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零六章 这里有个狐狸精(求推荐求月票)
    “见过公主殿下。”

    李轩抬起头,就发现虞红裳看他的目光有异。这位眼含狐疑,在李轩与薛云柔二人之间扫望着。

    “殿下怎么了?”薛云柔明知究竟,却状似不解道:“还请殿下移步,至我上清殿奉茶。”

    虞红裳则似是想到了什么,面色开始忽青忽白的变换。她最后咬着银牙,从李轩身上收回了视线:“龙虎山两位少天师,我以前也是见过的,曾经向他们求教过道法。今日既然来了,还是得给这两位上一柱香。”

    这位不动声色的走入了灵堂,给两位少天师上了香。等到吊唁完后,她就笑着道:“云柔你可自便,你我之间是什么交情?就如亲姐妹一般,用不着特意来陪我的。今天你们这么多的客人,你这个少天师可别失礼。”

    薛云柔的唇角一抽,知道虞红裳是有意将她支开。

    这位还故意把声音放大了,让周围天师府的长老与长辈们听见。

    换在以前,薛云柔一定不会让虞红裳得逞,可一来今日情况特殊,确实贵客众多;二来她心境有变,也料定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两人没法发生什么。

    于是她在警告性的睨了李轩一眼之后,就往外面走去了。

    而就在薛云柔离去之后不久,虞红裳就又笑眯眯的看着李轩:“靖安伯你离我这么远做什么?这里人多杂乱,鱼龙混杂,很不安全。只有你在我身边,本宫才能够安心。说来你这个护卫统领,这几天可不太称职。”

    李轩闻言苦笑,他扫了眼虞红裳身后立着的三位第四门境界的大内高手,在犹豫片刻之后,还是手按着‘碧血雷雀刀’走到虞红裳的身侧。

    虞红裳则以眼神示意,让身边的人都后退几步,然后她一边往外走,一边不动声色的询问:“轩郎你与云柔,已经做了那事情了对吧?”

    李轩差点就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他咳了几声,又想了想,就理直气壮的回道:“请恕下官听不懂公主言中之意。且我与云柔早已定情,公主您也是知道的。”

    所以他们之间即便真发生了什么事,那也在情理当中,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你!”

    虞红裳不由一阵气苦,她现在有点后悔从李轩身边离开了。这个家伙一被放松缰绳,就像是在草原上狂奔的野马。

    她随后又盯着李轩的肩颈,那个被衣物遮掩住的牙印:“轩郎你这里的伤,是被哪个偷腥的猫给咬得吧?疼不疼?过来我给你涂点伤药。”

    李轩忙捂住了衣襟,回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这怎敢劳烦公主殿下?伤药我也是有的,还是最好的那种。”

    ——至于用不用,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虞红裳没说话,只静静的瞪着他,看得李轩心里发虚。可他最终还是顶着虞红裳的目光,毫不相让。

    李轩心想现在的他,不但没法给薛云柔名份,也无力为薛云柔做任何事,总不至于连这个印记都守不住?那未免太渣了。

    这已经是薛云柔在他身上唯一的留念。

    虞红裳看了李轩半晌,终是哼了一声,把视线挪开了:“去个人告知云柔,就说本宫身体有恙,现在就得去他们的‘化龙池’。”

    ‘化龙池’虽然也在龙虎山,可这座山地方广大,有几十个峰头。那座化龙池,离天师府足有七十里的距离。

    反正她是不想李轩与薛云柔继续腻在一起了。

    不过在语落之际,虞红裳又稍稍迟疑:“张副天师那边也派个人过去,就说本宫的事也不是那么急,让他等这边事了之后再过来。”

    方才她见张副天师走入灵堂时,那股子悲恸欲绝,伤感萧索之意,简直无法言喻。

    据说这位的次子,也死在刀魔李遮天的手中。

    她再怎么想远离天师府,也不能这么不近人情。

    李轩对此,自是无可无不可的。

    他倒是食髓知味,想要与薛云柔再次共赴鱼水之欢。可薛云柔这几天忙得脚不能落地,根本就没时间与他私会。预计到两位少天师下葬头七之前,薛云柔都抽不出空暇。

    在天师府继续呆着,与去化龙池没什么区别。

    ※※ ※※

    化龙池就在龙虎山的西南端,在高达两千丈的龙门峰的顶端,面朝武夷山的位置。

    这里实则是一座温泉,只是因连通了几条地底灵脉,形成了一座天然的先天八卦图形。因山势之故,这个八卦图形并不规整,却更可见自然演化之妙,造化之神奇。且这八卦图形占地广大,覆盖着周围十里范围,拥有着极大的威能。

    如果一定要用什么话来形容这里,那么‘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这一句是非常合适的。

