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八章 让你黄莺泣血(高潮求月票)
    地丞解坤的血肉炸裂仅仅不到一瞬,一只巨大的腾蛇在十丈之外迅速显形,他的眼眸里面充斥着不可思议与怒火,赤红的热焰从他的鼻孔里面喷发出来。

    “你不过一个新晋升的天位而已,连境界都未稳固——”

    篷!

    一把方天画戟以无比霸烈的气势自上方横空落下,将这腾蛇的大半躯体,又再次轰成了血肉粉末。

    江云旗的身影如光似电,在这地宫殿堂内飘渺不定。

    “即便如此,江某杀你也绰绰有余!”

    不远处的江含韵,错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她的目光试图追逐父亲的身形,却发现自己连影子都捕捉不到。

    这一刻,江含韵只觉是怦然心动。

    她在想冰雷交融之后,竟是如此的强大——

    地丞解坤进入天位已近三百年,可这二人交手,却是碾压般的结果,单方面的碾压!

    “痴人说梦!”

    解坤一声怒吼,他再次以腾蛇形状显化躯体之后,这地宫内的温度就再次攀升,与旱魃遥相呼应,使得周围的石壁,一点点的融化为岩浆。

    “你要比遁法是么?我腾蛇之遁,也不会弱于你!”

    他的蛇躯开始幻化,仿佛真正的光一般,在这地宫内闪遁。可仅仅须臾,空中就又有一道戟影横空而来,将他的蛇躯再次斩为粉碎。那漫天的血雨,在半空中就化火燃烧。

    江云旗此时,则一声轻哂:“问题是你这光遁,过于垃圾了。”

    他记得李轩曾对他说过,光其实只是电磁波的一种,也在雷法的范畴当中。

    而解坤的这所谓‘光遁’,也没法化成真正的光,并不能得其真意。

    “混账!”解坤的躯体又一次恢复,可此时他的蛇瞳之内,却含着一抹忌惮与虚弱。

    江云旗的冰雷武意都已进入魂境,接近于巅峰,即便解坤,也没法快速的将之驱除出体外,更不可能有无限的元气用于恢复身体。

    可事与愿违,仅仅一瞬,一杆裹挟雷霆的方天画戟就再一次从虚空中轰鸣而来,威势滂沱,又是仅仅一息之间,便将他的血肉炸散。

    不过在另一边,李轩却已眉头略蹙。他在急速挪移闪遁的同时,一直都在关注着那墓门。

    此时挡在那墓门前方的旱魃,已经彻底化身为小太阳。

    李轩怀疑那旱魃附近的高温,已经达到了上万度。

    这让他的那些丝线,再无法延展到墓门之内。哪怕是有着浩然正气加持,也是触之即化。

    “——我以妙明,不灭不生,合如来藏。而如来藏,唯妙觉明,圆照法界!”

    在旱魃的后方,真如口诵佛经,在身后形成了一层琉璃色的屏障,然后以饱含杀机的目光看着李轩。

    “真没想到,在旱魃即将炼成之刻,都有人能将我逼得这么狼狈。可今日我倒要看看,你李轩究竟能耐我何?”

    李轩不由长吐了一口浊气,随后他的血液开始变得灸热。他浑身上下的法器,则是闪闪发亮,浩气蓬勃。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是李轩借助这诗意,领悟的一种搏命之法。那是一种决死的意念——在茫茫沙漠里已经身经百战,连铠甲都磨穿了,但若不彻底打垮敌人,绝不返回!

    哪怕以寿元为代价,哪怕死在这里,也定要成功!

    不过就在李轩刀意勃发之际,他感觉一股新的力量,在自己体内滋生。那是属于七重楼术修的法力,虽非是源发于自身,却如臂指使的被他元神驾驭。

    李轩很快就寻到了源头,他侧过头,看了已经退到了暗门之外的薛云柔一眼。

    只有指头大小的张副天师也在看着手持灵诀的薛云柔,眼中闪现异泽:“阴阳玄机,乾坤借法?云柔,你这代价可不轻。这门秘法,是你为日后成道准备,他日后如负了你,你哭都没地方哭——”

    “我心中有数。”薛云柔没有理会,她手持灵诀,眉心之间现出了金色的道纹,仿佛是阴阳鱼图,在缓缓的旋转着。

    李轩那边则很快收回视线,旱魃持续轰出的赤红射线,让他无暇分心太久。

    而此时他射出的那些银丝,已经再次覆盖到墓门的周边。

    “我看你的真元能够撑到何时!”

    真如正尝试以目光追逐李轩的身影:“一个区区的四重楼境——”

    嗤!

