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七六章 龙君出世
    罗烟与李轩纠缠了大约半刻时间,就感觉受不了了。

    “不打了,感觉就像是跟自己的影子在打,一点意思都没有!这样下去,我们一天一夜都分不出胜负。”

    关键是她的速度也追不上,在这二百丈内,李轩的速度远超过她。关键是这家伙的损耗也微乎其微,都没见他的真元有半点损耗的迹象。

    她估计自己除非是动用那件佛门圣器,否则是奈何不得李轩了。

    幻术似乎也行不通,李轩的浩气已可化虹,还有‘护道天眼’在,一般的幻术都没法影响到他。

    可强力的幻术,无不都需要精心筹备,需要天时地利,甚至是外物之助,才能够运用。

    李轩也停了下来,双手抱着胸笑道:“就不知这能不能让你满意?”

    “怎么说呢?看来我只能勉为其难的留下来。”

    罗烟状似不甘的说完之后,又以异样的目光看着李轩:“你这门遁法,确实了得,怪不得那旱魃也奈何不得你。以前我是以为你很强,可现在,你是真的很厉害。就凭这一手,这天下间就少有人能够制得住你。”

    她又自嘲道:“与你这一战之后,我却是更不敢当飞贼了,感觉自己迟早会被你逮住。”

    李轩则摇了摇头:“我有自知之明,这种遁法的局限性还是很大的。”

    “有清醒认知是好事,可也不需要妄自菲薄,当世能够克制你这法门的能有几种?”

    罗烟一声嗤笑,然后就往寺外走去:“走吧,我还得代替你巡街。这两天‘六道司’合同‘内缉事监’,‘南京刑部’,还有‘应天府’等等,在全城范围内搜拿建灵余党,城内各处都乱得很。尤其是秦淮河一带,由于在这边混日子的贱民较多,人心惶惶的。话说回来,校尉大人你啥时候回六道司销假当班?”

    “我不知道,反正得好好休息一阵子。”

    李轩感觉自己是身心俱疲,虽然最近这些天,他其实都没去过六道司几天。可那接踵而至的大案,却都让他的精神高度紧绷。

    而如今一松懈下来,就感觉浑身都提不起力气。

    “对了,罗烟你刚才叫我什么?”

    “校尉啊!”罗烟转过头:“那只狗没告诉你吗?你已经升职伏魔校尉了,就是今天上午的事。据说上面原本的意思,是想让你‘领中郎将俸禄’,还是担任都尉职。可最后的结果是实授伏魔校尉,从此之后,明幽都就由你当家做主啦!”

    “果真?”李轩先是微喜,随后眉梢微扬:“那么我们的校尉大人呢?”

    “江含韵接手司马天元,出任玄雀都指挥使。那是朱雀堂的第一都,人员四百多。这也算是升职了,我们堂出身的几乎所有伏魔中郎将,都是从玄雀都指挥使升上去的。她不声不响,已经是八重楼境的修为,估计一年之后,就可以尝试冲击第四门了。那时晋升中郎将,是顺理成章。”

    罗烟说到这里,又语声一转:“晋升校尉只是给你的奖赏之一,这次上面为培养你还下了血本,定的是一百二十个大功,还有一件量身打造的‘六道伏魔甲’,指定是高阶法器阶位,此外还有两枚六道地元丹,天位灌顶一次。”

    她明明是不久前才加入的六道司,可如今却已是耳目灵通,消息广阔了。

    李轩则眼神大亮,恨不得现在就去六道司走一趟,将那些奖励换回来。可当想到母亲刘氏,还有可能也在他家等着的薛云柔,只能暂时按下这念头。

    而等到他告别罗烟,策骑返回到家中的时候。却见一位气质出尘,面白无须的道人,就在他家大厅内等候着。

    “这位龙虎山的玄尘道人今天中午就来了,被管家引至这里奉茶。”李大陆跟在后面,为李轩解说缘由:“管家问他来意,他却不肯说。”

    李轩却知这位的来意,他走到神色大喜的玄尘子面前,直接将小须弥戒中取出的无垢宝典递了过去。

    “玄尘道友,我急着去见家母,就不奉陪了。这本宝典,你自己拿着看便是。”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就如之前的约定,只限于第二卷。这门大法名声在外,玄尘道友你应该知道后果。道友如果只是打算借他山之石攻玉,倒是无妨,可如果是要修行这门大法,还请道友三思!”

