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小说网 > 妖女哪里逃 > 第二六五章 画皮
    南京城,地府幽冥之内。听天獒立在城头,眼神焦灼的看着城内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

    而此时这整个地府,已经呈现出末日景象。

    在他们的下方,地面现出了无数的裂痕,就仿佛一块破碎的玻璃,波及三百里地府全域。无数的地火,从下方透出。

    而原本幽暗的天空,此刻竟也变成了昏黄之色,仔细看的话,可以看见那夜空变得斑驳,不断的有碎片崩散下来。

    甚至整个地府虚空,也出现了一丝丝的裂隙。

    被关押于城内的众多恶灵,则是欢欣鼓舞。它们尖叫着,游荡着,冲击着,鼓噪着,试图从那些裂隙逃离,或者让这困住它们的天地,继续崩溃。

    可都城隍姜武却将他的神躯,化作了三千丈大小。他屈膝盘坐着,一手指天,一手指地。止住了大地开裂,止住了天空崩溃,也令城中的恶灵无处可逃。

    不过都城隍的躯体,却也正在开裂,内中透出了丝丝紫火。

    “老爷,你听我一句劝,现在去把那对兄妹杀了,什么事都不会有!太祖之后又如何?建灵帝的曾孙又怎样?你欠大晋太祖的,早就还清了。”

    听天獒眼里,全是担忧与无奈之意:“似你这样顶下去,地府固然能够保全,也能阻止南京城的地震发生,可老爷你也必死无疑,谁都救不了你!

    他们老虞家造的孽,凭什么让老爷你来还?老爷你去杀了他们,即便事后被龙气反噬,也好过元神寂灭!”

    都城隍姜武却听如不闻,继续顶天指地。他浩荡的神力,使得天地间的裂痕,隐隐有愈合之势。

    听天獒见状之后猛地跺了跺脚,而后腾空而起,蓦然往某个方向穿飞而去。

    此时的都城隍终于睁开眼,他看着听天獒离去的身影,眸中现出了犹豫之色。最终他幽幽一叹,没有出言阻止。

    ※※※※

    而此时在紫禁城内,东宫侧院的地下室,李轩看着躺在血棺之内的那个肤如凝脂,丽质天成,仿佛是睡着了的少女,眼中现出极致的震撼与匪夷所思。

    “长乐?”

    这一刻,在李轩的心念之内,血眼少女那本有些模糊的容貌,忽然就清晰了起来。与长乐公主的五官蓦然重合在了一起,再别无二致。

    说起来,他之前就感觉长乐公主的面貌有些熟悉,却又似是而非。

    可怎么会?怎么可能是长乐公主?

    李轩的脑海之内,一时间浮现出了无数的疑问。

    红衣女鬼就是长乐公主?可另一个‘长乐’又是谁?她又是怎么瞒过包括薛云柔在内的所有人的?

    他看那个‘长乐’与云柔之间的相处,是那么的融洽自然,就好像是真的姐妹。

    红衣也不记得害自己的人是谁了吗?她不记得自己的身份了?面对长乐为何会没有反应?

    为何自己,也没能发现红衣与长乐的面貌相似?

    还有,长乐又为何附身在自己的身上?李轩可以确定的是,自己原身的记忆当中,与这位公主殿下没有任何交集。

    这个时候,李轩却又发现,棺中少女的胸膛竟微微起伏,脉搏也在跳动。这使他的瞳孔,再次收缩。

    棺中的少女,似乎还活着?

    “你很惊讶?”

    坐于血棺之后,正手持着奇异法印的真如,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很奇怪是吗?真正的长乐公主居然躺在这里,成为了一具活尸?”

    李轩没有应答,他知晓此刻时间最重要。回神之后当即就是一刀,往地面上密密麻麻排列着的符阵斩过去。

    那站在棺侧的宫装妇人也立时一个挥袖,几道月牙刀光,蓦然在雷电闪耀中,往李轩劈斩过去。虽是后发,可她的刀速,却还是在李轩破坏符阵之前,先一步斩到李轩的脖颈前方。

    李轩的面色微微一变,他收刀连挡带格,同时化作一团雷光闪烁,退开到三丈外靠近墙壁处,同时口鼻溢血。

    对方高达第四门的修为,哪怕仅仅只用十分之一的力量,都是足以将他碾杀的。

    不过李轩真正的杀手,却是来自于伏魔金刚。后者同时一剑往地面重斩。虽然在最后时刻,被两道月牙弯刀拦住,可散出的罡气,还是令地面现出了些许裂痕,至少有七个符文破碎。

    真如和尚斜目看了一眼,然后就微微摇头,一副不甚在意的模样:“你倒是果决!可这于事无补,接下来,你将有幸看到有史以来的第四位旱魃诞生。不对,准确的说应该是第二位,黄帝之女女魃之后,第二位真正的旱魃!”

