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七一章 太祖遗宝(高潮求月票求订阅)
    虞妍君的语声落时,她的身后就闪耀起了大片的雷霆电火。

    李轩不知何时竟已出现在她的后方,怀义刀直接捅向了她的腹心要害。

    可结果就一如之前,李轩的真元刀意,连同他轰出的雷电,都被虞妍君周身一股无形的屏障给吸走。

    此时他身后血眼少女的血丝与飘带,则早就将虞妍君的周身缠满。可她的阴煞寒元,同样无法突破那层无形的屏障。

    只有溢出来的那些寒力,将周围的地面冻结。

    “这就是饕餮!太祖以三千贪官,无数的天材地宝,神物精英炼造的仙宝。它可以吞吸世间一切之物,也包括人的真元,法力,力量等等。所以即便是天位,现在也很难伤我分毫,除非他们的力量,能够超出饕餮能够吞吸的极限。缺点则是佩戴此器,人会滋生出强烈的贪婪之念,一不小心,连自己都会被这里面的饕餮给吃掉。”

    虞妍君说到这里时,已放下了自己的左手臂,转而将她的右手紧紧捏住:“可这只是配套的辅器而已,在此之后,太祖还打造了另一只臂甲,名为‘武曲破军’!以大将军兰御的神魄为主,加上涉嫌兰御谋反案的数位大将,七千将士的气血、精魂炼制而成的无上凶器。

    最初它桀骜不逊,曾数度尝试反噬太祖。可如今经由近三百年龙气的洗练蕴养,此器已可驭使由心。而如果说‘饕餮’是主守,那么这‘武曲破军’就是主攻!”

    轰!

    一瞬之间,那些虞妍君体外的血丝飘带,就已崩碎瓦解开来。虞红裳的魂体,也一阵剧烈动荡,几乎就被她一拳崩散。

    那只臂甲上不但蕴含有无上凶意,浩瀚血罡,竟连那周天星力,也能化为己用。以至于显化出女帝之姿的虞红裳,竟也只能勉力抵御。

    李轩也同样被那‘武曲破军’轰击,可他早就将那些银色丝线,密布于这祭坛上。

    他身影化雷而走,穿梭其中,一点都不受影响。

    可随后虞妍君,就冷笑着把目光,望向了旁边躺着的‘旱魃’。

    “的确是遁法无双!我兄长死在你手里不冤。可我奈何不得你,难道还奈何不得她么?”

    虞妍君说话的时候,探手便往‘旱魃’的方向一抓:“既然你们把她送到我面前,本宫岂有不笑纳之理?”

    此时那镇压于旱魃胸部的‘四足鎏金乾坤星枢鼎’,已经在剧烈的颤动着。周围缠绕的龙气,则是沸腾鼓荡。

    这是因虞妍君的力量撼动之故,使得下方的旱魃之躯,也再次从正气歌卷轴下透出了赤红金炎。

    李轩只能现身,面色铁青的拦在了旱魃的身前,一刀将虞妍君挥斥过来的破军星力,斩碎开来。

    可接下来他胸部的‘六道伏魔甲’,却猛地塌陷了下去。整个人滑退数步,嘴里也猛地一口鲜血吐出。

    幸运的是,血眼少女已及时挡在他的身前,以层层血丝,层层飘带,层层寒煞结出了一面巨大的冰盾,封锁在他们的前方。

    “轰!”

    那冰盾在‘武曲破军’的力量冲击下碎成了齑粉,可在这之后有更多的冰盾在生成,甚至联结地面,形成了一块硕大的冰岩。

    “以至善之心,驾驭无尽之恶!如果你的肉身真的死了,倒是真的能够成为鬼中帝王!”

    虞妍君居高临下,睨蔑着血眼少女:“殿下你的力量,倒是能够与我的‘武曲破军’抗衡,可你又能支撑多久呢?你的这个御主,可撑不起你身具的阴煞与业力。五十个呼吸,还是一百个?我是一定会杀了他的,也定要让你魂飞魄散。”

    “我也有一句奉劝!”血眼少女则神色冰寒,气息凝冷:“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凤有虚颈,犯者必亡!”

