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九三章 不可撼动
    李轩闻言一愣,感觉不可思议:“龙虎山还需要向外求援?”

    那可是传承数千年的天师府,正一道脉的祖庭!历史可比他们六道司都悠久得多。天师府中的第四门高手,总数都不会低于三十,还有当代天师亲自坐镇。

    在天师府周围,还环绕有数十道观,数十派道门传承,号称江南道都。

    可随后李轩就心神一凛,意识到正因如此,龙虎山那边的事况才让人揪心。

    这是何等样的大敌,竟使得堂堂龙虎山天师府,窘迫到了这个地步?

    “我得尽快赶往龙虎山。”薛云柔站起了身,将‘玄冥至阳梭’招到了身前。

    这个时候,她不可能再乘坐那艘楼船,慢悠悠的赶过去了。

    张副天师则是眼现犹豫之色,他望了望还未能平复阴阳逆冲的虞红裳,又看了看自己,然后苦笑道:“我就算了,云柔你去吧,路上要小心。”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哪怕赶过去也是个累赘。虞红裳的情况,也离不开他的法阵调理。

    李轩则从小须弥戒中拿出了‘碧血雷雀刀’还有两件战甲,毫不犹豫道:“我陪你一起。”

    之前他入定修行与睡眠的时候,这些碍事的东西是收起来的。那时以为船上有禁阵存在,又有‘伏魔金刚’看守,自己应该是安全的。结果他发现自己还是过于大意轻心了,没想到自己会惹来几位第四门联手暗算。此事他当引以为戒,再不能有第二次了。

    这要不是明非他们几人怂,自己岂非要没命了?

    虞红裳那边却心中一紧,心里极不情愿,可她知道这个时候自己最好不要阻止。

    薛云柔也有些迟疑,她不知龙虎山那边究竟是什么情况,会不会有危险?

    “你还想丢下我?”李轩看她的神色就不禁皱眉,眸光不悦:“你一个人去,我放心不下的。”

    恰好此时,远处又有一群人驾驭着几件法器飞空而至。那都是虞红裳的随从护卫,因脚程稍慢一线,到此刻才珊珊而至。

    听天獒就在其中,还有李轩那具被铁锁捆绑着,已经动不了的‘伏魔金刚’。

    这东西有着自我防护之能,估计虞红裳他们也是废了点手脚才将它制住。

    神血青鸾‘牛郎’则先一步从云空中穿梭而下,落在了李轩的肩上。它偷偷看着李轩的脸,眼中似有愧色。

    “我送你们过去吧。”

    此时的敖疏影蓦然插言,她招出了一辆雷霆缠绕的赤红色飞车:“你的这件法器虽然厉害,极限时一日之间可穿梭万里。可你的法力不足,最多五百里就得油枯灯尽。那时即便赶到了,也一样是无能为力。”

    薛云柔认出这车,竟是一件上古遗下的极品法器‘赤雷神辇’。据说是传自于上古神庭,世间总共都不到五件。

    可她本能的就想抗拒,不愿领受敖疏影的恩惠。

    虽然刚才已证明了李轩与敖疏影之间是清白的,可薛云柔还是本能的感觉到,这女人——不对,是这条母龙对自己有着巨大的威胁。

    此时敖疏影却已斜视了过来:“虽然本宫不知道那边是什么情况,可对方既然能够危及到龙虎山存亡,那想必是非同小可的。其中的天位只怕都不止一人,你确定你与李轩能够安然抵达?”

    薛云柔闻言气息一滞,她看了李轩一眼,发现李轩一身上下的法器,竟已是浩然生辉,于是就哑然无声了。

    敖疏影则随后探手一抓,就将薛云柔与李轩两人都抓摄到了飞车上,然后看向敖智慧:“你来拉车,这三人留下来,交给你的龟丞处置。”

    “诶?”敖智慧吃了一惊,指了指自己的鼻子:“要我拉车?”

    堂堂的鄱阳龙王,居然给两个凡人拉车?

    “不然呢?”敖疏影冷冷的看着他:“你当本宫不知,那敖衮固然是教唆明非他们犯案之人,可如果没有你鄱阳王的配合,他们如何能把人送到我的床上?一百鞭或者拉车,你自己选。”

    敖智慧略觉委屈,他想你明明说过从犯不究的。

    可他随后就想算了算了,自己确实理亏。且敖疏影要宠着她的男人,自己如之奈何?

    “那我还是拉车。”他当即化作一条七十丈长的硕大黑龙,用前面的两只爪子抓住了飞车前面的车辕:“小心了——”

    随着敖智慧的尾巴一甩一震,这飞车顿时如光似电,向南面方向闪逝而去。

    虞红裳看着她们远去,不禁微蹙柳眉,她随后就转头看向张副天师:“副天师可有办法让我尽快恢复?或者是短时间内可以运用法力也行。”

    张应元则苦笑摇头:“公主还是耐心些吧,方才你与水德元君交手,已经留下不小隐患了。如果不先镇压排除,以后即便有仙宝到手,你也未必能够镇压得住。且李轩与云柔身边既然有水德元君在,殿下您真无心担忧。”

    他现在也忧心如焚,却不会因此将虞红裳,推入到万劫不复之境。

    “殿下确实无需担忧的,那位靖安伯大人,其实很强。似我们这样的普通第四门,只怕伤不了他。”