    李轩一言不发,依旧锲而不舍的,全力破坏着这座符阵。

    他勉力避开那中年妇人追击过来的弯月刀光,同时将小须弥戒中的符箓,一枚枚的轰砸出去。李轩忘了它们的价值几何,只求最大可能的破坏这里的符阵。

    伏魔金刚也不断的往血棺的方向前进,沿途持续的挥舞大剑,破坏着脚下的符文。它的重剑与旁边两口月牙长刀持续轰击,不断的爆散出了雷光电火。

    李轩身后的红衣少女,此时也散出了成千上万的血丝与飘带,往棺中的少女伸展过去。

    可后者的元阳之力过于惊人,那些血丝甚至没能接触到血棺,就无火自燃。

    二人的元阳与阴煞,彼此吸引,却又互相排斥着。在血棺的周围,形成了近乎湮灭的景观。

    真如和尚,则是一概都不做理会,他一直都双手持印,同时用近乎深情的目光,看着棺中的人。

    “世人只以为煞尸由阴转阳,就会成为旱魃。可他们都错了!真正的旱魃,必须是由活人的体内诞生。皇帝之女轩辕女妭便是如此。当年南梁大将军侯东之败,就是不知根底。他祭炼出来的所谓旱魃,不过是个赝品,真正旱魃的神威,你很快就会看到了,那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李轩没有注意去听真如的话,只专注于对这地下祭坛的破坏。

    可他的心脏却渐渐揪紧,发现这法阵的损毁,对于真如似乎真的影响不大。

    难道说这旱魃真就像这和尚说的即将诞生?自己的努力都于事无补?

    “别信他的鬼话!这座法阵分为上下两层,真正起作用的那座,在位于一丈深的地下。”

    此时一个熟悉的声音,蓦然在李轩的耳旁响起。

    “听天獒?”李轩微微一愣,可此时他在宫装女子的追杀下,无力往声音的来处去看。

    “你只破坏上面的法阵没有用,必须连同第二层的法阵也一起破坏。”

    听天獒的声音继续说着:“至于你心里的那些疑惑,我会给你一一说明白。你不是奇怪公主殿下她的脸是模糊的么?看起来与常人没两样,可仔细看,却会发现她的五官无法辨认清楚对不对?

    那是因血祭当日,她的人皮被活生生的剥了下来,穿在别人身上,所以殿下她忘了自己的相貌。不用看,天位强者滴血再生,她现在的肌肤,只是这几天恢复的。”

    人皮?

    李轩的心脏一阵尖锐的刺痛,他蓦然想起乐芊芊对他说过的一句话。

    自己的守护灵,她虽然是从最污秽,最恶堕,最痛苦的环境中走出,时时刻刻被业火烧灼,却以善的执念而生——

    “你不是好奇,殿下她之前为何没有对自身的记忆?为何那个假长乐能够瞒过所有人?那是因乾坤易转,斗转星移,有人通过这种方式夺走了她的命格,她的记忆。

    为此还挖去了她的双眼,割掉了她的舌头,夺走了她的声骨。就只为让那个贱人说话的声音,与她别无二致,让别人没法从她的眼睛看出真假——”

    此时的李轩,已是目眦欲裂,他的眼眸当中甚至已浮现起了猩红之意。

    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这一式刀意,使得李轩的躯体之内充斥着炸裂般的力量。在雷光爆闪中,将那两枚在追击他的月牙弯刀全数斩开击退。

    于此同时,一股无比苍茫浩大的刀意,自李轩的‘怀义刀’上勃发。

    “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轰!

    瞬时之间,整个地下室的地面都崩裂了开来,无数的碎石在他的刀气震荡下飞空而起。

    那座埋设于地底一丈处的法阵,终于现出了,并在李轩刀意冲击下,出现了一大片蜘蛛网般的裂痕。

    那血棺后的真如大师终于色变,转而以择人而噬的目光怒瞪着李轩。

    那头戴高帽的宫装女子,则是面色青沉:“你是找死!”

    那四枚盘旋于空的月牙弯刀,蓦然一齐向李轩飞斩。她不再分出力量维持法阵,此时那刀芒气势,与之前已是天壤之别!

    而就在李轩微微凝眉,准备承受重伤的代价时,两道刃光忽然从旁穿至。刀光搅动间,将那四口月牙弯刀全数击退。

    那正是换上了一对短刀的罗烟,她的人影如烟而至,站到了李轩身前。

    这位的语中,此时微含得意:“记住了,你已欠我三条命了。”

    于此同时,另一道身影也光影迅捷如雷般的从台阶之上闪身而下,那正是玄尘子。

    “看来我二人没来晚。”

    可当他望见血棺之后的和尚时,不禁微微愣神。