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八一章 入坑吧少年
    一刻时间之后。李轩心情沉重的从计功楼里面走了出来,外面则是一脸无奈之色的仇千秋。

    “所以,那一百二十个大功,又被你给拆了?”

    “他们都把‘道衡璇玑’与‘归玄丹’拿了出来,我还能怎样?可我也不是蠢的,之前飞符问过了张副天师与江伯父,这两样东西确实有用。”

    李轩说完之后,就‘哼哼’的冷笑:“不过在这之外,我只换了三样东西,一管青鸾血,一件神血青鸾用的‘铁赤甲’,加上一枚强化元神的‘六道神玄丹’。虽然这次换不了极品法器,可我手里还存着八十二个大功。其余什么都没换,这次他们别想将我的大功给拆散了。”

    他预计自己再奋斗个半年时间,哪怕再没有破获什么大案,也能把极品法器需要的功勋凑齐了。

    主要是他现在的遁法也很有水准,又有‘伏魔金刚’主攻,‘神血青鸾’也恢复了,可以投入作战。

    如今一般的第三门妖魔,李轩真没放在眼里。

    “是吗?”

    仇千秋的神色,却不置可否,很是古怪。他随后就当先领路,转而往东面‘炼器楼’的方向行去:“你随我来吧,我带你去看看那件给你量身打造的战甲。”

    李轩闻言错愕道:“不会有这么快吧?高阶法器没有个一两月能成?”

    他手里的‘玄寒如意’,是因材料好才能够速成。

    “当然没有,不过也不需要一两个月那么久。战甲需要的主材料‘神相魔钢’,是早就提炼好的,我们朱雀堂时时刻刻都会准备一份,所以甲身已经打得差不多了。”

    仇千秋面色古怪的解释道:“可既然是量身定制,那当然是得根据你的情况做后续的调整。”

    他带着李轩来到炼器楼的顶层,然后李轩就望见一件黑乎乎的甲胄,悬浮于中央。

    不过任何钢甲炼成之前,都是这模样。

    李轩看了一眼,就很满意的说道:“还不错啊,这件甲是专攻雷法?”

    李轩心想这样也好,半吊子的冰雷同体,反倒是影响效能。

    当然甲胄这东西,最主要的还是防护。

    ‘神相魔钢’可是六道司特有的合金,以钢铁为主体,融入众多奇异金属,甚至是妖魔恶灵,有着很强大的防御能力。

    预计这件甲的防御能力,应该会超出‘夔牛夜光甲’三倍多。

    这二者一为外甲,一为软甲,防御能力自然也是天壤之别。

    它们的内外结合,也会很强大。李轩估摸着,便是那些第四门巅峰级的强者,都很难在三击之内,打穿他的防御。

    “在它背部还有三个经匣。”

    仇千秋指了指甲胄的背后:“这是专为你设计的,可以存放《正气歌》的正本,还有《石灰吟》,甚至你的折扇,也可放入进去。以后你不用展开,直接就可以借助甲胄使用它们的能力。”

    李轩顿时眉梢一扬,心想这才叫定制。

    他对这甲已经非常满意了,可随后仇千秋就拍了拍手。当即就有人,将一个装满了白色粉尘的水晶瓶推了出来。

    “这是以七千四百年前死去的一头‘夔牛’尸骨,以秘法炼成的粉尘,我们的器师可以将之融入道甲中,不知李轩你有没有兴趣?”

    李轩心想这当然要啊,这可是好东西呢。

    夔牛是神兽,黄帝以其皮为鼓,橛以雷兽之骨,声闻五百里,以威天下。

    这与他‘神夔雷音’是一脉相乘的,与浩然正气也很搭。夔牛还掌握雷霆之力,掌握雷法。

    可随后他就注意到,仇千秋看他的目光有异。

    李轩不由心绪微沉:“仇叔你不会要跟我说,这需要功勋来换?”

    “你说呢?虽然是七千四百年前的‘夔牛’,效力大不如初,可好歹也是天位神兽的遗骨。它原本的兑换价格,是十五个大功。这次七折之后,还可参与满减。”

    仇千秋紧接着又探手一招,将一份卷轴展开在李轩面前:“再看看这个。”

    “是正气歌?”李轩翻开一看,发现这竟又是一本《正气歌》的卷轴。

    可随后他就眼神微凝,这张卷轴中充盈的浩气,竟也是堂皇浩大,精纯无比。虽然比不得文忠烈公的正本,少了文忠烈公临刑前的决死之气,可仅就正气的水准而言,足以与正本并驾齐驱。

    “于少保听说南京之战后,当夜就写了这么一幅字。这是准备赠给你的,少保为此消耗了不少精血。原本此物该由朝廷天使带给你,可我们得知之后,主动把它要了过来。”

    仇千秋说完之后,指了指旁边站着的一位一脸虬须的汉子:“这是中古名匠欧治子的后人,通晓一门秘法,可将这副卷轴,直接拓入到甲中。当然,这需要额外的功勋与材料,需要十二个大功,当然也是七折。”

    李轩只能无语的看着仇千秋:“仇叔,你这是与他们合伙来坑我?”

