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八九章这是什么?
    当敖衮的话音出口,在场诸龙闻言一怔之后就一阵哗然声响,许多龙顿时就义愤填膺起来。

    “就是,我等本性好淫,怎么就出了这么一个异类?”

    “关键是她自己做贞女也就罢了,居然还管起了我们!让我们也跟她一样做忠贞君子,简直是胡来。”

    “可恶,我昨天才遣散了我的后宫,从此之后每天还必须得修行一个时辰,处理一个时辰的公务,这可多难受啊?”

    “以前敖疏影就仗着东海龙王给她的监察权柄,将我等辖制的毫无龙趣。她现在又当了长江之主,我等怕是要加倍的难受。”

    “对啊,这简直是龙不聊生了!还冠冕堂皇,说是要我等节制生育,避免诞生更多孽种损耗天地元气,可这天地之间,分明灵气充足。”

    “龙不聊生也就罢了,她龙生四百五十年,居然还是个雏,这真是我龙族之耻。”

    “话虽如此。”敖智慧却皱起了眉头:“所以敖衮你让他们把李轩给丢上二姐的床?这又是什么道理?”

    扬州龙王敖衮更得意了:“我是想我等身为龙的本性,那是不会变的。她之所以至今能维持童贞,那是因她不知男女之趣,交合之乐!可一旦她体会过了,那还能压制得住本性吗?”

    那些探过来的龙头,当即面面相觑了一眼。

    “听起来,竟是挺有道理的。”

    “人类不是有一句话吗?叫做食髓知味,的确得先让她领略男女之间的美妙。”

    “正是!日后她如果成天流连于床榻之上,怎么好来管我们?”

    “可是能否成功?我记得以前也有人给她送过各族的美男,可结果都被赶了出去——”

    “我怕她最后恼羞成怒,会出事。”

    “怕什么?”敖衮‘哼哼’的笑着:“试一试又无妨!所谓酒后乱性,她一旦把持不住了?且那是她的恩人,即便恼羞成怒,也不会拿李轩怎样。”

    敖智慧却以异样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堂弟:“衮弟,我不是担心他。不知你可有想过自己?我觉得这事无论成不成,敖疏影都不会放过你。”

    “我?”敖衮哈哈大笑,然后用手指了指外面:“那不有三个现成的替罪羊么?想必这里的各位兄弟姐妹,也不会将我出卖。”

    诸龙闻言,当即都把龙头猛点。

    “那是,那是!”

    “敖衮你可是我们龙族的壮士,这样的义举,我们当鼎力支持。”

    “今日这些言语出你之口,入我等之耳,绝不会有更多人知道。”

    “谁敢传谣,我跟他势不两立。”

    敖智慧也微微颔首:“衮弟真不愧是我龙族智者,衮弟你只管放心,我们一定会给你守住这个秘密。”

    此时他又把眉毛一扬,脸色复杂,这是发现外面那明非老人为首的三位,已经带着李轩走向了敖疏影的寝宫。

    ——这几个蠢货,居然还真的被敖衮给挑唆了,要将李轩送到他堂姐的床上去。

    ※※ ※※

    一个时辰之后,在鄱阳龙宫的正殿,敖疏影面泛红光的将旁边一位蚌女递过来的美酒一饮而尽。

    而此时在堂下,又有人高举着酒杯:“小兄东江龙王敖梦,祝疏影妹妹你千秋万代,永镇大江!”

    “好!”

    敖疏影来者不拒,又从蚌女手里取了一杯酒,饮了下去:“听闻近年敖梦堂兄辖下的东江水系风调雨顺,希望堂兄你能再接再厉,莫要怠懈。”

    “这是自然!”

    这敖梦又笑眯眯的举起一杯酒:“疏影妹妹新官上任,总镇长江,小兄岂敢在这个时候给您拆台。日后堂妹您但有所命,小兄绝不敢不从。可也希望疏影妹妹能对我东江水系,多加照拂。”

    敖疏影微微颔首,又喝了一杯落肚。

    可随后她的脑海里面,就蓦地一阵晕眩,同时暗觉奇怪,今日的酒力怎么会这么大?

    这是换了一种酒吗?还是自己被封印三百年后,酒量下降了?

    还有,下面的这些家伙,为什么敬酒敬的这么积极?

    可敖疏影也没怎么细想,她又连续喝了几杯,渐渐的不胜酒力。

    她感觉自己实在撑不住了,就昏昏糊糊的站起了身。

    “不喝了,今日就到这里!宴会还有两天,我们明日再一起畅饮。”

    旁边的扬州龙王敖衮却‘诶’了一声,诧异的看着她:“这就不喝了吗?二姐你以前可是一夜上百缸酒都不皱眉头的,怎么今天就不行了?今日的宴会才刚刚开始,大家都还没尽兴呢!”

    “你管我?”

    敖疏影拿杏眼瞪了过去,然后拳头舞了舞:“我敖疏影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你要怎的?”

