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九五章 这是理学护法(4300字求月票!)
    李轩忙伸手出去,扶住了摇摇欲倒的薛云柔。

    他能够感知到薛云柔那刻骨铭心的仇恨,如果这玄相所言属实,那么李遮天与少女之间的血仇,就不止一桩。

    且据李轩所知,薛云柔的兄长似乎也因那位刀魔的缘故,至今都卧病在床。

    双方之间,已是仇深似海。

    不过少女随即就挣开了他的手,继续往山腰方向穿行而去。

    李轩也带着伏魔金刚紧随其后,同时询问那一起跟过来的玄相道人:“那位所谓前元天师张观澜,又是什么人物?”

    他猜能够重创张天师的,一定也是天位。

    可在李轩所知的当世二十多名天位名单中,却并无此人存在,他之前都从没听说过。

    “那是前元时代的人物,天师道第十三任天师。”

    答话的是随后跟过来的敖疏影,她语声淡淡的说着:“因此人受前元册封,为蒙兀效力,屡次与太祖为敌。所以太祖曾令大将伏友德率大军围山,逼迫天师道从张氏后人当中另择了一支继承天师府。张观澜不得以让渡天师之位,在不久之后退隐。

    不过我也没想到这人居然还活着,我被封印的时候,他就已经有二百多岁。如果是这位,那么这座‘乾天五方五雷大阵’就解释得通了。他是前代天师,通晓天师府的众多秘传。想要在天师府寻几个内应,更是再简单不过了,要破除天师府镇山的‘神霄都天雷阵’,那也是轻而易举。”

    “神霄都天雷阵正是因此而破。”

    玄相道人苦笑道:“我当时听说是张观澜,也不敢置信,他可是我们天师道祖宗辈的人物,执掌天师府达七十四载,在门中影响深远。据说当时上清宫内至少有二十二位同门反叛,其中光是第四门就有三位,令所有人都措不及防。”

    他同时在侧目打量着敖疏影,心想这位又是什么人物?自己竟看不出深浅。

    不过仅从其从容不迫之姿,就可知其身份不凡,修为高绝。

    李轩想了想,又指了指山下:“那么山下的那些妖类,又是哪里来的?”

    “应该是张观澜召来的吧?”

    玄相道人用不确定的语气说着:“龙虎山属于象山山脉,而龙虎山南面的武夷山脉,在古时更是号称十万大山,无数的妖魔存身其内。我们天师府从汉唐开始,被朝廷册封镇守龙虎山,就是为防御这些妖魔。”

    关于此事,李轩倒是清楚的。

    他知道在武夷山脉之北,大晋的地形与现代中国大抵相仿。可在武夷山脉之南,却有着较大的不同。那边有着更多的大山,还有超出福建与广东至少十五倍面积的土地。

    大约两千年前,那边还曾存在一个规模巨大的妖国,辖地南北数千里,拥有妖军百万。

    而哪怕至今,这武夷山内都盘亘着许多妖魔族类。而大晋也至今都无法对此地进行有效的辖制,只能以册封土司的方式羁縻。

    而阁皂山与龙虎山,都曾是中原王朝抗击十万大山的前线。

    “这些妖魔,不过是藓芥之患,他们连龙虎山下的那些小道观都无法攻破。”

    玄相道人面含愁意道:“真正麻烦的,还是那座‘乾天五方五雷大阵’,还有那‘暴雨梨花针’。”

    就在他语落之际,李轩就心有所感。当他抬头,就望见天空又有无数的银针往这边飞洒过来。

    几人同时警觉,都不约而同的藏在了‘伏魔金刚’身后。

    玄相这时才察觉这尊机关傀儡的厉害之处,借助薛云柔的‘六甲六丁护体神咒’,这伏魔金刚竟是硬扛住了数量上千的针雨!