    而这里之所以被命名为化龙池,是因传说古时候拥有龙血的蛇蟒之类,都会聚集于此,借助这里的力量蜕变龙躯。

    不过到如今,这化龙池早已没了这功能。

    这里虽然依旧是修行圣地,一些修行特殊功法的人,在这里修行可以得到事半功倍之效,尤其适合修士炼体,可却再没法助蛇蟒化龙了。

    因数百年前地底火山喷发之故,这化龙池周围堆积了大量的硫磺,这里已经成为蛇蟒之属无法靠近的禁地。

    而张副天师原本的设想,就是借助此地的先天八卦,镇压虞红裳体内的阴阳冰火之力。并以药物,以及此处拥有奇异力量的温泉,帮助虞红裳调理气脉,强化体质,壮大元力,完成初步的阴阳平衡。

    张副天师的逻辑是虞红裳本身的修为,肉身还远不够天位的水准,如今的状态就像是婴儿在舞大锤,自然难以调和阴阳。

    如今只有将她的极阳极阴之力与龙气暂时剥离,在此期间尽可能的强化她各方面的素质。

    在李轩看来,这无疑是治标治本之策,比什么丹药仙宝之类更靠谱的多。

    这也不难办到,虞红裳身为皇室公主,本身不缺丹药。且她毕竟已是天位,以天位之身高屋建瓴,弥补之前欠下的功课,这可比普通武修一步步筑基爬上去容易得多。

    所以当张副天师提出这一方案的时候,公主身边无一人反对。

    天师府也为此做了充足的准备,那座先天八卦图已经过调整,灵脉也被梳理过。在此间修行的修士们也暂被请离,整座化龙池都对外封闭。

    他们甚至准备在化龙池附近修建一座精致的客馆,用于招待长乐公主入住。

    可结果虞红裳还没到来,天师府就已滋生大变。

    幸在化龙池的功用在那里,不影响虞红裳的阴阳调和。

    之后虞红裳也陷入到了闭关状态,她在化龙池最中央的那块礁石上入定,呆了整整十天。

    李轩也在礁石上陪护了十天,为了日后能从天师府强娶薛云柔而苦修度日。

    这座化龙池的确神奇,李轩在这里观想核聚变,可以比别处多坚持二百个呼吸。

    他以寒息烈掌的拳架来炼体,效果也远胜往昔。

    恰好天师府还送了他二十枚‘神烈金身丹’,这是一种品阶与六道人元丹相当,专用于强化体质的丹药。

    李轩每天都服用一枚,然后也不怕药力堆积,引发后患。他每日用核聚变观想法一炼,再在化龙池里面一泡,什么样的药力都炼化融化了。

    十天下来,他浑身上下竟已有了提前凝聚金身之势。

    第三门武修金身的一些特征,比如铜皮铁骨,外罡化汞,血肉再生,真元凝液等等,他都已经提前拥有,都不逊色于真正的七重楼武修。

    唯独将自身修行的冰雷之力,浩然正意,大日神元融入金身这一步,李轩还没能够办到。

    不过这对他来说不难,这一步简而言之就是将自身武意恒定于肉身,融入到自身的血肉当中,获得更强大的神通异力。

    可李轩的武道,已入‘意境’多时,早就稳固下来。现在欠的就是积蓄,等到自身元气足够了,自然可水到渠成。

    而就在李轩武道与日俱增的时候,仇千秋与薛云柔联袂而至。

    仇千秋是为张观澜与那五艘云中战舰一事,来与天师府通声气的。

    日前那五艘从龙虎山退走的云中战舰,惊动了整个大晋。

    事后天师府与六道司也都有派遣人手,前往追踪这五艘战舰的踪迹。朝廷甚至有决议调动五名以上的天位,将这五艘云中战舰摧毁。

    可让人失望的是,这些战舰在退入武夷山地域之后就销声匿迹了。前往追踪的人手,也被武夷山脉的妖族拦截不能深入。

    有人推测它们应该是向东向南,进入了大海,不过谁都没见到。

    而仇千秋在与天师府通过消息之后,就想着要见李轩一面,看看他的情况。

    薛云柔原本被龙虎山众多的杂务困在上清宫,可在听说仇千秋打算探望李轩之后,就以陪同贵客的名义,顺势将所有的事务往张玄重等人身上一推,与仇千秋一起来到了化龙池。

    “轩儿你要随我学大绝灭掌?”

    在见面之后,仇千秋就很吃惊的看着李轩:“这门绝学我传给你倒是没问题。可问题是此法的修行门槛极高,普通人可没法修炼。”

    ——即便是惊才绝艳的李轩,距离这门槛也很远。

    李轩没有解释,他直接站起了身,面向前方的一块巨石。在深深呼吸的同时,观想‘大日’之景。

    “仇叔且看!”

