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八二章 我的操作猛如虎
    “安静!”李轩敲了敲瓦面,让身边的两人闭上了嘴:“这次行动的关键,是不能使用任何术法与真元。江府内部的防护法阵,可以侦测任何形式的灵力。然后是内院左边那扇院门,看到了没有?张岳稍后就留在那里,任何人进来,你都得给我弄晕了。别用武器,就用我给你们备的迷药——”

    “我们也要进去?”彭富来不由更郁闷了:“我们二人不该在外面给你望风吗?”

    “又不是真的做贼,我要你们在外面望什么风?”

    李轩睨了他一眼:“稍后我见到了含韵,难道还能瞒得住?那时候就赔礼道歉,然后正常离开就可以。”

    彭富来心里却在发虚:“可我听说,校尉大人的父亲已经晋升天位?这算不算是太岁头上动土?”

    “江伯父他日常会在西院修行,离这边有七十丈的距离。”

    对于江府的情况,李轩是了如指掌的:“天位很强,已是神仙中人,可我们也不需要把他们看得太神奇。孝陵之战以前,我与还没晋升天位的江伯父交流过,发现他这等半步天位级的武修,在感应能力方面其实远不如外人想象的夸张。

    那个时候,伯父除视觉之外的五感,在二十丈距离外的作用就已微乎其微。一般都是靠电——靠他的神念来感应二十丈外的一切。”

    李轩原本是想说电磁波感应的,可估计身边的这两人都听不懂。

    “天位强者与半步天位之间,自然是有着天渊之别。可我认为他们的感应能力与方式,也不会出现本质的变化。所以,只要我们不用真元,不用法力,没有敌意,也没有特别异常的举止,他们一般都察觉不了——”

    “停!停!”彭富来听得迷糊,可还是勉强信了。

    毕竟他们身边的这位,与好几名天位打过交道,这些话也感觉好专业的样子。

    “我们听你的就是了,你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那就开始!”李轩首先纵身而起,来到了江府的墙角边。

    张岳则拔出了腰刀,欲紧随其后。可他还没有起身,就被彭富来在后面一拍:“没听见谦之的话吗?又不是打家劫舍,你动什么刀?”

    两人来到墙角边的时候,李轩已经站在那高一丈半的院墙上了。

    他这两个月在江家父女的帮助下炼体有成,哪怕不用真元,也能一跳一丈多高。所以轻而易举的就翻了上去,然后放下绳子,为张彭二人提供助力。

    而此时三人都不知道的是,就在江府的西院,正入定修行中的江云旗忽然就张开了眼。他的脸上,充满着古怪之色。

    等到三人一起跃下墙,就猫着腰借助草木花丛的掩护,往江含韵居住的方向潜行。沿途若是遇见了人,就将李轩带的迷药一吹,把人迷晕之后往草丛里藏起来。

    其中的主力当然是李轩,而作为灵活小胖子的彭富来则给他打下手。两人的身法都很不弱,脚下又绑着棉团,行走时连一点声息都没有。

    沿途他们遇到的两位五重楼武师,居然都被二人联手无声无息的给迷晕了。

    张岳就不行了,在不用真元的情况下,他的脚步就很沉重,只能远远的看着。

    等到进入内院的时候,彭富来就忍不住啧啧有声道:“这迷药可真好用,谦之你从哪里搞来的?事后再给我两包。”

    李轩自然不会跟他说这是紫蝶出品,自己临时从紫蝶那里要来的。他扫了张岳一眼,后者当即会意,站到那院门后面。

    此时恰有两位江府的武师挎着腰刀走进来,张岳拿着一根竹筒对着这两人一吹,这两位五重楼境的武师果然应声而倒。

    张岳在他们倒地之前就将之一把抓住,一点声息都没有的将这二人放在了墙后。

    然后他就一边想这迷药果然很好用,一边想这两个家伙的身材好像很不错啊,肌肉竟非常的结实。

    而就在张岳努力克制自己的时候,他听见自己身侧传来了一位中年人的清朗声线:“你在做什么?”

    张岳悚然一惊,在回头的同时将又一个竹筒放在了嘴里。

    等到这筒里面的迷药被张岳吹出去,他才看清楚那说话的人。那是一位穿着蓝色长袍的中年人,气质温文儒雅,看起来就像是他家的西席先生。

    可让人吃惊的是,这个中年人被他的迷药一吹,却一点事都没有,依旧是用似笑非笑,又略带嘲讽的目光看着他。

    张岳略觉诧异,可一时间也来不及多想,他本能的继续吹药,将竹筒里面的药粉一股脑的吹过去。他心想这么一来,你就该倒了吧?可结果对面那人,还是好端端的站着。

    “人笨了些,可这迷药倒是有点水准。”

    中年人不由摇头,接着他也张口一吹,就使得那些药粉倒卷而回。

    张岳反应极快,当即就闭住了呼吸,可还是感觉到一阵头晕脑胀。

    这个时候他才瞳孔收缩,意识到眼前这位究竟是谁,心想这不就是江含韵的父亲,新晋天位江云旗么?