    这是血液飙洒的声音,真如的神色错愕,发现自己已经恢复了的右臂,赫然又脱体而去。

    于此同时,一股极致的危机感,在真如的心念中滋生,甚至让他心跳都为之停滞。

    真如望见了眼前,又有一团刺目的雷电在闪耀。

    “兄长!”已经将第三门打开的‘长乐’心有所感,赤红着眼回头。

    此时她的眸中,含着前所未有的惊悸与不安,然后她也看见了那团雷霆炸裂的光彩,还有那抹明亮的刀光。

    “李轩,你敢伤我兄长——”

    ‘长乐’的语声未尽,就见真如体外的琉璃法界,在那无匹刀意的斩击下仿佛一片薄纸般被切开。然后真如的头颅就被长刀削断,鲜血瞬间从断裂的脖颈中溅射三丈。

    “不要!”

    此时‘长乐’公主的声音无比的凄厉惨烈,哀戚如黄莺泣血。

    “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李轩已经退回到了三十丈外,身影随着那些银丝闪逝:“我说过的,这一刀,斩你人头!”

    真如却依旧未死,他身周佛光尽散,浑身散出了血色煞光,然后从那断裂的脖颈中,伸展出了一个小一号的人头。

    李轩的瞳孔不禁微微一张,这门邪道秘法他之前见过。

    “修罗不死身?”

    之前在北固山,那位甘露寺的方丈法性,就施展过同一种秘术。断掉的头颅,都能够再次长出来。

    随后的一幕,却让李轩心神稍松。

    真如的修罗不死身明显是火候不够,新长出的头颅,竟连五官都只有一半。

    “好恨!居然倒在了这最后一步,真是不甘——”

    真如左边那只赤红的眼睛,怒瞪着李轩。他随后哈哈大笑,语含狂意:“记住了,今日是你逼我!”

    然后他蓦地又一口精血,喷在了前方的旱魃身上。

    “今日我便给你一臂之力,助你成为真正的旱魃!去祸害世人吧,让这个世间赤地千里!”

    然后他又一抬手,将一道金光,往远处解坤化身而成的腾蛇遥空打去。

    “拿去!这是我先祖遗下的舍利子,你想要了很久的东西。他是帝王之身,转修佛道,他遗下的帝佛舍利,可以让你进一步融合腾蛇法身。我现在只求你一事,尽力把他们拦在外面,在我妹妹取得那东西之前,不得让任何人进入太祖墓!”

    江云旗浓眉一轩,他身影闪逝,提前出手以方天画戟拦截。

    可那团金光却如流光逝影,仿佛不是实物一般,从画戟之侧一闪而过,砸入到了解坤的躯体内。

    这使后者那原本逐渐暗弱的元气又恢复鼎盛,蛇躯更是进一步膨胀,周身的鳞片,则是转成了深紫的颜色。

    “可以!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解坤一声怒吼,更多的火焰从鼻孔喷出,使得身下十丈方圆之地,都化为岩浆火池。

    “拿了你的东西,我自然会倾我所能!”

    篷!

    这是解坤的整个蛇头,都被江云旗一戟打爆,化成了点点焰火落下。

    “劝解学士你还是少做狂言!即便拿了舍利,你在江某戟下,也不过是强一点的蚂蚱。”

    “哈哈哈!”

    那解坤的头颅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它把自己的蛇躯盘卷着,如眼镜蛇一样撑起了头。同时厉声笑着,对江云旗的羞辱毫不介意。

    “少说笑话了,你的这所谓超导,只能在寒力笼罩的范围内对吧?在这地宫之内,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可如果只是封锁这地宫片刻,还是能够办得到。”

    此时的他,已经将整个地宫化为火海。即便赫连伏龙,也被那炎力逼到了墙角,勉力的维持。

    而在旱魃之后,真如的躯体,正在寸寸崩解。

    “可恨!自父祖以来五十年的谋划,今日竟一朝瓦解,付诸流水。”

    真如依旧在用满怀恨意的目光看着李轩,可他的瞳孔中,更多的是无可奈何:“妍君!拿到那东西,然后往南边逃,逃得越远越好。有那神物之助,你的子孙,迟早可卷土重来,夺回先祖的皇位。”

    那长乐公主的眼中,却流下了两行血泪,她面无表情的抓着虞见济,往墓内的深处走:“什么卷土重来?没有了兄长,我也不愿独活。兄长你且看着,今日我会让整个南京城,整个大晋朝,为你我兄妹陪葬。”

    真如的神色一愣,然后一声叹息:“也由你!”

    就在这一刻,他的身体彻底化为齑尘,随风散去。

    而此时李轩,则看着墓门之前的‘旱魃’凝眉不语。

    在‘真如’死亡之后,旱魃的面上依旧是漠无表情。可她的气势却更加的惊人,一身阳火之力混合龙气,竟然在身边形成了九条金龙之影,盘旋缠绕,张牙舞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