    此时跪在旁边的平波真人忽然插言,等到虞红裳眼神冷厉的看了过去,他不禁缩了缩脖子:“其实在将靖安伯迷晕带走之后,我们曾经尝试从他身上剥离那些法器,就如他那小须弥戒。结果全力以赴都没能成功。他有《正气歌》正本自发护体,又有一股奇异的神通,将我们的力量吸走,使我等无论如何都没法拿下他身上的任何器物。”

    伏波散人则道:“其实与我们一齐动手,劫持靖安伯的,还有庐州妖虎之祖伏山君。我曾望见他瞒着我们三人,私下里对靖安伯出手。可这位一连三次倾尽全力,都没法伤到靖安伯毫发。靖安伯大人他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把他的力量给全都吸走了。”

    明非老人也苦笑道:“我等之所以要寻水德元君为我们主持公道,一个是担心报复,事后阖族俱灭;一个则是对他实在无可奈何。那就是个铁核桃,让人无法下嘴。以老朽估计,除非是那些真正有望进入天位,修有神通秘法的第四门,其余只怕是很难伤到他。”

    “还有这种事?”听天獒眨了眨眼,然后神色古怪道:“他们说的是真话。”

    虞红裳闻言后一阵错愕,她想《正气歌》正本浩气长存,如果落在合适的人手中,是有着极大的神威。尤其是在于少保与文忠烈公这些天位大儒手里,此物威能可等同于仙宝。

    以前《正气歌》正本在李轩手中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是因此物需要压制她的阴煞之力。可如今随着她返回肉身,借助比翼魔的魔核达成初步的阴阳平衡,这本《正气歌》卷轴也就被她留在李轩身边。

    可如今李轩的浩气虽然无比精纯,可无论是量还是强度,都还远不到大儒的层次。

    她自问对李轩知根知底,理论来说,李轩是没可能在晕迷的情况下对抗第四门的。

    难道是这十几天当中,李轩身上发生了什么她未知的变化?

    ※※ ※※

    ‘赤雷神辇’无愧于其名中的‘神’字,在敖智慧的拉拽下势如雷光电闪,一瞬百里。不到四刻的时间,就已跨过数条河流,百重大山。

    前方的龙虎山,竟已遥遥在望。

    李轩睁开‘护道天眼’遥观,发现那龙虎山的上空,竟然萦绕有大片的黑云。可见一道道巨大的雷霆,不断从空中轰击下来,打在了建于龙虎山腰的那片道观上。

    “这是——”敖疏影的眼神,一阵惊疑不定:“五雷正法?”

    薛云柔遥目望着,也是一阵错愕。‘五雷正法’,正是天师府的看家绝学。

    “就到这里。”敖疏影唤住了前面拉车的堂弟:“有人在龙虎山周围,布下了大阵,这飞辇怕是过不去。”

    等到的这飞辇缓缓停下,薛云柔就朝着敖疏影一礼:“多谢元君之助。”

    “无需多礼,就当是本宫的赔罪。”敖疏影将大袖一拂,看着龙虎山深处:“我随你们一起进去。”

    薛云柔的神色,就不禁迟疑起来。

    她对敖疏影万分警惕与反感,可这都是缘于李轩。

    只就敖疏影的身份来说,对方无疑是可靠的,决不会对天师府生出不利之心。

    如今以天师府的状况,能够多敖疏影这么一名天位在场,对天师府来说无疑是有利的。

    “薛姑娘你别多想,我没有问你的意见。我敖疏影想去何处,就去何处,不需要别人许可。”

    敖疏影目视着前方,神色自若:“今次李轩被劫入龙宫一事,是我们理亏。而除此之外,我还欠着李轩一桩极大恩德,绝不能坐视他独自踏入死地。”

    李轩闻言不禁错愕:“恩德?水德元君何出此言?是不是搞错人了?”

    他已经猜到眼前这位元君殿下,就是数月前那头被困在水下洞窟的庞大黑龙。

    可这‘极大恩德’又从何谈起?就因自己为她洗过一次澡?

    “本宫不至于连恩人都认出。”敖疏影失笑:“本宫因你之助,提前三百年脱困解封,此恩此德,本宫不能不报。你需知,哪怕是我这样的真龙,也只能活一千二百载岁月,如果身上有什么旧伤,那就活得更短。”

    薛云柔蹙了蹙眉,她没想到敖疏影与李轩之间,还有这样的牵扯。

    随后她就摇了摇头,转而往龙虎山的方向飞去。

    李轩原本是想要询问究竟的,可他见薛云柔的遁光快的惊人,一瞬间就已疾掠千丈,也就只能追了上去。

    他还没法飞空,不过在初步观想‘核聚变’之后,他施展雷法时的电压已经达到六万伏,此时施展神雷无定诀中的‘雷扬千里’一式,不但速度极快,消耗也比以前小了许多。

    至于他的‘伏魔金刚’,脚下则是出现了几个滑轮,竟然也以极高的速度,在地面快速滑行。

    此时的鄱阳龙王敖智慧已经化为人形,他笑眯眯的朝着李轩一摇手:“姐夫慢走!请务必小心。”

    薛云柔化作的光影,当即就是一阵摇晃,李轩的雷遁,也差点为之失控。

    敖疏影则斜睨了敖智慧一眼,心想这个混账,看来还欠收拾。然后她就背着手,不紧不慢的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