    “是吗?”虞妍君讽刺的笑着:“可你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看着他死!看殿下你这模样,难不成是日久生情,喜欢上他了?”

    这个时候,这座祭坛已经彻底伸展出了穹顶之外,继续往高空伸展。它的周围缠绕着金黄的龙气,并迅速凝聚成形,盘绕在周围的金柱上。

    这早就将地宫之外的人们惊动,如伏魔总管龙须虎,南京兵部尚书尉知礼,仇千秋,许国公等众多文武高官纷纷闪身而至。他们环绕在外,浮立于空,看着这龙气盘绕的祭坛凝眉不语。

    那些国子监生们则是为之骚动了片刻之后,又在那位南京礼部侍郎的目光逼迫下继续盘坐,高声诵读着《正气歌》。

    而此时在皇宫通往孝陵的地道内,只有手指头大小的张副天师忽然摇了摇,那仿佛腰带般缠在他身上的戒指,将一面银镜释放出来。

    随着这银镜投出光华,一副画面忽然展现在诸人的视野当中。

    “乾坤照影?”玄尘子见状颇为惊讶:“师叔,你现在还有能耐施展这种法术?”

    “是我之前为防意外,在墓外埋下的符阵。原本是为防我们进入地宫之后墓外生变,结果生变的反倒是地宫。”

    张副天师摇了摇头,然后忧心忡忡地望着那银镜投射出来的影像:“这情况,可不太妙啊。贪兽饕餮,武曲破军,这女人到底想做什么?之前她说要整个南京城,整个大虞朝为之陪葬,该不会是要做那等丧心病狂之事?”

    薛云柔一直都在照料着江含韵,后者被江云旗送到她手里之后。一直都是双眼紧闭,俏面金紫,全靠她的法力维持,才维持着些许的呼吸与生气。

    可在听到张应元这句话之后,薛云柔还是不禁侧过头,分出了些许心神,看向了不远处的画面。

    “我就喜欢他们这种恨不得我死,却又什么都做不了的样子。”

    虞妍君看着祭坛之外,那些被龙气阻拦的身影,再次嘲讽一笑,然后她就再次抬起了自己的左臂:“李都尉,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吗?”

    李轩蹙了蹙眉,想要说话却感觉胸膛一阵剧痛,那里的阴痹之感,已经在侵袭他的心脏。

    “地险悠悠天险长,金陵王气应瑶光!南京地势龙盘虎踞,太祖因不愿此地龙气游散在外,被那些枭雄所得。所以借助这孝陵,将南京所有龙脉汇聚在紫金山。”

    虞妍君已开始将那金色的气息,吸收入自己的左手臂甲当中:“我很好奇,之前祭炼‘旱魃’时,只用了这里不到十分之一的龙气,就已令南京城地震不绝。而如果是三成,四成呢?这金陵的地震会是什么规模,又能否由此撼动大晋朝的天下?燕逆一系的江山?”

    而此时整个大地,都已随之震晃不已。最初还只是轻轻的震颤,可随后震颤的幅度,却正在加剧,甚至孝陵周围的地面,也在逐渐的开裂。

    这使得祭坛之外,所有目视到这一幕的人,都是脸色苍白,血色褪尽。

    此时的血眼少女虞红裳,则是回过头,深深的看了李轩一眼。当望见李轩胸前,那已覆盖住整个心脏部位的绿斑。血眼少女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满满的痛心,不舍。

    而下一瞬,她飘散在外的那些血丝与飘带,开始从末梢处转为浓黑的颜色。那仿佛是世间之至暗,吸收着所有的光。

    李轩则微微一愣,他此刻已感觉到那侵袭入自己体内的阴煞已经停止了下来。可于此同时,他心内滋生出一股极强的失落感。

    感觉到自己与血眼少女之间的‘缘’与‘牵绊’,正在断裂,正在消失。

    “不妙了,不妙!”