    敖衮当即脖子一缩,讪讪一笑:“不敢不敢,二姐您慢走。”

    敖疏影摇摇晃晃的走出了这个诸龙汇聚的殿堂,往自己的寝宫方向行去。旁边陪同的蚌女与虾兵蟹将都胆战心惊,只因醉酒后的敖疏影,完全不去控制自己的力量,无论是何物,她一踩一个深坑,一抓一个手印。

    好在走到半路的时候,敖疏影已经将体内残存的酒气逼了出来,稍微清醒了一点。而等回到寝殿,她就将大袖一挥:“都退下吧,我这里不需人伺候。”

    周围众人都如蒙大赦,纷纷退出了门外。

    而就在这寝殿回归了寂静之后,敖疏影就把自己的一身衣服全都解开,赤条条的化为一条百丈黑龙,往前方的床榻上扑了过去。

    那床榻只有五丈方圆,所以当敖疏影上床的时候,躯体已经缩至到三丈长。

    “床!软绵绵的床!”

    敖疏影满床打滚,脸上全是满足之意。“还有黄金与硫磺的味道,好温暖,就是这个感觉——”

    在她被镇压封印之地,可就只是一个幽暗森冷的洞窟。

    当年大晋太祖为报恩,倒也给她打造了一个黄金铸成的金窟,还有硫磺玉床。可她身上的毒火业力,可以腐蚀摧毁任何事物,那些东西不到十年就全部损毁了。

    随后敖疏影又皱了皱眉头,她用鼻子嗅了嗅,发觉到这床有一股很奇怪的气机,有什么不属于这张床上的东西,被摆放在这里。

    此时的她已经睁不开眼睛,就将龙尾一卷,把那东西拖卷到了身前。

    敖疏影再闻了闻,她隐隐感觉很熟悉,味道还很好闻,让她的体内滋生出某种陌生的冲动。

    这是吃的?敖智慧给她准备的枕头?还是其它什么?

    敖疏影伸出了她的舌头舔了舔,发现味道居然还不错。

    可与此同时,她又本能的退去了食欲,意识到这好像是不能下口的东西。

    可味道和气味,倒是真的很不错。

    接下来,敖疏影又用自己的爪子去摸了摸,抱了抱,竟发现很舒适。

    于是她恍然大悟,心想这应该是叫做‘抱枕’的东西吧?

    然后敖疏影了然之余,就将这东西紧紧的抱住,龙脸上的满足之意更浓郁了。

    睡梦当中,她还时不时的,还会伸出舌头去舔一舔自己的‘抱枕’,这竟让她感觉身心愉悦,美梦更沉。

    ——此时如果李轩还是处于清醒的状态,他就会忍不住在心里生‘艹’,这不就是舔棒棒糖吗?

    而这一人一龙都不知道的是,此刻在敖疏影的寝宫之外,一堆的龙头聚集在附近,窥视着那座巨大的殿堂。那所有磨盘大的眼瞳里面,都充满着好奇。

    “怎么样了?究竟怎么样了?你们谁看到什么了?”

    “看到个鬼,敖疏影法力通天,血脉与神力都近乎中天位。任何人尝试窥探,都会被她的一身龙鳞给反伤到。不过——那位李二公子,竟然没有被丢出来!”

    “这就有意思了,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各位注意了,小心别让李轩被打死,或者吃掉。那毕竟是当代理学护法,背后还站着三个天位。一旦他在这里出事,事后麻烦不小。”

    “我一直用神通感应着呢,他的生命气息一直都很稳固,没什么异常。”

    “到底有没有在那个?我是说‘啪啪啪’。”

    “我不知道!按说这附近应该晃的很厉害,可既然是人龙交合,那么疏影肯定会缩小法身。”

    “可恶,更加想要看了。太子殿下呢?找我们的堂兄,他也是天位,可不怕敖疏影。”

    “酒宴结束的时候,太子就已经返回了。你别指望他,他那人素来假正经,又是敖疏影的亲兄长,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

    “不知大家注意到没有?已经两刻时间了,这一人一龙居然呆了两刻时间。哈哈,而今那头母龙该知道了吧?男女之合,是何等美妙之事!”

    而此时在龙宫之外,鄱阳湖的上空处,虞红裳正悬空而立,她蹙着眉头眺望四方,眼里则全是焦灼之意。

    已经整整三个时辰了,那些散开搜寻的皇家高手,没有一位给她传递回好消息。

    就在不久之后,听天獒忽然踏波而回:“找到他的下落了,那个家伙,应该被人掳去了鄱阳湖龙宫。我听到那边有很多条龙,在议论李轩的事。”

    “龙宫?”虞红裳顿时眼神一凛,看向了南昌方向:“究竟是怎么回事?”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

    听天獒的眼神纠结:“从我听到的只言片语来看,那些龙似乎要促成李轩与长江之主,水德元君敖疏影之间的好事,二人似乎已经成了夫妻。”

    轰!

    这一瞬间,虞红裳周围的一片湖面,赫然冲起了百丈高的水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