    这尊机关傀儡,竟仿佛有着用不完的气力。它手中那面‘大伏魔盾’,始终都处于全力激发的状态。

    等到针雨又告一段落,玄相道人就苦笑道:“这就是‘暴雨梨花针’!神器盟与墨家都有出产的暗器,专破修士的真气罡元。张观澜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他竟然能持续不断,无穷无尽的将暴雨梨花针从天空洒落下来。且是一瞬千发,威力惊人。之前我就有两个同行的师弟,被这针雨所伤,不得不留在刚才那座辟玄观里面修养。”

    他的语声凝重:“这针雨封锁着龙虎山内外,让人无法出入。据辟玄观主说,天师曾遣门中弟子四出,试图修复布置于山内的‘神霄都天雷阵’,却因针雨袭击,数十位弟子在途中被针雨轰杀。还有上清宫那边,不止有雷霆轰击,还有不知来于何处的重炮轰打,我担心那边会撑不住。”

    敖疏影则背负着手道:“这些针都来自于那五艘悬于一万八千丈高空的浮空战舰,上面都有三十个巨型针筒,每一门都能轰出千发银针,可以穿梭一百二十里至此。舰首处还有三门巨炮,长约有十五丈,膛口口径也达到了十二寸,炮身当中满绘着道门符文,射程想必是非常夸张的,炮弹威力也应非常惊人。”

    玄相道人不禁错愕,心想这位莫非还能够看到一百二十里外?

    李轩听她的描述,则更觉荒唐,心想这简直就是科幻战舰啊!

    一万八千丈高空,那就是一百多里高,这个古代世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神奇的浮空舰船?

    还有敖疏影所言的重炮,也让人匪夷所思。在他那个世界的二战,倒是有过射程二百多里的巨炮,可那是借助现代火药以及各种现代技术达成的成就。

    在这个时代射程一百二十里的大炮?这哪怕是借助一万八千丈的高空来增加射程,也非常的夸张。

    可接下来,他就已经望见前方的一片朱红色的建筑群,那竖立着‘上清宫’与‘嗣汉天师府’石碑的山门,也已遥遥在望。

    也就在这时候,天空中传出雷震般的巨响,总数十五发炮弹,从五个方向轰击而至。它们如流星般从空中坠下,然后以所向皆靡的气势轰入那规模巨大的道观,沿途横扫一切,掀起了滔天烟尘。

    那观中虽有着上百尊身躯高大,达到五丈以上的‘黄巾力士’,还有着一座可以覆盖住整个上清宫的防御法阵,可在那些炮弹轰击之下,却都如纸糊一样的脆弱。

    直到那炮弹轰到上清宫的核心地带,才被里面冲起的十几道剑光强行拦下,斩碎。

    此时薛云柔的身影,则已往穿梭入内,那上清宫中顿时响起了一片惊喝声。

    “是谁进来了?”

    “来人通名!”

    “好像是薛师妹与玄相师弟?”

    “是我!”薛云柔御剑进入宫门之后,又直往深处行进:“后面是六道司伏魔校尉,靖安伯李轩,还有一位也是我的朋友,你们都不得阻拦。还有,天师何在?”

    她不知敖疏影是否愿意插手龙虎山的这场劫数,所以没有透露她的姓名。

    李轩与敖疏影也跟随入内,此时李轩才发现,在宫墙之内,赫然还耸立着数十面道法招出的石墙。每一面都厚达近丈,层层叠叠的耸立在宫墙之后。

    在两旁则有数十道人,眼神惊疑警惕的看着他们。可因薛云柔之前的交代,这些人虽然警惕,却都没有拦截之意。

    他们跟着前面的薛云柔,很快就来到了宫中的上清殿前。

    守在上清殿前的几十位天师府弟子,本有上前阻拦之意。可随着敖疏影目光一凝,这些人就面色微变,僵立在了原地。不但薛云柔毫无阻碍的进入殿内,李轩等人竟也跟了进去。

    只有玄相道人谨守门规,在门前守候不敢擅入。

    现任的十五代天师张神业,果然就盘坐在这殿中上首,旁边还坐着二十余位或状态萎靡,或气色不佳的道人。

    张神业的面色也同样衰败异常,脸上竟浮着一层黑气,眼中更是强抑悲痛。

    他望见薛云柔之后,是略有些吃惊的:“柔儿?你怎的也回来了?”

    此时张神业的语中,竟含着些许不易察觉的苦涩之意。

    这个时候,他其实是不愿见薛云柔返回龙虎山的。龙虎山散出的求援信符,是针对所有出游在外的弟子。

    可张神业是绝没想过,这信符也会将薛云柔也召回龙虎山。

    “舅舅。”薛云柔疾步走了过去,直接跪倒在了张神业的侧旁:“你现在的伤势怎样?”

    张神业还没来得及说话,旁边就传出了一个声音:“天师他几乎被张观澜的五方之雷轰碎了三花五气,如今已重伤到就连‘正一伏魔剑’都无法运用,只能依靠他的‘阳平治都功印’勉力支持。再这样下去,这堂堂的天师府,正一祖庭就要亡了!”

