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八五章 拔了你的狐狸毛
    七天之后的清晨,李轩端坐于自己的房中,手拿着一本名叫《诸天繁星记》的道书,蹙眉不已。

    这是一本游记类的道书,出自三千年前一位道门真人之手,记录了他在中土以西游历的见闻。那边的妖魔远比中土翻盛,妖类与人之间的相处更为和谐,故而有许多的半妖存在,也发展出许多阻止妖化的法门。

    让他略觉遗憾的是,即便是在西方,阻止妖化也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依靠‘啪啪啪’——不对,是靠双修来解决。

    不过无论哪一种法门,都需要极度亲近的关系。比如这《诸天繁星记》记录的两种法门,就需双方互相交换元神中的部分源质,每半年还得进行一次灵魂交融——这如果不是夫妻与双修道侣,谁肯干这种事?

    其它的方法也是大同小异,本质是差不多的,借助另一人的精血与神魂源质,来稳固人体肉胎,避免妖化。

    除此之外,再别无他法。

    思及此处,李轩就不由啧了一声,看向了立在旁边鸟架上的‘神血青鸾’。

    “牛郎啊牛郎,我恐怕只能给牛郎你多找个女主人了。”

    这只‘神血青鸾’被他命名为牛郎,没别的意思,就只是因它的情比金坚,忠贞不渝。它与伴侣如今每半个月才能见一面,岂非就是牛郎织女的意思么?

    ‘神血青鸾’的回应,则是一道青紫色的雷霆电光,电的李轩一身毛发都竖立了起来。

    这鸟儿不但在近日注射了那管真正的青鸾血,将血脉大幅提纯,更已换上李轩换回来的‘铁赤甲’,所有翎毛都被轻如鸿毛,却又坚固无比的金属甲片包裹。不但形象变得非常威猛,雷法威力也大幅增长。

    如果不是它最终留了力,是真可用雷霆将李轩炼成人渣。

    这只神血青鸾的眼中,此刻也是饱含无奈。

    它原本被李轩那阕‘众里寻她千百度’撼动,以为这也是个多情善感的男儿,所以勉强接受李轩的血契。可结果这身体才刚调养好,李轩就来这么一出。

    李轩也没生恼,他整理了一下头发,又进入内视的状态。

    除了江含韵的妖化之外,其实最近还有另一件事,也在让李轩发愁。

    他最近服用的丹药,效用都大幅削弱。朝廷赐下的‘三昧鼎元丹’,就连之前五分之一的效果都没有了。

    随着李轩的修为提升,丹药对他的作用确实会日益递减,可这种程度的跌幅,却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甚至是‘六道神玄丹’这种等级的丹药,效果也只有他预想中的七成。

    关键是李轩这两天内视感应,发现这并不单纯是药力减弱的问题,他感觉到自己增长壮大的那部分元气,有很大一部分不见了去向。

    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漏气的气球,怎么吹都吹不满,关键还找不到漏气点究竟何在。

    幸亏是现在红裳已经回归本体,他体内沉积的那些业力毒煞都是固定的量,不会再增长了,否则这真会要命。

    李轩存神入定了良久,一直到天明时分都摸不着头脑。只能穿上新鲜出炉的六道伏魔甲,外披着一身大红色的飞鱼服,带着簇新的‘伏魔金刚’直奔江府。

    这一次他是轻车熟路,老马识途的直接翻墙冲到了小院前。沿途见到的武师不禁一阵发愣,心想他们到底是出去阻拦好呢?还是该视如不见?

    就在他们犹豫的时候,李轩已经抵达江含韵那新修好的院门前:“含韵,你出来!”

    可他等了良久,里面却一点动静都没有。李轩神色无奈,然后深深一个呼吸,透过那敞开的大门,凝视着江含韵的闺房:“江含韵你给我听着,你的事我管定了,怎么都不可能让你变成狐狸。这次我去龙虎山,短则半月,长则三月,你先拿我换的归玄丹顶着。等我从龙虎山回来,无论什么样的方法都要试一试!

    你听明白了没有?总之日常该喝的药还是得喝,该做的针灸还是得做。等我回来你要变成了半妖,看我不拔了你的狐狸毛!”

    在屋子里面,江含韵不由一阵目瞪口呆,想要生气却又不知怎的生不起来。

    而此时在江府正堂,正将一碗热茶端在手里的江夫人也双手一颤,差点就将手里的茶碗打掉。

    可随后她就微微一笑,神色从容自若的吹着茶盏里的茶叶。

    正在后院里面修行的江云旗则哑然失笑,心想这小子,今日总算是不枉了他一番装聋作哑。

    之后李轩就在江府众人瞠目结舌的视线中转身离去,随后马不停蹄的直奔南京城的西北面,位于玄武湖的一座码头。

    此时李轩的一众小伙伴都已等候在这里,别误会,他们不是来随同护卫的,而是来给李轩送行的——由于二皇子只是借调李轩过去,作为一应随行护卫的统领。而大晋皇家本身就是高手如云,仅这次陪同的第四门就有三位,用不着六道司额外挤出人手护送,所以伏魔总管没让李轩携带部属。

    李轩颇为感动,他展开手抱了抱彭富来,又抱了抱张岳,拍着他们肩膀喊一声‘好兄弟’,一切都在不言中。

    然后李轩又顺势去抱乐芊芊,本是抱着占便宜的想法,可结果乐芊芊竟没来得及闪开。她一直低着螓首看鞋子,掩饰自己发红的眼眶,结果被李轩一抱一个准。

    那独属于李轩的男性气息,让乐芊芊为之一愣,竟有点留恋这感觉。可随后她就醒悟过来,连忙用力挣扎。娇躯弹开三尺,面上是又气又恼:“校尉大人!”

