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八四章 翊运推诚靖安伯
    隔日的清晨,李轩等到了朝廷天使,还有一大堆赏赐下来的御赐之物。

    朝廷果然给他册封了正三品的世袭伯爵,封号为‘奉天翊运推诚靖安伯’,这是极其厚重的奖赏,从此他与他的子孙就是与国同休戚的勋贵了。(注:明代伯爵超品,本书设定为正三品)

    大晋朝自开国以来的规矩,世爵非军功与外戚不得封。

    这次李轩虽然功劳极大,平定了南直隶,甚至是整个江南的一场大祸,可论理来说,他是够不着封爵门槛的。

    可因今次事关孝陵与二皇子,他斩的又是建灵之后,算是解了皇家的一个心头大患,所以天子一力坚持。

    当然,朝廷对外的口径当然不会提及‘建灵帝’半字。无论是真如,还是虞妍君,都只是弥勒教的妖男妖女。

    所以那些内阁大员与知道根底的勋贵世家虽然有很大意见,却没都没怎么下力气反对。

    这‘世袭伯爵’虽只比李轩之前的‘从三品世袭卫所指挥使’高了半品,可却远比后者金贵得多。大晋的‘世袭卫所指挥使’一抓一大把,可伯爵总数才不到七十家。

    之前的李轩没法在担任伏魔都尉之余兼职指挥使,可如今却可同时拿两边的俸禄。

    且他在六道司与朝廷两边拿到的薪俸与补贴,已经超出了江含韵,预计一年下来就有二三十万两。

    薪俸之外,他还有大量的免税赐田,共一百顷,附近的五座山林也被划给了他,还有分别位于南北京的宅院两座。

    除此外,伯爵还有着大量的特权——比如私兵,一个伯爵就可以豢养大约三百人的私兵。

    等到天使离去之后,李轩即时就在自己的六道伏魔甲外面,套上了景泰帝赐下的飞鱼服,然后在返家休沐的大哥李炎面前使劲晃悠。

    后者官复原职之后,因功升任大胜关水师指挥使,距离南京城几十里地,比镇江那边近多了,所以最近回家也回得比较勤。

    可李炎却使劲的盯着他眼睛看:“小弟,你这左眼怎么青了一块?这是被谁给揍了?不如说一说,看我能不能帮你报仇。”

    李轩的脸色当即一黑,心想这家伙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以后他会没朋友的。

    他又用手按了按自己的左眼,心想江含韵那一拳可真狠呐,要不是‘夔牛夜光甲’足够给力,他自己也反应的快,这只眼睛差点就被毁了。

    可事后李轩努力化解淤青,用尽了各种灵丹妙药,都没能够消下去。

    “他昨天从江府回来就这样了,应该是被江大校尉揍的。说来他带回来的那两个发小更惨,那个姓彭的小胖子到现在都在客房里没醒过来,一身肥肉还一抽一抽的。”

    旁边的冷雨柔也一点眼色都没有,她将李轩三人的糗事暴露无遗的同时,也在翻看着御赐清单:“我看了一下,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唯一对你有用的,就只有那二十颗‘三昧鼎元丹’。可对你来说,这种只比六道人元丹强一点的丹药,已经作用有限。”

    李轩对此倒是心有准备,即然都已册封了伯爵,那也就不要指望在赐物方面,有什么惊喜了。

    可接下来冷雨柔又从一个箱盒里面拿出了三个黑色的金属锭,然后语声一转:“不过这位陛下,还是很有心了,居然将这东西赏赐给你。”

    李轩不禁眉梢微扬:“这是什么?”

    “来自于天外的‘黑陨神铁’,覆盖在金属的表层之后,不但可防火防雷,大幅强化几乎所有金属的坚韧度,甚至还可在一定程度上隔绝寒力。”

    冷雨柔解释道:“这是只有朝廷才有的东西,市面上几乎没有。应该是听说孝陵之战,你的伏魔金刚不得不退出地宫,所以特地赐给你的。如果当时你的金刚涂上一层这东西。便是强如旱魃,它也能扛一会儿。所以我才说,这位陛下有心了。”

    她说完之后,就拿着这三块金属锭往后院走:“我有一种名为‘渗钢法’的技艺,可以帮你把‘黑陨神铁’涂上去,再做个散热系统的处理,不过这需要两万两银子的加工费。你愿意的话,就让你的伏魔金刚跟过来,大约需要两天时间。”

    李轩不由心中一紧,这次朝廷与六道司赐下的银钱,刚好是两万二千两。这位冷姐姐,难不成天天都在盯着他的钱?

