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七三章 来当个驸马如何?
    当虞妍君被一拳轰杀,仙宝‘武曲破军’也被粉碎。祭坛之外观战的所有人,瞬时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一众的文武大臣与国子监生,看着那周身阴阳鱼图环绕,有着帝皇般无上威势的虞红裳,都一阵哑然无声。

    整整三个呼吸之后,所有人才陆续清醒,然后现场‘嗡’的一声,惊呼之声四起。

    “好强!”

    “这是公主殿下?当朝长乐长公主?”

    “天位?这般的神威,一定是天位了吧?”

    “何止?一般的天位,只怕都没有公主这么强。徒手震碎仙宝,有几个能做到?”

    “那好歹是仙宝,太祖年间怕是耗费了无数天材地宝制作,就这么被她轰碎了。”

    “可惜,可惜了!这两件臂甲如能由天位强者掌控,哪怕蒙古大汗也先与他们的国师阿巴斯,只怕也无法匹敌。公主她应该保留下来的。”

    “你这是想多了,这仙宝应该是只对应建灵血脉。否则一个区区八重楼境试图掌控仙宝,早该被抽干一身气血。”

    “啧!感觉我们的护法大人与公主殿下之间,似乎有着奸——嗯哼,是不一般的情感。”

    祭坛之内,虞红裳深深看了死去的虞妍君一眼,就来到李轩身边。她俯身下来,神色痴痴的看着李轩胸前的绿斑,那双含情凝睇的眼里饱含着歉疚之情。

    “对不起,这都怨我——”

    虞红裳伸出了手,抚摸着李轩的胸膛,试图用自己的力量,为李轩驱除阴煞。可她发现,自己完全控制不住自身的力量,那阴阳螺旋的真元,反倒是在李轩的胸前撕开了一个伤口。

    “轩郎!”

    她神色慌张,急忙缩回了手。

    李轩见状,却哈哈大笑:“这有什么?不是还能活二十多天吗?放心!最多三天,我就可入五重楼境。没有了你这个要命的‘守护灵’跟着,我迟早会将这些业煞全都驱除出来。裳儿你要是过意不去,多给我点丹药把它们压下去就行。你把我害成这样,可不能不负责任。”

    他说到这里,却不自禁的生出些许失落之意。

    李轩心想自己莫非是个M?明明是甩脱了一个极大负担,可此刻他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是了,这一定是无法在这个世界完成‘生死之交,亡灵骑士’这一伟业的缘故,好可惜啊——

    虞红裳闻言不禁莞尔,可随后她就面色一变。虞红裳手抚着额头支撑了片刻,然后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力气,蓦地倒在了李轩的怀里。

    李轩看她紧闭着眼,浑身不正常的发烫,就知是比翼魔魂晶的效力已经过去了。

    “听天,我现在该怎么办?她现在的情况,不会有事吧?还有,我现在怎么出去?”

    “我又不是乐芊芊,我怎么知道?”听天獒咕哝着抱怨了一声:“你等等,我去问可能知道的人。”

    此时所有人都未注意到,那由臂甲‘贪兽饕餮’,‘武曲破军’粉碎而成的金黄色精气,竟在祭坛内的半空中再次凝聚出了模糊的形状。那是两颗星辰,还有饕餮兽影。

    它们先是汇聚成两缕气流涌往虞红裳的体内,可随后就被虞红裳体内剧烈冲突的阴阳二力逼迫出来,使之不得其门而入。

    大约三十个呼吸之后,这些精气的色泽稍稍黯淡,似乎非常无奈,它们不得不转过了方向,转而从李轩的身后涌入了进去。

    整个过程都是无声无息,直到那些金黄色精气完全进入体内,李轩都未能察觉到一点异常。他一直在为虞红裳的状况忧心不已,完全不知自己体内有东西进来了。

    听天獒的声音,已再次在李轩耳旁响起:“打听清楚了,你现在别动她,也不能给她喂什么丹药。把她放在祭坛的中央躺平就可以,那个小鼎可以拿走丢开,这里的龙气有助于她调和阴阳。对了,她的公主宝印,可以放在胸部的位置。”

    李轩当即将祭坛中央的鼎拔起,他怕会影响这里的祭阵运转,也没将之丢开,而是放入到他的小须弥戒内。

    “就只需要做这些?”

    “除此之外,我们最好是什么都别做。”听天獒语声凝重:“张副天师就是这么说的,他说公主体内的状况一定是错综复杂,别的不能做。必须等到他与南京城几位佛道二门的宗师,还有江大神医,一起亲自看过公主的情况之后,才能对症下药。”

    李轩听明白了,这是需要会诊的意思。

    不过此时的虞红裳,呼吸却已平稳了下来,不正常的体温开始消退。

    李轩稍稍放心:“那么我与公主现在,该怎么下去?”

