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七五章 必须留下我的翅膀(求月票)
    当李轩返回江府的时候,天上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他在大厅门口的屋檐下等了大约片刻,可赶去通告的丫鬟,却给他带来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回复。

    “小姐她说现在不方便见你,说都尉大人有什么话过几天再说。”

    李轩眉头一蹙:“那么伯母呢?伯母她怎么说?”

    “夫人她也是这么说的。”那丫鬟偷眼看着李轩的脸色:“夫人还说都尉大人你的伤,其实已经疗养的差不多了。大人日常有空到医馆看看就可以,没必要继续住这边的。还有,大人日常需要用到的丹汤药物,她也会让人送到诚意伯府。”

    李轩闻言微愣,如受重击,心想江夫人这是下逐客令吗?怎么会呢?之前不是还好好的?

    他仔细想了想,然后就把脸拉了下来,眼神凝肃的对丫鬟道:“你跟我说实话,你家小姐的伤势究竟如何?嗯?”

    那丫鬟哪里抵得过他的神夔雷音与浩意?当即就神色一慌:“小姐她的伤没事,可据老爷说,她当时给您抵御那什么子午碎魂钉的时候,还动用了什么秘法神通,加上又被三颗碎魂钉击中,所以小姐她变化为半妖的时间会大幅度的提前,似乎就在这几个月。”

    李轩的气息顿滞,眼里面全是茫然之意。

    而此时在江府东院,一间整洁雅致,却摆满了各种武具的房间内,江含韵把自己裹在被子里面,也很意外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好奇怪,娘你这是真打算放手了?”

    “不放手还能怎的?”江母瞪了她一眼,然后叹了一声:“即便我有千般本领,可我女儿不争气,一门心思的扯后腿,我能有什么办法?那孩子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云柔她既已先登一步,咱家怕是很难虎口夺食。再争下去,怕是平白让人看我家笑话。且我也仔细想过了——”

    她的语音一顿,含着苦笑之意道:“即便含韵你成了半妖,难道就不是我的女儿了?只要你自己不介意,那其实也没什么。含韵你日后,是注定要像你爹那样成就天位的,那么这半妖不半妖的,确实没有多大妨碍。我不能用凡人的眼光来看你的事。”

    “娘!”

    江含韵瑶鼻抽了抽,然后就两眼泛红的一把将江母紧紧抱住:“我就陪着你,一辈子不嫁人。”

    她却不知此刻的江夫人正在看着窗外,眼里却是精光熠熠。

    ※※※※

    李轩终究还是没能见到江含韵,当他走出江府的时候,是既歉疚又不安。

    含韵她这几个月就转化成半妖?不行啊,难道就没办法挽回吗?

    直到一个熟悉好听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喂!都尉大人,都尉大人,回魂了!喂!”

    李轩猛然回神,发现罗烟正用她清秀的小手在他的眼前晃悠。

    “紫蝶?”李轩话一出口就知不妥:“罗游——都尉!”

    他发现罗烟的身上,已经换了一身正式的都尉级战甲,胸前一个完整的彪形图案,昭示着她六品武官的身份。

    不像是之前,虽然也是领伏魔都尉俸禄。可当时罗烟胸前的那只彪却被减了配,少了两朵云团,额头上也没了‘王’字。

    李轩随后又眼神错愕的看了看四周:“奇怪,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这里竟是内秦淮河,明幽都的辖区,距离诚意伯府有着十万八千里。

    “我怎么知道?你一路魂不守舍的策马跑过来,不知在想着什么。不过你的骑术倒是不错,这样的状态也没有撞到人。”

    罗烟则双手抱胸,上下看着李轩:“你没事吧?我听说地宫那一战,形势很凶险?”

    “我还好,凶险是凶险,可侥幸没受什么伤。”

    李轩抬起手,表示自己安然无恙,然后又含着关心的看着对面:“我听说那个姓元的女子,已经死在罗都尉手里?就不知罗烟你有没有受伤?”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这也是听天獒说的,不过它却不知罗烟的状况,那家伙没胆去窥觑紫蝶。

    “就凭她?她也配让我受伤?”

    罗烟一声冷哂,然后笑着指了指胸前:“看,那个女人的人头换来的,这就是你们所谓的血染的官印。”

    可李轩主要担心的,还是动用那件佛门圣器的后患。不过他看罗烟的模样,活蹦乱跳,活力十足,倒也确不像是有什么隐患的模样。

    此时的他,又发现罗烟的面色竟似有些伤感不舍,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李轩不由心神微动:“罗都尉你是想要走了?”

