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三零二章 云柔我会对你负责的
    当李轩送别敖疏影,返回天师府时候,发现这里还是乱成一锅粥似的。

    张神业已经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闭关,用于修养伤势。

    这位将龙虎山的一应事务与丧葬事宜,都委托给了薛云柔与张玄重等人处理。直到两位少天师与天师府众弟子出葬之日才会短暂出关一两日。

    薛云柔则带着龙虎山的一群道法高人,前往龙虎山的各处灵枢,修复‘神霄都天雷阵’那些破损的阵法节点。

    之前她用‘正一伏魔剑’修复法阵,只是临时的应急之策。要想长久有效,还是得实地去重刻阵纹,布下法坛,使用更好的法阵材料不可。

    这无疑是龙虎山的当务之急,就不说那位可能杀回马枪的前元天师张观澜,南面象山山脉与武夷山脉中的众多妖魔,也不能不做防范。

    不过薛云柔虽不在天师府,可这天师府内却无人敢怠慢李轩这个贵客。

    负责修整天师府的张玄重,早就得到薛云柔的吩咐,给他安排了一间方圆三丈的静室休息。

    这间房才刚被修补过,之前它的屋檐,被溅射过来的碎石轰塌了一角——可这已是天师府内,目前最好的房间了。

    李轩无事可做,也不好给人家添乱,便干脆在静室里面坐定,开始了内视观想,全神感应那两件可能存在于他体内的‘凶兽饕餮’与‘武曲破军’。

    李轩猜测孝陵墓内的两件仙宝,现在很可能就在他体内。

    只因那吞噬外力的特性,还有增强他刀威刀意的特性,都与‘凶兽饕餮’及‘武曲破军’的能力很像,只是在具体威力上逊色许多。

    当日这两件仙宝,可是让虞妍君直接拥有了天位战力!

    不过李轩还无法确定,这是因他亲眼望见那两件臂甲,被虞红裳轰成了粉碎。

    当日这东西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化成金粉消散的。

    当感应开始,李轩很快就发现自己的手臂肌肤里面,竟然隐藏着形状奇异的金属丝线。

    这些丝线整体呈赤金颜色,且极其纤细,它们密布于他手臂的内外侧,在李轩的肌肤底下纵横交错,形成了大片的网格,上面还有众多的丝线,凝聚出浮雕形状的图形。

    “还真是——”

    李轩认得这些图,当日他在孝陵墓里面见过。

    ‘凶兽饕餮’与‘武曲破军’这两件臂甲外面的雕纹,就是这形状的。

    可在此之外,李轩就没能感应到更多了,他没感应到那两件凶器的器灵,也没搞明白这东西到底是怎么进入他身体的,更搞不清楚这些金属丝线,是如何在他体内生成的。

    如今唯独可确定的是,‘凶兽饕餮’及‘武曲破军’这两件仙器,的确是在他体内再生了。

    他刚才会感觉到饥饿,很可能是与两件仙宝的恢复有关。‘凶兽饕餮’及‘武曲破军’之所以在他体内恢复,则多半是因饕餮吞噬的那些修士的魂魄。

    只因李轩可以确定无疑,这些奇异的丝线在昨日还是没有的。

    他以往每次入定修行,做‘混元天象诀’的功课之前,例行都会来一次全面的内视,了解身体内的状况。

    而昨日因观想‘核聚变’,他进行内视的时候是额外的用心,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大意。

    李轩心想当时他体内如果有这些赤金色的丝线,他不可能察觉不到。

    而在他昨日疲惫昏睡之后至今,也只有今日在龙虎山内的一战,可能导致这些丝线的生成。

    ——它们总不至于是在敖疏影的床上,被这头母龙给舔出来的吧?

    李轩随后又尝试调用‘凶兽饕餮’及‘武曲破军’之力,他信手挥刀,却未能使任何饕餮与破军的力量附于其上。

    李轩想了想,便尝试着回忆他与李遮天的一战,回想他当时对李遮天的杀意。

    下一瞬,李轩就果不其然的望见自己的‘碧血雷雀刀’上,萦绕出一层血色光晕。

    果如李轩的猜测,激发此器的关键,是人的战意杀心。

    平常他习武切磋时的心态,是无法将之激发的。

    李轩又就着那血色光晕感应了片刻,然后眼中就现出了一抹异泽。

    “这是?”

