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六章 这里我说了算
    “真如?”

    玄尘子的眼神不可思议:“怎么会是你?”

    这个家伙,不是保圣寺的和尚么?号称药师如来的在世化身,怎么会与这些建灵乱党扯在一起?

    “有什么好惊讶的?我本建灵帝之后,太祖嫡脉的六代来孙,之前托身保圣寺,只是为今日之谋。”

    真如大师已经站起了身,他眸含冷意的看了眼玄尘子与他的下身,又望了望李轩:“玄尘子道友你这是打算恩将仇报,要与你的仇人一起对我出手是么?”

    李轩闻言,不禁一阵心悬,他担心玄尘子会被真如说动,临阵反水。

    换成是他自己,这碎蕉之仇也是不共戴天,是一定要与对方分个生死的。

    可现在这情景,一旦玄尘子这个接近第四门的大高手站过去,他们活下来的可能性近乎于零。

    玄尘子却没有半点迟疑的摇头道:“我龙虎山正一道深受朝廷恩德,自元灭之后,就被指为朝廷正教,得以煊赫三百年,是万不可能与你这样的乱臣贼子混在一起的。”

    他随后又叹了一声,眼神复杂的看了李轩一眼:“其实最初我也是恼恨万分的,可后来我冷静下来后仔细寻思,便知这一切其实都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更何况,如非是李都尉,我恐怕是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正的我是什么样的,人生的真谛何在——”

    李轩感觉这句话好熟悉,他存神想了片刻,才记起这不就是东方不败对任我行说过的话吗?话不相同,可语意相近。

    于是他浑身上下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一丝丝心虚在心内滋生。

    云柔的这个师兄,终究还是走上这条不归路了吗?可这真不能怨他。

    “长乐?”此时的薛云柔,也已闯入了进来,当她望见血棺中的身影,顿时就怔在了原地:“这怎么可能,怎么会是长乐?”

    她只觉是头皮发麻,浑身颤栗,一股阴寒湿冷之感爬上她的肌肤。

    乾坤易转,斗转星移——原来如此,将军山那座祭坛的目的,竟是要夺取长乐的命格,怪不得要用到龙气。

    可真的‘长乐’既然在这里被当成旱魃祭炼,那么另一个‘长乐’是谁?那个日常与她姐妹相称,瞒了她好几个月的闺蜜‘长乐’,究竟是哪个贱人?

    “人生真谛?”

    真如不屑的一哂,然后就探手一抓,竟直接就将那血棺吸摄而起,托在了手中。

    “此地的龙气已经不足,只能去那边完成最后一步了。时间紧迫,我先去了。这里的一切,就拜托给元姨了。”

    那头戴高帽的宫装妇人则张开了双手,将大袖垂下,整整十六枚月牙弯刀,在她的身周旋绕环舞。

    这位将狭长的凤眼眯起,眸中闪现冷泽:“殿下你只管去便是,几个跳梁小丑,他们难跃雷池一步。你们的事更重要,旱魃炼成,殿下你的复国大业就可成功一半。”

    就在她说话的时候,那弯月般的刀光转动,只一刀就将试图往真如撞过去的伏魔金刚逼退。

    从侧旁绕路的李轩,也差点被那弯刀斩断了头颅。如果不是紫蝶的短刀及时斩至,他现在就已矮了一截。

    那真如和尚则微微颔首,拖着那血棺直往后方的地下通道走去。他竟仿佛有缩地之能,将长达十丈的空间,缩在了脚下三寸之内。看似在从容的行走,却在转瞬间就消失无踪。

    “不能让他走!”此时听天獒的语中饱含焦急:“一旦被他完成旱魃,事情就不妙了。我家老爷能压制地震,却没法阻止旱灾,这南直隶更不知要死多少人。还有,殿下的肉身一旦成为旱魃,那她往后都只能以阴魂之身存世。”

    此时的红衣女鬼,则将无数的血丝与飘带,如瀑布般的往地道深处伸展过去。

    随着那血棺的离去,血眼少女的情绪,似乎也逐渐的狂躁。

    李轩阴沉着脸,第二次尝试绕开那宫装妇人,这次他是连人带刀都化为雷电,直接用上了‘电子跃迁’的遁法。

    可他人影才刚刚化雷,就又被那妇人一刀劈开。

    此时后者,已经与罗烟,玄尘子缠战在一起,玄尘子身如鬼魅,又有雷霆之速,罗烟则身影如烟,变幻无方。

    可宫装妇人却能在压制这两位的同时,阻截追杀着李轩,更使薛云柔疲于奔命,连一个像样的术法都施展不出来。只能依靠她的那些护身法器,抵御那噬骨而来的致命弯刀。

    就在李轩渐渐焦灼之际,罗烟忽然开口:“李轩,总管与仇千秋真说过那句话么?无论有什么后患,他们都给我兜着?”