    他蓦然拔出了‘碧血雷雀刀’,然后运使‘雷霆’与‘大日’刀意,一瞬千斩。

    说‘千斩’确实夸张,可李轩这一刻确实斩出了一百刀。且每一刀都势沉力猛,如雷霆闪电,无比的狂暴。

    当李轩斩完一百刀之后,又过了整整三个呼吸,那块巨石才碎裂成无数碎片垮塌了下来。

    那些裂口竟然光滑无比,就仿佛它们本来就是如此。

    这说明李轩的刀势犀利,力量凝聚,没有一星半点的浪费,没有任何的余力溢散在外。

    “这是——”

    仇千秋吃了一惊,他看了看那碎石,又望了望李轩。

    发现在如此狂暴的斩击之后,李轩竟然还是神气完足,似乎没有半点的气力损耗。

    除此之外,仇千秋还从李轩的身上感知到了与自己类似的力量。

    李轩则是深呼吸了两口,才消除了脑海里的晕眩感,他这一招,以观想‘核聚变’来驱动自己的刀法。的确是不废什么力气,可元神上的消耗却有点大。

    “仇叔以为我这一招如何?”

    “很厉害!绝大多数第四门的武修,都得被你这一招乱刀砍死。即便是我,也得退避三舍。而且轩儿你在气力上还有很大富余,你可以考虑再配一把刀,学一两招类似‘乱披风’之类的秘式,试用一下双刀斩法——我倒是忘了,你的‘幻电天刀’中就有一式‘幻电三千斩’,正可匹配。”

    仇千秋见李轩面现不满之色,才语声一转,神色凝然道:“轩儿你使用的法门的确与我近似,且威能极大。足以催动大绝灭掌。不过你的肉身却是差了许多,还不足以承载大绝灭掌的反噬之力。”

    他又抬手止住了李轩的言语:“我知道轩儿你现在的肉身很强,不逊色于横练功体的武修,可到底还是没有登峰造极,也没有成就金身。过早修行此法有害无益。放心,等到日后你肉身强度够了,我这门大绝灭掌舍你其谁?”

    李轩不由微觉失望,他还是很期待自己能够变成人形核弹的。

    “恰好!”仇千秋此时忽将一枚玉珠从袖中取出,丢给了李轩:“我这次来是为代你母亲来看你,也是为把这东西送到你手中。你把这东西吃透了,学会了,炼化了,那也就差不多可以达到使用大绝灭掌的要求。”

    “这是什么?”李轩将玉珠放在手里把玩:“这是舍利子?”

    可看起来又似是而非,不过里面含蕴的力量,却让李轩心颤不已。

    “这是道果!你也是道家一脉的武修,怎么连自家的东西都不认得?”

    仇千秋笑着纠正:“不过与舍利子是差不多的东西,都是前人的一身道业所化。这枚道果你可得藏好了,此乃是遗自于我六道司一位天位高人。

    那人道号玄机子,已经将‘铁布衫’与‘金钟罩’修炼到登峰造极,窥到了九转玄功第六重的门槛。曾经执掌六道司一百年,将天下妖魔镇压到喘不了气。”

    “竟是天位道果?”李轩的神色一凝,然后惊喜无限:“这是送给我的?仇叔你可真大气。”

    他所知的‘道果’,功用与佛门舍利子一般无二。不但能让后辈修士短时间内,获得‘道果’主人的部分力量,还可以直接传承无上大法。

    就比如这枚天位‘道果’,李轩可以直接融入体内,获得它前主人三成神威的铁布衫,三成神威的金钟罩。更可由此传承这两门横练大法的所有奥义。

    当然,他依旧需花时间去修炼,去体会,可速度却远比自己从头开始快得多。

    虽然这铁布衫与金钟罩在他前世的武侠小说当中,都是公认的大路货色,二三流的功体。

    在这个世界,这两门横练功法也是流传甚广。

    可李轩知道,无论是铁布衫,还是金钟罩,都是道门炼体圣法九转玄功的简化版,也是九转玄功筑基之法。修炼到极致时,可相当于九转玄功五重楼的境界,有着莫大的神威。

    只是这两种法门都易学难精,入门容易,登顶艰难。

    而如今有着这天位道果辅助,帮他照亮前路,他只需旁人十分之一的力气,就可成就绝顶的横练功体。

    “这天位道果的价值直追极品法器。我哪里能拿得出这样的好东西送你?”仇千秋失笑道:“这是六道司给你的奖励,由我转交而已。”

    李轩不由吃了一惊:“这次怎就这么大方?”