    “我不来也有别人,由我来的话,至少可以给你挑些真正有益的东西。”

    仇千秋失笑,然后语重心长的说着:“放弃吧,上面无论如何都不想给你第二件极品法器了。且这次上面给的优惠确实很不错。比如这件甲,一旦炼成,能力方面也不会逊色于真正的极品法器。

    总之听你仇叔的没错,稍后我再陪你去拿一些东西。你手里的怀义刀要不要换?五个大功回收,另加十个大功,就可换取第九代朱雀堂尊的‘碧血雷雀刀’。”

    虽然这可能会进一步的强化李轩的‘浩气’,让他未来更加的‘舍生取义’。可仇千秋的想法与李轩不约而同,既然已经在这条路上走到这里了,那就干脆走到极致。

    而在仇千秋的对面,李轩的心情此时已复杂到难以言喻。

    他已经开始后悔,怎么今天就跑来六道司了?晚几天来,他至少还可高兴一阵儿。

    ※※※※

    傍晚时分,李轩挎着新换的‘碧血雷雀刀’,灰头土脸的走出了朱雀堂的后院。后面则是仇千秋,计功楼主,炼器楼主,藏器楼主等一众摆出‘慢走不送’笑容的人等。

    此时彭富来与张岳就等在外面,后者上下打量着李轩。然后就皱着眉头:“感觉谦之你身上的浩气,又强了不少?换法器了?还三件高阶?谦之你蠢啊?凑一件极品法器难道不香?”

    李轩面无表情的看了彭富来一眼,然后一声叹:“你不懂!”

    不过那一百二十个大功被六道司强行拆散了虽然让人不爽,可换了新的法器之后,李轩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这次拿到的高阶法器一共三件,‘碧血雷雀刀’是其一,然后还有一枚名叫‘太霄雷腕’的臂甲,一枚名叫‘神力玄冥’的项坠。

    由于‘神翼’的缘故,他现在主要杀伤手段还是雷法。至于冰法,能够维持‘神翼’那些丝线的低温就可。

    所以三件法器,两件是雷,一件是冰。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这三件,除了可强化他的雷法与寒法之外,还可大幅度提升李轩的力量,弥补他在修为上的不足。

    仇千秋的话也没错,换成是他来坑李轩,至少可作出针对性的补强。

    彭富来则一声嗤笑:“我倒是能猜出几分,这六道司可黑着呢。”

    他随后又问李轩:“到底要做什么?”

    李轩则反问:“你们有没有带夜行衣?没有的话,我们现在得一起去弄一件。”

    于是彭富来与张岳两人,又再次面面相觑一眼,心想谁会带那玩意?

    一个时辰之后,三人就一身黑衣,蒙着脸,鬼鬼祟祟的爬到了江府隔壁一间民居的墙头。

    “艹!”彭富来现在的心情,与日了狗没什么两样:“敢情你把我们叫过来,是为给你望风打掩护?”

    原本还真以为李轩是有什么要事找他们帮忙,结果却是过来做贼的。

    他想到了今日本是约在他租住的小院幽会的那位美人——这个时候躺在被窝里与美人聊天不香吗?

    张岳也很无语,闷声闷气道:“我晚上还得练刑天霸体,泡药澡!尤其最近,又增了一门佛家的金刚不坏体。”

    彭富来不由睨了张岳一眼,他看过后者练习‘刑天霸体’的过程,十几个肌肉虬结的壮汉拿着铁条不断的抽打。

    可这家伙非但不觉得痛苦,反倒是很快活。

    “少废话!”李轩一边潜心观察,一边轻哼:“大不了等我销假之后,给你们放一天假便是。”

    彭富来这才想起,李轩现在已是他们真正的顶头上司。伏魔校尉主掌一都,上面虽然还有伏魔总管与副总管管着,可这两位平时不会过问下面的具体事务的。

    他的神色于是又变得殷勤起来:“其实你该找罗烟的,我感觉他才是这方面的好手。”

    他虽然不知罗烟就是紫蝶,可不知怎的就有这种感觉。

    李轩闻言则是无奈,他又如何不知紫蝶才是这方面的行家里手?

    可他才刚牺牲色相,安抚好了紫蝶,转背就又要借助紫蝶之力,去偷见另一个女孩,这只怕不太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