    没奈何,该花的钱还是得花,李轩稍稍挣扎了片刻,还是很老实的让自己的伏魔金刚跟着冷雨柔走。

    他也担心日后遇到类似的情况,伏魔金刚又会失去作用。

    当天晚上,为庆祝李轩被册封为‘靖安伯’,诚意伯府内外摆了五百桌的流水席,请帖广发全城。整个南京城的勋贵与官宦世家,几乎无一缺席。以至于伯府内外,都是人声鼎沸,座无虚席。

    刘氏为此心花怒放,一整个晚上都是面潮似血。

    这不但是因李轩得封伯爵,也是因她母亲也沾了光,被册封为一品诰命国夫人。

    “那是,自轩儿他还小,我就知道我儿是不凡的。”

    “我记得几年前某人还跟我说,我这儿子注定没有大出息。可如今怎样?我儿已是堂堂的靖安伯。”

    “——他想玩我就随他玩,我知道这孩子的天赋。只要他收心走上正途,那么建功立业,封妻荫子,就如探囊取物。如今不就封伯了吗?还是理学护法。”

    “轩儿他倒是还没定亲,可我已为他相中了一个好女孩,就等着议亲。所以李员外郎家的女孩我就不看了,真已经定下来了!”

    在周围众多夫人的奉承恭维下,刘氏只觉是吐气扬眉,笑的几乎合不拢嘴。

    可一说起李轩的婚事,刘氏就为此叹息不已。

    以前李轩在外面鬼混的时候,她要为李轩的婚事发愁。可在李轩封爵之后,她却感觉更头疼了。

    对了,最近还有传闻,李轩与长乐公主竟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李轩则跟在李承基身后,给赴宴的各家长辈敬酒。

    这次他能成功封爵,李承基也动用许多关系,欠了一些人情,才能够如此顺畅。而今日在场的就有十几位叔伯在朝廷给他议功时摇旗呐喊,造过声势。

    唯独此时李轩的形象并不是太好,左眼中的淤青惹得众人纷纷注目。不过他那一身大红色的四爪飞鱼服,还是非常吸睛的,震撼了许多人。

    所谓‘飞鱼’,身形类龙而有二角,有着四爪。这是大晋朝的一种赐服,看起来与天子的龙袍相近,所以只有天子最亲信,最倚重的文武大臣与太监,才能得授‘飞鱼服’之赐。

    如今整个南京城的勋贵,也不过只有九人被天子赏赐了‘飞鱼服’。

    所以李轩一路所过之处,那些女眷们都盯着他,几乎移不开眼睛。

    张岳也艳羡的不行,一直拿眼去偷瞄,感觉特别的帅气。

    彭富来则是有气无力,他虽然苏醒过来,可浑身上下还是麻着的,时不时的会抽搐一下,让他痛苦不已。

    他想下次再不入李轩的坑了,江府对这个准女婿客客气气的,他却被那位江大神医虐的这么惨。

    而在李轩敬酒完事之后,彭富来才想起一事:“谦之你还记得那个席雪儿吗?席应家的那个?我前日听说他们一家都被捕拿下狱了。”

    “他们家下狱了?”张岳吃了一惊,有些不解:“席应不是死了么?都察院给报了一个因公务在江上堕水而亡,所以朝廷还给了他礼部侍郎的封赠。”

    “这是以前的事,不久前刑部搜查建灵余党,居然在真如的一个窝点中找到了席应的两封书信。虽然没署名,可有人确定是席应的笔迹。所以朝廷不但夺了席应的一应封赠,更将他全家捕拿下狱。”

    彭富来摇着头:“这可真惨!如果按照谋反罪论处,三族之内的男丁都要除灭,女子则都要发配教坊司。可能不久之后,我们就可以在教坊司里面见到那女人了。”

    李轩却一点都没在意,他自始至终都没将这席雪儿放在心上。

    平心而论,席家沦落到今日地步都是咎由自取,席雪儿对他也有数次暗算之仇。

    可李轩的胸襟格局,还不至于小到要去盯着一个女人报复。

    他心里记挂的还是江含韵的事情,想着明日就去藏书楼,把所有可阻止妖化的法门都换取出来。

    这件事他不方便去麻烦乐芊芊与薛云柔,也不好直接问江云旗夫妇,这种秘法到底要不要做那种事情?

    所以他只能自己亲力亲为。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轩望见一枚飞符从堂外穿空而入,落到了他的手中。

    李轩展开之后看了一眼,就眉梢微扬。

    “是堂里面来的?”彭富来一眼就认出,那是六道司独有的传信飞符:“又有什么急务?”

    “是总管谕令。”李轩的神色颇为无奈:“他让我护送长乐公主前往龙虎山。”

    他还以为自己,能够清净一些时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