    听天獒的声音,蓦然在李轩的耳旁响起:“殿下她这是要拼命了!这是要完全转化恶灵。”

    “恶灵?”李轩眼神疑惑之余一阵心悸。

    “之前不是说了吗?殿下她一直都把你当成了锚。”听天獒苦笑着:“她这样的大帝之姿,哪里需要什么御主?她自己就可维持魂体的,只是不愿被恶念蒙昧了意识,才选择依附在你身上。可现在,她已经放弃维持自身的神智,用来换取更强大的力量——那将是真正的万灵之主!”

    那黑色正在蔓延,很快就覆盖了血眼少女的下半身。而此时整个祭坛都满布冰棱,那些血丝飘带再次将虞妍君缠绕。

    “你这是要与我同归于尽?”

    虞妍君见状冷笑:“在我毁了这南京之前,你休想!”

    她暂时停下吸纳龙气的动作,然后用套着‘武曲破军’臂甲的右拳猛地往前一锤,就使那飘带血丝都碎裂了开来。

    可此时她的全身上下,已经覆盖上了寒冰。即便是‘饕餮’臂甲,也无法将那寒气吸收。

    随着那无比幽暗的色泽,覆盖上血眼少女的腹部,就连外面九条金柱上的五爪金龙,都稍稍瑟缩,似都敬畏不已。

    “放弃神智?”李轩此刻只觉心脏揪痛的不行,他感觉自己,正在失去一个极重要的东西:“有什么方法阻止吗?”

    “阻止不了的,除非是能让她看到希望。”听天獒的语中含着无奈:“其实这个结局也好,她与虞妍君同归于尽,整个南京城的灾难就可化解。除了殿下,我们就没有其它办法阻止她。也只有殿下恶灵化之后,才能够压制住她那件仙器。”

    李轩的口中,蓦地咳出鲜血。他的脑海中,正电光雷火一样的转动着,寻思着挽回局面的办法。

    可恶!他还想效法宁采臣,做一个亡灵骑士呢!怎么能让这么可爱的守护灵,就这么没了——

    而仅仅须臾之后,李轩的瞳孔,就又闪现微光。

    “虞红裳,停下!红裳,你给我停下,你听我说!”

    血眼少女虞红裳的魂躯微微一颤,转过头错愕的看着李轩。

    李轩深深一个呼吸,语气温柔:“给我回来!你现在还有能力回头对不对?你回来,我有办法,有办法解决这个贱人。”

    血眼少女闻言稍稍迟疑,可魂躯上的黑色,却已停止了蔓延。

    “你信我,我可以的!我何时骗过你?”

    李轩仰着脖子看向祭坛中央的虞妍君,眸中逐渐放出光彩:“裳儿你可是忘了?我之前与罗烟联手除去的那只比翼魔?我们还没输呢!”

    血眼少女先是不解,可随后她那无瞳的血眼当中,也闪现出了异泽。她身上那黝黯的色泽,也开始逐渐消退。

    此时听天獒也醒悟过来:“对啊,你手里还有那东西,我怎就没想到?”

    虞妍君则蹙了蹙眉,然后冷笑:“装神弄鬼!”

    她引动浩瀚星力,破军凶威,泰山压顶般的冲击至李轩的上方。此时即便有血眼少女代为抵挡,可李轩却还是在重压之下,再次吐出了一口血沫。

    可他却毫不在意,转而将那副《正气歌》的正本卷轴,从旱魃的身上抽了下来。后者瞬时周身燃火,体表的温度,一瞬间就拔高到五百度以上。

    虞妍君见状,则更加错愕:“你即便想要主动寻死,也不需要这样。”

    可她随后就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

    “别忘了这旱魃与红裳,她们终究是一体的。”

    此时李轩的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枚琥珀质地,内有两个男女身影的晶石,然后将这比翼魔的晶核狠狠的捏碎。他将其中的一半打入虞红裳的魂体,而另一半,他则强忍灼痛,塞入到了旱魃的口内。

    也在这一瞬,整个祭坛上方的风云都被搅动。并以祭坛为中心,大量的天地灵气汇聚。生成了一片巨大的阴阳鱼图,左边赤红一片,右边则寒洌如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