为重,看起来也是清冷高傲,蛮可靠的。可结果织女把羽毛一展,眼神稍稍勾搭,宛转悠扬的叫唤几声,那傻鸟就把持不住了。一天时间倒有四分之一,是耕耘在织女身上。

    “云柔你有什么委屈,有什么难处,都可以跟我说的,别藏在心里。我可以帮忙,哪怕是帮你出谋划策也是好的。”

    这一刻,薛云柔只觉自己的一颗心都软化了,她一身的疲惫,满心的委屈,这刻都没了一大半。

    感觉背后李轩的胸膛,特别的坚实,特别的牢靠,那双覆盖在她腹部的大手则特别的温暖,给她以莫大支撑。

    不过薛云柔还是摇了摇头:“天师府内形势错综复杂,外人是理不清的,不过我还应付得来,轩郎你真无需担心什么。那一群跳梁小丑,想要逼我让出正一伏魔剑与正一神箓,可没那么容易!他们能用的手段也就那样,不值一哂。”

    薛云柔对这天师之位,其实不甚在意。她私心里更愿抛开一切,与李轩结为连理,双宿双栖。

    薛云柔也心高气傲,从来都不屑于借助仙宝成道,之前放弃自身就有基础的后天‘五行雷体’,转而修持后天‘玄雷道体’,就是不愿走前人之路。

    可事涉舅父一家,又有张观澜这个强敌在侧,虎视眈眈,薛云柔知道自己半步都退不得。

    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李轩的双手,有了一些奇怪的动作。

    薛云柔不禁脸色一红,心神一荡,忙按住了李轩的手:“在做什么呢?你别动!”

    她随后又转过身,环抱住了李轩的腰:“你先让我抱一会,一会就好!你老实一点,听话。”

    闻着李轩那阳刚健朗的气息,薛云柔不由满足的闭上了眼。

    她想只需轩郎还在身边,还想着自己,那就是她最大的支柱。

    ※※ ※※

    大约两个半时辰之后,李轩才返回到化龙池。薛云柔说是只抱一会儿,却抱了他许久许久。

    等他来到位于化龙池中央的礁石上,盘坐于此的虞红裳就睁开眼,冷冷的看着他。

    李轩则关心的看着她:“裳儿你现在如何了?可已调息妥当?”

    虞红裳则‘哼’了一声,不爱搭理的转头看另一边。

    李轩不禁一叹,神色凝然道:“裳儿,云柔她才刚经历一场惨变,死了好几位血亲。天师他需闭关养伤,张副天师也无法理事,如今天师府一大摊子事,就落在她一个人的肩上。此时云柔她的心境,也可想而知。”

    他苦笑了笑:“你们是自小一起长大的闺蜜,多体谅一下,别因为我坏了彼此的交情。”

    虞红裳闻言愣了愣,然后就面显释然之色。

    可接下来,她还是眼圈一红,泪水断线珍珠一样的往下掉。

    李轩顿时不知所措:“裳儿你别哭啊,好好的哭什么?”

    他下意识的就伸手去给虞红裳抹眼泪,可手才刚伸过去就被虞红裳一把拍开。

    “你别管,我就是伤心,难过。”虞红裳用袖子擦了擦脸:“我在想明明就是我先来的,先认识的轩郎,可为何轩郎心里面,连一点我的位置都没有?”

    李轩不禁哑然,无言以对。

    “明明一个月前,我还是与轩郎最亲近的人,可现在,轩郎你却是敬我而远之。”

    虞红裳又仰头看着天空,试图强抑泪水:“我应该是这世界最了解轩郎你的人,我知道轩郎你喜欢青黑二色的衣裳,也知道你喜欢吃些什么东西,还有轩郎你最喜欢的景色,是诚意伯府后院的那片青竹;可这有什么用?轩郎你与我离得还是好远好远。”

    李轩听着虞红裳倾诉,心肝也不禁一阵阵的抽疼。

    他想起了那个藏于鼎中,时不时往外打望的血眸少女;想起那个为避免阴煞侵袭他身体,一直压抑自身意识,甚至不惜以《正气歌》卷轴自封的虞红裳;也想起虞红裳随在自己身边的日日夜夜。

    李轩心想自己的心,自己的人,怎么就不能分成两份,三份呢?这样就不会辜负了佳人。

    良久之后,李轩轻声一叹,他走上前将虞红裳强抱在了怀中。

    虞红裳初时极力的挣扎,可渐渐的就不动了,只哽咽着声音道:“你这是做什么?不是要离我远远的吗?你放开我。”

    李轩没有说话,只默默的抚着虞红裳的背。

    等到少女平静下来,李轩就又感觉不对,怀中的虞红裳似乎过于安静了,他还感觉到右边肩颈上有一股寒意凝结。

    当李轩低下头,就见虞红裳正眼神定定的盯着他肩膀上,薛云柔留下的牙印。

    李轩心里顿时暗道不好,然后他就见虞红裳,猛地在他左边肩膀,几乎同样的位置上猛地一咬。

    开始他是一点都不痛的,虞红裳的咬力,都被饕餮给吸走。

    李轩不由暗暗得瑟,心想有‘饕餮’这件仙宝在,红裳你是咬不动滴。

    可接下来,他就听‘咔嚓’一声响,还有可能是源自于‘饕餮’的一声哀嚎兽鸣。

    然后李轩就感觉到脖颈上一阵疼痛,让他不禁一阵龇牙咧嘴:“裳儿你是认真的?还真咬啊?”

    “不然呢?”

    虞红裳抬起头望着他:“记住了!这里也不准涂伤药,也必须得留疤,否则我定不与你甘休。”

    她想薛云柔这牙印实在是碍眼,既然李轩不愿将之抹掉,那么她就只好‘以牙还牙’。让日后的薛云柔,也体会一下看别人牙印的心情。

    李轩的回应,则是野兽一样猛地将虞红裳扑倒在地。

    “李轩你做什么?不要。”虞红裳花容失色,试图去推李轩。可后者的身影却如山一样,完全没法动摇。

    “你说呢?谁叫你这么撩我?”

    李轩一声轻哼的同时,偷眼往外扫望打量了一眼。

    然后他就心想很好,那些女官,还有随行的护卫什么的,都一如往常,被虞红裳打发得远远地。

    李轩不由嘿然冷笑:“你继续喊啊,喊破喉咙都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