    他看着周围环绕着的龙气,一阵头疼。明明现在看得见外面,可龙气阻隔下,却内外不能出入。

    “张副天师说机括就在祭坛上面,看到南面那个形状像是‘山’字的符文了吗?压下去就可以。”

    李轩当即走了过去,他往那‘山’字符文上稍稍用力,果然这祭坛开始‘咔嚓嚓’的下沉。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这祭坛就已重新沉入到墓室内,上方的穹顶也渐渐的合拢。

    不过这墓室的上方按照星辰方位,排列着三百多颗夜明珠,把这墓室照得恍如白昼。

    李轩看到了等在下面的听天獒:“那么这墓门呢?”

    “墓门啊?”听天獒挠了挠自己的下巴:“这得靠二皇子殿下,我们之前怎么进来的,那就得怎么出去。”

    李轩就往躺在一侧的二皇子虞见济看了过去,后者见状当即脸色一青,面肌抽动:“你得让孤缓一缓!孤身上的血都快放没了。且既然大祸已经弥平,我们也不需要急着出去。对了,还有补血丹药吗?你们得给孤时间再补一补。孤的小乾坤袋,刚才被那女人拿去了。”

    此时的虞妍君,已经被他姐姐轰杀。连那两件神器都保不住,何况是小乾坤袋?

    里面的那些东西以后要取,还是能够取得出来的。却需符道大家定位虚空,一点点的拿出来,过程非常麻烦。

    李轩闻言失笑,将一个丹瓶丢了过去,然后盘膝坐了下来。他想既然暂时出不去,正好可以抽出时间稳固一下修为,甚至是趁此时机,冲击第五重楼。

    他之前说三天之内就可破镜,可是一点水分都没有,甚至是有所保留。

    江云旗给他带来的法器,对他帮助极大,使李轩能进一步的调和冰雷。

    而激烈的战斗,也是最容易激发人体潜能的。之前在‘旱魃’的威压下,与真如的一战,李轩使自己的精神意志,与肉身真元,都高度的统一,事后也得到了极大的好处。真元的纯度,得到大幅度的提炼。更让他体悟出全新的‘冰雷刀意’——是冰与雷,以及自身浩意的结合体,而非是单纯的冰,或者雷。

    此时的虞见济,又看向了祭坛中央,自己的姐姐长乐。他眼含复杂,有担忧,有羡慕,还有些许别的意味。

    “李轩!”

    “嗯?”李轩抬起了眼,不解的看向虞见济:“不知殿下有何吩咐?”

    虞见济很认真的注视着他:“谢谢你!要不是你,今日孤多半是要葬身于此,孤的姐姐,怕也是要化身旱魃与恶灵,从此造孽无数,永世不得超生。还有我大晋江山,只怕也难免要风雨飘摇。这三桩大恩大德,且容孤后报!”

    “殿下言重!”李轩遥遥抱了抱拳:“李轩身为伏魔都尉,这是我当为之事。”

    “即便是伏魔都尉,你也可不需要做到这等地步,孤知道你经历的风险。”

    虞见济微摇着头:“李轩你无需自谦,今日光是化解南京地震,就已是功德无量。而有功不赏,那是祸亡之道。孤如今虽做不了主,可以我父皇的为人,一定不会亏待功臣,此事朝廷一定会给你一个说法。孤也会上书父皇,全力为你争取一个世袭爵位。”

    李轩不禁唇角微扬:“那么下官就愧受了!”

    对于朝廷的奖赏,他还是很期待的。上次的北固山一战,皇帝陛下就没让他失望。

    什么世袭爵位他其实不甚在乎,关键还是丹药与银钱方面,他现在穷的不得了。

    “还有一事——”

    虞见济看他的眼神,略有些认真:“孤记得,李轩你还没有定婚吧?就不知李轩你有没有考虑过尚公主?”

    李轩刚才还很高兴,可听到这里之后,却面容一僵:“殿下为何会这么问?”

    这位二皇子的意思,是要让他当驸马吗?

    “我刚才在下面听到了。”

    虞见济面无表情,眼神复杂,竟似略有些吃味:“长乐她刚才说为我轰出的一拳,与为你轰出的第二拳,拳力是完全不一样的。那时她发出的力量,甚至比最后一拳都要强。”

    李轩不禁哑然无声,良久之后,他才苦笑道:“下官并无尚公主之意,就在不久前,下官已与江南大族薛氏女薛云柔定情终生。”

    虞见济神色越发复杂,只觉得情绪不上不下,难受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