    李轩讪讪一笑,然后才发现乐芊芊的眼圈发红,眼角还有些许泪痕,李轩不由一愣:“别哭啊!我又不是不回来了。据说朝廷已经在为公主调度仙宝,估计不用多久就可以回来。”

    乐芊芊心情很复杂,她定定看了李轩一眼。想到自己已经退得远远的,可如今却连在李轩身边看着他都是奢侈,至司马天元案到如今,已经有一个月都没正经与李轩说过话了。

    于是她眼眶又是一红,忙转头看外面:“我哪有哭?只是眼睛里面进了沙。”

    李轩笑呵呵的伸出手,将乐芊芊眼角的泪给抹去了:“要不芊芊你随我去龙虎山得了?还真舍不得芊芊你。”

    乐芊芊一瞬间有些心动,可随后她就摇了摇头:“不行,前次南京地震,城墙受损,也殃及八门金水阵,六道司调了我去帮忙。”

    可她听了李轩的话,心情到底是舒畅了几分。

    李轩接下来又看罗烟,心想他都已经抱了三个了,不能差这一个,于是又‘顺势’抱了过去。罗烟却冷着脸,从袖中翻出了一对红袖刀,刀身映射寒光,照耀着李轩的眼。

    她心想这家伙,怎么就有这么厚的脸皮?果然就是个人渣!

    李轩却一点都不害怕,都是男人,抱一抱又怎么了?

    结果他还是在罗烟一脸无奈的目光中,很结实的一把将之抱在怀里。

    “我走之后,这明幽都就交给罗兄弟你了!帮我照顾好芊芊还有这两个兄弟,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可以去找仇副总管——”

    结果还没等李轩交代完,罗烟就一把刀顶住他的香蕉位置:“你再不放手,我就一刀切下去。”

    李轩没敢冒险,还是松开了手。他注意到罗烟正脸色臭臭的瞪着他,不由失笑道:“怎么了,罗兄弟?该不会也是不舍得,不想我走了吧?”

    罗烟没说话,她俏面微红,直接作势要用脚踹过来。

    而在与这众多小伙伴道别之后,李轩就登上了码头边,一艘高七层的大型楼船。

    龙虎山在江西鹰潭,那边距离鄱阳湖不远,与长江连通。所以他们只需乘船顺水而上,然后在鄱阳湖进入信江水道,一路直达龙虎山,算是很方便的。

    如果是单帆快船,也就三五天的功夫。换成楼船,顶多就是八九日。

    再如果有法术助力,那么最多两天时间抵达。

    可目前虞红裳的情况,显然是经不起颠簸的,所以大而稳当的楼船是最佳的选择。

    出发的时间则定在今日中午,李轩之所以提前上船,是为巡查这艘船的各个舱室,确保船上的安全。

    由于没有亲信的人手代劳,许多事李轩就只能亲力亲为了。

    其实他也知道,无论是二皇子,还是伏魔总管,其实没指望他能在护送途中做出贡献。虞红裳把他借调过来,其实是别有用心。

    而今次随行的护卫,也定是从大内中精挑细选,出事的可能性极低。

    可李轩还是尽职尽责,不但将一整艘楼船都巡查了个遍,所有船上的护卫,杂役与船夫也都一一看过,确保万无一失,没有任何疏漏。

    他的浩然正气与护道天眼是甄别细作内鬼的行家里手,只要对象有一点心虚之意,都会被他看出究竟。

    此外随行护卫的,还有六艘战舰,李轩也一并看了。

    而相较于那些傲气冲天的禁军与大内高手,那些水师将士就对他客气恭谨多了。

    诚意伯府在长江一带水师上的影响力无人能及,李轩又已封爵,风头正盛。所以那些水师将领,无不都对他俯首贴耳。

    等李轩巡查过所有船队,已经接近午时,不久之后,公主的辇驾与一众随行的人员,就已抵至码头。

    值得一提的是,薛云柔这次也一同到来,用的名义是护送张副天师前往龙虎山。

    后者虽然在孝陵一战中侥幸生还,可不但元气大伤,修为也大幅跌落,且直至现今都没能恢复多少法力。

    这理由光明正大,便是虞红裳也无可奈何。

    关键是她现在阴阳逆冲,必须由张副天师在船上布置的法阵,才能镇压调和,暂时离不开这位,自然也甩不开薛云柔。

    等到虞红裳为首的众人上了船,李轩就躲得远远的,藏到了第三层甲板的后侧。

    可事与愿违,虞红裳身边的女官很快就找了过来。这位传达的正是长乐公主的谕令,要招他前往楼船的第六层,说是长乐公主有事相询。

    李轩预感到这又是一个火坑,甚至是个火葬场。

    他一点都不愿意,可想到自己这几个月,不知有多少把柄落在虞红裳手中,只能硬着头皮踏上了前往第六层的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