    他还以为这次又像是国子监一样,纯属他自己多管闲事,一点奖励都拿不到。

    仇千秋不禁哈哈大笑:“龙虎山天师府的事情自然与我们六道司的职责无关,可你这次不是斩了刀魔李遮天吗?情况自然与上次国子监的事不同。那可是我们六道司的通缉要犯,黑榜第一。

    按照之前总堂开出的赏格,你还有十万两纹银,五十个大功可拿。除此之外,朝廷刑部与各个州府开出的赏银,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让人去领。大约能领二三十万两纹银,以及一些丹药回来。”

    李轩不禁扬了扬眉,心想对啊,这刀魔李遮天还是朝廷的通缉要犯!

    自己真是蠢了,居然忘了这一节!亏他还在为银钱发愁,却忘了去拿这金山银山。

    最后仇千秋又交代了几句,就直接走人了。他是个日理万机的大忙人,没有时间耗在这里。

    而就在仇千秋离去之后,一直在旁边的薛云柔就将一把刀丢了过来。

    “这是刀魔李遮天的配刀,名叫‘蔽日虚无刀’,我们天师府的炼器师已经将李遮天的神念印记处理妥当,已经可以将之炼化使用了。

    此刀之能主要是勾通虚无,与你的冰雷之法不是同一路数。可除此之外,它还能够蓄势养气,可以配合你的浩然正气使用。它的锋锐与刀身强度,也足可与任何极品刀器争锋,拿来做备用的刀器还是绰绰有余的。如果轩郎你实在看不上,也可在日后为它寻一良主。”

    这却正落李轩的下怀,他刚好想寻一把能与‘碧血雷雀刀’并驾齐驱的刀器。试一试双刀斩法,一瞬千斩的神威。

    这把‘蔽日虚无刀’虽然不趁手,却也能凑合着用了。

    “说来云柔你这几天可还好——”

    李轩正想问薛云柔这些天的情况,可当他转头望过去时,却发现薛云柔正媚眼如丝的望着他,那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竟满满都是久别重逢后的欣喜与渴望。

    李轩一时也忘了所有言辞,痴痴的与她对视着,再无法挪开视线。那就仿佛是两人的视线打了结,又好像是天雷遇到了地火,彼此勾动着,纠缠着。

    而就在二人目光火热的对视了三个呼吸之后,薛云柔就直接飞身过来,扑到了李轩的怀中。

    “我好什么好?没有你在,一点都不开心。红裳那蹄子,她坏透了。”

    她面色娇艳,竟是直接掂起了脚,把红唇送到了李轩的眼前。李轩也毫不客气,直接抱住了少女,然后就着那樱桃咬了上去。

    可就在两人又一次相濡以沫,抵死缠绵之际,忽然一股含蕴着极阴极阳之力的恢弘罡气,从天而降,轰落了下来。

    李轩顿时就心中一惊,忖道自己怎么就忘了不远处的虞红裳?

    就这么大剌剌不做半点遮掩的在她面前做这种事,岂非是自找苦头?存心挑衅?

    他下意识的就想要松手退开,抽刀抵御。可薛云柔却反过来死死的把他的头抱住,继续抵死纠缠,摩挲探索,翻江倒海。

    而此时她的身后,两口黑白二色的‘正一伏魔剑’飞空掠起,在光影闪烁间,将那股遥轰过来的拳力斩成了粉碎。

    可紧随其后,他们两人的头顶,就生成了一面冰红二色的太极阴阳鱼图,里面一道赤红色的光束喷薄而出,轰落在两人立足的池岸上。

    薛云柔无奈,只好结束了这缠绵之极的一吻,然后裹挟着李轩的身影,退开到五十丈之外。

    于此同时一道赤红雷霆,被她招引过来,与那赤红光束对轰。

    “公主殿下您是否管得太宽了?”

    薛云柔身影立定的同时,遥目往化龙池中央的虞红裳看了过去:“我自与轩郎相会,彼此情投意合,与你虞红裳有什么相干?”

    虞红裳依旧端坐着,她的脸色则是铁青一片:“我才懒得管你们,可这里有个喜欢偷腥的狐狸精,看我斩了她!”

    随着那阴阳鱼图转动,此时又有一束寒冰射线,往李轩两人牵着的手臂冲击下来。

    那浩荡寒元,竟使得周围三里之地,都在须臾间全数化为冰国。

    薛云柔的周身,则生出了滔天雷柱,直贯长空,与那寒冰射线抗衡。

    李轩看她们这一番交手竟有愈演愈烈之势,不禁一阵头疼不已。他当即就按住了‘碧血雷雀刀’,以神夔雷音结合浩气,发出了炸雷般的声响:“都给我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