    而就在张岳准备奋起余力大吼,向李轩他们示警的时候。一团雷电忽然从中年人的指尖发出,‘滋’的一声,就使张岳浑身颤抖,头顶冒烟,彻底失去了意识。

    江云旗接下来却看都没看他一眼,他微一拂袖,使张岳与两个晕迷的武师躺在一块。然后身影一个飘荡,就来到了前面还在鬼祟‘潜行’当中的李轩与彭富来两人身后。

    “传闻中高手如云的江府也不过如此嘛!”

    此时的彭富来,已经生出了如鱼得水,游刃有余之感:“感觉挺容易的,如果不是你要去见校尉大人,我们甚至能够效法紫蝶,把他们家的药库给劫了。还有那位冰雷神戟,居然到现在都没察觉。看来谦之你是对的,所谓天位,也就这样——”

    无声无息跟在后面的江云旗顿时唇角微抽,笑的有些无奈。

    彭富来依旧毫无所觉:“要不你干脆把校尉大人也迷倒,然后直接生米煮成熟饭得了,整那么多的名堂作甚?”

    “老彭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李轩心想这家伙怎么就这么话痨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然后继续猫腰向前:“给我看住这里,含韵她院子里有三位第二门的女修。我要搞定她们,还是得费些功夫。”

    “包在我身上了!”

    彭富来拍了拍胸脯,然后就看着李轩逐渐远去的身影摇头不已:“兄弟啊兄弟,你这是何苦来哉?那位校尉大人就是个女修罗,母大虫,你这岂非是自找麻烦,自寻烦恼?未来的日子不知多难过。像以前那样去秦淮河,找那些青楼女子多简单多省事——”

    就在这个时候,他视角余光忽然望见身边不到三尺处,一位蓝袍中年正眸含异色的看着他。

    彭富来吃了一惊,赶忙往后跳开数步,试图拉开距离。他的反应远比张岳要快得多,几乎第一时间就认出了江云旗的身份,这令他亡魂大冒。

    “李——”

    他本想给李轩示警,说他们已经惹到太岁了。可话音还未来得及出口,就有一丝赤色的电光从江云旗指间发出,轰打在他的身上。

    滋滋——

    彭富来浑身肥肉乱颤,可一时间却竟未晕迷。

    旁边的江云旗则是面无表情的冷笑着:“我江府不过如此?”

    滋滋——

    “所谓天位,也就这样?”

    滋滋滋——

    “直接迷倒生米煮成熟饭?”

    滋滋滋滋——

    “女修罗,母大虫?”

    滋滋滋滋滋——

    “去找青楼女子?”

    滋滋滋滋滋滋滋滋——

    彭富来终于支撑不住,两眼翻白的倒在了地上。而就在晕迷之后,他浑身肌肉四肢还在不断的颤动。

    江云旗一声轻哼,又转过头往正在翻墙中的李轩看去。

    他的眼里不由现出了几许踌躇之色,心想接下来自己是当做没看见,不知道呢?还是当做没看见,不知道?

    江府的三名女武师,就住在江含韵那座小院的厢房里面。

    李轩无声无息的潜行过去,然后一个个的往窗里面吹着迷药。等到里面的人都没了动静,李轩就长松了口气。

    到了这个时候,万里长征就只剩下最后一步——接下来只需闯入江含韵的房里,看看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就可以。

    可就在他的脚步,才刚靠近江含韵房里的时候,他望见一个妖娆窈窕的身影,突然就出现映在窗棂前。

    李轩见状不由微愣,他定睛看了一眼,然后就在迟疑之余,血脉贲张。

    ——从映射在窗上的形状来看,这位少女竟似是没穿上衣。这个时候闯入进去,结果怕是很尴尬。

    而此时房内,更是传出江夫人的声音:“你得请乐夫人帮你调一下胸甲,你看这里都憋成什么样了?也不能整天捆着?”

    江含韵则略含苦恼:“我一个月前才刚找乐夫人调过的,娘,你说它们会不会变得更大?”

    “我怎知道?”江夫人一声叹息:“这应该是狐化的症状之一,含韵你迟早会后悔的。你看看这里,狐狸尾巴都快长出来了。还有这腰,怎么也细了一圈——”

    李轩下意识的想象了一下,长着狐狸尾巴,包子大了一轮,腰则细了一圈的江含韵,然后呼吸顿时就变得粗重起来。

    “是谁?”江含韵立时就反应过来,猛地一拳从窗内轰出。李轩猝不及防之下,竟被那裹挟着磅礴雷力的小拳头,正中他的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