    “正想跟你这么说。”罗烟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先前我之所以故意被你们抓住,又混入六道司,一个是想要避一避风头;一个是想要借助你们六道司的力量,找出杀我祖母的幕后主谋,可现在一切都已如愿。”

    她感觉自己,已经没有留在六道司的理由了。

    李轩心中一紧,他还记得仇千秋的吩咐,哪怕牺牲色相,也得把紫蝶妖女给留住。

    他当即就眼珠‘轱辘’转了转:“那么接下来,罗都尉有什么打算?总不至于再去做飞贼吧?你得知道,前一阵子镇东侯府的日子可很不好过。”

    之前紫蝶妖女被抓入镇妖塔的时候,那位镇东侯可没少被人找麻烦。

    “我还没想清楚。”罗烟的眼神迷茫:“反正是不能再用紫蝶这个身份了。”

    她如今跟脚已露,一旦再有盗窃之举,别人只会去找段东。还有她以前盗走的许多珍宝,如今也被人觊觎着。

    之前她好不容易借助那群建灵余孽将麻烦甩出去,岂有再去捡回来的道理?

    “那么在你想到以后做什么之前,不如就呆在六道司如何?”

    李轩语声放柔,循循善诱的说着:“我身边现在也缺不得你,现在上面把我当成锤子看待,哪里有问题就把我拎过去锤两下。可我知道自己的斤两,整个明幽都第三旗真正的顶梁柱其实是你才对,你现在走了可有点不负责任。”

    罗烟听了之后‘嗤’的一笑,心想自己才不会吃李轩这个奉承。在她来之前,李轩就已经屡破大案了。

    之后几次遇到危机,也都是李轩自己去化解的,她其实出力极少。

    “主要是战力,我们第三旗就没一个能打的!还有各种文书,难道还能指望彭富来与张泰山?”

    罗烟不禁又是一哂,心想李轩自己都能够在旱魃的压制下,斩杀真如了,还要怎样的战力?旗里还有个供奉术师薛云柔。

    再说了,李轩的几个相好里面,如今就连天位都有了。

    至于文书,那也有乐芊芊代劳。

    “我是真舍不得你走。”李轩叹了一声,眼神怅惘的抚着自己的胸:“不知怎的,就感觉很不舍,很难受,就像是鸟儿失去了自己的翅膀一样。”

    罗烟的眼神微亮,却有些狐疑的看着李轩:“你说得是真话?”

    “自然是真的,真得不能再真。”李轩感觉自己必须拿出真本事了,他很真诚的看着罗烟:“烟儿你要去何处呢?你会藏身在天下间哪个所在?是否还会像以前那样孑然一身?我一想到这些就很心疼。”

    罗烟不禁再次动容,在李轩的注视下,俏面上也浮起了一抹红晕:“行吧,那我再考虑考虑。”

    随后她又眸光微闪,含着几分挑衅的看着李轩:“我听他们说,在孝陵墓内,你李轩展露出无双遁法,就连天位都拿你无可奈何?我因此很是好奇,而今日既然撞见了,那就正好试一试!”

    李轩的唇角不禁一抽:“我这其实是借助一件法器的助力,算不得什么遁法无双,且范围只能局限于两百丈距离内,比烟儿你可差得远了。”

    “那我也要见识一番。旁边就是大报恩寺,那边就有场地。”

    罗烟已经飞身而起,如烟雾一般往旁边的大报恩寺飞凌而去:“就把这当做条件好了,你的遁法如果让我满意,我就留下来帮你。放心,我也只用五重楼境的修为便是。”

    她是看出李轩的修为又有进境,已经跨过五重楼境的门槛了。

    李轩本是不愿意的,可听到最后一句,却不得不从龙驹之上飞空而起,追着罗烟的身影而去。

    而就在他接近大报恩寺的时候,李轩就已经将背后圆盘里面的数千条丝线洒出,密布这二百丈方圆内的每一片虚空。

    等到李轩的身影,落在大报恩寺的后院,就有一道如烟似幻的身影闪到他身前,一道刃光急袭而至。

    这位除了真元有所保留之外,竟是一点都没有留手,还用上了她最擅长的短刀。

    那正是紫蝶妖女名震江南的武学——浮光掠影红袖刀!

    李轩则是身形一闪,根本就不与其正面交锋,直接化雷而走,疾闪出三丈之外。

    罗烟的眼神顿时一亮,她想果然厉害,这可比她当初五重楼境时强得多了。

    接下来两人的战局,却完全发展成了追逐战,一个身影似烟,一个如雷似电,在这大报恩寺的后院中迅速的挪移闪烁。

    渐渐的,罗烟发现了一个让她沮丧的事实,李轩似有前知之能,总能够预判她的预判。

    这该死的心心相印,该死的同步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