    另一人则用催迫的语气道:“还请天师大人早做抉择,将‘正一伏魔剑’传下。有这件仙宝在,虽然未必能够击退李遮天与张观澜,可我天师府至少不会这么狼狈。”

    “传下‘正一伏魔剑’?传给你吗?”这是又一个沙哑声音,他冷笑着道:“‘正一伏魔剑’与‘阳平治都功印’,‘正一神箓’,都是我们天师府的传承重器,得授‘正一伏魔剑’与‘正一神箓’,那就是未来的天师人选。可你们这些人,又有谁能保证自己与外面那位前元天师没有关联?没有与张观澜内外勾结的嫌疑?”

    他语音未落,就有人质问道:“难道你张玄重就没有?”

    “我自然是有的。”张玄重嘿然一笑:“所以不敢奢求。”

    “呵!依你之意,难道就这么耗着?我猜李遮天的伤势,最多一天就可以压制下来,难道让天师他以一敌二?”

    薛云柔则吃了一惊,她听这几人的语气竟都是毫不客气,唇刀舌剑一样的交锋着。

    她侧目望去,发现那说话的几人,赫然都是自己的叔祖辈,也就是天师张神业未出五服的堂叔父与堂兄弟。

    她是冰雪聪明之人,一瞬间就已明悟,自己的舅父,竟是面临着被逼宫之局。

    这些人的意图,竟是要借机逼迫她的舅父,将‘天师’之位转让给张氏别支。

    张神业没有搭理他们的争论,他拂袖将薛云柔护到自己的身后,然后凝神打量着李轩与后面跟着的敖疏影。

    “这位应该就是靖安伯李谦之吧?果然是少年英雄。至于阁下——”

    张神业看着她,眼神惊疑。

    “我姓敖!”敖疏影背负着手,与张神业对视:“敖疏影!”

    张神业的瞳孔当即收缩,现出了几分惊喜之意。

    可此时旁边,却有人一声冷哼:“管你们是谁,此间所议之事,乃是我天师府的内务,外人就请出去吧。”

    “外面人是蠢的吗?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

    “这个李谦之,好歹是六道司的人。可这女人怎么回事?就因是天师的外甥女,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进来吗?”

    “什么靖安伯?都没听说过,六道司何时有修为这么弱的校尉了,怕不是冒充的?”

    “不可无礼!”

    张神业出言训斥,语声冷厉:“这位靖安伯大人,不但是六道司新晋校尉,也是新任的理学护法,也就是不久前重创刀魔李遮天之人。日前他才因扫荡建灵余党,化解江南大灾,受封靖安伯。至于这位敖仙子——”

    他站起身,朝着敖疏影深深一礼:“竟是长江之主,奉天开国辅运神风水德元君到来,贫道有失远迎了。”

    这一句,使得在场诸人,都传出了一阵惊呼哗然。

    众人看李轩的目光,就已含着震惊与讶异,看敖疏影的眼神,则更显凝重肃穆。

    堂中更有几人大喜过望:“水德元君至此,可是来为我天师府援手助拳来的?”

    “真是幸甚!有元君在此,我天师府定可化险为夷。”

    “我今日是陪朋友过来的。”敖疏影神色淡淡的扫望了堂内诸人一眼:“本宫受朝廷之封镇压长江,在此之外,不愿多沾染业力因果。本宫与外面两人也无仇无怨,甚至与那张观澜还有些交情。没有足够的理由,本宫不会多管闲事,不过——”

    就在众人脸上,现出失望之意的时候,敖疏影却又语声一转:“如果吾友靖安伯有出手援护你们天师府之意,那么本宫倒也不介意助你们一臂之力。”

    在场的众人闻言都是一愣,然后他们看李轩的目光,就变得额外不同。

    都想这位靖安伯,是怎么与长江龙主扯上关系的,甚至被她称呼为友。初代诚意伯的余荫,似乎还不到这个地步吧?

    李轩也是吃惊不已,他诧异的看了一眼敖疏影,只见后者眸含微笑的看着他。李轩心中一动,就朝着张神业道:“我与薛仙子情投意合,缘定三生。今日天师府这桩事,在下既然赶上了,那就绝不可能置身事外,天师如有所命,只管吩咐便是。”

    这一刻,在场的众人都是面色各异,有些人在欢喜,有些人则是变了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