    那正是兰御与伏友德的武道真意。

    不知是否巧合,这二人一擅冰火,一掌风雷,使得他的‘碧血雷雀刀’内,生出了更多的冰雷之力,还有来自于‘武曲’及‘破军’两颗天外星辰的力量,以及两位绝世武将的武意与凶念。

    关键是,这股力量与他本身武道真意近乎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

    李轩不由兴奋了起来,心想这就有意思了。

    兰御与伏友德都是三百年前的绝代名将,一身武道惊天动地,很可能已进入到了中天位的境界。

    他们的武意,李轩哪怕只能利用百分之一,那也是很不得了的。

    怪不得那张召元会被他一刀枭首,连他的一刀都接不下来。

    李轩估摸着自己即便不借那五千道门‘伪儒’之力,这张召元也很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自己如能善用这两件器物与‘神翼’的力量,那么这世间的第四门,除了仇千秋那个层次的人物之外,只怕已少有人能挡住他的刀锋。

    而待两件仙宝完全修复,更不知是何等的神威?

    至于张神业所说的凶器噬主,相较于它们提供给他的力量,这点代价已不值一提。

    而就在李轩研究着这两件残破仙器,沉浸其中,不亦乐乎的时候,他听到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是谁?”李轩狐疑地往门口看了过去,他之前特意交代过张玄重,不得让任何人来打扰的。

    而下一刻,他就听见薛云柔那轻轻柔柔的声音:“是我。”

    随着‘嘎吱’声响,薛云柔推门而入。她此刻竟已换了一身紫绶道衣,那玲珑有致的娇躯,竟将这宽松的道门衣袍,穿出了婀娜多姿,千娇百媚的味道。

    “云柔?”李轩微微惊异:“你不是去修复‘神霄都天雷阵’了?”

    他开始研究两件仙器到现在,用时应该还没超过一个时辰。

    “这座阵法的基盘,本来就大致完好。我只需负责最关键的部分,其它的自有门人代劳。我继承了‘正一伏魔剑’,那就是天师府的少天师了,哪里可能事事都自己做?”

    薛云柔走过来之后,就直接依着李轩坐下。她将螓首与娇躯紧靠着李轩,双手则紧紧环抱住了李轩的腰。

    她似乎是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只求二人之间,没有任何的空隙,没有任何的距离。

    这换成以前,李轩的脊椎多半又要‘咔嚓’作响。可这次有‘饕餮’的存在,倒是不觉得难受。反是被薛云柔那姣好的身材,软柔的娇躯,勾得心猿意马。

    李轩随后又发现这女孩,似乎还洗了澡,身上散着好闻至极的自然体香,还有皂角的香气。

    李轩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是滚烫的,呼吸也变得粗重灼热起来。

    可他随后却努力的克制自己的邪念,用手轻抚着薛云柔的背部安慰。

    只从薛云柔的力量,他就知道这女孩的心情极不稳定。

    才刚经历舅父被重伤,两个表兄被杀死的惨变,任何女孩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尤其薛云柔之父早逝,薛云柔自小就在张神业的膝前长大。这位天师对于薛云柔而言,可谓是如师如父。

    那两位死去的少天师,对于薛云柔来说,想必也是如亲兄长一样的。

    这次龙虎山之变,对薛云柔的打击之重,李轩知道自己是怎么都无法想象的。

    李轩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开口安慰,只能用肢体语言来抚慰薛云柔的心绪,然后做好薛云柔心灵中最可靠的依靠与后盾。

    薛云柔死命的抱着他,直到小半刻之后才开口道:“真想一辈子都这样,就这么抱着轩郎你,永远永远都不放手。”

    可她随后却一声叹息,手上减了许多力道:“我都不知该怎么谢你才好,这次要不是轩郎。我猜舅舅他这次多半死定了,即便不死,也要被逼隐退。我也只能看着李遮天在杀死我亲人之后扬长而去,什么事都做不了。”

    “没到这地步吧?”李轩不由失笑:“张天师是何等人物,即便我不来,他想必也有办法化解。何况你我之间,就只差明媒正娶了,还要谈谢字吗?”

    薛云柔听到‘明媒正娶’四字,瞳光不知怎的,瞬间暗淡下来。

    她将螓首继续埋在李轩的胸前,不让李轩看到她的脸色:“对了,刚才龙君与你,到底说了什么?”

    “龙君?没说什么,无非就是感谢来感谢去的。”李轩心中一凛,面上却是一点声色都不动:“还给了我一件东西,说是报恩的。”

    “真的?”薛云柔才不肯信,她一声轻叹:“轩郎你这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太花心了,花心大萝卜!也很会骗女孩,什么样的女孩都逃不过你的毒手。”

    李轩就不满了,他自问自己人品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喜欢撩拨女孩,可对人是很真诚的,也是个肯负责的男人。

    就在这个时候,薛云柔抬起头,仰望着他:“轩郎,你今晚要了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