    “这是自然!”李轩抽空儿回头,以狐疑的目光看着罗烟:“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就行了!”

    此时的罗烟,忽然从头上取下了发簪,使一头青丝飘散了下来。这位的一身六道伏魔甲,也在一瞬间变化成紫色的衣裙,数十只紫色的火蝶围绕着罗烟飘舞。

    她的眸中闪现紫火,冷笑着看向宫装妇人:“今日可算是找到正主了,便是你们这些混账,害死了我的祖母?”

    那宫装妇人的眼神,在这刻逐渐凝重:“紫蝶妖女,夏南烟!”

    旁边的薛云柔与玄尘子,也不禁吃惊的往紫蝶注目。

    后者的双刀上,此时也燃起了火焰:“你们都走吧,让我与这个仇人分个生死。”

    就在紫蝶说话的时候,这室内连续响起了‘叮当’声响。

    她看似是站在原地,可这室内竟似无处不存在她的幻影,她的短刀。

    尤其是李轩的身前,不断的有兵器的交鸣声响,一片片的火花爆散。

    李轩先是一阵心惊肉跳,可随后就发现,那宫装妇人的月牙弯刀,只能逼近到二尺之外。

    一到二尺距离,就必有一只素手,一把短刀,将那月牙弯刀挑飞劈退。

    他眼神一亮,当即驾驭着‘伏魔金刚’一起,直往那通道之内冲去。果然那些月牙弯刀,再没法阻止他的脚步。

    玄尘子则扬了扬眉:“佛门千手大慈悲?观音三十三法身?”

    他眼神惊叹,然后只略一思忖,就果断的收起了双剑,尾随着李轩与薛云柔的身影而去。

    “你们休想!”

    宫装妇人的眼神暴怒,她的四把月牙弯刀合而为一,化为日轮之形,裹挟赤红雷火,往已经冲入地道的三人斩去。

    “那可就由不得你——”

    此时夏南烟身侧飞舞的一只紫蝶,忽然化为巨大的光焰长枪轰鸣而去,将那枚赤红日轮撞击开来。

    于此同时,那数十紫蝶赫然都开始了变化,全数化作了紫色的光焰长枪,遥指向了宫装妇人。

    后者的瞳孔也骤然收缩,她当即将双手合十,将所有的月牙弯刀,都召集到了自己的身前。

    而此时夏南烟的唇角,则微微上扬:“这个地方,如今我说了才算!”

    随着这句话音,那些光焰长枪都如电似光,朝着宫装妇人轰击而去。

    李轩在地下通道中才走出百余丈,就感觉身后一阵山摇地动。一阵阵剧烈的轰鸣声,让他耳鸣欲裂,地下则剧烈晃动着,让人站立不稳。周围则沙石俱下,这地道似乎随时随刻都会崩塌。

    他不由诧异的回过头,往后方注目。

    “不用担心,她的遁法无双,那个姓元的本就奈何不得她。”

    听天獒在他的耳旁说着:“如今又动用了佛门圣器,这女人今日多半要死在她手里。”

    “佛门圣器?”

    李轩的眼中,不由波澜起伏。

    佛门圣器,那是等同于道家仙宝的存在,凌驾于法器之上,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强横神通。

    连这种东西都有,这女人到底有多豪横?

    可以紫蝶的修为,贸然动用这种圣器,只怕是代价不菲。

    “肯定是要付出代价,这件佛门圣器会转化人的体质,使之成为佛门观世音菩萨的在世化身。时间越久,次数越多,她自身的意识就会越淡薄。”

    听天獒总是能听到李轩的心声:“可紫蝶手里多得是各种天材地宝,有的是办法逆转这过程,动用这么一次问题不大。再说了,这又不单单是为你——”

    它的语声一顿:“那毕竟是杀死她祖母的幕后元凶。”

    李轩心想也对,随后就加快了脚步。此时他已望见了地道的出口,此时后发先至,已经超越于李轩与薛云柔的玄尘子,忽然如射出的弩箭般加速,首先从那打开的出口处穿行而出。

    “这是?”

    李轩也随后从地道中穿出,然后就皱着眉头,有些茫然的往四周打量。

    入目所见是一片庞大的宫殿群,可那手托血棺的真如大师,已经不见了去向。

    “这是宫中的钦安殿。”

    薛云柔几乎与李轩同时迈出地道,她扫了周围一眼,就辨认出了方位:“传说建灵帝失位之后,就是在此自焚而死。也有传说他从地道逃离,乔装成和尚逃离南京。”

    此时的李轩,已发现身后的红衣女鬼,正将无数的血丝延展,探向了北面的某个方位。

    李轩心神微动,当即循着这些血丝指处疾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