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零四章 我的第一只翅膀(求月票求推荐)
    快要塌掉的房里面,李轩万分得意的看着躺在身边,已经软成泥一样的薛云柔。

    心想你修为虽然更高超,可我的战斗力,显然更强得多!

    “为什么给神血青鸾取名牛郎啊?那是因一个民间传说,传说古时候天帝的孙女织女擅长织布,每天给天空织彩霞。她讨厌这枯燥的生活,就偷偷下到凡间,私自嫁给河西的牛郎,过上男耕女织的生活。

    不过这件事惹怒了天帝,把织女捉回天宫,责令他们分离,只允许他们每年的农历七月七日在鹊桥上相会一次——”

    薛云柔却表示怀疑:“民间有这样的传说?是哪个地方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她随后就摇了摇头,轻声笑着:“一定是轩郎你编出来的对不对?不过这个故事好美,既然你的神血青鸾叫牛郎,那以后我的火云凰就叫织女了。”

    李轩闻言往屋顶上方看了一眼,稍微有点鄙视‘牛郎’的能力,

    他那个世界的牛郎们,可没这么弱的。

    此时薛云柔又把娇躯一翻,再次压在了他的身上。

    这让李轩体内的气血再次澎拜,想起了薛云柔之前策轩驰骋,那细嫩柔软,盈盈可握的腰肢快要被摇断的情景。

    不过薛云柔却没有再战一场的意思,她眸光复杂的看着李轩:“可我却不喜欢做织女,一年才能够见一面。”

    “那是当然。”李轩失声一笑,心想着真要当了牛郎织女,他也受不了啊:“回头我就让母亲到你家提亲,三书六聘,八抬大轿,一样都不会少。”

    他心里则在琢磨着,该怎么开口说含韵的事情。今天这个时机显然是不对的,怎么都得让云柔有个完美的夜晚。

    可就在这时候,薛云柔却猛地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干嘛?”

    李轩狐疑不解的看着她:“干嘛咬我?”

    不过由于‘饕餮’的存在,薛云柔咬在他身上一点都不疼,甚至连一点印子都没留下——薛云柔的力气,都被饕餮给吸走了。

    幸亏这不影响做那种事情的触感,否则李轩就很头疼了。

    “你把饕餮的能力给解开。”薛云柔抬头怒瞪着他:“快点!”

    “那你不准咬我,我试试吧。”李轩犹疑了片刻,还是尝试着收回饕餮的护身之力。然后他就后悔了,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

    薛云柔用力十足,直到在他肩膀上咬出一个血印才罢休。

    李轩活动着手臂,在舒缓着痛感的同时,语含不满道:“云柔你干嘛?难道真是属狗的?”

    “这叫盖章留印!”薛云柔直起了身,有些得意的看着这牙印:“你不准对伤口用药,让它留疤知道吗?以后如果你有了别的女人,她就会看到这个,是我先来的。”

    “别的女人?”

    李轩更加狐疑了,他想这莫非是薛云柔给他设的陷阱?这个坚决不能上当。

    “少来,我李轩可是正人君子,结了婚之后,自当守身如玉,洁身自爱。”

    可必须娶两个,哪怕被柴刀也要娶,他的翅膀一个都不能少——

    “守身如玉?”薛云柔发出了一声嗤笑,眼含质疑。

    她早就不相信问心铃了,心想传说中虞子的‘扒灰’一事,只怕是确有其事的,所以虞子这‘问心铃’拷问出的君子,也就成色不足。

    一想到自己被欺骗,薛云柔就心有不甘,在李轩腰间的软肉上狠狠一揪,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旋转。

    她揪得李轩哇哇大叫,鬼哭狼嚎,才又一声轻哼:“你在装什么装?看你的皮都没有青,饕餮的能力被你用上了对不对?”

    薛云柔随后就用道簪,挽着那瀑布一样散落的头发。不知为何,她的眼眶有些发红:“不过以前我喜欢轩郎你是如玉君子,现在却不这么想了。反正无论轩郎你最终娶了谁,那个人都必须同意我与你在一起,不能对我们的事情说三道四。最好是娶了我表姐含韵,你可以帮她阻止狐化。

    不对!必须是表姐,否则我可不干。别的女人,我绝不会同意的,虞红裳也不行。”

    薛云柔知道自己这个闺蜜,在其它方面都很大方,可唯独感情,那女人是最小气不过了。

    唯独表姐她的心肠很软,而且容易被李轩忽悠。

    “什么意思?”李轩蹙了蹙眉,更加听不懂了:“云柔你的意思,是不嫁了,让我去娶含韵?”

    “不嫁了!”

    说到这句,薛云柔的眼泪瞬时就掉了下来,豆大的眼珠滴在了李轩的身上:“看到这个没有?”

    薛云柔往旁边一指,那雌雄一对的黑白飞剑,就飞悬到了她的身侧。然后声音哽咽,强压着悲意道:“我既然继承了这件仙器,那么无论是我舅舅,还是天师府的人,都不会允许我外嫁给别人的。”

    李轩听了之后不禁直起身,惊疑不定道:“可你舅舅那两个儿子哪来的?我听说你们正一教可是不禁婚嫁的。”

    “是不禁婚嫁。”薛云柔红着眼眶摇头:“可我能够找人入赘,却不能嫁给别人。你想想就知道了,他们怎么能容许这两件仙器,还有天师府的基业,落在外姓人手上。”

    李轩心想这可真操蛋,他皱起了眉头凝思:“我又不贪图他们什么,大不了我娶了你,以后与你生的孩子跟他们姓张。”

    云柔的孩子不能继承他的靖安伯,这不是还有含韵吗?

    “轩郎!”

    薛云柔闻言心中一颤,她不知李轩作为一个现代人,对姓氏与传宗接代什么的,并不是看的很重。

    只道李轩为她,竟肯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她用贝齿咬着唇,微微摇头:“不可能的,换成你是张氏的族人,会否放心?即便要寻人入赘,我也只能从张氏的远亲里面寻,还不能是太出色的,必须诚实可靠,软弱可欺的。”

    薛云柔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见李轩青了脸,眼中蕴育怒意。

    她欣慰之余,又觉酸涩:“放心,我反正是打定了主意不嫁人了,以后就这样跟轩郎你在一起。如果未来有孩子,那就从我这里继承天师之位,如果没有,那么过些年就把天师还给他们。”

    李轩一阵发呆,只觉心里面十万头草泥马在狂奔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