    李轩想着这毕竟是薛云柔的师兄,自己不能真将他坑成东方不败,还是得尝试挽救一二的。

    即便对方真走上那条不归路,那也不能是经由自己之手。

    《无垢宝典》在世间的传承不止一份,后续的内容,让玄尘自己找去吧。

    而等到他抛下玄尘,来到母亲刘氏居住的主院时。首先是一只浑身青色羽毛的鸟儿飞过来,款款落在了他肩上。

    这正是他的灵宠‘神血青鸾’,此时的它已完全恢复了。不但羽毛光亮,啼叫声也清脆响亮。

    随后李轩,又看见那院门之外。一位娉婷袅娜,娇俏明媚的少女,正立在台阶上,笑靥如花的看着他。

    ——那不是薛云柔是谁?

    ※※※※

    鄱阳湖,某个几乎被世人遗忘的地下洞窟内。

    一条沉睡于此的硕大黑龙忽然睁开了眼睛,开始扭动龙躯,猛力的挣扎了起来。

    她的力量极大,搅动得这水底剧烈动荡,而那些捆住这黑龙的锁链,在片刻之后,就被她干脆利落的一一挣断。

    最终这黑龙冲出了水面,又腾空而起,遨游在那云层当中,发出了声震数百里云空,仿佛雷震般的巨大啸声。

    此时整个潘阳湖地域,都是黑云压顶,雷霆电闪,大雨倾盆。那宽长都达数百里的水面,竟然在短短不到半个时辰内,抬升了整整三尺。

    不过在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之后,这暴雨就停了下来。湖中的水面在迅速下降,上方烟气飘渺,大量的水液无故蒸发,重归于天际。

    那条硕大的黑龙,也随后落在了一座位于湖畔的庙宇之前。

    这座庙通体都以御制的青砖砌成,雕梁画栋,青烟飘渺。

    外面的牌匾是‘敕封水德元君庙’的字样,而里面神像上方悬着的,则是‘奉天开国辅运神风水德元君’的神牌。

    左右则有两句对联——用作霖雨,不崇朝而遍天下;及时膏泽,一举念尽属苍生。

    这两行字都字迹工整,就书法而言并不如何出色,却苍劲有力,如铁画银钩。如果有高明的佛道强者在这里仔细看,会发现有丝丝龙气萦绕其上。

    而此时这堂内,竟然汇聚着十余位身具奇貌,且都冕七旒,旒七玉,做大晋郡王打扮的男女身影。

    那黑龙此时也化做了一位女子之形,穿着亲王服饰,气势则霸道威严。

    当她走入到殿中,那十几人都朝着这位躬身一礼。

    “吾等恭迎元君重归神位,祝元君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那女子不但大剌剌的受了,更是旁若无人的走到那中央处摆放的一张椅上坐了下来。她的坐姿并不端正,身体斜斜的靠着,并以审视的目光,看着在场的众人。

    “怎么都跑到这里来了?不需要镇守地方吗?出了事怎办?”

    “二姐脱困这样的喜事,我等岂敢不至啊。”

    答话的是扬州龙君,这位竟是神色谄媚的笑着:“我等也都知二姐你的性情,来之前都已将地方事务安排妥当,保证不会出差错。”

    “希望如此吧,尔等受了凡人香火,就有庇护地方之责。”

    那水德元君此时却凝神看着她这个亲弟弟,然后就唇角冷冽的往上一挑:“好得很,你这三百年当中不但修为一点没涨,一身龙鳞反倒是褪去了不少,敖衮你很不了起嘛!来人,我的戒龙鞭何在?”

    那扬州龙君敖衮顿时满头的冷汗:“二姐!这三百年来,我可是给我们家添了八百多个孩子。”

    水德元君的唇角一抽,眯起了眼:“无非是多了一些损耗天地元气的孽种,你还很得意?我问你,其中化龙的有几条?”

    “其中有十七条化蛟。”敖衮的声音几乎已低不可闻。

    而此时在场的十数位龙君,也无不都是噤若寒蝉。

    水德元君则是冷笑道:“我问你的是龙!你该不会告诉我,三百年来你那么多孩子,一条化龙的都没有?”

    “这个,这个——”

    敖衮眼见这位二姐的目光越来越冷,忙不迭的又将怀中一卷薄薄的书册递了上去。

    “二姐,小弟这些年确实是怠惰了,稍后任你责罚。不过我这里有一人的过往平生奉上,请二姐细观。”

    “什么东西?”水德元君疑惑的将那书本拿了过来,随意看了一眼,然后就是一愣:“李轩?”

    这上面的文字,全是关于李轩的生平,人际关系,还有最近的经历等等。

    水德元君哭笑不得,她不过是想要报恩而已,这敖衮到底在想些什么?

    她正打算出言训斥,可随后就神色一动,仔细看了起来。

    须臾之后,这位元君的眼中,就浮现出了些许光彩,还有着浓烈的好奇:“不意此子,竟还是如此的英雄豪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